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游园会会园游(上)

题目瞎扯的,内容扯得比题目还瞎



课间上个厕所的功夫,徐景熙回来又看见自己的座位被黄少天给霸占了,这身形魁梧的败类犹如水蛇一般扭腰摆胯缠在喻文州身上,几乎要把头颅塞进对方胸膛里去。


他深感伤风败俗地走上前,和后桌的李远挤同一张板凳。


“……怎么样我们也不能输给3班啊对不对,对不对呀班长,你倒是说话呀班长!”


喻文州八风不惧、临危不动地整理上节课的笔记,直到确认无一疏漏之后才缓缓开口:“王杰希那边准备的是什么?”


“啧,这边做立体几何边做归纳中心思想的能力,不愧是学霸。”前排郑轩佩服地回头给喻文州点赞,并且顺走了数学笔记。


“滚滚滚,再说话就不许你抄班长笔记了!”黄少天作势要把喻文州的笔记本抢回来,郑轩连忙一副可怜求饶的模样端着凳子往前缩了一米多,努力把自己挤成一张猫饼。


黄少天切一声回头接着把下巴搁在喻文州颈窝里,“听说他们班要办魔法主题咖啡馆,我觉得吧~他们肯定会赔的血本无归,太傻了什么咖啡馆哈哈哈估计也只有死肥宅会去哈哈哈哈哈。”


膝盖被狠狠捅了一刀的卢瀚文先是悻悻地把3班宣传单往课桌里藏,紧接着他又拍案而起,将‘魔法·青春·长筒袜·咔咪啾~☆’咖啡馆宣传单往喻文州课桌上一砸,“哇,副班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肥宅吃你家大米了吗,我觉得小别哥哥班上的活动就很好啊,游园会那天他们还会带猫崽子过去,魔法~少年~与猫~~想想就令人心潮澎湃~”


“所以说你的社会阅历低下呢,区区几只猫就把你迷得颠三倒四的。”黄少天眯着眼睛挤出一张丑恶的嘴脸:“安心,我们自己班上的活动绝对远超你家别十几条街!”


卢瀚文非常怀疑这句话的可信程度,歪头道:“所以我们班准备闹出什么大新闻?”


喻文州微笑回应:“还没想好。”


宋晓兴致勃勃地提议:“我们4班远近闻名的理科和尚庙,特征是没有雌性,那我们就干脆办个男生擅长的啊。”


“扳手腕?”徐景熙脱口而出,瞬间一系列后续计划也在脑海中成型:“一张票一次,随意挑选对战人员,赢了倒还两张票?”


“就我们班这群弱鸡仔岂不是输得血本无归哦。”李远在一旁泼冷水,“还是想个稳妥点的吧。”


“和班长对弈?”郑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凳子挪回原处,“我们就在旁边坐庄,再搞俩托炒高赔率,岂不是美滋滋。”


喻文州听完把笔盖合上,爽快地褒扬:“想法非常不错,但是我拒绝……其实,不如演个舞台剧,只下午一场,其余时间自由活动。”


黄少天刚想说这几百年前的俗套想法喻文州你是古稀的老头子哦,突然他又灵魂一震,舌头拐了三百六十度的弯,差点在嘴里折成一道蝴蝶结:“好的啊好的啊,班长这个主意真是棒极了,我觉得挺好的,主题是什么?白雪公主睡美人海的女儿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等下等下!”宋晓比出一个暂停的手势,“这就决定了?舞台剧也太麻烦了吧,而且现在离艺术节不到两周时间,还有个月考在下周一,根本来不及排练的!”


“四班的同学们安静一下听我说!”这厢黄少天已经高声嚷嚷了起来,全然不顾宋晓的苦口婆心,“我们这次艺术节准备采取舞台剧的形式,等下自习课大家都到班级微信群里投票,选一个人气最高的话剧进行排演!”


徐景熙简直惊呆了:“这么法西斯的吗?”


