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全职】有什么撩人不成反被撩的经历(多cp)

性格脱线不能算ooc……搞笑文的事,能算ooc嘛?

拉了一堆cp进来的短篇,分个上下就完结

周翔,喻黄,王昊,双花,叶蓝

——


有什么撩人不成反被撩的经历

(谋划篇)


黄少天用围巾把自己裹得里三层外三层,只留得一双眼睛在外面,这才鬼鬼祟祟地推开三楼最里侧的那扇门。


教室内偌大的空间只稀稀拉拉地坐着四五个人,黄少天贼眉鼠眼地朝里面瞅了瞅,发现竟然都是熟人。


唐昊脚搁在桌子上抖得堪称一个畅快淋漓,他抬眸见到新进来一个捂痱子的,没好气地伸手指了指大门:“黄少天,进来以后把门关好,冷气都跑出去了。”


黄少天动作一滞,随即像拆快递一样快速拆散了自己的伪装,“不是吧我说,小糖糕你对我可是真爱啊,打扮成这样你都瞬间认出来?啧啧啧……”他合上门,找了一个空位坐下,“话说怎么又是你们这几张老脸啊,院里见食堂见开会见宿舍楼见,就连扔个漂流瓶想成就一段艳遇都能和你们变成击鼓传花……”


上课的铃声成功打断了他的话语,而等铃声一结束,张佳乐便迫不及待地抢在黄少天前面做出开场白:“看来就我们几个了?都是熟人,坐近点。”


其他人也不拘束,都纷纷起身推开多余的桌椅,在教师中央围出一个正方形会议区。


只有角落里一个男生似乎有些羞涩,犹豫再三才拉过一张坐凳上前,坐在最边缘的地方,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除了他其他几位都是相见恨烦的老面孔,就算想低调也会被第一个拉出来。


“听说互撩会会长也在寒假找到了女朋友,所以,反正人也不多,我们目前就先保持无领导小组会议的状态。”张佳乐得到的信息比较多,见其他人都默默不语的样子,就率先起头,“自我介绍大家认识一下?”


“还要认识啥呀。”黄少天找到了协会存在这里的一箱柠檬茶和几包蛋糕点心,他毫不亏待自己地提溜一件过来,这时候已经分发干净吃上了,“就我们这几个谁还不知道谁啊,不过你们一个二个明面上一群妹子追,实际都暗恋着撩不上的人倒是出乎我意料……欸?”


“这位我还真不认识,要不就从你开始自我介绍吧?”他发现了坐在角落里默默打开吸管包装,低眉顺目,就差套个塑料袋在脸上假装不存在的男生。


“啊?”许博远没成想他从进来到现在一句话不说,都能被黄少天拉出来承受众人目光的洗礼,瞬间吓得手一紧,渍出来半盒柠檬茶。


坐在他旁边的孙翔惨遭躺枪,幸亏腿长溜得快,只溅了几滴在鞋面上,“哇草,你小心点啊。”孙翔没好气地拿纸巾擦鞋,“都进了这互撩会的大门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是。”黄少天立刻跟上孙翔的步伐循循善诱,“还想不想撩到男神了,想撩就得不要脸,就得厚颜无耻,就得俯首甘为孺子牛。”


“滚滚,什么歪理。”唐昊挥手就把张牙舞爪的黄少天拍回凳子上,他随意地指指许博远的方向,“别紧张,就你先来吧,叫啥,哪院的,想撩谁?”


死到临头许博远也不扭捏了,看几位学长都一副拉他身先士卒堵抢眼的架势,他干脆大方开口道:“我是2022届行政管理专业的许博远……我来这个——”他偷偷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宣传资料,“互相帮助协作促进共同撩人协会是想和……嗯,和……”


许博远抬头看着其余四人有些探寻有些好奇又有些再大喘气老子削你的视线,最终咬着牙选择放弃:“对不起,我有些说不出口,能把我放到后置位,让我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嘛?”


