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29)

上一章

这一章周翔的戏份少到我想忏悔…………等喻文州出来就好了!


第二十九章

三十几人按照指令在天院最北处的小楼门栏前聚集,这里常年阴气旺盛,被封在结界内,倏一靠近,阴森的气势压得人心沉。


喻文州早在院外就作别黄少天,径自抵达之时已有不少人三三两两地正装打扮,围着黑色铁栏站立,只有他一如既往地穿着校服,倒格外引人注意。


孙翔抄手靠在一边的树干上,秉持着胸前佩戴的橙等学子的傲气,不聚集喧闹,与周围人群格格不入,他见喻文州到了,懒洋洋地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人过来。


“给你样好东西。”孙翔说着在喻文州肩头一抚,留下一张折纸,没骨头似得趴在他的右肩。


喻文州好奇地将折纸扶正,仔细观察发觉这是一只符纸折的小猫,头顶歪歪扭扭画着一个王字,好似纸老虎最后的倔强。


他低头嗅了嗅,皱眉问孙翔:“你这式神泡过什么?”


孙翔大言不惭道:“哦,童子尿,阳气十足!”


贴在肩头软趴趴的纸老虎闻言都抖了一下,又是嫌弃又是愤怒,喻文州则好笑地猜测是孙家不外传的秘方,也不多问。


统计完人数之后辅助人员为每个人抽取次序,然后在颈后沾染相应觅影回音虫的翅粉,周泽楷姗姗来迟,却被迫第一个抽签,他和孙翔都极有默契地互相不屑一顾,待周泽楷被传送进楼内之后孙翔还满怀恶意地当众做出一个鄙视的手势。


喻文州觉得作秀的成分有点过了,但观察到其余同学对孙翔的人设不感意外还鼓掌叫好的样子,倒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孙翔的性格理解产生了什么偏差。


其实他两次的合作伙伴就是这么一个浮夸的人?


他抽取的是三楼A室,绘制传送阵时他瞥见对他抱有敌意的祁周弟弟祁月,这人阴沉沉地望着他,又透露着对他弱鸡实力的不以为意。


喻文州温和地朝他点了点头,却比其他表情更令祁月生气,好似看透了笑容底下的挑衅,眼见面前的人涨红了脸一副受到侮辱的样子,喻文州完全无法理解这突如其来的变脸,他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正好传送阵也开始运作,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搭理。


所以,喻文州也就没有看见,就在他合上眼的那一刻,肩头装死的小纸猫抬起了它扁平的脑袋,用两滴墨点出的芝麻眼,恶狠狠地瞪向对面的人,自以为流露出凶狠的神色。


 

教室里渐渐热闹起来。


早到的学生放下书包,有些趴在桌面闭目养神,更多的拿出昨夜未完的作业互相比对答案,最后排的高个子女生兴高采烈地向周围同学暗示桌肚里的篮球。


整间教室内无一例外都是女生……这当然不包括坐在靠走廊第三排的喻文州,但其他人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格格不入,甚至还有经过他身边的同学温柔地跟他打了声招呼。


具体字眼他听不太清,总归是个偏女性化的闺名,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写在黑板上的课表,数学,语文,地理……


不出意外,这里是一所普通高中女校的教室,七点过后,学生逐渐到齐,早读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摊开本就放在桌上的课本,眼角注意着黑气格外重的几个影子,做一个绝对称职的置之身外的旁观者,默默看下去。


在鬼魂用恶念与对人世的怨怼形成错乱空间中,时间的流逝变得捉摸不透,喻文州听着喧杂无比又忽远忽近的背景音,记了两首唐诗,他抬首看黑板上的时钟,却看不真切,像是一刻,又似乎是三刻,他不敢去拿自己腰间记刻人间时间的沙漏,万一惊动了死人,那绝对会是一场恶战。


喻文州想如果是黄少天在这里,一把冰雨直接破开幻境,简单潇洒,不费吹灰之力。


刚动了这个念头,他肩上的纸老虎就倏地磨了磨四只爪子,撕开作嘴的纸缝大开大合,好像是打了个哈欠,纸老虎终于是睡醒了,它摆动着扁平的身躯晃悠悠地飘到了课桌上,朝喻文州摇了摇尾巴。


喻文州:“……”


喻文州手指即将戳上纸老虎的那一刻突然想起这上面据说淋了童子尿,略作犹豫,他终究迈不过心底的那道名为‘万一真的是呢’的坎,收回了手。纸老虎眼睛虽小,但毒辣聚神,一眼就发现面前人的嫌弃,气得张嘴就要咬。


