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26)

(上一话)

【木有转折啦,我也转不动了233333】


第二十六章


事情起因不过是一个一时兴起的旅游计划,青梅竹马的男生为满足女生看雪的梦,两个人瞒着家长瞒着学校来到了这处雪山。


随后男生消失了,就在女生的身边,不过咫尺,上一秒男生的话音还缠在耳边,下一瞬他就了无踪迹。


女生惊慌失措地找了一天一夜,警察也足够重视地派出了搜救人员,可是一无所获。


女生不相信男生已经死亡,留在了这里,找了一年又一年,最终竟真的发现了点滴的痕迹,她是一个灰等都勉强的天师,小时候有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但因为天赋过低并没有走上这条路。


她去请了外界的天师,但并没有人能看破山上的蹊跷,她从期望逐渐失望,又绝望……她望着茫茫洁白刺目的雪景,买下了她和男生之前寄宿的小木屋旅店,一点一点用自己浅薄的知识改造这里,五十年来,她没有一刻停止过将男生救出来的想法。


她只能想到男生大概被困在某个空间里,法阵针对的也是雪山上缥缈无踪的边界,阵眼则是男生的头发,藏在相框里,联系着男生本人,给他超乎自然的能力。


女生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成功,她的体力越来越差了,少女,中年,垂垂老矣,她有感觉她的生命走向了尽头,她甚至无从知晓她耗费了一生的时间所做的努力是否白费。


可是就在他接近的瞬间,本已模糊浑浊的双眼却突然清明,她看见了她的爱人,一如五十年前一样年轻俊朗,颊边有着些许的灰尘和泥土,衣领皱了,似乎经历了长途跋涉,风尘仆仆。


他还是回来了。


喻文州撤去手间掐的诀,同时周泽楷也默不作声地藏起左手心的碎霜,孙翔和黄少天什么也没感觉到,后者随着喻文州的姿势从警惕变放松,前者则是好奇地戳喻文州问他看见了什么。


“一段回忆罢了。”喻文州三言两语地解释了老人的故事,男学生最终还是拼尽全力在黄少天身上留下一缕残识,随着它的消逝,老人也再无遗憾地闭上了双眼。


喻文州也只能看到那道残识脱离黄少天手指仅几秒,便随风散了,留下走马观花般的二人回忆,没人知道老人最终见到了什么,大概是一副令人心折的画面,她的爱人即便隔着常人难以跨越的山与水,也会披荆斩棘,踏碎冰霜星辰,携着风雪来到她的面前,诉说一句归来。


黄少天听完点点头,“怪不得那人死也不承认自己死亡,怎么也要回去,”他突然闭上了嘴,面容有瞬间的怔忪,也有这么一个人,缓缓拾阶而上,将无穷无尽的黑暗与寒冷甩在身后,坚定地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鬼市·完

 

虽然差点困在鬼市里,生死一线,但是课还是要去上,这大概就是学生的悲哀。


报告这次三个人总算没好意思麻烦喻文州写,周泽楷挺身而出担下了这个任务,黄少天被闹钟吵醒以后头疼欲裂,透过窗帘缝隙的阳光和柔软的薄毯围绕着他,雪山上的种种经历恍如隔世,他茫然了三分钟才揉揉头发,哈欠连天地去洗漱。


“早安。”


“嗯。”黄少天顺从地让佣人替他系上领结,他坐在餐桌上抹好面包上的黄油才皱眉道:“喻文州怎么还没起来,不吃早饭了吗?”


佣人沉默了一下,小声回道:“喻少爷很早就走了。”


“走了?走去哪?”黄少天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想到之前他不愿意与喻文州同行,如果喻文州不想迟到就要早起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你……今晚跟他说一下,以后和我一起走……他离开的时候吃早饭没有。”


“吃过了。”佣人微笑答道,似乎也为两位小少爷关系的融洽而感到高兴。


周泽楷依旧在老地方等他,这次垂眸看的是四个人的报告,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背,取过报告,边走边翻阅。


里面隐瞒了许多内容,也在喻文州的示意下修改了不少情节,最终演变成四个人泡温泉泡醒了任督二脉,突然觉得不对劲一剑劈穿了藏着发丝的相框。


没人想被无数的人缠着问东问西,挖掘出一切有关鬼市的信息,黄少天忽地想起他还没有好好和喻文州谈及他在末城区的生活,黄少天竭尽全力才按压住内心骤然对了解喻文州过去的渴望。


