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周翔】磨合期转正

短篇·完

没有宠溺,只有互怼


磨合期转正

【一刻钟后和小肚肚父子局solo】

直播间的标题一挂出来,顿时无数的迷弟迷妹们疯狂涌入,并在房间下方押下自己的筹码。


【翔哥又要欺负小肚肚了】

【老公最棒,老公必胜,老公我爱你】

【怎么又是和杜明打,什么时候才能和枪王打一场,双一赛高】

【萨比,垃圾翔敢打么,怕输啊,人丑操作菜】

【老公艹我!!!】

【翔哥你的副队呢?又陪小肚肚玩,江副要森气惹~】

……

【一刻钟早就到啦!老公你人呢!?】

【歪,我的小可爱去哪儿啦~】


孙翔冲完战斗澡,把一头湿漉漉的短发撩到额后,氤氲着满身雾气坐到电脑屏幕前,“久等了,现在就开始哈,杜明你在哪个房间?”


隔着三台电脑边传来一声有气无力地回应,“哎哟,我直接叫你爸爸行不行?非得虐我一顿再让我叫爸爸嘛?”


“是的,赶紧报房间号。”


“啊啊啊啊——”杜明抓狂地撸了把脸,操着说不定这局就能赢了呢的坚定信念,甩着冰渣对上了一叶之秋。


要不是加了密码,这个竞技场里也肯定挤满了围观群众。


【老公,干死他,像你昨晚干我一样~~~】

【好帅~】

【做兼职,找XX,联系QQ********】

【孙翔****滚出荣耀!】

【装备有调整吗,我看移动速度和上次比赛比好像快了点?】


孙翔不知道是有气还是什么,下手毫不留情面,撵着杜明打,一开始杜明还为了直播效果玩了几个花样,一看孙翔动真格的连忙打起精神应付,可惜大势已去,被踩在脚底疯狂碾压凌辱。


“啊!饶命!爸爸饶我一条狗命!这么多轮回粉丝面前给我点面子……”


“一丝血了,要死要死要死,别呀翔哥……诶落英式,告辞~”


“吃我一记幻影无形——啊啊,翔爸爸我说着玩呢……啊~怒龙穿透了我拔凉拔凉的心~哭唧唧……”


孙翔看着屏幕前大大的荣耀二字,恶心得想把杜明踢出训练室,“别骚了,赶紧起来,再来一把。”


“卧槽,你还想侮辱我?我刚刚念你脾气不好,让着你的,再来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别废话,再开。”


杜明无法,哇得一声朝斜对面的队长哭诉:“周粑粑,孙麻麻欺负我,你快替你可爱的小明儿报仇啊!”


“……”孙翔连忙瞅了一眼周泽楷的脸色,见他没有恼怒的迹象才咬牙切齿地提醒:“是孙爸爸。”


杜明白了他一眼,孙翔这才抿唇有些悻悻地窝回靠椅上,他又偷偷地透过电脑缝隙看向周泽楷。


这人垂着眸,坐得端正,唇角泛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就是这一抹浅浅的笑容,让紧绷了一天的孙翔终于放心地舒了口气。


他挑起眉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泽楷的脸,毫不在意地露出一口晃眼的白牙,“哎哟,我的爷,你可终于是肯笑了。”


周泽楷一愣,与孙翔炙热的眼神对上一起,莫名被烫伤般地朝下闪避,紧接着他又轻声道:“没有生气。”


“是是是。”孙翔毫不吝啬地对周泽楷宣示自己的好心情,单手托着腮望向他的脸,眼睛专注温情一眨不眨,直到江波涛走到他身后,拿训练手册拍了孙翔一个激灵。


“傻缺,还开着直播呢。”


“啊?!卧槽!”


孙翔吓得赶紧关闭直播频道,弹幕上早已炸开了锅,满电脑刷过去,一排排的66666666


【天哪,官方发糖,甜到腻人。】

【我不听,江副队明显是吃醋了,我不信我不知道我没看见我聋了】

【我的爷~这称呼,我溺弊了,若有后续请烧纸给我】

【这已经超出卖腐范畴了,真是一对吧天哪噜】

【吃我双一安利!顺便需要代孕妈妈么】


孙翔不敢再看下去,赶紧默念清心咒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周泽楷其实并不难哄,生气了服个软认个错,立刻就能对你笑得甜甜的,关键在于孙翔也是一个需要糖来哄的孩子,两个人一吵架,就呈现出孙翔咆哮周泽楷甩脸色的盛况。


好看的人就有特权,两个人都好看,则两个高等人谈恋爱就如火山喷发地震海啸,不伤到你死我活得根本冷静不下来。


谁还不是被宠大的小王子了?!


周泽楷的小性子出了名的拗,认准的事情九头江波涛·plus也拉不回来,孙翔脾气冲了点,但众人一致都觉得他张牙舞爪的外表下,其实潜藏着比较好说话(骗)的内在,轮番上阵哄了几天,孙翔乖乖去给周泽楷示好道歉了。


我父母我都没道过歉啊!长这么大就给你一人道过歉啊!都是别人乖乖哄我啊!周泽楷你别蹬鼻子上脸啊!别给脸不要脸啊!小爷都乖乖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赶紧趁坡下驴啊混蛋!