其他一众同学被卖了还喜滋滋地替黄少天数钱,纷纷你一言我一语交换喜爱的剧种,然后打开手机微信在群里各抒己见。


黄少天立刻坐回喻文州旁边,露出一副邀功请赏的表情,喻文州直觉这厮答应得如此爽快,没和他扯个三五千字建议肯定有鬼,便不动声色,只微笑着揉揉黄少天的脑袋让他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准备下一节的自习课。


 

游园会当天一早班主任将一众同学集结在学校正门口,粗略地做了安全事项普识以及随便吧我们班只求玩好别管校长说啥的赚钱排名的动员。


每个人都领到了5张游园票,也就是10块钱,黄少天攥着这五张印着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小纸片嗤之以鼻,“还不够我午饭钱,学校怎么这么抠啊,至少也是一人十张啊,而且面额也太小了……”他说。


“记得多宣传我们的舞台剧,别光顾着玩。”喻文州叮嘱道,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厚搭宣传委员连夜赶制的海报,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点,轮到黄少天的时候刚好发完。


黄少天非常不服气:“哇,是不是看不起我啊班长?传单应该给我最多的啊,我这么能干,绝对发得最多发得最Ennnnnnnn——……”


在郑轩吃人的目光下,黄少天放弃了最擅长的嘴炮,默默选择安静如鸡,喻文州见郑轩嘴唇翻飞念叨着什么,侧身凑近去听。


郑轩:“五步之内,臣请得以颈血见大王……”


喻文州:“哈哈,这么认真,还在背台词呢?”


徐景熙简直哭着扑了上来,“我这什么破手啊,秦王,我居然抽到了秦王,班长你看看我的黑眼圈,都是这两天熬夜背台词背出来的哇!”


卢瀚文一脸颓废地在旁边游荡,语气微弱,仿佛看透生死:“别提了,你看我和郑轩一个蔺相如一个廉颇还没说话呢……”


“哈哈哈哈哈,史上最矮最弱廉颇!!!”快两周了,黄少天一提到这茬还是笑个不停。


“闭嘴秦王左。”李远倒是精神奕奕,只是纯粹看不惯黄少天幸灾乐祸那样,黄少天回眸一笑,“哟,这不是我亲爱的秦王右?”


黄少天和李远刚抽到这俩角色的时候简直懵逼,双双狂翻高一语文必修四《廉颇蔺相如列传》一刻钟,这才找到原文里这么一句话: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


夜雨声烦:一句台词都没有!!天哪,暴殄天物啊!白瞎了本少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八音符:闭嘴吧你

枪淋弹雨:闭嘴吧你

灵魂语者:闭嘴吧你

涛落沙明:闭嘴吧你

流云:闭嘴吧你

索克萨尔:怎么了?


徐景熙敲开了隔壁的小群,在里面疯狂辱骂黄少天——


灵魂语者:馊主意馊主意!!黄少天你真是……哎哟,说什么演舞台剧可以群票喻文州,让他演女主角扮女装,傻了吧?!


夜雨声烦:哇,我哪里知道其他那些煞笔最终投出来最高票数的竟然是《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谁最先在安徒生、格林童话目录里提出这个观点的?!


流云:……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俏皮一下下而已QAQ~☆


枪淋弹雨:小弟弟你快把我俏死了QAQ~☆


流云:我也很惨啊,抽到了廉颇……


涛落沙明:尚能饭否?


流云:尚


枪淋弹雨:我把你打得不能尚!


流云:蔺相息怒!


八音符:对了黄少,班长抽到了什么?我懒得去翻那个excel表了。


夜雨声烦:可重要的角色了呢——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


夜雨声烦:所以到时候我,文州,徐景熙,郑轩可以同台互飙演技呢哦


灵魂语者:走开秦王左,朕要烹了你



 最惨的还是文艺委员,刚月考完就开始疯狂改稿子,当完编剧又要当导演,还要班长副班长一直在旁坐镇,同学也比较配合,一周下来也算能演个七七八八的。


喻文州笑着拍拍自己的背包,跟黄少天说传单还多着呢,待会一起去发,黄少天终于等到“一起”二字,高兴得不得了,忙不则跌地点头答应。


“大家好好玩吧,下午两点大礼堂集合,进行最后一次排演,三点人必须全部到齐,还有其他问题吗?……解散!”


喻文州天生就是领导者,黄少天随他走了两步到达教学楼,他一看这里人多连忙向喻文州要剩余的传单,喻文州笑笑道:“我一张都不剩,认真玩,别想那么多。”


就连上位者的心脏也发挥得淋漓尽致。


最前面是兴欣1班,黄少天老远都听见里面魏琛和方锐猥琐的笑声,他一脸恶寒地带喻文州绕过一班门口走。


“别进去。”他说,“叶修的病会传染。”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随黄少天一起靠近霸图2班,只可惜大门紧锁,里面也是暗的,黄少天贴着窗户朝内看,空无一人。


喻文州扯扯黄少天的衣摆,示意他过来看前门上贴的告示。


“霸图2班与义斩10班在操场合办有奖趣味活动,望广大师生前来参与,奖品多多惊喜多多?”黄少天眨眨眼,“班长,我们去吧,义斩办活动,我感觉头等奖是巴哈马穆沙岛浪漫双人游,否则楼冠宁孙哲平那群人怎么好意思拿出手的?”


