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28)

上一章:二十七话

本章简介:即将开始新一轮战斗前的准备工作


第二十八章

黄少天对周泽楷传递的这个消息上了心,1班一共三十来个人,真是抽到关系好的几个,要不要帮喻文州打声招呼?


“你到底能不能进前二啊?”吃过晚饭黄少天犹不放心地问在厨房切西瓜的喻文州,“考的那俩套阵图你画完没有?这是你唯一的得分点了吧,还有……”


喻文州伸手把沁凉的西瓜皮塞进黄少天嘴里,“对我有点信心,好歹我也是凭自己本事考进天院的……下城区户口还可以酌情加分。”


黄少天全身冻得激灵,把口中的西瓜瓣掉了个方向,除了中间最甜的部分,其他地方都被替成西瓜口味的冰激凌,他也难怪喻文州切个西瓜还能耗费那么久的时间。


“还有这个政策吗?你既然这么自信那还每天看书到深夜,是想赶超我?不可能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黄少天突然打个响指,喻文州错开他的身子视线越过客厅,正巧就看见自己房间里的书都呼啦飞进衣柜里,然后传来咯哒一声,他知道自己至少今晚是打不开柜门了。


喻文州叹口气,觉得黄少天这种无理取闹式的关心方法还有点受用,但他仍旧无奈道:“黄天师,这两天你不让我突击一下,周末的实战测评被阴了怎么办?”


“没事。”黄少天满不在乎地把西瓜往嘴里塞:“1班不是要出两个人么,让他们暗地里多照顾着你些。”


说起1班的名额,喻文州沉下了眼神,压低声音用略微严肃的口吻问黄少天:“以前分班测评中会让1班的同学加入吗?”


“不知道啊,实战演练这种又不会录下教学视频放在教务处,竞争压力也不大,四十人左右取前二十,我隶属橙等,也从来没关心过这个问题。”


蓝等的小天师默不作声,端着剩余两片惨兮兮的西瓜坐回餐桌,黄少天追过去问:“你觉得哪里不对?1班会加入完全对你有利啊,念着同班同学情谊也会给你放水啊,他们有没有分班压力。”


“是啊,没有压力还让他们参与,目的是什么呢?”喻文州望向黄少天的眼睛,冷静地分析道:“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我们在测试的时候不但要对抗真鬼,还要防范内鬼?”


“……”黄少天越想越有可能,简直细思恐极,万一抽到了叶修,这一群小伙子小姑娘还不够他一个人玩呢。


差点把自己吓个半死之后,他情绪又稳定下来,不太愿意承认没喻文州考虑得全面,这人虽然眼睛好用,心地善良沉着冷静,还喜欢他喜欢得命都不要了,但不管怎么说是从下城区过来的,怎么可能比他一个上城府的天之骄子还要厉害?


“你先考进前二再说吧。”黄少天故作不屑地撇嘴,“想这么多也没用,真考进去了你叫爷一声好听的,爷帮你打点打点关系。”


喻文州看那得瑟的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褪去冷静自持的外衣,整个人柔和得像水,清澈潋滟。


后来1班的参与人员名单真是让黄少天叫嚣绝对有黑幕,周泽楷和孙翔就顶在最前面,还给了特殊待遇倾斜加粗,后面括弧表现情况不列入计分内容。


喻文州的名字也堂而皇之列在19班的最前方,后面跟着的分数比起3班4班的同学是不够看,可硬生生甩了同班的第二名十五分有余。


黄少天不免忧虑起下城区的天师前景来,就算这个地方的学生苗子再差天院每年也必须要招生,就因为上面没有天师愿意常驻这些穷乡僻壤,只能挖一些原住民,最起码基本的知识要背全,学完回到家乡造福乡里。


吃不饱居无定所的情况下,谁在乎你房屋风水好不好,又有谁在意有厉鬼来寻仇,这些天师回去也找不到工作,都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天院混几年,当然因为天院提供免费住宿和餐饮补贴,也从来没出现过没人来的情况。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喻文州这样的矮子在19班也变成了将军。


“怎么抽的签?偏偏把周泽楷和孙翔抽一块了,这次测评还不炸上天?”黄少天看着身边明明占了大便宜还要装出一副忧虑表情的喻文州,也跟着愤愤不平地吐槽,“这为了搞你到底费了多大劲啊,你上辈子挖他祖坟了?”