吴启在屋外听着孙翔句句泣血,感觉这不是道歉这是上门挑衅。


周泽楷后来还是哄好了,因为孙翔发现讲道理讲不通他可以色诱啊,撩开衣服下摆就是一招六块腹肌。


虽然美中不足是不够八块,可是在这电竞圈里大多都是一团肥肉的状况下,他也傲立群雄,沾沾自喜。


有钱有颜的帅哥至今单身并不是老天开眼专门留给你的,而是因为他总有常人难以接受的缺点,就看你能不能接受,或者有没有本事磨合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周泽楷很快就发现了先道歉的好处,只要你先说出了那句对不起,你立刻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不但可以言语中充满了我没错,但我先来服软了,这是因为我成熟,我包容,我更加爱你,我崇高伟大,还可以凸显出你个幼稚鬼,你就作吧,迟早你会磨光我的耐心,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这也就导致在下一次的矛盾冲突中,两个人马不停蹄争分夺秒地向对方道歉,还不能操之过急,气还没生够,也绝不能落之人后,要在对方不气了的下一秒,迅速道歉。


很快孙翔和周泽楷就懒得吵架了,太累,比打荣耀还累。


江波涛却说他们俩是两块棱角分明的石头,终于互相磨合好了,变成了最契合的形状,镶嵌在一起。


“噫,好恶心,副队你从哪里学来的词?”孙翔抖落一声鸡皮疙瘩,周泽楷也在一边露出嫌弃的眼神。


早上孙翔抢了食堂最后一份豆浆,杜明跟在他屁股后头叫嚣日你,孙翔捧着豆浆自诩人生赢家,回眸一笑说:“好啊,床上等你,想要什么姿势都可以哦。”


“3p呢”


“嘤,那我在中间。”


等在周泽楷对面坐下来,他就感觉自家队长情绪不对。


其他人还自顾自聊着昨天训练的话题,就连江波涛也没感觉出周泽楷的低落,不言不语,坐立一方,确实与其他时间表现全无两样。


可孙翔知道周泽楷委屈了,这人平淡地望着面前的豆腐花,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


用矫情自恋一点的话来说,平时周泽楷看向他的眼眸里都像跃动着光一样,而如今的一潭死水,绝对有问题。


相处这么久,孙翔粗浅一想就能知道周泽楷到底为什么不高兴,他和杜明打趣的话让他不舒服了。


他总是会为这点小事劳神伤心,关键是不仅孙翔这样想,他本人也知道这是不需在意的小事情——如果真的是孙翔的错他早就甩脸色不理人了。


周泽楷给孙翔夹好烧饼里的甜辣酱,脸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表情无懈可击。


孙翔叼着油条,想着周泽楷还会为他微博和直播间底下粉丝说的那些:老公艹我,我们结婚了,孙翔的女人,给你生孩子之类的话低落,也不看看到底谁的女粉更多一点?!


如果周泽楷哪天想不开要去艹粉,孙翔敢打包票一年对象都不带重样的,就算被抓到了,那些女人还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说是她们强迫的周泽楷。


孙翔懒得去哄,决定假装不知道,等训练开始周泽楷自然而然就能好了。


可惜他心还是太软,看周泽楷闷闷不乐,自己兴致也不高,干脆趁着中场休息拉罪魁祸首杜明打父子局,狠狠虐一把给周泽楷示好。


不去理炸烂了的直播间,孙翔颠啊颠得盯着吕泊远又要秀恩爱了的哀嚎,跑到周泽楷座位旁边,拿脸颊蹭他的头顶,周泽楷抬手搔了搔他的下巴,压低声音用极其诱惑声音道:“乖啊。”


孙翔差点没硬,就因为在床上的时候周泽楷动情之后一般都是这种嗓音。


“别勾引我,还有好几个训练小时呢。”


周泽楷不予置否地拿出抽屉里的小刀,晃晃悠悠地削战队刚发下来的青梨,手好看,做什么都好看。


周泽楷人哪里都好看,他就连使性子吃醋都好看。


孙翔抬眼见隔壁吴启拿门牙咳嗤咳哧刨去青梨最外面的皮,一口咬在里面坑坑洼洼的果肉上,汁水流了一手,慌不择路地拿纸巾去擦。


垂眸周泽楷则完整地削去一条果皮,再切出一半,拿刀尖戳到孙翔的唇边。


他突然就想我在争什么呢?如果周泽楷不喜欢,那他就不去做就好啦,管他多小多没道理的事情,何必为了他所认为的无理惹得周泽楷不高兴。


孙翔叼起半边梨去给几个他有影响力的粉丝头头说,以后大家注意点,老给我生孩子翔嫂要不高兴的。


大家都经过刚才的直播间事件洗礼,不怀好意地问到底是嫂子还是哥夫,办公室情缘刺激吗?还有人提醒道大神您脱离了单身好多女友粉都要脱粉的。


孙翔心想脱吧脱吧,否则我男朋友都要拜拜了。


过了几天杜明又开玩笑对孙翔说日你,孙翔赶紧捂着屁股大步流星退到周泽楷身后,叫嚣道你敢,除了周泽楷谁来咬谁。


周泽楷想了想,低声说:“你也没少咬我呀……”


——fin.

评论 ( 46 )
热度 ( 169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