“待会去,10点开始呢。”喻文州点头,再一抬头,就看见魔法·青春·长筒袜·咔咪啾~☆’咖啡店巨大的卡通招牌,而高英杰穿得跟哈利波特似的,正在3班门口招揽生意。


“真的是短裤长筒袜诶。”黄少天饶有兴趣地在高英杰面前停下,色眯眯的视线在对方下体上逡巡,高英杰哇得用宣传单遮住大腿,“黄,黄少,喻班……我们班长在里面……”


“没事没事,不用紧张,我们随便看看,班长胃不好,我们不喝咖啡。”黄少天说是随便看看,就真地绕着高英杰全身在‘随便看看’,“你这扫把做得逼真啊,哪儿搞得cosplay道具啊,诶诶诶,你这还是吊带袜?……”


乔一帆远远看见高英杰被欺负得泪眼朦胧,努力深呼吸一口气抱着必死得决心上前一步:“黄少——!!!”


他说:“喝咖啡嘛………………”


喻文州回头一看,乔一帆也是短裤长筒袜大斗篷得打扮,他奇怪地嗯了一声,“乔一帆,你不是上学期调到1班去了么?”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英杰说他们3班好几个出去摆摊的,咖啡店缺人手,正好我们班级的活动很……嗯……简单?我就来帮忙了。”


游园会摊位分班级申请和个人申请,班级活动则在每个教室举办,个人的则在校园内规定分配的摊位点开展。


黄少天不怀好意地挑眉:“简单?魏琛那英年早衰的老头还有叶不羞能想出什么主意?”


“呃,”乔一帆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班长没有参与……和副班长一起去参加霸图的活动了,魏琛……嗯,他和方锐在班里卖唱……”


“停。”


“不用说了我头好疼。”


喻文州和黄少天异口同声,飞快阻止。


乔一帆异常委屈,一脸的分明是你们让我讲的。


喻文州对王杰希魔法少年的扮相还是非常感兴趣的,见黄少天也是这个想法,便一同跨进微草门内,在一个貌似前台的地方,王杰希衬衫领带西装裤墨镜,俊逸风流地在泡咖啡。


“喂喂喂,哪有让其他同学穿长筒袜自己装酷的啊!”黄少天大失所望。


王杰希把墨镜推上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明媚的大小眼,“砸场的来了,拖出去。”


喻文州笑意盈盈地走上前,“别吧,我们是来宣传我们蓝雨4班下午三点一刻的舞台剧的。”


“我们班没人会去看的。”王杰希毫不留情地将喻文州拒绝,画面好似渣男残忍拒绝怀了自己孩子的多情少妇。


一只花狸绕着喻文州的裤脚喵喵打转,喻文州将它抱起来,转身见黄少天早就抱了两只,肩膀上还挂着一只纯白的异瞳狮子猫。


咖啡厅生意好得不行,大多都是可爱的女孩纸,得力功臣当然是这群哺乳纲食肉目猫科动物,黄少天和喻文州坐了会,一个撸一个吸,顺带烦得王杰希终于敷衍道去看去看行了吧,这才终于满足地离开。


略过自家4班,轮回5班撑场面的三位牛郎都不在,杜明抖抖索索地在给来看周泽楷的各年级迷妹们指点迷津,“班长在A06,……副班也在……孙翔?翔哥也在那里,没找到?他们大概躲在帐篷后面吧,有点热……A06就是食堂那块,嗯嗯……”


“你们班做啥的?”黄少天透过窗户往里看,5班一水的窝在角落里聚众打牌,杜明坐回位置打开手机翻微博,“我们班上人都懒,啥也没申请,最后还是副班看不下去了,以个人名义办了个摊位在那里卖气球呢。”


喻文州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没听清楚:“卖什么?”


“气·球……”杜明走到窗边,招手让黄少天和喻文州过来,“看食堂那边,就那个人最多地方。”


黄少天蹙眉远眺,差点被黑黢黢的人群辣瞎了眼,知道的懂是荣耀校草在卖气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免费发黄金呢。


“这么夸张的吗……”


“是的呀,听说好多别校的翘课来看我们小周周呢。”虽然不是来看自己,可杜明还是有种无与伦比的自豪感,不自禁挺直了胸脯。


这厢喻文州已经寻思起来,“少天,我觉得可以拉周班来友情参演一下我们的舞台剧。”


黄少天眼睛一亮,“哦~!有道理!放个噱头在外面吸引妹子和给佬,也不用多重要角色,露个脸就行……比如——廉颇负荆请罪至蔺相如门前时探头张望的吃瓜群众?”


