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周翔】嚣张跋扈的暗恋者(1)

【码字中充满了两个字——本来

看我上一条lo就知道我是打算到6666的时候码字,但是一个没忍住——(哎,怎么就管不住这只手呢)

不,准确的说是过气写手无人肯fo

本来我就打算写三千字,因为梗内容非常单薄,就因为之前在群里不记得是谁说了一句想看游戏直播梗,我就想:我也想看啊!谁写一个啊!写啊写啊!

最后还能怎么办,还不是笑着原谅,然后自己动手?

结果一动手……这都五千了还没有直播的影子,再一想后续……完全可以分123惹!

本来是准备全部写完一次性发送,然后你们也看到了对吧,哈哈哈哈……

好吧,不废话了,反正小短篇,毕竟长篇容易坑对不对?(讪笑)手游是我瞎编的,不玩游戏也完全不影响观看】

嚣张跋扈的暗恋者(1)

北校区的咖啡厅总是很有人气,饮品和小食比中心商城那些网红店卖的还要好吃,而且都是便宜的学生价格。

江波涛约14:30在这里见面,周泽楷提前五分钟到了,却收到微信说他被教授留下来整理讲课材料。

一枪穿云:不急

无浪:小周你点个麻薯团子吧,我请!

既然江波涛都这么说了,周泽楷自然毫不客气的要了麻薯团外加一杯三分糖的乌龙奶茶。

收银时几个打工的小姑娘不停地掩唇对着他笑,取了超大杯贴上标签,“啊……”周泽楷很意外地用手指指显示屏上中杯的字眼,收银姑娘笑得更开怀了,“没事,免费送你的,谁让你是校草呢。”

周泽楷双颊立刻红了,慢慢的还蔓延到了耳朵根,不知道是哪个多事的学生社团在校园论坛上发布校草投票,最后还在元旦晚会上请主持人念出了最终结果,自此周泽楷一战成名,以第二名双倍票数的成绩高居榜首,日后就连正经的市长观摩校园,与国外学校交流等等,校长主任都会请他陪同,美名曰我校的脸面担当。

校草两个字吸引到了不少排队同学的目光,他们好奇地看向等候处低垂着头十分腼腆的高挑男人,不时传出一阵嬉笑。

周泽楷虽然感到害羞与不好意思,但还不至于为这种场景落荒而逃,他取过自己的甜品,找了一个阳光好靠窗的位置,喝了两口奶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君莫笑:单子打完了没?@一枪穿云

夜雨声烦:单子打完了没?单子打完了没?单子打完了没?单子打完了没?@一一一一一一枪穿云云云云云

一枪穿云:……枪客苦手。委屈.jpg

百花缭乱:有没有搞错,你不是神枪手么?

一枪穿云:此枪非彼枪

夜雨声烦:嗨呀,这些都不重要,你既然不会玩这个角色,当时干嘛要接他的单挑六十六连胜单子?

周泽楷慢吞吞地咽下第一个麻薯团,又喝了口奶茶才打字回复道:

一枪穿云:都有‘枪’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看都有枪这个字感觉自己很快就会上手这个新角色,然后大言不惭地接了这个高价单子哈哈哈,你完了,马上月底英雄排名就要出来了,到时候你交不了单看你怎么办哈哈哈哈

一枪穿云:……

周泽楷咬扁了吸管,左右觉得男人决不能说自己不行,思前想后横过手机打开了游戏客户端,点开自己练新英雄的小号,为了这个六十六连胜他足有一周没有睡好了,国服排名的神枪手在这铁胄银枪、风姿潇洒的年轻新角色面前宛若遭遇人生滑铁卢,战绩祖国江山一片红,怎么打都是输,怎么打都十分辣眼睛。

叶修倒是随便扣扣弄弄,枪客出来当天就挤进了大神榜第一,但随即他接到的代打单子比牛毛还多,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耗时间,一个比一个给钱多,这几天叶修口袋鼓到请一寝室的人吃了好几次南食堂的豪华小炒。

