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23)

二十二话

喻文州:不好意思,我血快干了,能不能快点

孙翔:???我也很无奈啊?!】


第二十三章

“老婆婆这么能干……可是为什么专门跑到这里,难道这儿风水更好?还是温泉池比较多?”孙翔故意引导性地问话,将话题往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方面拐。


姑娘看起来知道的也不多,被孙翔问得连连摇头,“不可能是温泉池的问题啦,这儿偏得很,最开始就一汪温泉,其他小池都是挖的。”


“什么?人工的?”孙翔瞪大眼睛,反应剧烈得就像自家厕所被挖了,前台小妹被他一声暴呵吓到,勺子一抖,营养粥磕到了老人的衣服,周泽楷连忙从口袋里摸出纸巾,无奈地瞥孙翔一眼,伸手仔细地替老婆婆擦干净。


“周……周泽楷……周泽楷!!——”孙翔眼神示意眨得直抽抽,周泽楷直到将老人衣衫前襟擦得干干净净才柔着嗓子问,“她这样多久了?”


小妹妹啊了一声,思索道:“这一两年的事……我真不清楚,你们怎么问这些啊?”


“随便问问。”孙翔非常随便地敷衍道,“温泉要多久开放?”


木屋温泉为了方便旅客,都是清晨打扫,其他时间免费开放自由出入,前台姑娘用怀疑的眼神逡巡二人,遍寻不到理由只能放弃,“……11点。”


周泽楷答了声谢谢,和孙翔毫不犹疑地大步返回住所。


 “我们泡了那么多次竟然就没发现温泉池有问题,不说了,周泽楷肯定是你的锅。”孙翔打开搁在床头的背包,把能用到的装备都放在自己身上顺手的位置,准备好之后他掏出喻文州的魂灯被放在眼皮底下观看,挤眉弄眼一阵后疑惑道:“我的错觉吗……火苗是不是大了点?”


周泽楷戴上手套,把乾坤囊塞回袖口,闻言也凑过去看,“……是大了。”


“难道他们出来了?”孙翔挑起一边眉毛,“赶紧让喻文州来把事情捋一捋。”


周泽楷敛目掐指一算,摇了摇头。


孙翔又挑起另一边的眉毛,“没算到?那这是什么情况?”他将视线重新放回魂灯之上,而那颗粒大的蓝色火焰,就在他的目光之下骤然罩上了一层赤光。


孙翔猛地起身,头也不回地冲出房门,周泽楷抓过桌上的房卡跟着跑了出去,不用言语他们也能知道对方的想法,就目前来看,11点太晚了,他们需要闯进去。

 

灵武无法伤害凡人,可眼前的分明不是人类。黄少天立刻收回冰雨节省灵气,他从小到大还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一个鬼在你面前将脑袋摘下又装上,它还告诉你他是人。


学生抹去脸上的血液,满身防备姿态,好像他才是那个受害者,他和黄少天保持着三米的安全距离,愤怒地喊:“我当然是人!”


喻文州眼眸深沉,暗道果然是这样。


生魂介于人鬼之间,只存在于特殊的时间线下,他在鬼市里确实还是一个人,可对于现世来讲,他早已死亡。


生魂还有一个存在的条件,就是它本体也必须认为自己还是人类,还活着,喻文州实在没想到这个学生心态如此好,头都断了接上,依旧坚信自己的唯物主义价值观。


黄少天挡在喻文州前面,嚣张地大笑道:“诶小子,你是鬼啊,哪有人断了头还不死的,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儿是冥界,进来了就出不去,你在这儿呆了大半个夜晚,外面人间早过了几十年,你怕是坟前都长草了!”


对于一名天师来讲,和人打当然不如和鬼打,只要学生相信自己已经死亡,冰雨之下他就不再是威胁。


“知道为什么这位小哥哥一开始要装gay吓你吗?因为你是鬼啊,你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你一直在吸食我的生气,哦,我不能跟你多说话了,生气快被你吸完了……”黄少天憋了一秒,没忍住继续循循善诱:“我和他都是天师,你是不是鬼一眼就知道,装得再像也没用,不可能带你出去的,也带不出去啊……你快把百绘绢还给我们。”


学生一直一言不发,等到这时突然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被黑液浸染的布条,脏污不堪丝毫看不出上面原来的朱砂字迹。


喻文州背靠在树根上,勉力往学生手里看了一眼,他颓然地阖上眼睛,轻声道:“没用了。”


“次奥次奥次奥次奥!!”黄少天气得爆了粗口。


“哈哈哈哈哈……”学生大声笑了出来,“你们是天师?怕不是巫师吧?别骗我了,这个鬼地方什么怪事都有,如果我死了我又怎么呼吸说话?我的心脏分明也还在跳动!”他伸手指向仰躺在地,动弹不得的喻文州:“快告诉我出去的办法,否则我就杀了他!!”