不急,他这样劝慰自己。


临到教室门前,他和周泽楷遇见了孙翔,那人重新打理过自己的发型,神采奕奕地和唐昊聊些什么。


两对人在门口相遇,孙翔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不屑的率先挤进门去,唐昊跟在后面笑出声来,也不知道笑些什么。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孙翔的设定,他回头看向周泽楷,见他非常平静地敛眸,还为他关切的目光奇怪地嗯了一声。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让孙翔解释清楚,在人前表现出这么厌恶你的原因。”黄少天坐到自己座位上,喻文州就在隔壁座,正仰头喝净玻璃杯里还温着的豆浆。


“他不会说的。”周泽楷在后排非常笃定地回道,他将报告递给喻文州,让他查看是否还有纰漏。


黄少天看到自己的课桌偏向左边许多,似乎是之前太过厌恶喻文州刻意搬过去的,他现在深刻认知到这种行为的做作幼稚,面无表情地拿脚抵着桌腿慢慢将它挪回中间位置。


周泽楷的逻辑能力显然十分出众,喻文州发现他不但完成了自己的要求,还完美地补全了几处漏洞,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给其余三人写上评价。


孙翔一如既往地把周泽楷骂成了狗,然后再偷偷摸摸改过来,只可惜喻文州这次恶趣味地一拿到最初版本的评价就把报告藏了起来,怎么也不给孙翔修改的机会,急得孙翔每到下课时分就在黄少天座位周围转悠。


叶修偷偷问黄少天你们这次温泉之旅把孙翔怎么了,怎么这家伙不惜代价争分夺秒地跑来骂你们。


黄少天很无辜地摆手表示他也不清楚,喻文州正在问右座的王杰希上节课的遗留问题,听到这段对话没忍住笑出声来。


黄少天立刻知晓是喻文州搞的鬼,他也懒得问具体情况,只说:“看你竟然还有精神折腾孙翔,不贫血了吗?”


就连韩文清都为这句带着关心的话惊得抬起头,虽说两个月过去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排斥有所缓和,平时也是一副将他当做透明人的表现,还会刻意地穿长袖衣服遮住手腕上的红痕。


而今天,两个人都清爽的短袖打扮,脉搏上的红痕明艳清晰。


喻文州相比以往确实虚弱许多,但眉眼却很精神,听见黄少天的话微笑回道:“不碍事。”


王杰希突然不想替喻文州解惑了,他还想抽出灭绝星尘扫黄少天一脸。


孙翔吃过中饭终于明白喻文州是有意不让他找到报告,他气得口不择言,连带喻文州一起损,说他是甜甜圈。


喻文州立刻回孙翔是孙行者。


唐昊听不懂这两个人玩的梗,拦住孙翔问他什么意思,孙翔哽了好几秒,扯扯护腕向喻文州认输,“你身体不好,我帮你送报告吧……”


喻文州笑了笑,“行。”


一刻钟后孙翔匆匆忙忙地跑回来,报告还攥在手里,大声喊道:“喻文州,你快去公告栏看期中排班测评的通知!”


黄少天奇怪道:“有什么好看的,1班的人参与不参与都一样,难道表现好了还能把你划2班去吗?”


“不是……”孙翔急得拉过喻文州的手腕就跑,“有人把你本来是19班,托黄少天父母进1班的事情捅出来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冷静道:“没事,我换班时校长和主任给我做了能力测试,我合格后他们才同意的。”


言下之意是指并不是黄少天父母交钱托关系喻文州就简单进了1班,而是给了他一个另外证明自己的机会,校长确认喻文州有能力跟上橙等天师的学习进程,且喻文州确有过人之处后才允许他换班。


孙翔这才有些安心:“你怎么不早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交钱进的。”


“早说你会信吗?”喻文州合上笔记本,还是准备去公告栏处看一下。


“不会。”孙翔直言。


黄少天也起身,跟在喻文州后面,是的,喻文州如果一来就说他是测试合格后,才破例作为蓝等天师进1班,他只会认为这个人在吹嘘,对他的印象还会更差,而现在……


喻文州只是基础不好,因为幼时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有许多常识性错误,而且他还懂得很多“歪门邪道”的东西,也许和他那位早逝的师父有关。


黄少天不由自主把喻文州的形象洗得干干净净,对他的话也深信不疑。


公告栏外面围着一群人,里面写着期中测评的规则,但这些都没人关心,大多数目光都缩在另外一张牢牢盖在玻璃上,挡住了里面内容的大字报上,白纸黑字,揭露了喻文州的成绩和籍贯,文笔咄咄逼人,要求喻文州测评时期必须作为19班的学生对待,得不到相应分数则遣回原班级。


孙翔本来以为喻文州真的纯粹走后门而有些心虚,现在则怒气冲天地推开人群,一把将海报撕了下来。


“谁贴的?”他把纸卷起来,捏在掌心里质问身后的人群。


“我。”立刻有人扬声答道,孙翔看过去,发现是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男人。


——tbc


评论 ( 44 )
热度 ( 42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