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游园会会园游(下)

(上)


(下)

“哎……我们班几位班委什么时候能像蓝雨正副队这样沆瀣一气,何愁大事不成。”江波涛快手夺过深关周泽楷身家性命的信封,把它直接塞进了最新吹好的皮卡丘气球里,扎上口混进其他皮卡丘气球堆。


本来喻文州就不是真的想要和周泽楷吃晚饭,他调侃两句轮回太过小气便换了话题,“这些地上小气球是做什么用的?”


“唔?”周泽楷眨眨眼,“霸图义斩合作。”


他垂眸看了看手机屏幕,侧身对着孙翔道:“快开始了。”


“哦哦哦。”孙翔连声应了,招呼身后两名同学,一人抱着一麻袋气球,急急忙忙往操场赶。


喻文州和黄少天之前就打算去参加霸图的活动,闻言干脆帮忙提上剩余的气球随孙翔一同前往。


义斩不愧是财大气粗,才走到操场跑道外,黄少天远远就看见主席台上三米多高的棕色大熊。


“啥?这才是二等奖?”他站在立牌底下仰视奖品列表,“一等奖是……”


“微型四轴航拍无人机。”张佳乐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替黄少天补全剩下的话,“这儿是报名表,快去填吧。”


喻文州接过纸张,从口袋里掏出钢笔转了个笔花,“嗯,人多吗?”


张佳乐嘿嘿一笑,“当然——不多。”


他无奈地指指看似被人群包围,实则最前方空旷无垠的报名处,“副班说参与选手太多不好管理,还容易出安全隐患,让我们把报名费调成了五十张票一人。”


“挺有效的,吆喝一上午了,看热闹的层出不穷,真正报名的一共就九组。”


黄少天后退一步,站到喻文州的身边等他拿主意,后者认真地查看比赛规则,无非是些趣味活动,两人三足,你比划我来猜,背靠背压气球以及抢凳子,当然报名者必须二人组队。


喻文州摸了摸下巴,低声道:“嗯,无人机真的不错。”


“我懂了,乐乐留个位置,我去教务大厅买游园票。”黄少天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出半丈远,张佳乐站在喻文州旁边吃了一肚子黄少天的尾气,他后知后觉地喃喃:“你们俩这老夫老妻般的默契程度到底是什么鬼?”


“你的错觉吧。”喻文州把报名表搁在张佳乐后背,借力在纸上写下他和黄少天的姓名。


说真的,自从知道每一组的报名费高达两百人民币的时候黄少天压根就没有想到过隔壁赛道会出现1班的班长叶修,可现实就是这位抽烟泡面不烫头的男子正坐在一旁,边由工作人员绑上他和包子的脚腕边和喻文州打招呼。


“哟,身残志坚的喻班也来参加活动啊?”


“我靠靠靠靠靠,叶不羞你怎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来就说我们班长的不好啊!”黄少天炸着毛和喻文州换了一个位置,挡在叶修的面前,“我们等下一定反超你二十圈,你就等输吧,参与奖是什么来着,竹炭口罩?特别适合你啊,不要说话闭嘴闭嘴叶不羞!”


“哟呵。”叶修抠了抠耳朵,小声吐槽,“还不知道到底适合谁呢。”


游戏流程是先两人三足绕操场一圈,配合默契的男女搭档速度根本不输某些手脚不灵便的废宅,例如——


被包容兴夹在腰下跑的叶修。


“老大——”包容兴闭着眼睛咬着牙面目狰狞地往前飞奔,“你怎么——这么重呀——”


叶修壁虎一样攀附同伴身上,他终于觉得有些丢人地拿衣领遮了遮脸,小声道:“包子……快把我放下来,老韩往这边看呢。”


游戏最高裁判长韩文清站在路边严阵以待,就等着看叶修犯规,更何况包容兴明目张胆地提溜着叶修跑,他严厉地上前,罚得叶修这一组根本没离开过起跑线。


黄少天步伐像他说话一样又急又快,喻文州相对而言缓上许多,哨声刚响两人先一个正栽葱砸向地面。


“少天,你揽住我的腰。”喻文州揉了揉被跑道压出小梅花印的手掌,“等会我喊1,你迈右脚我迈左脚。”


“哦……”黄少天垂着头不去看喻文州的脸,右手小心翼翼地摸索过去,牢牢搂住喻文州的腰。


“1……”


