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19)

上章链接十八话

本章简介:瞎扯皮,没啥实质情节进展


第十九章


“老板你这黄泉鹦真的学得上话?我们两个未成年你知道的没啥文化,省吃俭用攒了两块钱,就想给外面的盲哑人阿妹传个消息,万一你收了我们的钱,却没有办成事,那就很难受了,你也是知道的这年头……”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毫不吝啬生气地和掌柜扯皮,一副闪开老子带你carry的模样,他干脆背着手转过身,在小店里逛了起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这家店面窄了些,东西却确实不少,而且喻文州大多都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他赞叹着抚过木台上一把布满灰尘的古琴断弦,瞬间其上冰冷的煞气骇得他触电般收回了手。


“呼——”喻文州惊魂未定地舒了口气,回头见掌柜的还在和黄少天扯皮,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他便再次转过身继续观赏余下的宝物。


“哇,行不行的啊,你看你这鸟骨瘦如柴的哦本来就只剩骨架,不是,能不能成功转达消息啊,话说我怎么知道我阿妹有没有收到我的信息?反正我又联系不上她,万一你就是随便找了只花架子在骗我们的怎么办?”


“这好办啊。”掌柜的连忙从黄少天喘气的途中见缝插针,忽悠道:“你再交三冥元我让黄泉鹦从你阿妹那里捎个回信过来不就好了?”


“好什么好啊怎么这还要钱?我说老板你是钻到钱眼里去了吧回信都不免费赠送的吗,还有啊你是忘了我小妹的人设是盲哑人了吗,没法说话的,我可不管你要替我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就要打折,而且我要求有试用否则怎么能确定没问题呢,我不敢先交钱的……”


柜子最底下有块脏污不堪一看就上了年头的绒布,包出立体方方整整的形状,顶上打着一个松垮的结,喻文州刚刚才因不敬被冥器惩罚过,这次就略显犹豫,但他还是被好奇心驱使,斟酌再三小心翼翼地屈膝蹲下,咬着牙关伸手触上这块绒布。


所幸这次的冥器似乎比较和善,并没有明显排斥喻文州的接触,后者仔细地解开布结,敛眸屏住呼吸挥开面前扬起的灰尘,顿了几秒才看清绒布内是一个小黑盒,约双掌大,表面光滑无痕,没有上锁。


喻文州轻轻托起它,翻转观察,然后食指点上盒子中央的圆形凸起,很令他意外的是,黑盒一点禁制也没有地应声打开了,只可惜里面空空如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空盒。


咔哒的声音吸引住掌柜的注意力,他哎呀了一声,挥舞着断裂的手臂两三步冲到喻文州面前,“你……你怎么打开了?”


喻文州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满怀歉意的回道:“我看它放在很普通的地方,也并没有禁止提示……我是闯什么祸了吗?”


“也不是……”掌柜肿成猪头一样的脸努力挤出去动物园看猴子样的表情,“这东西叫‘墨牵’,对大多数人来讲都是没用的,也根本打不开,它啊——”


掌柜特意买了个关子,等喻文州蹙眉直视他才继续讲下去,“是专门给红痕准备的,你……有红痕的吧?”


“……”喻文州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右手腕,厚重的棉服将那处遮得严严实实,可他从小至今看过千遍万遍,直线与圆的红色痕迹早已刻在了心底,只要一念及,它的模样就尽显眼底,分毫毕现。


“我看你与它有缘,给你优惠,只要五个冥子,怎么样?”掌柜满嘴卖安利和传销,喻文州压根不懂冥子是怎么样的数额,但他对这个黑盒真心很感兴趣,“老板,一个空盒子而已,张口就五个冥子,也太欺负人了吧?”


“什么一个空盒?!”这掌柜显然也对喻文州手里的东西了解不深,单单知道一个名讳,他踮起脚尖偷偷往盒子里瞅了眼,“呃,那是你不会用,这‘墨牵’可是大师手笔,记在上名录里的宝物。”


喻文州眼角瞥见某个人正背对掌柜进行着小动作,笑意盈盈地合上黑盒,“上名录我倒是看过,九百零三样各类法器冥器,可从未听过有什么墨牵呀?”


“嗯……上名录附……”掌柜撇撇嘴,看起来像是正在腹诽道:失算,这小子居然看过。


“上名录的附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个奇趣的小玩意。”喻文州装作很嫌弃的样子颠了颠墨牵,“看来这东西实际用处不大啊……”


“哼!”掌柜气呼呼地要把墨牵夺回来:“有眼无珠认不得宝物,不喜欢那便还来!”


“别啊。”喻文州轻巧错开掌柜的手,厚着脸皮道:“老板你想,红痕只存在于天师之中,偌大人口基数天师本就少,红痕在天师里又是万里挑一,这墨牵难得遇到我,看来藏着大机缘,干脆您就成人之美,赠了吧?”