这时,教室里突然传出一阵响动,喻文州笑容一僵,不再关注纸老虎的动作,立刻抬头向人群中心看去。


似乎早读课已经下了,教室内空了一半的位置,几个人围聚在一起,此时都不约而同地望着最靠窗的那处。


四个女生把另一位短发女生的桌子给掀翻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为首的女生有点小肥,梳着长长及腰的马尾辫,几缕碎发挡在颊边,她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本习题本,当着短发女生的面将其撕成了两半。


霸凌?喻文州平静地看着,这样的事情在学校里太过常见,有大有小,甚至经常有被欺凌者忍受不了绝望自杀的事件。


短发女生被逼在墙角,本来干净崭新的衣服被撕扯得皱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书包被践踏,她哭着上前去抢,却被旁边身材高瘦的女生一把扯住了头发,扇了一巴掌,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我劝你离他远一点!你走在他身边就像只井底爬出来的癞蛤蟆!”


幻境本就是主角残留的记忆,涉及到了中心事件,话语和场景也变得清晰,喻文州可以看到短发女生如何被推搡到窗边,其他人哄笑着作势要把她从楼上推下去。


“哈哈哈,居然还有信,什么年代了还写信?感谢你昨天借我的伞?”


“还给我!”


“你居然还勾引他,是不是故意没带伞的?!你真恶心,也不看长得什么样子?!”


居然还有感情戏,喻文州环顾四周,其他同学的面目皆变得模糊昏暗起来,只有那五个人的地方仿佛聚光灯底下的戏台,尖利的声音刺得人头晕脑胀。


很快,喻文州虎口一痛,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纸老虎爬到他右手上,嗷呜一口咬在他虎口上。


喻文州无语地把它捏起来,半晌问一句:“孙翔把你给我是想做什么?”


纸老虎的芝麻眼似乎往上翻了翻,嗷呜嗷呜地张着他漏风的嘴,喻文州见它说不了话只会捣乱,无奈地把它放到了左胸前的口袋里,还拿手拍了拍,哄它乖点别捣乱。


纸片虎气得在口袋里如濒死的鱼一般一阵瞎扑腾。


教室里的场景又变了,黑板上的粉笔字迹飞快地擦去重写,人来人往,本来外套长裤的学生都套上了清爽的短袖,忽然时间恢复正常流速,有个英俊的男生从外面走进来,周围都模糊起来,只有他面庞清晰,一颦一笑都如同真人。


简直是比自带BGM还偏心的男主待遇。


这位男生径直走到短发女生的座位边,给她递过去一个饭盒,柔声道:“你母亲托我给你带的,下次出门别这么匆忙了。”


之前那个小胖的女生也急忙跳出来彰显存在感,笑容满面地道:“学长你人真好诶,还专门走一趟给她带东西。”


“没事。”男生也对她露出同样和煦的笑颜,“住得近,随手而已,我先走了。”


这个像是光芒汇集体的人一消失,气氛顿时压抑起来,巴掌声像是滴进热油里的水,打破了粉饰的宁静。


“贱人!我真是讨厌死你了!”


两个人扯住女生的头发,供小胖妞甩耳光,似乎有人看不过去想阻止她们,又不想招惹这个小团体成为下一个短发女生,她们只好怯怯地喊着老师来了。


喻文州猜测接下来他会看到一幕又一幕短发女受虐的场景,直到哪一天她终于忍受不住,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更关心的是自己胸前那只一刻不肯停歇,用尽全力捣乱的纸老虎。


终于,在这头老虎的纸牙咬伤某处不可描述的部位时,喻文州咬牙把它拎了出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


纸虎的左前爪抽搐两下,喻文州不明所以地晃了晃它,只见它顿时四只爪子同时抽筋,活生生把自己从喻文州的手里癫了出来,像给喻文州瞑目一般贴到了他的脸上。


纸老虎往下挪了挪,让自己的碎开口对上喻文州的嘴唇。


“……”


造反了,孙翔家的式神还会轻薄人了!


喻文州错愕地把纸老虎从自己嘴上掀开,更惊讶的是它的脑袋居然胀成了一个小球,耳朵也饱满起来,在空气里翘了两下,王字旁边的豆豆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紧接着血盆大口一张,喻文州竟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


“我说你能不能给口仙气让我活过来?!我等了这么老半天了还以为你要把我藏好不能被谁看见什么的,原来你根本就不知道分身式神怎么用对吧!!!”


“……少天?”喻文州立刻意识到这么能讲的式神舍他其谁,他倏地笑起来,一副非常高兴的模样。


黄少天张开了嘴,似乎想骂人,却从喉咙里嚎出一声嗷呜,他尴尬地呆了一下,重新闭上了嘴。


“你的意思是,我亲你一下?”喻文州小声地询问。


“差不多吧,给我口气就行。”黄少天抬起还是纸片状态的尾巴,“你要不愿意从嘴,从我屁股那的口子也行。”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346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