这一次的起步终于对了,黄少天特意慢一些,喻文州特意快一点,两人配合渐佳,终于赶超违规操作被罚回起点的叶修包容兴成为倒数第二……


孙翔在观众席叼着个冰棍,抄手对隔壁看热闹的唐昊吐槽:“早知道我也参加了,我和你玩这两人三足,哇,那不是一马当先势如破竹?不说你了,就算是我和我班长来那也是小case。”


唐昊不屑地撇了撇嘴角:“等下你比划我来猜呢?周泽楷和你?还不把观众都急死了。”


“到这一环节偷偷把我换成江波涛哇,班长眨左眼,副班立刻猜化肥会挥发,班长眨一下半,副班脱口而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


“停停停。”唐昊并不想上政治课,“翔哥,叫你一声哥,请我吃根冰棍吧。”


“哇靠,自己不能买啊。”


“……”唐昊愤懑道:“分文不剩,不单是我,整个9班都穷得一比。”


“什么情况?”身揣巨款的轮回颜值扛把子之一并不能理解穷苦呼啸头头的悲惨生活。


“哎,一言难尽啊……我要绿色心情,俩。”


 

最终黄少天和喻文州以倒数第三的好成绩进入游戏第二环节,黄少天看答案比划喻文州来猜,林敬言为防意外直接把参与奖口罩给黄少天戴上了。


要不是时间紧急黄少天绝对掀开口罩怒喷林敬言三分钟不带重样的。


第一题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黄少天:“……”


他敢保证给他张佳乐给他递题板的时候一直在憋笑,黄少天愤怒地朝出题目的张新杰比出一根中指!


喻文州对着黄少天这根日天草地的中指皱了皱眉,拿过隔壁工作人员手里的扩音器,轻声猜测:“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黄少天:“……”


黄少天回头对同样目瞪口呆的张佳乐摆手,“哈唔替(下一题)”


黄少天伸出五指,喻文州:“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只花?”


黄少天拍了拍肚子,喻文州:“幽门螺旋杆菌?……阳性。”


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比划了,喻文州:“等差数列求和公式Sn=(a1+an)×n/2?”


黄少天:“……”


这已经是他短短五分钟内第三次说不出话来了,索性答题时间已经进入尾声,他们第十组以绝对的优势高居榜首。


第二名是第九组,叶修猜出来一道题的答案:11mg焦油量软中华


其他组都是零分,并且纷纷拿拖鞋扔霸图和义斩的联合出题协会。


黄少天难以置信地凑到喻文州身边,磕绊道:“班……班长,你真神了,这些题你都……怎么猜出来的啊?”


喻文州眼眸弯成一道月牙,朝黄少天勾了勾尾指,示意他贴近说话,“傻呀,我买通了宋奇英,他坐在张佳乐旁边,把答案都发我手环上了。”


“……”


黄少天竖起了狼狈为奸的大拇指。


最后淘汰积分最后的六个组到了抢板凳的环节,八个人绕着七个凳子虎视眈眈地转圈,黄少天率先喊出口号:“围追堵截叶修!!!”其他人纷纷响应,包容兴更是亢奋地哦哦哦!!捶足顿胸。


叶修:“诶,包子,你到底哪头的?”


“老大,我当然是你这头的啊。”包容兴抛出一个电眼,“我先假装迎合他们,打入敌人内部,然后一招釜底抽薪——诶诶诶?”


叶修先一记过河拆桥把包容兴给淘汰出去。


不过他也没笑多久,下一个就是他,喻文州第四轮遗憾出局,他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和他握了下手。


“加油。”喻文州低声道。


黄少天点头,回过身时眼神都变了。


留到最后一轮的是黄少天和一名身高两米一,肌肉发达虎背熊腰的柔道部部长。


黄少天犹如一匹刀尖嗜血的孤狼,他毫无畏色地走上前,抬高了下巴冷笑道:“傻大个……第一名,是我的!”


“好!!”张佳乐在一旁玩命叫好,孙哲平都不禁动容站起身来替黄少天鼓掌。


柔道部部长:“……”


柔道部部长:“讨厌啦,那就让给你咯~本来人家也就是想要第二名的那只大熊熊~~~”


黄少天:“……”


 


吃完中饭喻文州和黄少天顺路去烟雨7班楚云秀的摊位上晃一圈,没想到苏沐橙、陈果和戴妍琦也在,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围成一圈在折纸。


“嗯?”


“哟,喻班。”楚云秀站起身子,向他俩推销店里的花灯和河灯,“买不买?”


