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混(短,完)

师生,年龄差10岁


1.周泽楷当上班主任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市派出所领人,这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

接待的警察小姐姐也不例外地对他的颜红了脸,其他人最多喝点矿泉水,到他这里也换成了大红袍。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朝她腼腆地笑了笑,慢声细语问道:“还有多久?”

醇厚的低音炮打得年轻女警心脏砰砰直跳,“快了快了……我去里面帮你看看!”


2.第一次和他的新班主任见面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孙翔从未想到的。

他满脸桀骜不驯,故作潇洒地从拘留室走出来,没有看见学校里满脸横肉的教导主任,而是见到一个打扮得好似明星模特的年轻男子,那双泛着春光的桃花眼盈盈水亮,怔愣地望着他,等对上视线时又羞涩地垂下眸去。

娘嘞,是谁又是从哪里找到一个这么好看的人?

孙翔离近了才发现周泽楷低头其实是拿手机里他的学生证照片和本人比对。

关键是貌似再三比对这人也没敢上前和他说话。

难道他的眼神不好使?孙翔有些惋惜地甩了甩额前留海,在派出所的窗玻璃上,他看见了自己目前的尊容。

左眼肿的眯成一条细缝,连带左边脸颊都青紫一片,右边唇角裂开,上嘴唇翻在那里像根章鱼肠,鼻孔里还塞着两坨止血的棉花。

总之像死蠢的猪头。


3.高二开学的第一周,全班女生都恋爱了。

翌周这全校闻名的差生班出勤率高到可怖,连校长都不禁在早读课的时候走到后门往里多瞅了几眼。

周泽楷对着最后一排靠垃圾桶的空位问那是谁没有来上课,周围的男生梗着脖子不愿出卖好友,可女生们为了讨好新来的帅哥班主任立刻争先恐后地回答。

“孙翔!”“老师,那是孙翔。”“是孙翔没来。”

周泽楷蹙眉,“他去哪里了?”

“谁知道呢。”“在打架吧。”“老师,孙翔上学期就没来上过几天课。”“经常看见他和隔壁学校的人打架。”


4.周泽楷走到教室外给孙翔的父亲打电话,如上次孙翔进派出所的时候一样,是他的秘书接的电话,说董事长正在开会。

“请他空时务必给我回电。”周泽楷的声音铿锵有力,含着隐隐的怒气。

“好的。”秘书还是之前的回答。

周泽楷知道自己基本是等不到孙翔父亲的回电了。

像孙翔这样典型的学生,基本都有一对根本不管教他的父母和空虚寂寞的童年,敢这么肆意妄为不上课还不被退学的,估摸着家里还很有钱。

周泽楷去找了上学期11班的前班主任。

“周围那几家酒吧,还有学校边上暗巷,有时候还有市中那家酒吧,找大学生带他们进去的。”

老班主任叹口气:“保证他安全就行了,别说我为师不表……孙翔那家伙简直无可救药,说啥也不听。”

周泽楷点头应了,心里想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管这些麻烦事。


5.孙翔被周泽楷找到的时候正在网吧打游戏,他讨厌烟味,特意开了头等靠最里的包厢,没想到就算如此还是班主任发现行踪。

他抬头看了眼跟在周泽楷身后的收银小妹妹,红着脸还不停地偷瞧周泽楷的脸。

“呵呵,老师,我觉得你的座右铭一定是:能用脸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是吧?”孙翔冷笑着道,他目光又放回电脑屏幕,岿然不动地继续打游戏。

周泽楷被忽视了也不恼,安安静静地在孙翔背后看着他玩游戏,不过一会,先不舒服的倒是孙翔,他怒气冲天地摘下耳机,朝周泽楷吼道:“你烦不烦啊,还不快滚!”

“打得这么烂。”

“哈?”孙翔瞪大了眼睛。

周泽楷轻声地又重复一遍:“你打得烂。”

“你懂什么啊?!在这儿指手画脚!”孙翔猛地站起来逼近周泽楷,后者不慌不忙地掏出身份证,转头跟收银小妹说:“开台机子。”

“啊,哦,贵宾区一小时150。”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可以只开十分钟吗?”

