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九九归一(周泽楷篇)

无良且灵感枯竭且求了梗依旧啥也写不出来的我——再一次拿之前的合志文稿混更了233333

《九九归一》的参文,等到要发的时候才发现没有文名???


九九归一——周泽楷篇


Q:刚刚谈到了大家的暗恋对象,那么请问周队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呢?

A:目前没有。

Q:哦~看来大家都很有机会呢!那周队可否和我们说一下你心目中的理想类型呢?

A:随缘吧。

Q:看来周队是一个非常看中缘分的人啊,不过你这样的答案可不能令粉丝们满意的哦,能不能再具体一些呢?

A:呃……

Q:周队露出很犹豫的表情啊,看来平时心思都用在比赛上了没时间思考这些呢,但是——就一点,枪王至少说一点给粉丝发个福利吧。

A:……听话吧…

 

“惊!枪王周泽楷疑似大男子主义,对女友要求竟是百依百顺,详情点击阅读全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媒体速度也太快了吧。”吴启本来安静地坐在回程的大巴车上玩手机,刚做完节目的轮回众人都累了,各自瘫在座位上昏昏欲睡死气沉沉,结果他这嗓子嚎下去,惊醒一大片。


杜明睡梦里在座位上翻了个身,吧唧吧唧嘴又陷入沉睡之中。


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闻言拍了拍身边人的小臂:“别放在心上,媒体都是这样听风就是雨的。”


周泽楷点点头,拿过那么多次头版头条话题榜第一的枪王自然不会介意媒体如何编排,他更担心的是粉丝们的反应,他已经斟酌再三的回答,只希望不要再引起什么影响训练、比赛的事情。


犹记得刚出道的时候周泽楷懵懵懂懂地站在新人的最边角,看着主持人一个一个问过来,最后到他这里时,恰巧旁边人提及了厨艺,主持人便问周泽楷会不会做饭。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认为泡面和炒鸡蛋大概还不能让自己归类于会做饭的行列。


主持人立刻笑着揶揄他:“那日后另一半可一定要是个会做饭的贤妻良母哦。”


当时周泽楷特别怕自己再说点什么会让这些千锤百炼的主持人把话题引申下去,他便含糊笑笑点了点头,结束了这段问答。


这段陈年往事本来如同周泽楷初中二年级的飞机头一般淹没在历史尘埃中,然而并没有想到的是上个月有一位枪王的老缠粉,硬生生把周泽楷所有的喜好都有理有据地整理了出来。


一时之间,周泽楷和轮回官方的微博宛若吃货播主一般被各种各样的美食照片堆砌,就连宣传部帮忙打理微博的文员都忍不住开玩笑性质地抱怨:根本不敢半夜去整理微博评论啊,越看越饿。


后来周泽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还能收到门卫递的粉丝们送过来的保温盒,里面都是令人食指大动的冷菜热菜,附带表白小卡片什么的。


周泽楷不得不去拜托江波涛发条微博阻止这件事情继续蔓延,江副队行动力迅猛,半分钟就编辑好了140个字,句句煽情说:我们非常感动,周泽楷看到美食立刻都湿了——眼眶,大家这样专门做了菜还送到轮回门卫这儿来太辛苦了,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吃饱了撑得啊别送了,还真以为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与他的胃啊,那我们吃了这么久的食堂怎么没见一个小姑娘小伙子爱上食堂烧菜大叔呢?


 

粉丝整理的当然不止这一项内容,第二条就是周泽楷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愣是枪王本人都回忆了许久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后来才勉强想起上一届全明星赛上有个记者趁他后台化妆的时候跑来和他瞎扯,其中就谈及了周泽楷的发型总是偏长的中发,这是轮回要求他做出的官方形象还是自己比较偏爱长发?


这哪里能说我的形象都是官方卡死的,为了给你们美好形象故意呈现的,不是我本人真实的状态,其他人必然可以给出其他更好的答案,但周泽楷却只想做个选择题,懒得在赛前花心思跟记者玩阅读理解客观题。


“喜欢啊。”他用食指饶了绕自己的发梢。


虽然这和喜欢长发女生好像差了挺远,却是周泽楷能想到的他亲口承认的唯一有联系的事实。


这点带来的后续就有点灾难性了,从网络上疯传:‘待我长发及腰,枪王娶我可好’开始,到杜明得到周泽楷允许兴致冲冲拆开粉丝寄来的包裹发现一缕长发达承接,及训练营众多妹子开始蓄发暗送秋波达到高潮,至孙翔哈哈大笑着不肯去剪头发扬言要留长发诱惑周泽楷戛然而止。