喻文州拿起一盏纸灯,手指摩挲着上面的墨绘,“这得要晚上才好看。”


“是的呀,刚好晚上还有夜集嘛。”苏沐橙把砚台清理干净,“我们还举办了一个放河灯许心愿的活动,在河灯里面写下心愿以及署名,然后由捡到你的河灯的同学帮你完成心愿~”


“可以,很浪漫,感觉能吸引不少傻白甜。”黄少天称赞道。


戴妍琦举起款式各异精美的河灯,“喻班要不要来一个?有S码,M码,SM码,电动小马达码,老马识途码……”


“不用了。”喻文州不那么委婉地推拒道。


“那——给我们的花灯题个字总行了吧?”陈果把空白的花灯纸交到喻文州手里,连蒙带骗地把他推到了书桌前。


苏沐橙早已将墨研好,喻文州叹口气,看了眼巴巴望着他的黄少天一眼,挥毫写下两行字——


缘由游园会,游园亦有缘


黄少天心里想着什么小学生编诗,但嘴里大喊:666666,陈果美滋滋把把纸灯扎起来,和周泽楷写的:好,韩文清写的:霸图!叶修写的:希望学校设立抽烟区,王杰希写的:微草咖啡厅欢迎你,等等挂在一起。


逛完大半个园会抵达大礼堂刚好是下午两点,一群重要演员已经换上戏服在台上翘脚喝西瓜汁。


“哪来的西瓜汁?谁啊,这么有钱请全班喝饮料,觉悟很高啊,值得夸赞。”黄少天兴致冲冲地取过凳子上剩余的两倍冰镇西瓜汁,插上吸管递给喻文州。


廉颇卢瀚文哈哈笑着跟喻文州邀功请赏:“呼啸他们请的!”


“嗯?”喻文州喝了一口,疑惑道:“唐昊他们班为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蔺相如郑轩喝空西瓜汁上前一步解释道:“我们几个早上经过9班想宣传一下舞台剧,结果呼啸那群老爷们哭着喊着要我们和他们扳手腕。”


“秦王气得不行,说9班剽窃他的创意,上前力搏众人直接干翻了整个班,他们后来还倒欠我们蓝雨七十多张票……就干脆请喝西瓜汁抵了。”


喻文州:“……”


秦王徐景熙神神秘秘地挎着斜挎包走到喻文州旁边,低声说道:“班长,我觉得你得感谢我,我为了让道具更加真实,特意偷出了家里的传家之宝——”


说着他从包里掏出一块金色绒布包裹的小玩意,打开一看竟是一块玉玺大的美玉。


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惊恐道:“不是吧,你真搞到了一块和氏璧?!”


徐景熙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这就是高仿玻璃。”


黄少天:“……那你特么的传家之宝,你家传家宝是玻璃啊!!!”


“嗨呀,黄少你听我说呀。”徐景熙将玻璃完全展露出来,在众人眼皮底下翻了个面,玉玺的一个角竟然有破损,然后沾上了一块金子样的东西。


“相传王莽篡汉时,派人向自己的姑姑汉孝元太后索要传国玉玺也就是这枚和氏璧,太后大怒将玉玺砸在地上,致使传国玉玺崩碎了一角,后以金补之,你看我!为了真实昨晚仔细摔打,然后偷了真的金子!真的金子哦,拿胶水补了上去。”


“……”“……”“……”


众人一阵感动,又觉得很不对劲。


喻文州沉吟一秒,还是心怀不忍地开口:“可是在我们演绎的历史桥段里,和氏璧还是完好无损的啊。”


徐景熙:“呃……是吗?”


 

听到蓝雨在排练《廉颇蔺相如列传》,咖啡王咖啡也不卖了,撸着心爱的小白猫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津津有味地看起来,气球周接踵而来,端庄地坐在王杰希隔壁座位,观众当得十分称职。


只可惜蓝雨的人并不愿意周泽楷这么愉快,死拉硬拽也要让他出演一个角色。


“不不不不不……”周泽楷骇得跳起来,跋山涉水接连翻越十排座位害羞地躲到了最后。


卢瀚文粗着嗓子大吼:“我这粗野鄙贱的人,不知道将军您竟宽容我到了这种地步啊!”吼完他往底下一看,河仙楚鬼屋李手腕昊气球三巨头咖啡魔法少年……都在底下偷看他们排练。


“哎呀,你们都先看了,等会正式演出就没惊喜啦。”卢瀚文四处张望,在阴影里瞅见了刘小别,顿时心花怒放嚷嚷着让他看自己背上的荆棘。


刘小别嫌弃地推门而去。


轮回还是没熬过蓝雨的软磨硬泡,在外宣称男神加盟舞台剧,结果真正出演的是孙翔。


“你们再用这种失望的眼神看我信不信罢演啊!”孙翔咆哮着戴上头冠,饰演“秦王恐其破璧,乃辞谢固请,召有司案图”的这名版图官吏。


“他真适合廉颇。”卢瀚文仰着头看孙翔185鹤立鸡群的身高,“我才是该演拿地图的人……”