收银小妹破先例收了25元跑去前台给周泽楷开机,孙翔笑得惊天动地,声音里满是嘲讽,“老师你留着钱晚上吃点好的不行吗,你这是要来游戏里和我PK?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叶之秋。”


6.周泽楷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他见孙翔果然急得跳脚暗自好笑。

其实他当然知道一叶之秋,没有玩荣耀的不知道这个账号,只不过他并不是通过游戏认识的。

一叶之秋的原主人前几天还找他借过钱买烟,至今未还。

周泽楷花了整整5分钟寻找电脑里荣耀游戏图标的位置,1分钟读条打开游戏界面,1分钟加上孙翔的好友进入修正竞技场。

30s后周泽楷看着屏幕上的荣耀二字再一次跟孙翔说:“打得太烂了,回去上课吧。”


7.孙翔什么时候被人30s秒杀过?他难以置信地瞪着周泽楷,过了会不服气地点击周泽楷破破烂烂的神枪手号。

“再来。”

周泽楷还没说话,他电脑上的系统就自动提醒:时间已到,请续费。

“我给你钱,你再跟我打一场。”

周泽楷关机站起来,“多少次都一样。”

孙翔咬碎了一口牙,甩开周泽楷气呼呼地往外走,等周泽楷追出去时已不见了人影。

直到放学周泽楷也没在学校看见他。


8.周泽楷终于在期中考试家长会过后一周见到了孙翔比国家主席还忙的父亲。

孙翔父亲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孙翔来上课了吗?”

周泽楷摇头。

男人深深地叹了口气,过了会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今天是他生日,本来想见他一面,亲手将礼物给他。”

“可是来不及了,我马上就要赶去机场了,老师,麻烦你交给他。”

周泽楷张了张嘴,最终无言地接过盒子。

他想说多陪陪他,可是哪个父母不想陪在自己孩子身边呢?无非都是身不由己。

放学之后周泽楷去了一趟孙翔的家,独栋三层别墅,冷冷清清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他站在围栏外按了几下门铃,将礼物换了只手后认命踏上了寻觅之路。


9.孙翔和一群狐朋狗友开了三箱啤酒准备不醉不归,底下全是嚎我翔哥生辰快乐君临天下的,周泽楷站在孙翔身后把啤酒杯抢走,像拎小鸡一样拽着孙翔的衣领把他从座位上拎起来。

“周泽楷你他妈的阴魂不散啊!!”

孙翔气得连老师都不叫了。

“翔哥,谁啊?!”“你他妈的谁啊!”“小白脸你谁啊!”

周泽楷扫视了桌上一圈,慢条斯理地问:“谁成年了?”

底下皆是一默,立刻又全在大吼:“关你屁事啊?!”“你他妈的谁啊!”“雾草有病吧你……”

孙翔双手擒住周泽楷的肩膀,耐住脾气一字一句道:“今儿我生日,不想跟你烦,你不过就是个学校老师别管那么多行不行,识相快滚。”


10.周泽楷巡视一圈,眼尖触到有一位男生搭在椅背上的校服。

“你是兴欣哪个班的?”

那男生既然还穿校服,很可能是放学后刚赶过来的,学业上也就不如孙翔这么肆无忌惮,周泽楷直接拿他开刀。

男生不说话,周泽楷缓缓吐出一串名字。

“魏琛。”

“方锐。”

“苏沐橙。”

周泽楷见男生心虚地握紧了酒杯,“哦,苏沐橙班上的。”

“别呀老师!”男生见周泽楷掏出手机彻底慌了,“别告诉我们班主任,我就是出来帮我哥儿们庆祝生日……我不喝酒还不行嘛。”

周泽楷又看向桌子上唯一一名女生,浓妆艳抹吊带高跟,头发却是柔顺的黑色,不烫不染只达耳后。

“……烟雨女校十点门禁。”

女生顿时煞白了一张脸,拎起提包哒哒哒哒地快步离开。

孙翔脸色深沉得像碳,手臂青筋毕露,怒气四溢,周泽楷干扰完他的聚会也没强制拉着他走,毕竟问题学生周泽楷自己也懒得惹麻烦。

他把孙翔父亲的礼物放在孙翔面前。

“生日快乐。”

周泽楷想了想要不要加上一句——来自你爸爸的祝福,仔细揣摩这样说会产生歧义,遂罢。


11.周泽楷刚坐上驾驶位,孙翔眼疾手快地钻进了副驾驶座,还拉上了安全带。

“走的还挺快啊周老师。”孙翔大爷一样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地得瑟手腕上的新表,“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周泽楷很想把孙翔赶下去。

“你爸来学校,你不在。”

孙翔收起嘴角的笑意,面无表情地说:“所以这是他给我的礼物?”

