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22)

(二十一话)


第二十二章

男鬼拦截喻文州不成,也没有急着进行下一步攻击,它动作迟缓地双手脱离树枝站直身体,正面朝向喻文州的方向,那只流血不止的头颅也在空中转过面向,布满血丝的眼球直勾勾地盯住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目前所在的树枝实在太过细嫩,仅是站立片刻根部就已经出现断裂的痕迹,他一边注视着这边无头鬼的举动,边用眼角余光寻找下一处落脚点。


男鬼的躯体迟钝地举起了手,与此同时它的脑袋也漂浮着移到它的胸前,喻文州这种情况下还有暇心想着这学生会不会突然扔铅球一样把他的头扔过来砸他。


男鬼终于摸索到了自己的头颅,他粗鲁地捏着耳朵将它掰正,然后异常直接地安到自己的脖颈上,断裂处喷洒出血浆与碎肉,它又扭了几扭,像是终于找对了位置一样,凸出的眼球突然在眼眶中疯狂转了一圈,它咧开嘴唇,呲出满是鲜血的牙齿,像是精神失常的暴躁症患者,喉咙里发出嘻嘻嘻的笑声。


喻文州立刻轻跳,握住头顶主树干的一处突起的枝瘤快速往上部攀爬,可是没等他离开半米,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擒住他的脚踝把他狠狠地往下方拖拽,喻文州吃痛地低呼,他双手死命扣住那处枝瘤,冒着冷汗看自己脚底,果然男鬼已经站在自己刚才的地方,单手用足以捏碎他脚踝的力量不让他逃离。


喻文州忍着剧痛用还自由的左腿猛地踢向男鬼面部,后者硬生生受了这一踹,身体向后倾倒,终于松开了对喻文州的桎梏,喻文州右脚踝像断了那般地疼痛,他手臂脱力,最终手指不甘地松开着力点向下坠去。


喻文州感觉自己后背狠狠砸断了两根树枝,碎裂的木刺撕碎外衣刺进了他的皮肉,纷乱的松针扎在脸上,未见血却依旧很疼,他试图反身握住某处分枝,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在半空中停下。


喻文州喘息着抬头,黄少天左手手肘勾着枝桠,右手堪堪抓住了他。


“你好重啊——”黄少天手臂上青筋毕露,咬着牙想把喻文州拉上来“赶紧给老子去减肥……”


喻文州左右张望,想给自己找一个承力点,“少天,你把我往……你背后!”他突然大吼道。


黄少天迅速转头,只见那男鬼已然漂浮在黄少天的身后,一双青紫色的手张开,恶狠狠地掐住黄少天的脖子。


“唔!”黄少天窒息,左手立刻反手陷进男鬼皮肉里用力向外掰,他的身体剧烈挣扎,却怎么也没有松开攥着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回手从腰间取出藏刀,用牙齿咬开刀鞘,他单手握着划伤自己掌心,鲜红的血液瞬间从伤口中溢出,流淌进刀刃上的凹槽里,长时间的缺氧令黄少天已经使不上力气,喻文州直接反抓上他的手腕,借力将藏刀狠狠扎进男鬼的小腿腹里。


刀尖刺进了皮肉里,手下切实的触感甚至让喻文州怀疑自己是不是扎到了人类,男鬼吃痛低吼一声终于松开了手。


“呵——……”黄少天脖子上压力骤然减小,他哑着嗓子猛地深呼吸一口气,身体直直向下坠去。


喻文州来不及再去够攀树枝,情急之下他把黄少天搂进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做缓冲,所幸积雪足够绵软深厚,即使如此落地的瞬间喻文州还是觉得半边身体都失去了知觉。


黄少天脑子晕晕沉沉,如入云端,他恍惚地大口喘着气,不知自己身处何方,他好像听见喻文州的声音,呜呜咽咽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努力侧耳去分辨,突然似梦初醒般咬上自己的虎口。


血液的铁腥味让他镇定许多,他飞快地解开大衣领口,脖颈上两只漆黑的手掌印,五指清晰,黑气翻滚,他把齿痕上丝丝缕缕的鲜血抹上去,那里缓缓重现肉色,窒息的余韵也终于彻底消除。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喻文州,他慌忙回头看背后,喻文州捂着胳膊仰倒在他身边,彻骨寒冷的雪地里他整个额头都是冷汗。


“没事吧喻文州,你摔到哪里了?!胳膊断了吗,你小心点活动一下试试……”黄少天翻身正朝喻文州的方向,没想到挨碰着身下人的小腿,引起他一声痛哼,黄少天吓得姿势一顿,见喻文州骤然弓起身子又缓缓喘息着躺回地上。


黄少天迅速查看四周和头顶,并没有发现那只男鬼的踪迹,他待喻文州那一阵的剧痛缓过去,蹲下用自己最轻的力道脱掉他的鞋袜,撩开裤脚,“天哪,怎么肿成这样?”


喻文州咬牙试着将左臂向前挪动,刚一小下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感,“不行,真的断了……”


黄少天看到落在喻文州手边的藏刀,他取过来要划破自己的手臂,被喻文州拦了下来。


“你干嘛,你这脚踝明显被鬼捏的,不处理一下阴气入体怎么办?”