【我们只是为了争取学校的公平待遇而已,不希望不公正的现象扰乱天师院校的现状】


孙翔翻着天院论坛首页的飘红贴,对祁会长的官腔能力服气得不得了,他喜滋滋地嘀咕着:“这下喻文州红了。”


唐昊侧过身子看他手机屏幕,也跟着乐:“你不是进选了吗,同学一场到时候帮帮他呀。”


“哼。”孙翔冷哼一声道:“我才不呢,你没看黄少天着急那样,肯定拜托周泽楷护着他了,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唐昊也不是真的急喻文州能不能过关,立刻就岔开了话题,“我也纳闷,刚入学的时候黄少天对喻文州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现在怎么融洽这么多?红痕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孙翔心里疯狂点头就是这么厉害,面子上还装作疑惑,“是啊,我也好奇啊,上次实战我没和他俩走一起,好像就那阵子他们关系缓和起来的。”


两个人互相挑眉,唐昊立刻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大声招呼黄少天,“过来一下,来来来……”


黄少天正巧想跟孙翔互相传递一点信息,原本还怕他依旧要保持势不两立的高冷形象,闻言不问缘由就走了过来,没想到被唐昊搂住脖子,做贼似的蹲在过道上。


“我说……”唐昊嘘着嗓音小声发问:“你是喜欢上喻文州了?”


“……”黄少天双手猛地握拳,心虚道:“你说谁呢,有可能吗?总共认识两三个月,我就能喜欢上他,周泽楷一个校草和我混了十年我都没喜欢上他,喻文州长得武大郎似的,切……”


孙翔想说你比喻文州还矮那么点,最终还是高高挂起地把脚翘在桌子上,拽得全世界欠他250万。


“急什么呀,那你怎么和他说话了?人很好?”唐昊不怀好意地循循善诱。


“还行吧。”黄少天突然也勾住唐昊的肩膀,悄声道:“实话跟你说吧老铁,你能拒绝一个温柔贤惠还喜欢你的人对你好吗?”


“嗯?”唐昊示意他说下去。


“喻文州?喜欢我喜欢得要死要活的,上次遇到点危险我不小心着了道,立刻就要为了我把命都豁出去,这种感情,我就算给不了回应,还能不对他好一点?”


“卧槽。”唐昊感觉黄少天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他偷偷望孙翔一眼以示求证,孙翔翻了个白眼,那传输阵法确实要施法人几乎能偿命的血量来施法,黄少天这话不能说是假,可是他就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喻文州就是报恩,还不是你的,是你父母的,少往脸上贴金了。”孙翔凉凉地道。


“谁说的?”黄少天挥了挥拳头,威胁道:“信不信我把你和……”


“你敢!”孙翔急得站起来,“有本事你让喻文州当着面说喜欢你啊!你对他那么坏,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你等着瞧好了!”黄少天自得意满,“虽然喻文州没直接说,但是他每晚给我掖被角,送温水,没事就盯着我看,这还能不喜欢?”


“你每晚都不睡就等着看他给你掖被角?”


“……”


黄少天踹了孙翔一脚愤恨离去。


 

考试那天是周日,黄少天睡眼朦胧地起床要送喻文州进考场,还在他的包里塞了几盒小饼干,说是10:00考到24:00怕你饿得受不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拽住他还要塞矿泉水的手:“你就不能多给我几个御鬼的法宝么,只要是属于个人的物品全部可以带入考场。”


也就是说只要你有本事,收服了一招就把教学区轰平的法器,都允许携带使用。


“嗯……?”黄少天知道1班两名成员是周泽楷和孙翔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不管怎么说孙翔都会在众人面前和周泽楷斗得水火不容,压根不去理睬喻文州的死活。


而喻文州本人的水准呢?大概就是送死的炮灰。


“尽力就好。”黄少天绑上安全带,“不要有压力,这种非常主观的考试,评判教师每个人要从觅影回音虫那里看每一位学生的表现,除非你特别出彩,否则都没人关注到的。”


“我想过了,你呢,上场就躲好,躲到还剩20个人不到的时候出来漏一波脸,刷点存在感,让孙翔和周泽楷配合你一下,就行了,否则你肯定就是第一个跪的。”


想了想黄少天又把院长骂了一顿,“脑残,就知道搞事情,就算不合格他也不敢把你弄回19班去的,顶多走在学院里被鄙视一波,你怕吗?”


喻文州很委屈地点头,“怕的,人言可畏,我会得抑郁症的。”


“……”黄少天本以为喻文州这样在他的日夜侧目下,仍旧我行我素,还扭转了他的态度的牛人,会配合他,说出不在乎的狠话。


可明知道喻文州是骗他的,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心揪了一下。


“……我,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吧……”过了一会,他对着车窗轻声地说。


——tbc

在大家殷切的关心慰问下,我垂死病中惊坐起,码了一章字。(微笑


评论 ( 57 )
热度 ( 42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