周泽楷暗自想废话啊,镶钻铂金发条德国造,卖了他也买不起啊。

孙翔见周泽楷不说话,摘了腕表直接往后座一扔,“我要下车。”

周泽楷码速稳稳当当地提到了八十,他伸手指指孙翔的座椅下方,后者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从屁股底下摸出一只鞋盒。

“鞋码对么?”周泽楷问道。

男孩打开鞋盒,里面一双黑底金纹的篮球运动鞋,潮牌上面还有不知道是真是假的NBA球星签名。

孙翔很好地被安抚了,虽然他还板着脸故作很酷不在乎的样子,可周泽楷明显地感觉到这边这个人全身的毛都被捋顺了。


12.可惜了周泽楷花了大价钱从国外求爷爷告奶奶,托关系给自己搞到的签名运动鞋,他想得很美,假装是送孙翔的礼物,然后发现鞋子大小不合适,他就趁机说那我下次给你再买一个。

千算万算没料到二人鞋码一致。

算了,周泽楷叹口气,这家伙喜欢就好。


13.期末考试的时候孙翔很给面子得来了,虽然除了名字他什么都没写。

周泽楷暗叹放了假这孩子还不无法无天,收最后一门试卷时还是没忍住低声和孙翔说了句:“别太疯。”

孙翔愣了一下,耳朵殷红。

“要你管啊!”他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冲出教室。


14.不知道是周泽楷嘴巴太灵还是太坏,他批完卷子彻底放假的第二天夜,有个女生哭着给他打电话。

当时他还在团里下本,叶修咋咋呼呼地在麦里调笑我们的神枪手怎么划水不动了。

一枪穿云:学生出事。

“周,周泽楷么,孙翔出事了,他被好几个男的堵住了,他们都拿着刀呢还有刺青……他会不会死啊,你快来救他救他啊。”

“在哪?快报警。”

“XXXXX街XX那条小胡同里,我不敢报警,他们说敢报警就弄死孙翔……你快来啊。”

不报警才真的要死,周泽楷简单穿了件外套进车库取车,“怎么打给我了?”

女生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知道有人回来了情绪终于稍微稳定些,她抽抽噎噎地回道,“你是,他手机里,快速拨号,的首位……你们难道,关系不好么……”

周泽楷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过了会轻声让女生小心自己的安危。


15.英雄救美把自己搭进去,孙翔毫不意外,甚至觉得自己帅得不可方物,只是代价稍微有点高。

他从小到大打架还没有输过,只不过这要建立在赤手空拳双方1V1的情况下。

孙翔突然很想见周泽楷一面,他有些后悔上学期没好好去上课,明明每天都有物理课,只要他去了,周泽楷就会准时踏着上课铃出现在他面前,即使下课了还不肯走要拖上两分钟的堂。

周泽楷不是他的班主任吗,他这么坏,逃了这么多课,为什么还不来找他,把他抓回去?

一拳打在了孙翔的腹部,他感觉五脏六腑都拧到了一块。

“住手。”周泽楷温文尔雅的声音就在这时强势插入,孙翔跪在地上,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下一秒他触碰到了周泽楷的身体,温热柔韧,带着令人无比愉悦的味道。

泪水在这一瞬间涌上眼眶,全身上下断骨扒筋似得疼,刚才的每一道殴打好像都在身上重现了一遍,孙翔脑袋埋在周泽楷怀里,哑着嗓子说:老师,你快走,他们有刀你会受伤的。


16.周泽楷想这次孙翔肯定被打惨了,瞧这中二到毁天灭地的男孩都哭成什么样了。

他摸上孙翔的眼睫,那里被血块黏成结,又被滚烫的泪水冲散,“没事了。”周泽楷低声安抚道,“老师在呢。”

“看你下次还敢吗?”