江波涛说周泽楷打不上去是因为没有给枪客买皮肤,你都抽到购买资格了你还不买你是不是人了?!控诉完毕他又苦心孤诣地劝道: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皮肤,该出手时就出手,趁着打折赶紧买,周泽楷觉得纯属废话,但为了转运今天来个全新的开始,他还是兑换购买资格,按指纹充了1500点券,买下枪客的史诗级皮肤。

午后阳光暖得人忍不住想伸个惬意的懒腰,周泽楷把身后的靠垫挪到桌子和胸腹之间,下巴磕在垫子上面,懒洋洋地眯着眼睛看手机loading读圈不停地转动。

两只猫咪追逐着穿过人群,在周泽楷腿边互相咬尾,这是咖啡厅主人养的猫,平时白天上班的日子里就放在校园里让它们自己玩。

“喵~”黑色的小猫拿尾巴缠住周泽楷的脚踝,讨好地蹭蹭想求点食物,咖啡厅四处都贴了不准擅自给猫咪喂食的标签,周泽楷歉意地笑笑,拿手指勾了勾黑猫的下巴,柔软的触感让他多摸了一会。

周泽楷实在是困了,他打了一个无声的哈欠,看付款成功的界面还没跳出来很是倦乏地闭上了眼睛,几乎是瞬间,他就失去意识睡熟了。

所以在孙翔买完无糖的四季春奶茶准备离开时,看到的就是金色阳光渲染后的画面,一个英俊的黑发男子侧着半张脸靠在软垫上,眉心微微蹙着睡得不安稳,一只手垂在腿边,黑色的猫试图伸出肉垫抓他的尾指,另一只白色的猫跃上桌台,柔软的爪垫踩过男子漆黑的发梢,试探着嗅了嗅他吃了一半的麻薯团子。

孙翔给自己找了一个靠近的理由——不能让熟睡校友辛苦买的甜品被一只猫糟蹋掉!旋即他咬着吸管大步上前,刚想挥开猫咪让它下地,就看见漂亮男人修长的手指间握着手机,而屏幕上显示的正是穿上价值1500点券史诗皮肤的新角色枪客。

他都买不到的本命英雄的史诗级皮肤!!抢限购资格那天凌晨他先恶作剧把室友的闹钟关了,没想到同寝室友唐昊和他的想法一模一样,偷偷摸摸把他的闹钟也关了,于是两个大傻冒四仰八叉的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互相殴打了一番。

“……同学。”孙翔想叫醒睡着的男人,让他试玩一把穿了衣服的枪客过过手瘾,但垂眸目光触及男人略带青色的眼下时,孙翔就有些喊不出口,想必这人是很累了吧……堂食乌龙奶茶散发着盈盈袅袅的热气,孙翔心里痒得像是一百只猫爪子在挠,他舔了舔唇角,尝试着碰了碰男人的手机,很轻松地便从他掌心里抽了开来。

完了,我好像个小偷……

孙翔觉得自己肯定是疯魔了,但男人依旧闭目沉睡着,姿势都没有改变分毫,他小心翼翼地靠着男人在隔壁座位上坐下,拉动着角色左右观察。

手机上方的微信不停地跳出新消息,一会是群消息@一枪穿云说人呢,跑单了吗,死哪里去了?一会是来自江的私人消息,说还要一会小周你要不玩会游戏正好练一下枪客。

一枪穿云?有点熟悉……不过这个男人姓周,孙翔忍不住瞥一眼身边人纤长的眼睫毛,感觉就像一把浓密的刷子,轻飘飘地扫过他的脸。

“咳。”孙翔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游戏上面,看过新英雄皮肤他又去翻了翻主人的英雄池,每一个英雄他都买了,连最难得的基本就是靠钱砸出来的英雄‘舞袖’这人都有,熟练度大多只有浅淡的绿色,属于买了不玩我就放着看看的那种类型。

孙翔感叹了一声人傻钱多,手指轻点,默默翻开这人的历史战绩,二十七连败几个血红的数字堂而皇之地占据最顶端最显眼的位置,几乎要让孙翔哭出声来,这得多手残的人才能打出来的战绩啊草!