“哎哟——”大家都是一副悻悻的表情。


孙翔喝光了自己的那份柠檬茶,叼着空盒子发出吱吱的响声,他挑了挑眉,就像他游戏职业定位是攻坚手一般身先士卒地开了口,“我叫孙翔,2021届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那个,许同学,剩下的这些都跟我同专业的,嗯——我想撩的人吗,你们肯定也都认识。”


仅是舌尖说出自己心中男神的名字,这就让这位身高挺拔的男生红了耳根:“就那个,周泽楷。”


“嗨哟,不错嘛,眼界够远的。”孙翔话音刚落,唐昊不负众望的一声调笑,“看你高中三年大学两年面对芸芸美人坐怀不乱,原来癞蛤蟆也是知道吃天鹅肉的。”


黄少天当然知道周泽楷是谁,他哇了半天对着孙翔说道:“上来就是校草,我们要不要玩这么大啊……这我可不敢瞎出主意,周泽楷这种抢手货哪里允许有操作失误,一不留神玩脱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孙翔抚额叹了口气,另一只手又掏出一盒柠檬茶放嘴边吸着,“别说了,我自从踏进这什么破互撩会就是实在没办法死马当活马操弄的,赶紧给我支个追人的招吧。”


剩下四人对视一眼互相推诿责任,最终张佳乐从背包里取出一沓据说是之前通过互撩会脱团的前辈经验打印稿。


“嗯——我看看,首先,要根据男神的特点入手,周泽楷有啥特点吗,除了长得帅?”


唐昊皱眉苦思冥想,嗯了半天没有嗯出所以然来。


黄少天人缘好,谁都能搭上话有交集,闻言拍桌抢答:“害羞啊,内向啊!你们忘了开学典礼那天让他做新生代表上台讲话,那模样和被校长持枪威逼上刑场没什么区别,三张纸的致辞精简成七言绝句,刚说完红着脸笑笑就跑没了,快得跟骑动感单车似的。”


孙翔听黄少天讲周泽楷黑历史笑得眼睛都快弯成一道线,整个人就在那里傻乐,“他确实就这个性,不爱说话,容易害羞,但很优秀,也非常靠谱,。”


“啧啧啧,这好办啊!”唐昊把手肘搭在孙翔肩膀上,“一般来说,这种调调的女孩子,咳,男孩子也差不多,都喜欢对他坏坏的男生。”


“啥?”


黄少天豁然开朗,打了个响指:“就那种哎呀讨厌,羞得不行,其实内心早就喜欢得不得了那种?”


张佳乐深觉不靠谱:“你们形容的类型……如果女孩子这样还挺萌,男孩子不整个一闷骚么?”


孙翔懵逼:“啥玩意?”


许博远没忍住也加入讨论:“漂亮又害羞的男生,万一欺负狠了会不会兔子咬人啊?这时候再来个温柔善良的男配投怀送抱——呃,别盯我,我表姐看的言情剧里都这么演。”


“别太过分呀。”唐昊兴致来了掰着孙翔的肩膀苦口婆心,“你没事就欺负他,让他害羞让他对你脸红,但要把握好度,慢慢的他又羞又燥之下就会情不自禁目光追寻着你,久而久之就成了,信你昊哥的!”


孙翔深表怀疑,退一万步讲唐昊也只是给他只是画了个大饼,有主旨大意但无具体实施步骤,可是谁管他啊,黄少天大笔一挥,站起来表示他是下一个。


“我是黄少天,我的男神我的梦中情人我的白月光朱砂痣是喻文州,对的,喻文州,大一大二两年都荣获国家一等奖学金的那个,之前我们电竞系不是刚选拔完要参加国际比赛的队员嘛,他已经被内定为队长了。”


“什么?!不是周泽楷那也得是我当队长啊!”孙翔这就不服了,叫嚣的嘴脸刚露出来就被黄少天拍回桌面,这位大写的喻文州吹一双杏眼明亮灵动,姣好的剑眉上扬,显得人精神抖擞,他一改之前孙翔欲语还羞,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夸赞方式,侃侃而谈,把喻文州吹得天上有地上无,智比诸葛貌若貂蝉,牛顿和他喝过茶,拿破仑给他烧过菜,杨贵妃陪他剥过荔枝。


张佳乐实在是听不下去,捶着桌子要求黄少天说重点,黄少天回应道:“重点就是我想追我们战队队长,怎么办给我出个主意!!!喻文州的特点……很聪明,我们队王牌战术大师,不对,我们系第一战术大师!!”