孙翔说不出话来,就在那里可劲儿的哭。

旁边几个袒胸露乳秀纹身的社会人士看刚刚还嚣张得不可一世,怎么打都不服输的学生如今哭得像刚出生的雏鸟,都幸灾乐祸地大笑。

周泽楷冷静得扫视一圈,记住在场所有人的面貌,“打架斗殴,蓄意伤人。警察马上就到。”

“你他娘的敢报警!!!”一个黄头发的小瘪三拽着砸碎了半边的酒瓶就冲了上来。

不远处偷偷朝里看的女生一声刺耳的尖叫,周泽楷单手搂着孙翔,另一只手稳稳擒住混混的手臂,一时间竟让他动弹不得。

孙翔被女人尖叫吓得抬起头,睁眼就看见有人要刺周泽楷,他忍着疼,一拳打上黄毛的鼻梁,把人打飞了出去。

“冲我来,你们别动他。”孙翔推开周泽楷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又觉得自己满脸眼泪鼻涕怂的有些恶心,他囫囵拿衣服擦了脸,顿时血液糊了满面,配上剑眉鹰目,倒有些鬼面修罗的影子。

这时候谁会听孙翔逞英雄,铁棍尖刀纷纷往二人身上招呼,周泽楷与孙翔背对着背,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理加成,一时间竟不落下风。

警察就算是龟爬,这时候也该爬到了,孙哲平摇着手铐,见到是周泽楷笑得一口白牙。

“哟,画面太熟悉了啊,历史重演?周一霸,你这是手痒要重出江湖?”

周泽楷转过身见到是孙哲平也笑了,“孙大霸?”

呼啸的风声从后方袭来,孙哲平和孙翔同时变了脸色,周泽楷知道不妙,可已经避无可避,他只能堪堪护住脑袋,瞬间右肩传来令他眼前一黑的剧痛。


17.“老师我错了。”

“周,周老师……”

“对不起周泽楷,对不起……”

“老师你不能有事……”

“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嘿,这位同学你老师死不了,倒是你再乱动怕是要嗝屁,乖乖躺下行吗?”


18.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是深夜,月色正好,笼着他的床位,他的右臂吊在胸前,果真是断了。

他喉咙干渴,想喝水,刚刚动了下,就感受到左手上有压力,他垂眸,就看见旁边缩着一个人。

头上手上都裹着纱布穿着病号衣的孙翔就躺在他的旁边,只占了1/3的床位,连被子都没敢盖,可怜得缩在角落里。

周泽楷将他晃醒,怕他这样睡着会感冒,雪上加霜。

孙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朦胧之中对上周泽楷的双眸,瞬间瞌睡全都吓跑了。

他跟周泽楷昏迷三年一朝猝醒一般激动,哐哐哐哐地砸铃,把整个护士站的值班护士都惊了过来。

周泽楷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喝口水而已,为什么挨了这么重的伤还要受如此大的惊吓?


19.高二下学期开学,周泽楷瞧见了坐在最后一排的孙翔。

惹了麻烦的人早已拆线,被牵连的人还可怜地承受骨折之痛。

孙翔似乎终于度过了他漫长的叛逆期,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只可惜醒悟得稍微有点晚,各门课程都跟不上。

没有老师会不欢迎好学的学生,特别还是帅的。

周泽楷怀疑自己自习的检查表安排被泄露出去了,只要他在教师办公室坐下,孙翔就比谁都准时地出现在他门口,手里还攒着一沓卷子。

真不知道这个人哪来的时间做这么多物理题。

周泽楷有空问了问其他课的老师孙翔的成绩,稍有进步吧——??答案基本都是这样。

很聪明的男孩子,数学老师悄悄地说,就是落下的课太多了,不过只要肯学,你们班没人比得上他。

“跟1班比呢?”周泽楷大言不惭地问道。

数学老师顿了一下,回:“来不及了。”

都高二下学期了。


20.周泽楷看着孙翔新一轮的月考成绩有点慌,95/160的数学,55/120的英语,90/160的语文。

百分制的历史政治地理生物化学都是及格线周围,只有他教的这门物理,99分。

扣得这一分还是字迹太潦草,4写得像21。

孙翔气势汹汹地冲进办公室和周泽楷理论。

周泽楷被他缠了半个小时答应给他改成满分,红笔刚落,周泽楷淡淡地说道:“看点别的科目。”

“哈?”

“别总看物理。”周泽楷认真地抬起头看向孙翔。

孙翔的耳朵又红了,他几番欲言又止,终于低下头小声说道:“我想参加物理竞赛。”

周泽楷蹙眉。

孙翔似乎终于说出口,落下了久悬心头的巨石,“对,我想参加全国物理竞赛!”