“小祖宗你来凑什么热闹啊!”江波涛真是要给人跪了,他暗暗瞥了周泽楷好几眼,连忙推搡着示意孙翔别再说下去了。


周泽楷确实被这长发风波闹得心中有点火气,就连自家父母也和他开玩笑说什么时候带回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儿媳妇,但是他再怨怼也不至于朝队友甩脸色,那边江波涛还和孙翔拉拉扯扯,他闻言抬起头,盯了孙翔半晌。


“不好看,别留。”


周泽楷发誓他这句话说的真心诚意,仅仅是脑内了这个肩宽挺拔的男子披着金发大波浪婷婷袅袅回眸一笑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再为其配上开叉旗袍、高跟鞋和烈焰红唇,然后一阵胆寒。


况且对于这个张扬不羁的男人,柔顺的长发太过拘束,必定要一头肆意的短发才够潇洒俊逸。


没想到原本还有兴致和江波涛斗嘴打趣的孙翔听了周泽楷这句话立刻拉下脸色,眼神也凌厉起来,他一句话没说,像是极力忍耐住发飙的欲望那样攥着拳头转身走了。


我又说错什么啦?!!!!!!


周泽楷在心中彷徨地呐喊。

 


女孩子们还在一点一点攒着长发,第三条造成的不良后果又显现出来,档案上说周泽楷喜欢狗,还是大型犬!越多越好!


这条就不需要周泽楷费心费力回忆出处了,后面直接配了照片,是周泽楷家的照片,沙发上一只萨摩耶,地毯上趴着金毛,周泽楷本人在倒茶,脚边跟着哈士奇,后面还有一条阿拉斯加在咬哈士奇的尾巴,阳台上还坐着一只牧羊犬。


出处是周泽楷还未成名时朋友家的宠物店需要模特拍摄宣传,一来二去选了容貌最好的他,狗都是店里的,后来周泽楷母亲实在喜欢,便买了只萨摩耶在家里养着。


周泽楷一战成名后,宠物店自然把宣传海报高高挂起逢人便抬出来搁眼皮子底下晃悠生怕没人看见,还夸大说周泽楷爱不释手啊,抱着狗汪汪直舔,狗来了都撵不走。


杂志上做秘密采访时,记者提及这件事当然用的非常委婉的言辞:家里养了宠物狗?


周泽楷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承认道:嗯。


记者:很喜欢狗吗?


周泽楷又想热爱小动物这个设定应该会加分的吧?至少对形象没有什么损害,再说他确实非常家里那只小公狗,于是他半晌点头。


记者:如果大雨天气的半夜只有你一个人在回家路上看见一只奄奄一息非常可怜如果不管它明天日出之前就要嗝屁的流浪狗,你会带它回家吗?


大哥你这题目内容前情提要是不是太细致了?!我会先带它去附近的宠物医院救治,情况不佳就留在医院内观察,如果宠物医院已经关门那就先带回家喂养,然后第二天打电话给动物保护组织请求帮助,等情况稳定之后再通过微博等等渠道寻找原主或者其他合适的养家。


太长了不想回答。


一大串专业的处理方式在周泽楷脑中形成之后最终总结成上面七个字,然后他缓缓点头,说:会。


记者回头就在报告里写:枪王家里五只狗!


他还嫌不够!!他还要养更多的狗!!!


之后某一天周泽楷下飞机时惊喜地发现他的粉丝们头顶狗耳朵,坠着狗尾巴,领着一只比一只庞大的食肉目犬科哺乳动物为轮回F7们接风洗尘,外围一群警察保持秩序,为了领导这群狗类还用上了好几只警犬。


方明华刚看到狗大腿就开始抖,凭借着一股浩然正气坚持了两步,然后他瞅见了某位男粉丝腿边正张着血盆大口打哈欠的藏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嗝!!!”


“方哥醒醒!!”


“明华哥!!!你听得见吗!!”“掐他人中!”“队长不好啦方前辈当场暴毙了!!!”…………


“其实狗挺可爱的……”孙翔坐在方明华的床边,语重心长地与他谈心:“你要学会接受未知事物,用心去感受,不要被表象所蒙骗。”


方明华嘎嘣嘎嘣嚼了两片维生素,问道:“为啥副队会派你来做我的心理辅导?已经对我绝望了吗?已经放弃我了吗?已经在暗示我退役把位置让给以后的年轻人了吗?”


孙翔:“方哥我跟你说你这样是要被我打的……我是主动请缨来开导你的好吗,狗狗那么可爱,狗肉也那么好吃,你为什么会怕狗?”