许博远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又抿抿唇咽了下去。


唐昊啃完鸭锁骨,拿纸巾擦完嘴后道:“所以你要撩一个心脏?别半道上就被他给玩死了。”


“嘤嘤,我就是怕这种啊,和喻文州玩心眼那和在太岁爷头上动土有什么分别?”


孙翔被黄少天那声嘤刺激得一身鸡皮疙瘩,他抖落干净后不怀好意地撺掇道:“可是你要这么想,喻文州聪明,大家都不敢和他玩心机,这时候你就迎难而上,表现出和别人的不同,他这才会注意到你,对不对?”


黄少天翻了个硕大的白眼:“对个屁,能不能靠谱一点?”


“拿真诚的心去打动他?”许靠谱在胸口比出一颗爱心,得到了其他人不屑一顾的回应。


张佳乐略作思忖,突然非常正经地开口:“黄少,我给你讲个故事,就是说有两家面店都会贩卖卤蛋,第一家店的店员每次都问顾客加一颗卤蛋还是不加?加和不加的顾客皆占一半,而第二家店的店员则每次都会问加一颗卤蛋还是加两颗卤蛋,神奇的是,顾客竟然大多数都选择了加卤蛋……”


他看着众人皆因自己的故事陷入沉思,满意地点了点头,黄少天似乎略有所悟,双手托着下颚,目光深邃悠远。


许博远看别人都心知肚明,成竹在胸的神情,有点不好意思,他深感自己文化程度低下,愧对语文老师的栽培,不耻上问侧过身子小声问张佳乐:“嗯……学长,请问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啊?”


张佳乐也贴到许博远的耳边用气音回复:“我也不知道,随便说的,不想听黄少天吹嘘喻文州了。”


许博远:“……”


见黄少天默声不语,唐昊舔了舔嘴角,假装满不在乎地讲述自己的来意:“我叫唐昊,我喜欢……王杰希……”


刹那间整间教室落针可闻,就连上一秒还神游天外的黄少天都十分错愕地瞪向唐昊的脸。


孙翔艰难地咽下噎在喉咙口的小蛋糕:“我们真是……能成大事的人,连王杰希都能冒出来?”


“怎么了?”唐昊时常在篮球场上拼搏,晒出的一身蜜色肌肤,此时难得双颊渗出浅浅的绯红,“我不能暗恋王杰希了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们有过交集嘛?感觉你俩就没说过话吧?”张佳乐仔细回想以往唐昊和王杰希同时出现的场合,不是一个战队,宿舍楼相隔千山万水,开会也坐得远。


唐昊不好意思地抚住后颈,“是没说过几句话,王杰希大概都不记得我这人吧……”


“这不可能,好歹呼啸队长,抢boss的时候酸雨干冰肯定可劲招呼过你。”孙翔好心安慰道:“你也别提王大眼的特点了,你先在他面前混个脸熟再说啊,正面反面都行,一定要让他对你的名字耿耿于怀!”


“孙翔,能不能用点好词?”


黄少天和孙翔一人拍唐昊的一边肩膀,“我觉得孙翔话糙理不糙,既然是你想撩王杰希,就要赶紧让他对你印象深刻,我们竞技er最容易刷存在感的是pk,但你肯定打不赢他,所以——情敌都能变情人,古来讲究欲扬先抑,你要勾搭他,切记要不择手段。”


唐昊皱眉,活像吞了只苍蝇,“你让我去勾搭他女朋友?……他有女朋友了?!”


“不是,就是举一个例子。”张佳乐垂眸思索一会,笃定地说:“老王没女朋友,男朋友就是你了!”


唐昊被张佳乐哄得很满意,眼波流转不知道在想什么馊主意,顺序轮到张佳乐,他手指搭在桌檐上,差点紧张到扣下一块来。


“张佳乐,我……我就是想撩那个……”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学长?”


张佳乐差点被自己口水呛住,咳得小脸涨红,“你,你下一届的怎么也知道我……喜欢孙哲平?”


“呃——”许博远轻声说:“‘张佳乐和孙哲平什么时候捅破窗户纸’……微博上不是还有这么一个主页号吗?”


