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昊王七夕活动】19h 来日方长

这是一辆北极圈的防冻化冰车的————前轱辘。

还被我熔上了星际!!的外壳。


来日方长

军式冬靴一步步踩在星舰最上层的木质地板上,每一声沉闷的回响都毫无疑问宣告着领头人恶劣的心情,刘皓胆战心惊地在后面亦步亦趋,再后面的阮永斌和赵禹哲则恨不得在这两步路里平地摔到骨折,直接把自己立刻送进医院。


“队长……”待唐昊将手放在了房门的感应器上,刘皓终于按耐不住小声提醒道:“……那位的状态,你要有点心理准备。”


唐昊倏地蹙紧了眉,他转头向自己的副队长散发低气压,语气生冷,“怎么回事?”


“他……”刘皓咽了口口水,“发现的时候就失忆了。”


王杰希就坐在房间最中间的软椅上,腰背挺直坐姿端正,仿佛发生任何事都不会让他弯下脊梁,对面座位上的刘小别和柳非似乎刚刚还在激烈地说些什么,一见唐昊走进来,皆悻悻地闭上了嘴,站起身给他敬了军礼,尊称一声唐少校,然后让开位置。


许斌立刻上前为唐昊倒了茶,又替王杰希换下之前丝毫未碰的茶水。


唐昊摘下军帽,坐稳后抬眸,目光锁在面前人干裂起皮的嘴唇上,他笑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话的语气颇有些不以为意,“你在疑心些什么?”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只是将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沉默地思考着,观察着。


唐昊抬手把自己喝过的茶杯推到王杰希的手边,又将他的那一杯移到自己身前,“喝吧,”他不等对面人反应又跟了一句,“反正我们直接的唾液交换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就这种程度…你应该不会介意。”


刘小别看到王杰希从始至终一直虚握在膝盖上的双手猛地攥紧了,他暗地里倒吸一口凉气,恍惚间又一次感觉到当年队长得知唐队在全星网上高调给他告白时,房间内的风起云涌。


“你……咳,什么意思?”久未开口,王杰希的嗓音有些喑哑,唐昊用眸光指了指他碰过的水杯,并不去回复好不容易被勾得说话的人。


他逡视房间内的熟悉的面孔一圈,最终点向自认为最稳妥的那位,“许副队,说一下你们队长什么情况?”


许斌立刻将视线从自家队长挪到唐昊身上,少校的军装衣摆上有着不明显的脏污,衬衫即使看得出来进门前又被整理过,但无法抹去上面的汗渍和褶皱,靴底满是泥土和灰尘,非常明显这位刚刚从战场上下来,许斌飞快抬眼从唐昊脸上划过,神情虽一如既往的乖张不屑,眼底的疲惫却如何也遮掩不住,之前的大概还是一场恶战……


“昨日下午三时一刻左右,我们在K-46星球执行剿匪任务结束撤退时,在开往B星系的空轨候轨室里遇见了队长,他似乎什么都不记得对我们非常排斥,还打伤了高英杰和袁柏清,我们只能强制将他带回,这是随队医生的检查报告。”


“懒得看……简单说说吧。”唐昊拧着眉揉了揉鼻梁。


“创伤性失忆,具体恢复情况还要看后续治疗……”


不等许斌说完,唐昊猛地探身扯住王杰希的衣领,将他拉得一步踉跄,两人的脸就这么紧贴在一处,“这就是你不声不响失踪一年半的理由?!”


唐昊似乎压抑着极大的怒气,每一个字都是从牙关里挤出来,听得人心里发毛。


刘小别肩膀侧了一下,又硬生生忍住自己下意识维护队长的动作。


王杰希也没有预料到唐昊的突然发难,他的动作有些狼狈,但很快就恢复冷静,“我醒来的时候就在K-46,没有记忆。”


意思是能怪我吗?


唐昊并没有放开王杰希,他继续质问:“你去B星系做什么?”


“……”王杰希闭了闭眼睛,按耐住还手的冲动,目前就算把这个凶恶的人打趴下也毫无用处,还可能因为触到他的逆鳞,将事态变得更加糟糕,他平静地说道:“因为去A星系的空轨票太贵了。”


唐昊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他松开对王杰希的钳制,还替他可以称得上温柔地理了理衣领,“你想去A星系?去做什么?”


“不知道,很想去而已。”王杰希随口敷衍道,虽然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他重新坐了下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就是唐昊之前喝过的那一杯,王杰希喝完才想起这杯茶上的坎坷身世,抬起头,却发现对面喜怒无常的男人被他不知道哪句话很好地安抚了,现在正玩味地看着他。


王杰希被盯得满身不舒服,正疑惑时,身边站着的,这里唯一的一名女士非常兴奋地对他开口:“队长,你和唐队就住在A-12,我们微草舰队的本部也在A星系啊!”


“……”违和感越来越重了,王杰希眯起眼睛,又打量了唐昊一遍,“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他问。


唐昊似乎就等着这个问题,立刻脱口而出,“婚姻关系。”


王杰希怔愣了一下,想也不想就摇头否认,“你骗我。”


“哦?”唐昊竟然没有生气,他长腿交叠,握惯了枪支的手指托在下巴上,笑问:“我哪句话骗你了?”


“……我是他们的队长,你是这群人的队长,但你不是我的爱人。”


“噗。”


唐昊听见有好几声喷笑,但视线刺过去时每个人都一本正经地站着,或是忧虑地望着王杰希,他用舌尖舔了舔唇角,出乎意料地继续诱导问话:“我为什么就不能是你的爱人了?”