孙翔耳朵尖听到这句话,换衣服的动作顿了顿,他抿唇望着卢瀚文,好一会红着耳朵摸摸他的头发,“嗯……多喝牛奶,你还有机会。”


喻文州真的怀疑王杰希看话剧看上瘾了,正式演出临到他上场时往台下一看,王杰希还坐在原处撸猫,见他一身古代御史装在后台准备亮相还挑了挑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


台上正演到蔺相如派他一个随从揣和氏璧偷偷从小道溜回赵国,郑轩从怀里取出和氏璧正准备递过去,就听见清脆的一声响,以及熟悉的压力山大叹声词。


徐景熙黏在和氏璧上的金块磕掉了。


黄少天连忙在旁边做口型,没事,继续演,假装没看见!观众不会注意到的!徐景熙则在边上手舞足蹈,不准踩!!!那是真的金子!!郑轩压力真的很大很大……


“喵~”


忽然,一个小巧的白色身影灵巧地跃上舞台,在众人僵硬的视线下,敏捷地叼起那块金子,转身撒腿就跑。


徐景熙:“……”


徐景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王疯了。


黄少天猛得扔掉身上的佩剑和铠甲,跟着白猫冲了出去,喻文州还算冷静,剥去朝服走到王杰希面前,“是你抱来的那只猫?”


“嗯,袁柏清家的。”王杰希立刻拿出手机,边给袁柏清打电话边追出去,首先提及你家猫闯祸了快来铲屎,再委婉地提醒做好把屁股都赔出去的准备。


茫茫人海,何处去寻觅一只五月大的小奶猫?


出了这事没人演舞台剧了,蓝雨众人全跑了出来,大部分演出服都没脱,一眼看过去就像穿越过来的。


“我们班去后竹林看,喻文州你去校门口守着,那儿没围栏,千万别让那只猫出校门。”王杰希强势简短地做下部署。


喻文州点头,让卢瀚文安抚徐景熙之后招呼其他几个年轻力壮的同学前往学校正门,中途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黄少天,无人接听。


还在追么?喻文州想着,难道黄少天已经练就了与猫科动物一般的奔跑速度???


全校最空旷平坦的地方莫过于正门,中间是碧绿的草地,两边有车道和步行道,喻文州越往外走人群越稀少,他赶得急,一开始还没注意,等到意识到的时候身边早已空无一人,而他为了视野宽阔正站在草坪的正中间。


喻文州若有所察地抬头,刹那间千万个形态各异的气球从四周飘起,熙熙攘攘映衬在他漆黑的瞳孔里。


晴空一洗的蓝天与雪白的现代教学楼交相辉映,再接壤的则是碧绿的草地。


白色的孔明灯冉冉升起,一盏又一盏,在微风中摇曳,灯上有诗词,有画作,也有那句:


缘由游园会,游园亦有缘。


一只比卡丘气球破过烈日阳光,一摇一摆地向喻文州飘来,黄少天正在某处不知名的角落里指挥柔道部部长操控航拍无人机:“嘿嘿嘿,往左,诶,往右,对对对,往下……”


“闭嘴吧你,让我装娘炮送你第一名的事没完我跟你说!”


喻文州愣愣地昂首站立,好一会才笑着解开系在无人机顶端的气球和长木针。


黄少天对着无人机的拍摄画面嘿嘿傻笑,“班长耳朵红了哈哈哈哈哈他也有今天哈哈哈哈,诶诶诶他把气球戳破了戳破了!!”


张佳乐被他拍得背疼,气呼呼地推孙哲平出来再遭蹂躏。


“他看到里面的信封了唔……”


黄少天临到告白画面终于止住嘴,咬着下唇双颊红透,眼眸一眨不眨地盯住直播画面,柔道部长好心地替他放大画面,只见喻文州沉稳地拆开两指节大的信封,取出一张折叠的纸片,打开后上面写着:


特等奖:恭喜你获得凭此券和校草周泽楷共进晚餐的机会,仅此一天,过期作废。


喻文州:“……”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翔你给老子出来!!!老子的戒指呢!!!!”


孙翔接到黄少天电话的时候也是懵的,他正坐在百花的烧烤摊位上和周泽楷与江波涛撸串庆祝,黄少天劈头盖脸一顿骂他才如梦初醒:“呃,我放错了?你给我俩信封我一个装了对戒指另一个没处用就拿来装特等奖了。”


“我是想让你一枚戒指放一个信封的,你还敢私吞一个?!这不是重点你最后竟然给错了气球我真的想杀了你那个放了戒指的气球呢?!!!”