“这……”周泽楷想说这真的不靠谱,可当他对上孙翔的眼睛时,又觉得他真的太保守了,像死气沉沉的老头子,妄图用自己的现实干涉别人的梦想。

“你确定吗?”

“嗯!”孙翔笃定地点头,因他自己的这个决定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21.孙翔开始行动了。

为了更好更快地计算物理题他还大发慈悲研究了一点点数学,顺带提了下数学成绩。

倒数第一差生班的同学们早因周泽楷的脸出勤率提高之后,渐渐赶超隔壁成为倒数第二。

新一轮月考下来,孙翔拿着成绩单大肆嘲笑周围男生,说他翔哥就是用名列前茅的成绩拉着你们这群渣滓向前跑的领头羊。

学渣们纷纷表示很不服气。

其他班主任都来问周泽楷他们班吃了什么农药,是不是看班主任辛苦写黑板写到手都断了,都领悟到了人生真谛?

刚刚拆石膏的周泽楷其实也很懵逼,他也不知道班上的同学都怎么了。


22.叶修接到周泽楷的电话,听他问自己要物理竞赛的练习题时还以为他吃错了药。

“当年教授让你留校做科研么,你不要,哥喊你来当大学讲师么,你不来,江波涛让你去他的教育机构么,你不去……你说你……”

周泽楷:“……”

周泽楷:“什么时候给我?”

叶修点着了嘴边的烟,“我可是知道你是……啊,你不会想着对你学生下手吧?”

周泽楷简直哭笑不得,“想哪儿去了。”

“没,就提点你一下啊,为人师表哈。”

“快点。”

“好——”


23.孙翔父亲听说他儿子要参加全国物理竞赛正在埋头苦学的时候激动得连夜飞回了国内。

真的是生意也不想要了就想抱着儿子好好亲一亲。

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儿我是谁我在哪?

他坚决拥护孙翔的决心,还托人联系上了一连串前缀名头的牛逼教授来辅导他。

可是孙翔不要,他还说他想暑假的时候去他物理老师家里学习。

孙翔父亲一听就懂了自己儿子的突然变化因为什么,他想这物理老师肯定是个大美人,真好啊,年轻的懵懂初恋。

等一见到周泽楷,果然是个大美人。

孙翔父亲愣愣得和周泽楷握手,说老师你辛苦了。

周泽楷微笑道:“是,是很辛苦。”

“去你的。”孙翔噘着嘴要去踩周泽楷的脚。

“怎么跟老师说话呢!”孙翔父亲连忙呵止,周泽楷似乎习惯了孙翔的胡闹,好脾气地和他讲孙翔的近况。

孙翔父亲走的时候觉得事情不对劲,坐上飞机都出国界了觉得事情简直太他妈的不对劲了!


24.叶修和孙翔的不对付简直出乎周泽楷意料,事实上周泽楷身边还没有看叶修顺眼的,只不过孙翔的反应太过于激烈。

周泽楷当普通高中的垃圾物理老师过久,竞赛题自己做做还成,教学真的教不会。

当然就算他还是当年混一线的,他也教不会孙翔这种脑回路迥异的。

他觉得叶修肯定有办法,千恳万求地把叶大神请来了,没想到孙翔不高兴了,各种给叶修使绊子。

叶修笑嘻嘻的,一脸哥看透了人生百态,你们的小九九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周泽楷说别烦了,快搞定。

叶修挑眉回道:“没有问题。”

不知道叶神使了什么损招,反正过了两天孙翔就服帖了,虽然还是满脸忍辱负重,但知道乖乖做题不再捣乱。

江波涛得闲来找周泽楷叙旧,看屋内一副备战高考的气氛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啧啧称赞周泽楷厉害,能请动叶修这尊大神孙翔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小周你怎么做到的?