“你……”方明华斟酌委婉用词:“有嫂子了……”


“……哦。”孙翔:“你有五十个老婆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狗狗那么可爱,狗肉也那么好吃,你为什么会怕狗?”


方明华托腮:“你不是看上我了干嘛要主动过来安抚我的心灵?不应该啊……”


孙翔顿时猛拍床头柜,暗示为方明华你这个骗婚的深柜,朗声呵斥道:“你这是瞧不起我!我怎么就不能舍己为人乐善好施了?”


房间内潜入了沉默,五秒后孙翔怂回床脚:“好吧,是我想在轮回里养条狗,但是副队说你怕狗,必须征得你同意才允许我把狗崽抱回来……”


“……卧槽?!”方明华一听到孙翔的想法直接爆了粗口:“绝对不行!!!诶,我说祖宗每天训练你还不够累啊,晚上瘫在椅子上跟烂泥似的恨不得被抱回床上,就这还想养狗???狗养你还差不多!”


“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你想想每天训练辛苦之时,一只善解人意听话懂事的狗陪伴在你身边,用湿润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你……”


“我会吓到失禁。”


“一句话!”


“绝对不行!”


孙翔翻了个白眼:“好吧,那我只能争取让你手腕受伤提前退役了。”


“???”


 

周泽楷听闻孙翔为了养狗武力恐吓方明华的时候他正在为个人邮箱里数不胜数的腿照发愁。


这个邮箱是应广大网友要求而建立的公开邮箱,公司也支持这个行为,增加他的亲民形象,平日里周泽楷每天会抽十分钟浏览收件箱内容,表白加油的邮件一律统一回复谢谢,偶尔有些民间大神发过来的神枪手技巧探讨倒是会认真看下,建设性的内容重点关注,有时候真的会从中吸取灵感改进自己的战斗方式。


现如今……看着数不胜数的大腿照片,周泽楷真的害怕自己会被扫黄打非的带走,粗略浏览到最后他甚至苦中取乐地想等被抓进去没收全部身家财产后,他就拿这些腿照卖钱,说不定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枪王档案第四条:喜欢腿长的人,这一条周泽楷无从辩驳,虽然纯属无中生有,可他确实偏爱笔直修长的大腿,但试问谁不喜欢大长腿?!!!


粉丝总结周泽楷现有公开的以及各种渠道偷拍的照片上,凡有第二个人出现的,都是大长腿,故总结,枪王总是下意识和腿长的人交朋友或者站在腿长的人身边,这是潜意识的行为,反应一个人最深处的喜好,即,周泽楷喜欢长腿美人。


周泽楷开小号在这条留言:放!!!


多少个感叹号都无法平复他心中的愤恨。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泽楷邮箱里面有50+G的绝密资源这条流言不胫而走,多少饥渴少男顶着压力拿着U盘前来求拷贝,甚至很长一段时间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内容就是问队长要最新资源。


周泽楷很想把邮箱给封了,可是又舍不得民间大神们的联系方式,纠结到最后孙翔眨眨眼睛:“队长我帮你清理吧。”


“啊?”周泽楷咬着豆沙包,满脸的没有睡醒。


孙翔左手拿着咸烧饼,右手握着甜烧饼,嘴里叼着油条,面前搁着豆浆,百忙之中抽出嘴和周泽楷讲话:“我帮你清理邮箱啊,有用的邮件挑出来给你,没用的删掉。”


这个提议太美好了!!!周泽楷真的很难拒绝,但是他还是凭着良心艰难地摇头:“别……”


孙翔一眼就看出周泽楷的犹豫,果断再接再厉鼓吹道:“没事啦,反正我的邮箱里常年都是垃圾广告,从来不看的。”


周泽楷抹去嘴角的红豆沙:“为什么?”


孙翔呃了老半天,最后红着脸答道:“不都说你邮箱里有资源吗……哎呀,怎么非要我说出来啊!”


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人!!!周泽楷愤怒地毫无心理负担地嫌弃地把邮箱账号和密码发给孙翔。


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一样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阶级战友,结果……周泽楷为自己失去了一名同志而失望地在早餐多吃了三个豆沙包,在他准备吃第五个包子的时候被江波涛发现。


“小周?你是失恋了吗?”江波涛虎口夺食后冒着被周泽楷瞪死的危险关切道:“你这样很像被男友甩掉,化悲愤为食欲的小家碧玉。”


“……”


“大家闺秀?”