“……”孙翔喝口可乐壮壮胆才继续说下去:“要么在天上,要么在哪个班长的小迷妹手里。”


“……”

 


黄少天一脸萎靡地走到喻文州旁边,强颜欢笑道:“班长,surprise……”


“嗯。”喻文州仔细地把纸张塞回信封里,“是挺惊喜的,没想到少天为了让我和周泽楷吃顿晚饭搞出这么大阵仗。”


“我——不是上午听你想要嘛……”黄少天只能叹气,“猫找到了,金子还给徐景熙了……”


“嗯,那挺好的,走吧?舞台剧也砸了,我们再逛逛还是……?”


“逛逛吧,刚我看见邱非在卖增高鞋垫,你说我们要不要为卢瀚文买个三五十双……”


孙翔没敢告诉周泽楷喻文州抽中特等奖这件事情,事实上他早已畏罪潜逃,所以周泽楷独自羞涩地等在食堂三楼,最后看见喻文州凭票赴宴时,先是呆住了,紧接着噗嗤一声捂住肚子笑个不停,全无一点男神形象可言。


“笑什么?”喻文州也忍不住扬起唇角,周泽楷知道黄少天的计划,再联想孙翔曾嘀咕过怎么给了两个信封,联系起来便全部明白过来,笑够之后起身给喻文州倒了杯椰汁。


“恭喜。”

“何喜之有?”

“游园之喜。”


黄少天贴在餐厅门口压着脸往里看,非常不放心自家班长和周泽楷单独相处,江波涛大声叹着气把他往楼下拽,“哎哟我的黄少爷,我们班长直得跟通天大道宽又阔似的不会和喻班怎么滴的。”


“谁知道啊!!万一两个人莫名其妙就看对眼了是不是,我现在怀疑你们轮回有阴谋,怎么就恰好孙翔给我的气球就是特等奖?孙翔有那么蠢么放个信封都能放错?”


“他有。”江波涛果断将孙翔卖掉。

 


黄少天食不下咽地数着米粒,好不容易等天都黑了喻文州才从楼上下来,周泽楷早从后门离开,黄少天兴致缺缺地问喻文州回宿舍吗?


“不是还有夜市?”喻文州从口袋里取出纸巾递给黄少天。


“啊……班长你都逛了一天了还不累吗?我不想去看了,要不回宿舍睡觉吧……”


喻文州温柔地喊了黄少天的名字,语气却是不容置喙地坚定:“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每个摊位顶上都吊了盏灯泡,不少摊位已经收摊回家,也增添了一些夜间才会出没的摊位,而有些摊位则更加红火。


喻文州给黄少天买了苹果糖,黄少天抽着嘴角收下,转身就给喻文州买了串草莓糖葫芦。


两个娘炮吃着糖并肩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越过万家灯火,走到光影阑珊的地方,黄少天把签子扔进垃圾桶,让喻文州小心一点,“到护校河边了,没栏杆没灯你小心点看地,别掉下去了。”


“少天!”喻文州突然喊住黄少天,却又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相互对视,黄少天被看得发毛,搓着肩膀问:“怎么了啊?你突然喊我又不说话了,吓死了,这黑灯瞎火的……哇……”


喻文州摇摇头,睫毛轻闪,兀自笑道:“你可以回头了。”


“哈?”黄少天转过身,刹那间河水尽头涌入无数只烛光明灭的小船,像铺下人间的银河,洋洋洒洒汇入江海,又朝着他们逐流而来。


黄少天眼里透着星辰,和周围赞叹美景的人群一起沉浸在河灯月色里,直到喻文州提醒他看脚下。


一只小小的河灯卡在岸边,无措地打着转。


“有缘人给你许的愿。”


黄少天才不想帮谁达成心愿,可是看喻文州微笑的样子,他又有种非捡不可的预感。


拆开纸船的底座里面有个小信封,黄少天刚拿起来测了重量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他羞耻地咬牙瞪向喻文州:“你都知道了?”


喻文州就站在他身旁,颔首示意他打开,热烫的温度从脸颊漫布到后颈,黄少天小心地倒出里面的两枚戒指,以及一张纸条。


希望我喜欢的人可以亲手为我戴上戒指——喻文州


——fin——

(无力瘫倒,只想睡觉(~﹃~)~zZ)

评论 ( 19 )
热度 ( 61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