周泽楷坦言,叶修有一次在网吧打荣耀,20秒把旁边一个玻璃心打死了,玻璃心叫人堵他巷子,自己路过顺手救了一把。

说起这个江波涛就胆寒,他说小周你打起架来确实狠,十个人打不过你一个。

周泽楷腼腆笑笑,现在不行了,之前刚被打骨折。


25.知道自己获得全国高中物理竞赛一等奖的时候,孙翔头一个就给周泽楷打电话。

接通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在那里喘,喘了几秒后直接挂断。

周泽楷只当是他太激动,回一个微信让他好好休息可以玩了,没有得到回复。

过了会孙翔父亲的电话来了,一劲儿地感谢周泽楷,感谢着感谢着就哭了起来,老泪纵横,哭哭叨叨孙翔妈死得早,自己做生意就想让孙翔吃喝不愁。

生意做大了身不由己,没法陪在孙翔身边,不求儿子多有出息,就想让他一辈子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健康快乐。

周泽楷嗯嗯嗯,最后还是忍不住感叹,孙翔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也真的很幸运。

孙翔父亲说,是的啊,希望我儿子能心想事成。


26.周泽楷觉得他话里有话。

叶修打电话过来让周泽楷请他吃饭,周泽楷说关我什么事,不该孙翔来嘛?

叶修说都一样都一样,反正你们要请我吃饭,还有等孙翔考研的时候千万别来找他,叶研究生导师不收。

周泽楷原话复述给孙翔听,孙翔卧槽好几声。

“想什么呢,老子脑子有病还没受够气啊还去找他当导师?!”

周泽楷在电话那头大声地笑,孙翔就这么静静地听着,不忍出声打断。

直到周泽楷笑够了,孙翔才假装不经意地问道:“明天周末能来找你玩么?”

周泽楷沉默,许久才说:“不好意思,明天有事,约了人。”

孙翔心里咯噔一声,“约了谁啊,涛哥?干脆带上我呗!”

“没有……”周泽楷深呼吸一口气,将体内浊气与肆妄都洗涤殆尽,“老师都28啦,该结婚了。”


27.孙翔从江波涛嘴里左敲右磨得到周泽楷约会的地点,捞上一众物理训练营新交的狐朋狗友前去堵人。

“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给我机灵一点!”

唐昊翻了个白眼,说基佬都是这么脑残的嘛?

孙翔怕被周泽楷认出来,背对着周泽楷坐在他隔壁桌,唐昊正面对着周泽楷,过了会就是一声我操。

孙翔急得想死:“怎么回事?!”

“你老师骗你的不,来了个男的。”

“男的?!”孙翔大喜,喜完又觉得不行,万一是像他这样居心不轨的给呢?

“卧槽?!”

“唐昊你再操我要打你了!!!”

“不是!那男的摸你老师的手!”

孙翔什么都不顾地回头,就看见一个他看着就很娘的小基佬正色眯眯地要去摸周泽楷的手,而周泽楷不动声色地从咖啡杯上将手缩回腿边。

“你他妈的有病啊!”孙翔气得一个箭步冲上前,拎起小娘炮的领子就吼,他发育完全后185的个子,常年打架斗殴练就出一身肌肉,干一怒吼气势震得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往这这边看。

周泽楷急忙让孙翔松手,孙翔猛得把人甩回座位上,委屈巴巴地质问周泽楷这人是谁。

周泽楷:“……”

周泽楷见瞒不住了,咬着下唇道:“相亲对象……”

孙翔瞪大了眼睛,喃喃道:“老师你……相亲对象是男的?!”

周泽楷点点头,对娘炮说了声不好意思,摆手示意孙翔离开。

唐昊趁机溜了个没影。


28.孙翔一开始还美滋滋心里想周泽楷居然是同性恋?!周泽楷居然也是同性恋?!!

后来他突然想到,周泽楷是同性恋,那他放着自己不喜欢,去相亲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把车停在孙翔家别墅底下,跟他说下车吧。

孙翔解开安全带一下子扑到周泽楷身上去,“你是同性恋你为什么不考虑我?!”

“啊?”周泽楷看不懂这瞬间的剧情发展。

“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娘炮,你为什么看不上我?!”

“……”

话说得这么明白,周泽楷也不好意思继续装傻,他低头思忖了一会,轻声道:“孙翔。”

“我们是师生。”

“卧槽。”孙翔爆粗口,“我马上都毕业了管他什么师生,又不是父子!你也不是我小舅子!”