“突然很饿。”周泽楷解释道,一旁沦为背景板许久的杜明连忙抢答:“副队这就是你的误解了,我们队长这怎么可能是失恋,明明是有了。”


不管周泽楷到底怀没怀上,反正中午他吃了八两米饭震惊众人,吕泊远一直号称吃泡面都是五连袋一起下的人士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正当晚上周泽楷还准备闹一个大新闻的时候,话题的领军人物被吴启摘夺,大家围绕在他周围,小心翼翼地开茶会。


“午休的时候,我尿急出去一趟,回来发现孙翔鬼鬼祟祟地在电脑前咬牙切齿地做什么,诶?队长你来啦……”


周泽楷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找到最佳听故事座位听云游诗人吴启讲评书。


“我就蹑手蹑脚走到他身后,往他电脑屏幕前一看,嘿哟!套着黑丝袜的大长腿!!!我当时窃笑这家伙肯定趁我们不注意一个人偷偷摸摸在这里拿腿照撸,结果他竟然看也不看地删掉了???”


“边删还边在那儿念:发你麻痹小粗腿一群垃圾,还不是都被大爷删掉了,呵呵!”


江波涛摸摸下巴:“这是药丸啊,我们是不是要留意一下孙翔的精神问题?难道最近训练压力太大了?”


周泽楷感觉他掌握着某些内部信息,他轻声道:“我给他的邮箱。”


“你给的?那是你的邮箱?”吴启恍然大悟:“我说还有谁邮箱里塞了那么多腿照!那孙翔狂删你的邮件……是嫉妒?”


杜明颇觉吴启的分析有道理:“他是觉得凭什么没人给我发大腿照片?然后心里不平衡,就偷偷狂删队长邮箱信息!说得通了!”杜明把运动裤往上一撩,拿出手机咔嚓一张腿毛照就传给了孙翔,后书:翔宝贝儿,别难过了,那些都是路人,哥儿几个亲人的大腿给你抱!


吴启吕泊远方明华欣然效仿,江波涛大腿特光滑,一根腿毛都没有,他颇觉羞耻,扭扭捏捏几乎被众人扒了半条裤子这才拍了腿照发给孙翔。


那边孙翔晚饭吃得好好的,突然手机震动,然后满屏幕龌龊的腿毛乱飞,他差点把心心念念好不容易才排到队的金枪鱼拌饭吐出来,他无语打字:你们是不是有……


手机兀得震动,一张修长的大腿照片传过来,稀疏的毛发映着蜜色肌肉紧实的大腿,后面还附带吴启的文字:猜猜这是谁的腿?


除了你们还能有谁?


孙翔舔掉嘴角的沙拉酱,快速保存,然后回复:你们是不是有饼?


杜明回:有的呀有的呀,鸡蛋饼,酱香饼,山东煎饼,武大郎烧饼……


按轮回经理的意思是周泽楷为了身材是无权食用夜宵的,但这个条件在周泽楷言之凿凿:我作为一个代言人、模特之前,最重要的是我是一名电竞职业选手!不吃夜宵我就不能用最好的状态撸游戏!之下,只能作罢。


当晚孙翔疑神疑鬼地凑到周泽楷座位边上递过去一个小食盒,眼睛贼亮,像是无比期待着什么,周泽楷在如此恳切的目光下将食盒打开,里面整齐码着五个迷你葱花蛋卷。


周泽楷指了指自己,示意给我吃的?孙翔大力点头。


周泽楷本来想问在哪买的,第一块入口之后他觉得不用问了,有一层蛋皮焦了,他不信外面哪家店能卖焦了的鸡蛋卷。


周泽楷又吃了第二块,第三块……最后一块被他递到孙翔唇边,孙翔一脸想吃又想吐的表情,艰难地摇了摇头:“……不用了。”闻言周泽楷迅速把最后一块塞进嘴里。


“做的不错。”周泽楷赞道。


孙翔倏得脸色涨红:“呃,我是因为阿崽喜欢吃才做的,做得多了才给你带的,你吃的就是狗粮残余啦!”


阿崽是孙翔瞒着方明华在自己宿舍养的拉布拉多,才几个月大,周泽楷心想阿崽吃着这么咸的蛋卷估计过不了两天就能抛尸荒野,他有些担心这只拉布拉多的处境:“呃,它还好吗?”


“……”孙翔挑眉:“等会你来我寝室看它么?”


周泽楷点头,然后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良久他伸手揉了揉孙翔遮到眼睛的留海:“太长,剪了吧。”


孙翔似乎非常不情愿,撇撇嘴收起食盒站起来:“发型都要管?训练结束了我等你一起回去!”


江波涛吃完方明华老婆带来的烧烤,错过孙翔互相打了个招呼后回到周泽楷身边:“嘿,看什么呢?”