亏他还长了一双那么好看的手!孙翔再次在心底咆哮。

游戏分为1v1单挑,3v3娱乐和5v5团战三种模式,孙翔看游戏记录全是单挑觉得这个人也是很坚韧执拗,早换5v5抱个大腿让队友带带他,也不会输得这么惨啊。

孙翔换了个坐姿,斜靠在椅背上翘起腿,姓周的男人仍旧趴伏在桌面上没有动弹,肩膀些微有规律地起伏,沉浸在睡梦之中。

估计是在等那个叫江的人,反正他发了微信说还要一会,那我干脆帮他打一局好了,等醒过来发现怎么突然赢了一把,肯定惊讶地不得了,孙翔嘻嘻地点开排位,系统很快就为他选择好了对手。

常年游走在最强荣耀等级的孙某人难得回归原始,打了一把入门战,感觉就是他还没出枪,对面就GG了,战斗时间34秒,他连枪客的衣摆往那个方向飘都没看清楚,游戏界面就弹出两个字:荣耀,然后角色退回了排位界面。

“……”孙翔忍不住又点了一把,虐菜虽然很不道德,但是真的很爽,孙翔一路虐了十几把,后台分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他在二十分钟后终于碰到点像样的对手,懂得躲藏走位和抢野怪。

但又有什么用,在孙翔面前不过是拖长了几秒死亡时间,他擅自改了原主人一看就是抄的国服第一枪客用的配装,换成最适合自己节奏的出装。

又打了几把,他发现自己战局被推荐到了官方直播间的顶位,这对孙翔来说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他就当没看见一样走出了泉水,敌方倒是大惊小怪地在左下角打字:

路人A:天哪,我这还是第一次上电视啊,您是哪路大神的小号,等下您轻点啊

孙翔对这类夸奖崇拜很是受用,但游戏里却照旧没理他,沉默着钻进草丛里,开了疾行窜到对家野区里刷怪,很有个人风格的开场,他没有看见看官方直播的观众们纷纷刷起弹幕,说是赌一斤呱饼操控者是是一叶之秋。

这样的猜测在枪客一枪挑飞对手,大招、平A和2技能再平A无缝衔接,因为手速过快产生龙身在转弯,龙头朝后咆哮的特效时达到了顶峰,国服枪客必学招式:龙抬头。

观众A打赏100点券,观众B打赏50点券……退出胜利界面后,对话框中不断显示有人打赏的字样,孙翔暗叹全便宜了这位萍水相逢的帅哥,却没有抠到连这点钱都在乎的地步。

几十局下来他越战越勇,迫不及待地又点开了下一局排位,连胜达到一定次数后,游戏后台便不会再按排位等级选取对手,而是根据后台积分指定同样战力水平的敌人。

这次的对手很安静也很狡猾,孙翔抓了他三次都以失败告终,他不由得换了个正经的姿势,手臂靠在桌檐上,挺直脊背,一双杏仁目专注地盯着手机屏幕,聚精会神到身边的男人睡到半途换了个姿势都没有发现。

“嗯……”周泽楷在梦里大概是想翻个身,抱着靠枕轻轻蹭了蹭,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左边倾倒,孙翔打得正紧张,眼角就瞥见一抹黑色的身影直往他手肘上靠过来,他急了,慌忙伸出左手,用掌心扶住男人的脸颊,柔腻温热的触感烫得他脉搏疯狂跳动,手足无措地撑着胳膊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

游戏里他的角色露出破绽,被对手抓到隐身的最后一秒狠狠放了一套连招,孙翔眼角一跳,立刻将男人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搁,气势汹汹地重新操控枪客反杀回去。

但即使最淋漓尽致的操作下,他也无法忘记肩膀上有一个正在熟睡的人,一切动作都尽量控制在手指、手腕间,手肘上方纹丝不动,几场下来,孙翔感觉腰都僵了,肩膀酥酥麻麻的,可他竟然半点也不觉得恼怒,反而因为经过的同学好奇、探寻甚至带着殷羡的视线感到了丝丝缕缕的荡漾。

从初一误下了一部GV之后孙翔就准确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因为家风的开放和教育得当,他并没有遭遇有些同性恋所经历的自我怀疑和被排挤,或者碍于长辈压力隐瞒本性,相反,他很坦诚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并且挑剔到大一入学仍旧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他。

老子最帅!市状元入学!就连玩个游戏都打进了国服排名!能被小爷我喜欢的人得有多优秀啊!

