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21)

(二十话)


第二十一章


松树枝干非常粗壮,喻文州快速地爬过也只引起了些许枝头的颤动,黄少天抬手挡了挡落在头顶的积雪,掏出手机用手电功能照亮脚下的土地,他突然想起了路边曾经疑似熊的身影,不由得担心起难道有野兽出没叼走了布条。


在松树边缘晃了一圈毫无所得,黄少天渐渐收拢搜索圈到了树根处,密密麻麻的根植缠绕在一起,他不肯放过一丝缝隙,佝偻着腰仔细地寻觅,落雪打在他裸露在外的颈项里,激起他一阵冷颤。


“嘶……”黄少天怕冷地缩起脖子,慌张抹去颈后化成冰水的雪花,待他刚刚抹过这丝液体,粘稠阴森的触感让他瞬间瞳孔微缩。


手机光照亮他的左手指尖,黑色的粘液在两指中拉出缠丝,缓缓地往下流淌,黄少天猛地抬头,只看见正对着他站立的上方,一只面无表情头颅悬空挂起,它的眼球睁得极大,几乎要脱离眼眶,鲜血从眼角,鼻孔,嘴角和耳朵里渗出来,淅淅沥沥地往下滴落。


头颅从喉咙处横刀截断,还可以看到突出的半截气管食道和血肉,也不知道已经就这么看了多久。


没有了灵气的护持,黄少天就如同普通人一般,连敏锐度都下降了不少,他倒吸一口凉气,立刻催动起自身体内的灵力想要诛杀这只鬼怪。


头颅似乎早有防备,朝黄少天飞快地狞笑一下,像老鼠一样往树顶上蹿去。


黄少天大惊,慌忙退后几步扯开嗓子朝树上嘶吼:“喻文州!有鬼!你快下来!!”


这是什么鬼?黄少天说不上来,可以四分五裂自己身体的鬼怪实在太多,他又喊了喻文州两声,但除了自己的声音完全没有听到其他的一点动静,头颅穿过松针的响声也渐渐消失不见,黄少天愤恨地捶上树干,低头咬破自己的拇指,将血珠抹在两手掌心,蓝色的灵力在手掌和树皮之间形成一个毫厘粗细的薄膜,黄少天的双手就像磁石一样牢牢吸附住树干,他深吸一口气,艰难地一步一步向上方蹭去。


松树内部黑得看不清方向,喻文州咬着小型手电环单脚踏在一枝杈间,他仰头往四周看了看,想着如果布条真的掉进某处松针里被埋住,他仅凭自己一人根本找不出来,之前他只需要一直往上爬,寻到位置将布条系出去便可,可现在就要在郁郁葱葱繁密的树枝中寻找掌心大的百绘绢,难度就犹如大海捞针。


他正紧缩眉头思索应对办法,底下突然传出一阵骚动,喻文州奇怪地撇开枝桠探头下去看,手电筒的光透过障碍,勉强渗下几缕微弱的光线,他眯着眼,顺着声音来源测过身体,找到一个以诡异姿势四肢皆抱在树枝上,缓缓往上攀爬的男子。


那人穿着学校的冬日制服,在树杆上磨蹭得全是褶皱和脏污皮屑,他爬行的动作毫无章法,先双手同时向上再搂紧双腿跟上,又突然换成单手单脚向上,遇到了遮挡的树枝就野蛮的顶撞,像是不清楚方向乱蹭的蚊蝇。


是之前那个学生?喻文州蹲下来,把面前遮挡视线的松针尽数拨到边上,聚拢的手电灯光直直照耀,打在被学生粗鲁顶撞的枝桠上,他奇怪地歪头看男子动作,等真正看清时猛地站了起来,动作幅度大到差点从枝头摔下去。


正在缓缓爬上来的男人没有头,那仅仅是一具鲜血淋漓穿着校服的躯干。


喻文州把手电灯光强度调到最弱,屏住呼吸恢复松针枝叶原本的位置,让它们可以很好地遮挡住自己。


无头鬼怪没有眼睛耳朵,无论有何种本事总归是目不识、声不闻,特别新成的无头鬼更是路都走不好,喻文州刚刚只瞬间的一瞥,也足以看清那脖颈上翻飞的血肉和碎骨管道,他无声地转移位置,单膝跪下,躲在主枝干行进路上绝对接触不到的地方。


喻文州现在处在约摸六七米高的地方,退无可退,再往后枝桠过于纤细撑在不住他的重量,他顾不上这鬼爬树的目的,只希望它能径自进行他的爬行运动,一直上前不要停留。


树皮上满是黑色拖拽的血迹,无头鬼狠狠冲撞了他正上方的分枝几番,终于学聪明侧身从旁边绕了过去,喻文州这时突然听见树底下黄少天的暴呵,他当然知道有鬼,可下去的必经途径就被这只鬼占着,难道他要直接跳下去么?