喻文州努力想坐起来,他伸出还流血不止的右手,“我自己来……”


“就你那点微薄的灵气,留着治脚气吧。”黄少天嫌弃地把喻文州扶回地面,直接在自己手臂上划出一道一寸长的伤口,血液顺着肌肤流入掌心,蓝色的灵火蒸腾发散,被黄少天按进喻文州青紫肿大的脚踝里。


“别耗太多,那学生鬼还在!”喻文州急忙劝阻,黄少天没好气地拿雪敷上他的小腿,“还用你提醒吗?我自有分寸。”


鲜血顺着指缝低落在纯白的雪地上,黄少天把身上两件外套一件折叠垫在喻文州背后,一件盖在他身上,男鬼悄然无声地从树上飘落,站在他们二人不远处,黄少天掌心的灵气突然幻化成形,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被他握在手里。


“百绘绢是不是在你手里?!”黄少天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就像蓄势待发的利刃,隐藏着暴烈浓重的杀意,“我奉劝你赶紧交出来,生魂初化成鬼就如此厉害,你手上的冤孽怕是不止一两个吧?”


学生鬼似乎因为头颅和身体连接而神经、血液循环畅通,七窍不再流血,面部表情也更像一位鲜活的人类,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黄少天冷笑,时间剩余已不多,他也不再废话箭步上前,剑尖直指学生鬼的喉咙。


喻文州手肘撑地注视着黄少天的动作,就在他逼近鬼的瞬间,他看见学生面前露出惊慌地神色,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他略感不妙地蹙眉,果然看见黄少天的剑直直穿过学生的脖子,就像穿透了空气。


黄少天感觉手下一轻,他一击不成之后反应迅速,即刻后跳退回喻文州身边,“怎么可能!冰雨为什么……”他不可置信地大声喊道:“你特么的都这样了还跟我说你是个人类?!”


 

早起的游客有一些发现了后院雪地的盛景,纷纷呼唤自己的亲人朋友过去观赏,有几个顽皮的孩子踢坏了地图的边角,被家长大声地喝止。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坐在食堂里吃早餐,喻文州的魂灯被孙翔收在乾坤囊里,没事拿出来看一眼,周泽楷打着哈欠味同嚼蜡地啃面包,困得想去投胎。


孙翔叼着吸管眼睛一眨不眨地看手机里刚拍下的地图,横看竖看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还是——说不准……”


周泽楷掰开面包碎塞进孙翔嘴里,就看他机器人一样干巴巴地嚼着,周泽楷坏心眼地想这时候扔块石子进去估计孙翔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咀嚼,然后捂着牙猛地跳起来。


“哎,为什么喻文州不在这里,他不是最喜欢这些费脑子的东西吗……”孙翔将空牛奶盒吸得哗哗作响,把手机黑屏,“诶,我的楷,我们要不要换个思路……所谓阵法,总要有一个阵眼。”


“通常阵眼都是施法人,但你看,温泉这阵,阵眼不可能是人,只会是是建筑或者植物之流……”


周泽楷点头,他眼神示意食堂大厅忙里忙外的服务员小妹,凑近孙翔耳边道:“问问去。”


孙翔把剩下的面包都塞进嘴里,对周泽楷颐气指使的行为不满道:“你咋不去呢!”


周泽楷瞪大眼睛蒲扇睫毛与其对视,孙翔恶心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抛下他心爱的鸡蛋前往大厅。


前台小妹正好从房间里将老婆婆推出木屋晒太阳,她乖巧地与孙翔打了声招呼,孙翔回之以微笑,垂眸看了眼老人,见她依旧是对外界毫无反应的样子。


“听说这木屋的真正老板是这位婆婆?”孙翔不那么熟练地开始搭话,幸好他容貌勉强算是上乘,前台小妹饱了眼福也乐于和他聊天。


“是的啊,这几年身体不便了才找了服务员,听说之前都是她一个人在打理,很厉害的。”


“是嘛。”孙翔接不上话了,急得连捅周泽楷好几下,回头一看他的红痕也慌得嘴唇抿成直线,照样憋不出半个字。


“嗯……一个女人管理这么个旅店不容易啊……哈哈。”孙翔僵硬地笑笑,又是叉腰又是甩腿得靠在木屋墙壁上凹造型,“肯定,呃,肯定被周围店家排挤,欺负得很惨哦。”


“啊?”前台小妹拌好了特制的营养粥,搬来凳子坐在老人旁边准备一勺一勺喂食,“你怎么这么说?”


孙翔理所当然地道:“随便猜的啊,木屋地理位置这么差,太过深入,还紧贴着危险区,这不是被其他竞争对手打压的吗?”


前台小妹咯咯咯得笑起来,“没有啦,这是老婆婆特意挑的,我听说木屋原本不是这个地方,她年轻时候从上位老板那里接手之后,还改过一次地址呢。”


孙翔表情渐渐从漫不经心变得严肃,他和周泽楷对视一眼,皆看见对方眼里笃定的眸色。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406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