黄少天怒气冲天,满月马上就到指定位置,可如今百绘绢被凭空冒出来的生魂毁坏,喻文州也受了重伤,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搞到第二条百绘绢。


“怎么办,还有其他方法吗?”辛苦努力一朝化为须有,黄少天努力扼制住将学生碎尸万段的想法冷静问道,当务之急还是在短短的一刻钟内,找到新的一条出去的路。


喻文州缓缓伸手到腰间似乎想摸什么东西,未等黄少天看清,那边学生非常不满自己被忽视嚎叫着冲了上来。


黄少天立刻挡在喻文州的前面,肩膀硬生生受了一拳,他抬脚把学生踢飞出去,紧接着就不甘示弱地扑上去将学生压在身子底下,直接用尽全力挥拳猛砸他脑袋。


学生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直至流血力度也丝毫未减地在黄少天身下挣扎,黄少天心里还顾及着喻文州以及出去的路,分神之下被学生反扑,腰腹狠狠地受了一击膝撞,疼得他两眼一黑,手臂瞬间没了力道。


“少天!”喻文州在这段时间靠着树干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见黄少天落了下风不由得大声唤他名字,学生目标本就是受伤的喻文州,见挣脱了黄少天的束缚,动作凶狠地要去杀喻文州。


黄少天顾不得错位的五脏六腑,快爬两步抬手抱住学生的小腿,不让他离开,学生气竭,眼神一凛,黑色的血液顿时又从七窍中流出,淌了满脸。


黄少天感受到掌下翻腾的黑气,立刻催动体内的灵气来挡,“你还说你不是鬼!你身上全是鬼气,你不是人了!!!”


“我·是·人·!我要出去!”学生咬牙切齿得用另一只脚踹黄少天的脑袋,黄少天伸臂来挡,趁空隙松开学生的腿掌心化出冰雨凌厉地刺过去,依旧挥了一个空。


“第一次发现灵武真尼玛不靠谱……”


学生大概是明白这人的武器对自己无效,阴狠笑着想天助我也,他抬头看向喻文州,发现那人举起了一把锋利泛着寒光的藏刀。


黄少天飞身扼住学生的脖子,余光也注意到喻文州手里的刀,“没用的,喻文州你要是能动就快跑唔……”


学生猛地用后脑砸黄少天的脸,鼻梁被打中,酸得他眼角顿时就红了。


喻文州平静地望着二人,牙齿咬住刀刃,缓缓单手解开自己衣服的拉链和纽扣,露出结实的胸膛,他反手将刀尖对准自己侧腰,割开一道深而长的口子。


黄少天感觉自己呼吸都静止了,他顾不上酸痛的鼻子大吼:“喻文州!!”


喻文州跪了下来,握着刀的手撑在雪地上,不断痉挛颤抖,成股的血液从伤口中流出,鲜红的血液染尽了白雪,像一路燃烧翻滚的火焰,从地狱冲上将喻文州团团围住。


血液流失抽干了喻文州最后一丝力气,他脸色苍白,几乎同雪一个颜色,藏刀失手落在地上,他侧身瘫倒,在血泊中艰难地喘息。


“自尽?”虽然奇怪,但学生只能想到这么一种可能,黄少天想过去查看喻文州的情况,但被学生缠住,他相信喻文州不会做自残这么愚蠢的行为,那就肯定是需要鲜血来做什么事情。


可以用我的血啊,黄少天双目殷红地想着。


 

本来打扫温泉就不是什么大事,孙翔随便编了一个东西落里面的理由就和周泽楷全副武装地冲了进去,清洁阿姨还热情地上前询问需要帮助吗,周泽楷低头轻声致歉,扬手在她面上一拂,阿姨就晕了过去。


更里处还有一个清洁大妈,孙翔如出一辙将她弄昏,搬至角落,他回首,就见周泽楷动作敏捷快速地已经在四周围栏,树木和池壁上贴上符箓。


他低头观察每一处池子的位置走向,中央池子边缘最不规整,显然是天然形成,他从怀里取出墨符,手指翻飞折出一条小鱼,孙翔将纸鱼放进泉水里,抬手打了一个响指,这条纸鱼突然仿若活了一般,摆动着尾巴,在水面旋转一圈快速潜入水底。


孙翔闭眼冥思,不一会转头扬声喊周泽楷的名字:“这些池子底下都打通了,由这汪主池流向其他副池。”


周泽楷点点头,走到主池边缘,孙翔退到边缘,让出施法的空位,周泽楷手印结成,嘴里默念发诀,与周身符箓共成法阵,狂风乍起,吹乱周泽楷的衣服和头发,他于阵中央自岿然不动。


孙翔眯起眼睛,每汪池中央都点起蓝色的灵火,这是周泽楷在试图破阵,同时他也看到水雾氤氲之中弥漫着无数金色的光点,光点渐渐凝结,像罩,缓慢又不容置喙地压灭了周泽楷的灵火,他暗自咋舌,知道周泽楷是失败了。


果然,那边周泽楷喘息着收气,摇头道:“不行。”


“借自然之力,阵外有阵。”


孙翔点头,也就是说木屋内温泉是小阵,外部的温泉又成大阵,一环套着一环,还借了泉水中的灵力布阵,周泽楷一人哪里压制得过。


——tbc

周泽楷:快了

黄少天:一直说快了快了快了快了,我们这边时间线都错开了我的生气都快流干净了文州都要变成僵尸了你们在干什么?!

周泽楷:快了!

黄少天:……

评论 ( 30 )
热度 ( 42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