“少……”喻文州刚开口的声音有点哑,他连忙清了清嗓子想大声回应黄少天,可令他惊讶万分的是无头鬼竟然听到了似的,断裂的脖颈和上身向右扭转微微上仰,似乎是在确认喻文州的方位。


不应该啊,喻文州双手扶住树枝,背对着往后两步,直到树桠有些摇晃才不得已停下来,他屏住呼吸,却发现无头男鬼加快了爬行速度并在他同水平线停住,明显是冲着他而来,为什么它能听到?喻文州关掉手电全身一动不动,让四周沉浸在黑暗中。


他想起黄少天刚才喊他注意有鬼的时候,无头男鬼已经爬了足有五米高度……喻文州绷紧了后背,如果躯干在这里,那他的脑袋呢?


树枝的晃动幅度愈渐强烈,喻文州抬眸,只看见那具无头的躯体已经左摆右晃地踏上他所在的分枝根处。


清冷的月色透过摇晃的缝隙处渗下,喻文州缓慢地回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他对上了一双凸出的眼球,黑色的粘液从眼角流出淌了满脸,耳蜗嘴角鼻孔便是黑血,一顶头颅就这么悬在喻文州背后,面无表情地瞪视着他。


脚下摇晃幅度越来越大,喻文州不得不把重心压得更低,鬼的头颅没有做出攻击的意思,但躯干四肢贴着树枝躬身一直在快速靠近,既然位置已经暴露喻文州便不再小心地打开了衔在齿间的手电,树枝上压着两个成年人的重量,有些不堪承载地发出断裂的声音。


光亮打在那个流血的头颅脸上,喻文州快速瞥了一眼直接跃向之前就看好的右方枝头,无头男向前做出抓拦的姿势,在仅离喻文州的衣摆一手的长度时被喻文州恰好躲过。


落脚的树枝比刚才的还要细,喻文州艰难地稳住身形,半蹲着紧盯无头男下一步举动。


是之前那个学生,喻文州心底暗惊,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分析资料真的不是孙翔擅长的事情,他刚看了几个失踪者的信息就头大如斗,周泽楷还在电脑前浏览文件,他已经烦躁地从阳台溜到卫生间溜到床头溜到床脚。


天空已不像半夜那么昏沉,即临破晓,风雪也有些收势,孙翔将窗帘都拉开,靠着落地窗在上面呵气画画。


周泽楷结合着警方的记录,试图用天师的思维考虑问题,他双目描绘着孙翔睡衣包裹下舒展有力的身体,突然想到了温泉里他握紧这抹柔韧腰腹的触感。


周泽楷眼眸微抬,突然道:“不是深山树林,是温泉。”


“哈?”孙翔不解,回头望向表情一本正经的周泽楷,他自然不会指望这个人会一字一句解释给他听,疑问词过后就自力更生地开始思索。


他重新念了一遍周泽楷的话,低声道:“……你是觉得鬼市界限不稳定的缘由并不在深山而是温泉?有道理,这里其实最多的就是泉水……可是它们相隔这么远,真是温泉的原因那就只能是天师作法布阵驱泉水自然之气……”孙翔站起来,瞬间换上自己的法袍,走到门口了又觉得影响会不会不太好,周泽楷跟在他的身后推了他一把,“没人看见。”


“也对。”孙翔不再顾忌,大步穿过回廊走到平坦开阔的后院,这里开拓出来给旅客堆雪人打雪仗,头顶无任何遮碍,周泽楷靠着木柱站在廊下,不打扰孙翔用灵武在雪地里划出一套繁复冗杂的法阵。


幽蓝色的灵气留在一叶之秋画过的位置上,缓缓照亮了孙翔所在的区域,整个旅店还在黑暗中沉睡,只见他手指翻飞,将竖长的符咒叠成一个小角,嘴唇无声地念出口诀,法阵跟着催动,一道强光直冲天际,像是雷电一样破开黑云,旭日随之洒出第一缕浅亮的光芒,孙翔站在白雪的中央,挑起嘴角对不远处的周泽楷笑。


“成了。”他说,厚重的积雪从孙翔鞋底逐渐开始塌陷融化,片刻之后竟然勾画出一幅纯白色的栽云山俯视地图来。


周泽楷很想说你阵法画太大了,近百平方米的大地图这要他们怎么看,可是瞧孙翔那眉开眼笑的嘚瑟样他又不忍心打击他的热情,周泽楷一道腾空咒打在孙翔脚下,自己也凌空起,揽住他的背,一同落在了小楼顶部,孙翔踏在木梁顶,兴致冲冲地往下望。


朝阳又上攀了些,陆陆续续也有行人旅客起床开灯,准备新一日的旅程,简易地图将每一处温泉的大小以及经纬度都标注出来,孙翔只看一眼就可以肯定,这栽云山上的温泉构成了一副天然的大型阵法,连接着冥界的鬼市与现世。


——tbc


(不烦了开打开打,赶紧打完赶紧走了……瘫倒)

评论 ( 15 )
热度 ( 40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