王杰希端起又被续满的水杯,简单地回答:“直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自从他失忆过后,便一直很信任自己下意识的感应,面前的人确实让他很熟稔,但又让他感到一股说不出的焦虑。


“哈哈哈哈。”唐昊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笑话,径自地笑个不停,好一会才停下来,压低了声音,面容都有些扭曲地说道:“我当然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你喜欢什么样的?哦,你和我说过,恬静温柔,聪慧,要会做饭,不需要多高的学历也不用多漂亮,但要知情知趣……”


“但那又怎么样?”唐昊凑上前,突然拔高了音调,“你还不是被我压在身子底下,想怎么操就怎么操,让你把腿张多开就张多开,往里摸一下水就能流一手……哦,安全感还很差,进入的时候必须吻着你,否则就会很慌张地抓我肩膀……”


远在帝国军区医院,重伤之下不忘关注队长病情的高英杰默默关上了终端语音,旁边跟着听的袁柏清急得直用眼神斜他,要不是全身骨折动弹不得,多处器官破裂,他能为了错过队长床事密谈和高英杰打一顿。


唐昊的笑容愈加肆意张狂,“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都是实话啊,你的敏感点在五厘米处,很浅是不是,天生欠※干的体质,你这一年来洗澡的时候都没发现自己Ru晕比别人大些么,有时候是我舔的,大多数情况下不都是你自己 Yu 求 no 满掐的吗?”


刘皓简直觉得自己双耳被辣穿,他虽然很不想管这些破事,但还是硬着头皮小声劝道:“队长,你……”


“我?!”唐昊猛地扭头,双眸像鹰隼那般犀利尖锐,他抓起矮几上的瓷杯一把砸向墙壁,伴随着碎裂声咆哮道:“你他妈竟然说我不是你喜欢的款?!王杰希你真是好样的我操你祖宗!”


这哪里是没生气,这简直是气爆了啊!


身后的队友包括站在王杰希那边的几个人赶紧冲上来七嘴八舌地劝慰,“失忆了,这没办法的事情。”“息怒息怒。”“等他想起来就好了,我们都知道你们之前好着呢。”“等回到A系了王队看到熟悉的场景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王杰希还是没什么表情,却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胸口,唐昊看到这个动作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你还好意思碰?!”


他推开围着他表面安慰,实则怕他暴起伤人的人民群众,拽下藏在自己的领口的绳子,这底下系着一枚勾玉,唐昊将其握在掌心里,又伸手去拉王杰希的领口。


王杰希一时竟忘了躲开,就因为自己脖子上系的确实是和他一模一样的勾玉,咔哒一声,两枚勾玉毫无痕迹地镶嵌在一起,组成一个光润的小圆盘,唐昊冷哼一声,抬起下巴示意他再打开。


这枚勾玉是他感应最深刻的东西,他忘记了所有,醒来时躺在满是血腥味的岩洞里,衣衫破裂,全身疼痛不堪,饥饿得胃都快萎缩过去,摸遍全身,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只有这么一个,可站在了黑市前,一想到要把勾玉交换出去,就仿佛心都剜去了一块。


唐昊见王杰希惊愕的表情,更是气得周身汗毛都炸开了,“我真恨不得把你吊起来操,人你忘得一干二净,这破照片你倒深信不疑???”


王杰希抬眸给他一个欲言而止的表情,摸索着打开勾玉,然后就被里面两个裸男相拥的照片刺激地阖上了眼睛。


他就说为什么这半张照片上自己的姿势那么得诡异,无可奈何又宠溺地望着颈边,身上的衣服也很不搭,像是合成出来的,他不止一次怀疑过其中的机关和真实性。


原来是要和另外半边照片合并,最上面的遮掩图层就会消失,露出底下不遮寸缕的身体,旁边的男人一副得逞的嚣张笑容,脑袋紧贴着他的脖颈,手被两人的躯体遮掩,不知道摸着哪里。


确实是破相片……王杰希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为什么之前那么把它当个宝贝?


最后一次跃迁结束,星舰中心光脑爱尔维斯适时用她机械又温柔的声音发出全队提示,此时距A星外围的旅程结束还剩下一个小时。


唐昊在众人一句接着一句的别急别急,慢慢来,急不得,没问题的安慰声中,终于冷静下来,他看着王杰希爸爸的乖儿子们,无论心底多么波涛汹涌,表面上确实波澜不惊。


他推开房门,却听见身后平缓的一句致歉,“对不起。”王杰希站起身说:“我收回之前的话。”


“哈?”唐昊转过身,有些难以置信。


王杰希冷静地解释着:“易地而处,如果我被我的爱人忘记,还说了那样的话,我也会难受,很失望。”


“我至今完全没有发现你表现出来的举动有任何说谎的痕迹,所以,我需要跟你道歉。”


“我会努力配合医生恢复记忆,如果我们确实是情侣,希望你能给我一点时间。”


如果不是情侣,就凭你今天做的这些腌臜事情说的龌龊话,看我不搞死你,唐昊觉得王杰希背后的含义是这个。


他笑笑,嘴角扬起的弧度彰显着主人被挑起的兴致。


“不急。”


呼啸舰队的人整齐有序地离开,只留下队长一句缠绵的低语,像是湿润炙热的舌尖,舔过微草队长的耳廓。


“我们来日方长。”

 

—— fin

 

 宣传一下昊王的群:259101706

 


评论 ( 20 )
热度 ( 158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