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周翔/韩叶】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10·全文完)

主周翔,韩叶少量

前文链接:活化石般的chapter1

                 中间略

                 古生物般的chapter9


Chapter10(终章)


孙翔为了补偿他的向导,向他敞开了自己的全部。


周泽楷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没有人喜欢被他人侵犯隐私,最亲密无私的爱人也会给对方留下足够的尊重空间,孙翔这样主动赤诚地卸下所有防备,无疑是在讨好他,向他认错。


江波涛真是为这位哨兵的直接而目瞪口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道歉的方式,粗暴率真无所畏惧,袒露一切,可能会被发现青春期的黑历史,会被看到自己不愿回首窘迫的过去,日后会被向导嘲弄取笑,但的确最有效,最直击人心,他已经看到周泽楷明显被很好地安抚了。


他难以想象孙翔的脑回路,可能根本就没有回路里面装的都是水,如果周泽楷别有居心,他会窥探孙翔所有的秘密,他还甚至可以篡改孙翔的记忆,干扰他的情感,毁坏他的精神空间。


幸好周泽楷不会,江波涛舒了口气,而这份信赖也将是孙翔无往不利的筹码。


不管江波涛在外如何操碎了心,孙翔本人则处于自己的精神空间内,正靠在椰子树上焦急地等待中周泽楷的最终审判。


过去的一幕幕画面迎上心头,他脸红耳赤地想着小时候偷偷去叶修床上撒尿,长大点抢包荣兴嘴里的糖果的事情被周泽楷看到……


还有自己对周泽楷的妄加揣测和猜疑,如果用语言解释他再怎么总能添加一层虚伪作秀的形容词,可是孙翔还是选择撤下壁垒,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


蓝鲸不安地跃出水面,喷出一道巨大的水流,孙翔眼睛一亮,站直身体,他知道这是周泽楷来了,果不其然,下一秒,在蓝鲸的前方缓慢升起一道庞大的身影,水流如瀑布般从一枪穿云的九只头颅间落下,周泽楷就站在其中一只的上方。


孙翔握紧双拳,一眨不眨地盯着周泽楷,直到一枪穿云游到小岛边,矮下了头颅,让周泽楷踏上陆地,一叶之秋立刻跟上,拿吻顶了顶一枪穿云的尾巴。


两个人面对面互相对视了许久都没有谁先开口,直到椰树似乎都看不过去砸了一个椰子下去,周泽楷余光瞥到这抹小小的微机,急忙推开孙翔,孙翔则下意识地抓过周泽楷的手臂,二人结结实实地摔到了一起。


“对不起。”孙翔终于打破沉默,他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不管疼痛快速开口道歉,“我之前有些事情没想明白,很任性地做出了一些……”


“愚蠢的事情。”周泽楷替他接下去,他站起身,顺手也把孙翔从地上拉起来。


“是的,很蠢,我误会你了,还没向你求证就自顾自冷战……”


“我都知道了。”周泽楷伸手揉了揉孙翔的黑发,虽然有点扎手但不得不承认感觉不错,“没有下次。”


孙翔眼睛一亮,把周泽楷摸他的那只手握进双手掌心里,“你这是原谅我了?!……周泽楷,你,你怎么这么好说话,不是,我是说不会再有下次了,我发誓…”


周泽楷笑了一声,对孙翔敞开怀抱,“不用发誓,过来。”


孙翔心就像烤软的芝士一样,热气腾腾,拔出无数的细丝盈在五脏六腑间,他上前一步扑进周泽楷怀里,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好一会才闷闷地说:“我想你了。”


周泽楷低头咬上他的耳垂,狠狠用牙齿肆虐了一番,直到孙翔另一边没有被折腾的耳朵也莫名其妙红起来的时候,他才轻声地回应道:“我也是……”

 


韩文清趁1班自主训练的空隙,去2班后门假装不经意地往里看,被张新杰抓了个正着,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质问道孙翔人呢。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在训练记录上打着勾和叉,“老师,你觉得呢?”


“……”韩文清咳嗽一声,吩咐道:“等会哨兵签离校声明的时候和他说晚上带周泽楷回家吃饭。”


张新杰笔一抖,差点把圆圈画成多啦A梦。


看着羞涩紧贴自己手臂,坐姿端庄紧张的周泽楷,孙翔觉得自己肯定是抑制剂打多了才会觉得周泽楷本体是个五大三粗振聋发聩的壮汉,韩文清先开车去军区门口接上叶修才踏上回家的路,叶修老远就感受到跑车里多了一个向导,偏偏还要系上安全带了才故作惊讶地哦了一声。


“你们……和好了?”叶修对着后视镜挑眉笑道。


孙翔格外兴奋地拍周泽楷大腿,示意他来回答,周泽楷咬着下唇,几乎把作乱的手捏了一个食指无名指错位,这才红着脸点点头,发出一个羞耻的嗯。


孙翔满足地可以升天了,他有了自己的向导,漂亮俊美,身材修长,性格温和内敛,打起架来他都不是对手,相容性百分之百,悻生活不出意外的话想必也会十分合拍……


到了家里叶修撩起袖子说要为客人亲手作羹汤,还让孙翔进厨房打下手,孙翔差点脱口而出疯了嘛你想毒死周泽楷啊,可眼尖看到坐在客厅八风不动的韩文清,他大概也懂得两位父亲的意思。


等叶修关上厨房的门,韩文清给周泽楷递上茶,摆手示意他不要那么拘谨,周泽楷道谢之后身体反而更加僵硬了。


韩文清艰难地扬起嘴角,试图让自己表情不要显得那么可怖,“咳,我和叶修都属于比较强势的向导,就孙翔那样的我一个人能揍仨。”


周泽楷:“……”


“可能因为这样的家庭原因,孙翔从小就喜欢柔弱内向一点的向导,你……非常符合他的预期,和相容性无关,你本身就是他的理想型。”韩文清缓缓陈述,他看着向导不好意思地侧过身,纤长的睫毛掀起又落下,再接再厉道:“我不知道你们之前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但现在看来是解决了?”