周泽楷抬眸,桃花眼里满是不忍与无奈,“我们……差了十岁……”

“年轻也是错咯!!!”孙翔慢慢爬进了驾驶位,膝盖挤进周泽楷双腿中间,“好吧,我知道我小了点,很多时候行事比较幼稚,配不上你,但我会改的,我马上大学了,我在长大,很快的,真的,我保证……”

孙翔絮絮叨叨地念着,周泽楷双拳缩紧终于忍不住大声喊:“我比你老十岁,你……你会后悔的。”

孙翔霎时住了嘴。


29.周泽楷太好看了,外表年轻俊美,好看到很容易就会让人忘记他的年龄。

孙翔今年十八,周泽楷二十八,过十年孙翔二十八,周泽楷三十八,按常理来说等孙翔到了结婚还不算晚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将近四十岁了。

孙翔想过无数周泽楷拒绝他的理由,幼稚冲动,各种黑历史,他真的从未想到周泽楷会觉得自己老。

根本不老啊,二十八岁,风华正茂的时代。

“我不后悔。”孙翔捧起周泽楷的脸,立下自己身为一个成年男人,最为郑重的誓言。

“永远不会。”

周泽楷定定地看着他,好一会才不舍地挪开视线。

孙翔慌了:“真的不会,我喜欢你周泽楷,好喜欢好喜欢,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我想和你在一起,周泽楷你答应我好不好,周泽楷我真的喜欢你……”

“你要了我吧,让我成为你的人,要了我我就没法后悔了。”孙翔毫无章法地去亲周泽楷的脸,从额头到眼角,鼻尖……他没法吻下去了,他看见周泽楷抿着唇,一脸抵触的样子。

“别这样,周泽楷。”孙翔嗓子瞬间带上了哭腔,他强忍着说道:“你不喜欢我吗……你可以现在不和我在一起,但是……你要等我,等我大一点……你得等我……”


30.周泽楷何时见过孙翔这么慌张地求人,将自己最柔软的地方拱手让出,任你践踏或者珍藏。

十八岁,高三毕业,世界刚刚为之敞开,多少美好多少憧憬多少诱惑还在前方等待,你怎么敢轻易地就许下诺言,说自己无谓繁花无谓弱水。

等到你后悔的时候,该有多恨啊。


31.“周老师。”

“嗯?”

周泽楷抬头,见是他班上一位女生的家长跟他打招呼。

“周泽楷看起来真年轻啊,我女儿老在家嚷嚷着要嫁给你呢。”

“妈~!你怎么乱说啊!”

周泽楷但笑不语,其他家长也纷纷凑上来,七嘴八舌深有同感地说道:“是啊,周老师看起来就二十出头,根本看不出已经而立了。”

“周泽楷有孩子了吗?”

“还没结婚呢。”周泽楷答道,他嘴角的弧度扬得更高,“等他毕业。”

“毕业?”几位家长面面相觑,各自在心里为周泽楷的话做出合理的解释。

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气势汹汹地跑进来,背着巨大的旅行包,像是刚经历了长途跋涉。

“你回来了?”周泽楷惊讶道。

“是啊!放假了,凌晨的高铁。”孙翔把背包扔周泽楷讲桌上,捏着酸疼的肩膀,“我的天哪,辅导员居然给我推荐的导师是叶修?!你听到了吗!叶修!死也不去,我宁愿不考硕士了。”

“这么重?”周泽楷望了眼孙翔好像塞了思考者雕塑般高大的背包。

“就给你买的衣服零食,还有特产什么的。”孙翔嘻嘻地笑:“我感觉你穿什么都好看,一种颜色给你买了一件。”

周泽楷暗自用手肘捅了孙翔的腰让他别乱说话,结果人根本不为所动继续扯:“你怎么还不下班,家长会要开到几点啊,中午就差不多了吧,请我吃午饭啊,下午看电影怎么样……”

一众女生看着他们的老师和另一个大帅哥拉拉扯扯,都聚在一起暧昧地窃笑,露出早知道你们是一对的揶揄表情。

周泽楷难得被自己学生挤兑,无奈地让孙翔边儿凉快去,孙翔伤心地挪包,偷偷凑到周泽楷耳边道:“你什么时候跟我求婚啊?”

“?”

“我都听到了,毕业就结婚。”

“……”周泽楷正直地抵赖:“博士毕业。”

“……”孙翔噎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调情道:“那你岂不是等我等到人老珠黄?周老师,我可舍不得……”


32.若是语言太过苍白,那时间总会填平你的畏惧,证明我的爱誓死无悔,至死不渝。


——fin——

评论 ( 57 )
热度 ( 954 )
  1. TTTR林木晚夕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