从小到大,孙翔都想象不出自己日后的恋人是什么模样,然而今天,就在他叼着习惯随意地转身时,那幅朦胧的画像就隐隐约约勾了一个边,描摹出简略的眉眼。

也许可以从游戏这个方向入手?孙翔整个右手都麻了,一直麻痹到了左心房,他只好关掉游戏客户端,漫不经心地观察男人姣好的唇形,他挣扎了三秒,心里大骂你这个可耻的淫贼,侵犯他人隐私,然后自我安慰嗨呀,反正迟早自家老婆,偷偷点进了之前艾特他的微信聊天群里,聊的全是游戏,用的也是游戏代称,应该是网络上认识的朋友,就看这男人二十七连败的水平估计也都是菜鸡,孙翔懒得刷信息,也就不小心错过了‘君莫笑’这三个可以让他提前窥破真相的字眼。

他又转向江的信息,聊天记录中大多是江发三排字,周回一个哦,或者一个嗯,最丧心病狂的还有一个问号,一个系统自带表情。

看来他们关系不怎么样?周对他很敷衍?那还聊了几千页?孙翔看不懂了,他摸摸鼻尖,继续往下翻,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一个备注辅导员的聊天记录中看见了男人的全名:周泽楷。

操,真他妈好听,比我这个屎一般的单字名好听多了,孙翔完全忽略了自家老父亲期盼他天南地北随心所欲遨翔自得的爱子之心,只记得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一心打扮得花枝招展全为勾引他的那只白孔雀。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江的信息:我到门口了,你在哪?

孙翔正在做坏事,本来就心虚,一听等的人到了吓得全身一震,居然把周泽楷给抖醒了,他迷茫地睁开眼睛,反应了一秒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姿势不对。

“啊!”周泽楷连忙摆正身体,他看自己竟然靠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肩膀上睡着了,霎时红着脸退后,小声地和他道歉,“对不起。”

咖啡厅人很多,他占着一个四人座,有人和他拼桌很正常,所以周泽楷也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只觉得自己丢脸丢大发了。

对面男人一句话也没说,而且看起来脸色紧绷,不是高兴的模样,周泽楷不敢盯着人的脸看,这样很不礼貌,他视线转到男人的手上,看见主界面一个熟悉的游戏图标。

“你也玩荣耀?”

“……”孙翔眼尖瞅见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径直朝他这边走来,粗略估计就是那个叫江的男人,他立刻将手机黑屏推回周泽楷面前,“你的手机。”

说完,头也不回地与江错身离开。

周泽楷:“……”

周泽楷:“???”

江波涛看坐在周泽楷身边的陌生男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行为,奇怪地问道:“小周,那是谁?”

“……不认识…”周泽楷没好意思说虽然互不相识,但他很可能靠在对方肩上睡了一个多小时……他奇怪的摸上自己的手机,惊讶地发现手机还散发着余温,应该是一直被人握在掌心里,解锁后电量也少了小半截,电池发烫,估计之前是在玩游戏。

虽然不经允许擅自拿别人的手机玩游戏这个举措很令人不喜,但周泽楷一想自己还靠人家睡觉,算是一笔勾销好了。

他点开荣耀客户端,果不其然后台还未关闭,关键是对话框界面仍旧在刷着XX打赏30点券,XX打赏50点券,这让他有瞬间上了自己大号的错觉。

江波涛忙了半天先去前台点了杯柠檬水和鸡肉三明治,回来就看见周泽楷四十一连胜的历史记录画面,他虎躯一震,不可置信道:“小周你……吃农药了?”

“不是我。”周泽楷也很惊讶,他的枪客排位从未录入一举滑到了全市六十四,他哪里敢再碰,直接退出游戏界面双击home键打开后台,平时很少用的QQ堂而皇之地站在那里,他蹙眉点开,发现最上方就是几分钟前新加的好友,对话框里还停留着一句: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对面的昵称是——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叶……秋,叶修的弟弟叶秋?

——tbc

评论 ( 45 )
热度 ( 809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