“可以。”喻文州大笔一挥,允了。


黄少天行动力技能点到了Max,当下就要去A06拉壮丁,喻文州勾唇笑着拉住他:“剩下的班级不去看了?”


“啊?还剩些啥?”


杜明一看蓝雨正副班长要去照顾自家生意,慌忙煽风点火道:“看什么看,没啥好看的,雷霆肖班在班级里放电影,什么冉冉红星向太阳,挺进大别山什么的,烟雨也没活动,楚班在外面摆摊呢,虚空搞了个鬼屋,我早上看过了,还没犯了起床气的孙翔恐怖,呼啸……那群汉子弄个什么掰手腕?一张票一次,随意挑选对战人员,赢了倒还两张票?这还没到10点呢,已经把全班饭钱输光了。”


黄少天:“……”


喻文州:“……”



 蓝雨班长要插队,没人敢拦着,吴启远远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还亲自上前把人迎到柜台后,“喻班黄少,买一个?”


黄少天看吴启手里皮卡丘样子的气球还挺讨喜,逗弄一下问道:“行啊,多少钱?”


“十五张票。”


黄少天看见鬼一样地惊恐:“十五……三十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呢?这成本几毛啊?!”


“哇,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气球啊,每个气球里面都有放有抽奖小纸条,特等奖是和我们周班一起共进晚餐哦。”吴启慷慨激扬地兜售:“我还是看你们是学生会名人打了折的,放别人身上都是二十张票。”


“谁想和周泽楷那个糙汉一起吃晚饭啊!!!这么贵就为了一起吃顿饭,还不是免费的晚餐,怎么可能有人买吗?”


黄少天话音刚落,下一个排队的女生就冲上前来,“是,是有几率和校草一起吃烛光晚宴的抽奖气球吗?”


“当然。”吴启笑道,“比卡丘款式的都有可能抽到,叮当猫是有概率听江波涛为你唱歌,hellokitty是和孙翔篮球one on one,史努比是我——”


“皮卡丘五个,叮当猫和kitty各三个!”萌妹根本懒得听下去,啪的甩下来一叠游园票,吴启流着心酸的长得丑没人爱的眼泪收下了这笔大钞。


喻文州四处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三位招财猫的身影,他往边上站了些,问吴启:“请问周班他们现在在哪里?”


吴启忙着收钱,头也不回地指着身后的帐篷,“里面,吕泊远!放他俩进去!”


黄少天跟着吕泊远钻进帐篷里,刚一抬头,差点没笑得阙过去,三大男神以及轮回的若干男同学们正蹲坐在帐篷里面红耳赤地吹气球,负责氢气球的那几个跟修自行车的老大爷似的踩得走火入魔。


“哈哈哈哈哈哈,真该让外面的迷妹们进来看看她们的男神吹胡子瞪眼,腮帮子鼓成球的模样,哈哈哈哈哈,保准幻想破裂2333333……”


孙翔吹了一个小时,头都快吹大了,此时更是气得拿起身旁的充气琅琊榜对着黄少天就冲了上去,江波涛没孙翔那么好的体力以及肺活量,喘着气向喻文州摆手,“喻队,快过来帮我们吹几个,你和黄少吹的利润我们46开。”


周泽楷吹完一个奥特曼打小怪兽,手指在低端灵活地一绕,取过桌台上的细线轻巧地打上死结,显然已经干得不要再熟练。


结果飞不起来,气球直在地上打滚。


“可以是可以啊。”喻文州笑着从周泽楷手边的透明塑料袋里取出一只气球,“那我要求把和周泽楷共进晚餐的奖励黑箱给我。”


“想得倒是美。”孙翔把几个最普通的圆气球扎成捆,“那可是我们的招牌,黑给你了怎么卖这些破气球?”


江波涛一气球拍过来,“怎么说话呢?”


喻文州笑吟吟地和他打商量:“我不说出去,你偷偷地给我有奖励的那个,回头我向学校打申请,专门给你们篮球队划一块训练场地。”


孙翔心动了,这名高个男孩特别好懂,一双杏仁眼瞬间亮得出奇,黄少天再接再厉把他拉到角落里许诺若干好处,瞬间孙翔就倒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约摸两指节大小的正方形纸信封。


——tbc

(摸鱼结束,去码红痕了╮(╯▽╰)╭)

评论 ( 21 )
热度 ( 46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