“我是想表达,如果日后再出现什么矛盾,你可以向老师倾诉,嗯,我们家非常欢迎你。”


虽然之前说了不参与下一代的感情问题,但实在不放心自家的智障儿砸,韩文清真是豁出去一张老脸,朝这位向导释放了最大的善意。


“孙翔很好。”周泽楷双手握着茶杯,郑重地致谢,“谢谢老师。”


韩文清松了一口气,他扬声向厨房里的人喊道:“好了吃饭吧,孙翔你快把叶修煮的东西拿去倒掉!”


晚餐当然是家政阿姨提前做好,温在锅里的饭菜,吃完后四个人去街区散步,月色正好,有孙翔在身边,周泽楷放心地摘下了徽章,走在半路上孙翔才发现这件事,急得要去给他买抑制剂。


“不用。”周泽楷停下脚步认真地解释,他已经暗下决心不管多麻烦,也不管再小的事情,第一时间一定要和孙翔沟通清楚,“除了你,没有任何哨兵信息素可以干扰我。”


孙翔愣了一下,怀疑道:“你确定,万一那哨兵超级厉害,信息素超级霸道呢?”


周泽楷无奈地拉着他跟上前方韩文清和叶修的脚步,中途他们遇见了出来打架斗殴的包荣兴,这位向导看到和孙翔并排走在一起的周泽楷之后兴奋地吹了声口哨,他的精神体袋鼠还拿手里的砖头狠狠招呼了孙翔。


“你现在懂我了吧!!!”孙翔把包子入侵揍服了之后可怜兮兮地朝周泽楷哭诉,周泽楷不知道回答什么,只能给了他一个心疼的表情。


韩文清替周泽楷请了假,让他今天在客房里休息,明天和他一起去上课,孙翔兴奋地两眼放光,摩拳擦掌催在客厅看新文的叶修和韩文清去睡觉。


叶修充耳不闻地向周泽楷挑了挑眉,得到允许后才衔着烟在茶几上找打火机,韩文清靠在沙发上拉了拉叶修的衣摆,示意他靠到自己怀里,然后从裤口袋掏出打火机,伸手替叶修点上烟。


“就这一根。”


叶修笑着呼出一圈烟云,“老韩,你居然还把打火机都藏在身上,够心机的啊。”


韩文清也跟着笑起来,“是啊,没了我,你就抽不成烟。”


孙翔嫌弃地朝这俩老傻子撇嘴,洗完澡之后在自己房间里左等右等,终于听叶修和韩文清房里安静了,蹑手蹑脚地钻进周泽楷所在的客房。


周泽楷只惊讶了一下,很快就掀开被子让孙翔上来,然后将他全身裹住。


“别误会啊……我就是来和你盖着棉被纯聊天的!”孙翔义正言辞为自己的清白纯洁的思想证明。


周泽楷双眸弯成月牙,侧躺在床上,透着月光盯着孙翔的脸好一会才轻飘飘地嗯了一声,不知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的甜蜜与欢喜。


孙翔和周泽楷面对面躺在床上,呼吸交错,周泽楷拿手摸了摸孙翔的发梢,“湿的。”


孙翔无所谓地道:“没事,我就喜欢自然干。”


“嗯……”周泽楷垂下眼眸,也没执意这个问题,他现在全身炙热慵懒,想做些什么,又怕打破了这份静谧。


他俯身上前,在孙翔的嘴唇上轻轻啄吻,只浅浅地触碰了一下,感受到了那份柔软的触感,然后便慌乱地退了开来。


孙翔又何尝不是抱着这份心思才偷偷跑了过来,他视线一下子就缠在了周泽楷红润的嘴唇上,他舔了舔自己的唇角,发现自己的呼吸不由间已经急促万分。


“我想……再亲你一下。”


周泽楷答应了。


两个少年又缓缓地将嘴唇挨在一处,初吻总是这样没有丝毫的花哨和技巧,却足够地动人心魄,令人魂牵梦萦念念不忘。


直到他们都喘不过气来,周泽楷才率先错开,大口地呼吸,他笑着看孙翔眼角因为窒息而绯红。


周泽楷探身抚上孙翔的尾椎骨,然后又在更下方摸了一把,“留着婚后。”他说完,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正面朝上平复着呼吸准备睡觉。


孙翔后之后觉地抹去嘴唇上的口水,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周泽楷刚才那满含悻暗示的动作……


好像和他之前想的不太一样……?


——end


【完结!!我就是这样一个不留遗憾的nice girl!!!

好吧,也是大家用各种方式留言私信求结局的成果,让我禁不住良心的谴责补上结尾……

本来我真的就打算写三四章,内容孙翔让周泽楷难过了,周泽楷委屈了,孙翔又回来哄服帖,结果牵扯上向哨的设定就絮絮叨叨一大堆,顺便还剧情需要,尝试了一下韩叶=w=

关键还不想写了!然后拉长了这短短3w字的战局——

最后结局是不是一脚刹车踩得萎?没事,下一新篇绝对补偿,我认真的——mua】

评论 ( 37 )
热度 ( 464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