周泽楷皱眉:“孙翔……”


“嗯?”江波涛也把视线放孙翔身上,将眉头蹙紧:“孙翔这……怎么感觉有哪里和往常不一样啊?”


“嗯。”


“嘶——真要具体说又说不上来……”


“嗯。”


“哦!”江波涛灵光乍现:“小周你觉得不觉得孙翔今天gay里gay气的!”


杜明回过头来:“孙翔哪天不gay里gay气的?”


“今天格外gay里gay气!哦!”江波涛抚掌:“裤子裤子!”


周泽楷眼神一暗,孙翔穿的这条裤子特别贴身,勾勒出浑圆的臀线和大腿肌肉,显得腿格外得长。


“好看。”他严肃地为孙翔正名。


杜明啧啧两声:“是好看啊,视线根本无法从他下身挪开!”


江波涛附和地点头,周泽楷回头就看见身边两道色眯眯的视线往孙翔身上刺去,他突然拍案而起,端着咖啡趟过去,极其不小心地洒在了孙翔的胯上。



江波涛:“……”


杜明:“……”


孙翔:“……”


周泽楷:“哦豁。”


孙翔气竭:“哦豁你头啊!队长你故意的吧你!这条裤子我挑了很……!我!…我他妈现在就像拉稀拉在了裆里…”


吴启觉得周泽楷要被骂,吕泊远觉得周泽楷要被打,杜明觉得周泽楷这样的不会有好下场,江波涛觉得周泽楷今天彻底药丸。


结果周泽楷施施然脱掉队服外套,围在孙翔腰上系紧,他拽住身边人的右手,“走。”


“走你……!”孙翔到底还是没有骂出口,他乖乖地跟在周泽楷身后顺着小道回宿舍。


“我怎么感觉不对劲?”杜明看着那二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吴启问道:“怎么?”


“说不上来……”杜明想了半天形容词,最后口不择言:“反正……gay里gay气的!”


江波涛取出笔记本撕了一页下来,圆珠笔在指尖转了两圈,落笔写下二字孙翔:“我们来分析一下。”


“刚才孙翔做的第一件事,给周泽楷送仅此一份的蛋卷,这个蛋卷哪里来的?”


杜明举手:“孙翔说他做狗粮的时候剩的!”


江波涛默默在蛋卷底下写上1.亲手做蛋卷,“听他瞎吹,狗粮里面不能有盐,和人的食物完全不一样。第二件事,轻描淡写地邀请周泽楷来他的宿舍看望阿崽……话说孙翔突然养起了狗这点我一直很奇怪啊!”


方明华闻之变了脸色:“啥?他还是养狗了?”


2.狗


“然后就是格外奇怪的紧身裤,听说他还选了很久,虽然孙翔平日里就爱收拾自己,但是衣服裤子大多都直接穿代言厂家送的,很少自己买……嗯,3,长裤。”


吕泊远探头张望:“这名单有点熟悉……呼之欲出……”


杜明想了想:“要说孙翔奇怪的地方……他原来跟我说过板寸最帅,现在头发梳得跟杀马特似的,每天吃饭就在那儿撩头发,刘海和嘴一起喝汤。”


4.发型


江波涛默默从头至尾浏览一遍,猛地把纸张对折两次然后撕碎。


“副队?????”


“都回到自己座位上自主训练!”


“???????????”“不等队长和孙翔了?”


“等那对基……本没问题的王牌做什么?散啦散啦!”


“副队你这一脸藏着小心思的表情是什么!”


江波涛回头狞笑着捏杜明的脸:“乖乖听话好吗,你看孙翔都那么听队长的话了,你也给我滚去训练!”


杜明这就不服了:“孙翔听话?!”


孙翔当然很听话,他顺从地坐在床上,忍住周身的战栗感盯着周泽楷解开他裤链的手指,指尖划过他白嫩的大腿内侧,褪下他满溢咖啡香的长裤。


阿崽伸着舌头蹲在旁边疯狂摇尾巴,溜圆乌黑的眼珠子在主人和另一个人男人之间逡巡。


周泽楷勾起唇角,半跪在床前,他缓缓抬眸看向孙翔潮红的眼角,这人难耐地咬紧下唇,柔韧的大腿因若有若无的触碰而颤抖,但依旧坚持着为他敞开,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紧了床单,却也始终不忍心将自己推开。其他都不作数,唯有听话这点,确实像轻柔的尾羽一样搔到了他内心的最深处。

 


Fin


评论 ( 45 )
热度 ( 76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