“大概是哪些被你们快急死的学姐学妹做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大笑,“说真的,你一出现在这儿我就知道你要给谁告白,赶紧跟孙哲平坦白了吧。”


张佳乐还没听完就疯狂摇头摆手:“不行不行不行,万一被大孙拒绝了怎么办,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


唐昊不爱听了:“不成功便成仁!你还缺他一个朋友?”


“缺。”张佳乐斩钉截铁。


“哎呀,不会失败的,就一个喜欢的事情,我帮你打电话?”


张佳乐赶紧抢过孙翔的手机,红润的下唇上咬出了一道齿印:“别乱来啊!如果大孙真的对我只有直男友谊,我告白了多尴尬啊,之前我们就相互误会过……反正不行不行,你们能不能靠谱点?!”


“……学长,要不你这样吧。”许靠谱再次登场:“你可以对孙哲平学长做一些情侣之间才做的事情,比如送巧克力摸摸私密部位什么的,打个比方而已啊!……但是不告白不戳穿,就深层次地暗示,如果他真的对你有意思,肯定会懂的。”


“而万一他不喜欢你,你只要假装之前行为都是出自纯洁友谊就好了。”


孙翔竖起大拇指,“小许稳的啊,对了,你到底想撩谁啊?就剩你了。”


之前心平气和侃侃而谈的许博远顿时哑了,支支吾吾不知所云,黄少天一巴掌糊上来,“是爷儿们么?说!”


“……”


唐昊揉了揉耳廓,“耶?”


“咻——?”张佳乐也莫名其妙。


许博远咳了一嗓子,硬着头皮道:“叶修。”


“……”


长达三分钟的面面相觑之后,张佳乐拿起孙翔的手机铿锵有力地拨打120,黄少天还要挣扎,努力问许博远:“你说清楚了,是金融专业的叶秋还是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的叶修?”


许博远破罐破摔道:“君莫笑。”


“行吧,打120 ,顺便让他们把叶修也带走。”


唐昊愤愤不平,“这叶修动作也太快了,刚入学的学弟都撩得下手。”


“我和叶神认识挺久了……不过基本都是游戏上的接触。”许博远不好意思地说,“虽然老被他坑,骗材料什么的,但后来不自觉就老想着他,觉得他很厉害,没有任何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学弟你要想清楚啊,你这是喜欢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啊?!”


许博远:“……”


张佳乐靠在椅背上,看着许博远的脸,想叶修好歹也是兴欣战队的队长,虽然无耻了点,上游戏的时候基本也是和他们这些职业选手待在一起,小许明显不是他们这个圈里的人……


他试探着开口:“许博远,你的号是叫蓝桥春雪嘛?”


许博远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黄少天欸了一声,转身问:“我微博底下也有个常给我留言的粉丝也叫这个名字……”


“不不,不是我,巧合重名吧!”许博远慌忙拿薯片包装袋护住脸,留出一双小鹿般温顺湿润的眼眸。


“在君莫笑边上见到过你。”


“是嘛……”许博远低下头,“肯定是他又骗我公会的材料,我追在后头骂他。”


孙翔沉默一会,咬牙切齿地问:“就这不要脸的家伙,你确定要撩他吗?少年,学校里好男人不知道有多少,你喜欢游戏打得好的我给你推荐韩文清。”


许博远瞬间拒绝,表示非君不嫁。


唐昊想破了头皮都没想到叶修那种铜墙铁壁有什么突破点,最后还是黄少天出了一个狠招,以毒攻毒。


张佳乐很好奇:“怎么说?”


“你想想,叶修这种坑害了全校的妖孽,大家都对他喊打喊杀,然后小许你就得与众不同,对他百依百顺,任劳任怨,怎么骗都不生气不怨怼,时间长了他良心上过不去,自然会弥补你……的吧?”


“不可能,叶修没有良心。”孙翔否决这个提议。


“直接送一血。”唐昊痛下杀手,“这总要负责了吧,我就不信叶修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除了许博远红着脸其他人都面色惨白,还真的不一定啊。

 

——tbc

 

 (下半部分)


评论 ( 72 )
热度 ( 229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