掌柜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世上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不行。”


“这样吧。”喻文州一脸的忍痛割爱,“我给你做个法,让你恢复本来面貌,不用顶着死亡时的这张脸,如何?”


掌柜有一瞬间的心动,但很快金钱的诱惑又重新占住上风:“不用,我都丑了几百年了,无所谓长相反正在这儿也娶不到媳妇,三个冥子不能再少了……”

 


那厢喻文州缠住老板,这厢黄少天偷偷撩上了站在椅背上的黄泉鹦,他蹑手蹑脚翻进柜台里面,趴在黄泉鹦面前和它大眼瞪小眼。


“咕咕咕~?”黄少天嘟着嘴巴恶意卖萌。


黄泉鹦丝毫不为所动,空旷的眼窝里就一个红豆大的黑眼珠子四处乱滚。


“嘿,小鸟鸟~你叫什么名字呀,几岁了?嗯……看你这样子也回答不出来,你真的会说话吗?还是你只是个骨头形态的录音机???看我看我,看你的黄少天哥哥!”


黄泉鹦终于施舍了黄少天一个怜悯的眼神,黄少天连忙蹬鼻子上脸,“我说你主人对你也太坏了,都不给你吃点好的,你看你饿得就只剩骨头,我真是太心疼了哎……这样吧。”黄少天回头给喻文州一个眼神,虽然后者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然后悄咪咪地又蹲下一点,从裤口袋里摸出一颗牛肉粒,“你帮我给天师周泽楷带句话,就说在喻文州魂灯里燃烧黄少天的信物,我就给你吃这个,如何?”


黄少天说着剥开牛肉粒的包装纸,夸张做作地闻了一大口,“超级香的哦~然后你让周泽楷传个信回来,我再给你一……三颗!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心动?”


黄泉鹦脖子转了一百八十度,拍拍翅膀,真的探身去瞅黄少天手里的东西,黄少天连忙献宝一样把牛肉粒贡上去,鹦鹉大爷鸟喙三两下啄进肚子,黄少天可以清楚地看到牛肉粒从喉骨处滚下,在肋骨里面转了两转,然后落到了地上。


黄少天:“……”


黄少天:“嗯,这个情况我也没有料到,没关系,我们……”


黄泉鹦凶神恶煞地张开翅膀,发出极其凄厉的尖戾,黄少天拿手臂挡住脸,眯着眼睛看骨鸟腾空而起,在店内盘旋两圈,径直飞了出去。


“雾草雾草,掌柜的你的鸟跑啦!怎么训得啊,这么不听话,一点职业素质都没有,我们顾客怎么才能放心购买啊!”黄少天急忙恶人先告状,指着黄泉鹦消失的方向就开喷。


掌柜瞪圆了眼睛,好一会才喘过气来,他顾不得黄少天的胡搅蛮缠,立刻冲出门跟上黄泉鹦,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经过简略的眼神沟通达成高度共识——溜!


喻文州把墨牵用绒布重新包好扔进黄少天怀里,然后取过柜台上的笔墨快速在账本上绘了一幅法阵,黄少天眨巴着眼睛凑过来,虽未见过,但可以从每个部位粗略猜测出法阵的作用,“你怎么总是擅长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哎哟,手脚这么慢的……快点画!”


“好了好了。”喻文州勾出最后一笔,“剩下的让我师父来还吧。”


 

“就说在喻文州魂灯里燃烧黄少天的信物,我就给你吃这个,如何?”骨鸟张开鸟喙机械地吐出一串话语,毫无情感音律平仄起伏,周泽楷勉强辨认出是一句话,但听不清楚。


孙翔吓了一跳,周泽楷根本来不及阻止他的下意识动作,只看见这个裸男嗷呜一声,身手异常敏捷地抓住骨鸟,摔进温泉里。


“……”

“……”


黄泉鹦就像遇水即溶般在水面上嗤一声化为了黑色的水蒸气,孙翔惊魂未定地喘息着,背靠墙壁,呼哧呼哧好久才后知后觉地问道,“嘿,泽楷,刚刚那鸟玩意说了啥?”


周泽楷:“……???”


孙翔:“咋肥四啊?”


周泽楷:“不叽道啊!”


孙翔严肃道:“你认真点!”


周泽楷无辜惨了,指着水面仅余的屡屡黑气委屈道:“明明你……”


“我……我这不是……下意识……”孙翔手舞足蹈地解释着,最终颓丧道:“好吧,我的错,我的楷你快认真回忆回忆……”


周泽楷盘膝坐下,敛目掐指,缓缓复述道:“喻文州,魂灯,黄少天……我……给你吃……如何???”


孙翔囧起脸,“喻文州的魂灯和黄少天给我们吃乳鸽?”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450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