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令人羞耻的开头,令人不齿的结尾.(一)

(前一篇大家重点都放在大眼身上了2333,不过我也想说心疼大眼哈哈哈)

 


 

这次准备写一个色气满满,抛去下限,略(真的?)带耍流氓的故事.

 

不会被禁吧...

 


 

也是个莫名其妙的毛病,天愈热孙翔觉得胸前刺痛的感觉愈加明显,即使仅仅是衣服棉质布料的摩擦都会带来异样的苦楚.等终于不经意间的擦碰都会严重到影响手上操作的地步时,他不得不重视起这个问题来.



 

不过,为什么是在这么羞耻的地方?孙翔站在训练室厕所洗漱台的镜子前,黄色灯光有些暗,他把队服下摆撩至锁骨处,仔仔细细对照着观察自己的乳头,挺立,略带些妖冶的红,肿倒是不肿.


 

这下到底要不要去医院又是个难题了,虽说男人平时热了直接脱上衣袒胸露乳谁都不介意,但是跑到医生面前说自己乳头疼还真有些羞耻,而且光是外在看来它也没什么大问题的样子.


 

要不...不管他再看看?孙翔思忖着把衣服拉下,扯了扯衣摆又嘶得一声迅速撩起.


 

又疼又酥又痒,孙翔真是被这敏感部位折腾地没脾气了,恨不得在胸前剪两洞好透透气,不,事到如今,连冷空气的触碰都让这两个娇弱的小东西颤颤巍巍瑟缩着起了鸡皮疙瘩.


 

按说男人的乳头不像女人那么有感觉,可孙翔小心用指尖碰着自己的乳头,却有股异样的酥麻感从鼠蹊一直蹿到大腿根,这种感觉让他更加难以启齿,甚至都不敢用力揉搓.


 

是没洗干净吗?他弯下腰矮着185的身子把胸递到水龙头底下,小心拧开一束细小的水流,冰凉的自来水打在红热的乳尖.


 

“唔嗯......”


 

卧槽...孙翔赶紧咬住了牙关,,刚才他那是呻吟吗,太尼玛丢人了,万一让人听到还以为他正撸得开心呢...孙翔心里有鬼,抖抖索索往闭着的厕所门方向一瞅,仿佛就为了证实他的心虚,门应声而开,杜明大大咧咧地声音从外面传来.


 

“孙二翔你掉坑里啦还不出来?”随着厕所大门的敞开,孙翔宛如受到惊吓的猫一样手脚不协调地弹跳而起瞬间远离洗漱台一米远.


 

杜明明显感觉到那一秒孙翔手里握着锋利的战矛,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意.


 

他下意识吞咽了口口水,”副队叫你......”雾草,我是破坏了他什么好事么?刚刚绝对是在撸对吧对吧对吧,大哥我错了你别再看我了我心方......


 

孙翔生怕他看出点什么,将信将疑地瞥杜明好几眼,关上水龙头就想赶紧脚底抹油开溜.


 

“诶?”孙翔一只脚刚踏出门框就被后面的人喊住,”二翔,你胸前怎么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翔捂住胸转身就是一记爆吼,伤害量直逼70级大招伏龙翔天,杜明直接被喊得懵逼了.


 

“......”


 

“那块衣服沾上水,湿了.......嘶——话说孙翔你特么的有毛病是吧?”杜明反应过来倒是也火了,见到他跟见到鬼是的,今儿哪根筋搭错了啊这丫?


 

孙翔干笑一声挪开视线,讪讪地拎起胸前衣服做扇风的样子,既装个样子给自己找借口顺便减少衣服摩擦产生的痛苦:”太热了刚刚用水洗脸不小心溅到的...啊,副队找我什么事啊?”再不转移话题这事情没完了.


 

“还不是你把红内裤和副队白衬衫一齐塞在洗衣机里洗的事情找你秋后算账了?”杜明跟着孙翔往回走,见他一脸不信吐吐舌头”当然是假的,今天队长状态奇好刚刚达成了1v4,副队找你给我们报仇呢.”


 

“啧啧,你们这群垃圾,4个都搞不定1个.”提到PK孙翔眼睛放光斗志昂扬,也不管胸前两个圆形水渍多么地猥琐动人,兴致冲冲往训练场地中心赶,果不其然一群人围着周泽楷,旁边电脑空着正等着他.


 

“房间号多少?”


 

“什么房间号,野外!”吴启挡着孙翔掏一叶之秋账号卡的动作,帮他刷了个网游里随便练的战斗法师.


 

孙翔皱眉望向周泽楷的电脑界面,周泽楷操纵着一个没见过的神枪手正吃着东西唱着歌回复血量,脚下踏着四朵亡魂.


 

“......”他还以为是竞技场车轮战连赢四局,没想到这是网游里四个人群殴一个,更无耻更不要脸了啊,关键是带着奶还被团灭了,看来队长今天状态真的非常好啊......孙翔抬头看向周泽楷时,正好这人也在看他,细碎的刘海服帖的搭在额头上,嘴角微微上扬,一副与游戏里强硬姿态炫酷打法完全不一样的画风.


 

“呵.”周泽楷视线垂下,微不可查地眨了眨眼.


 

“呵什么呵,挑衅我?大爷我收下了......””不是,”江波涛打断他的同时痛苦地捂住嘴试图把笑声吞回嘴巴里.”队长意思是,你胸前那两坨水迹...噗...形状真优美.”


 

“哎哟我勒个去哈哈哈哈哈......”吕泊远大笑出声”这尼玛是乳汁吗,孙翔你进入产乳期了么哈哈哈哈哈哈.......”


 

“滚你的!”孙翔涨红着脸一脚踹在吕泊远小腿上.


 

江波涛笑归笑,还是去拿了毛巾给孙翔,”空调温度开得低,赶紧擦干别感冒了.””哎呀无所谓了.”孙翔随意地把毛巾搭在肩头堪堪遮住水渍,操纵着小战法就往周泽楷那里赶,与此同时杜明吴启他们也复活,准备再来一场多数人的残忍欺压.


 

孙翔也来了,再带牧师就真的无耻了,方明华选择和江波涛一起坐壁上观.


 

周泽楷当然没傻到站在那儿等他们集合过来给他们打,趁着人还没来偷偷找片草丛隐藏好自己.四个大傻冒都到了约战地点,眼见四下无人默契地背靠背摆好了备战队形.


 

周泽楷耐心非常好,一直潜伏着等待恰当的机会.孙翔有心偷瞟旁边队长的游戏界面,没想到被围观吃瓜群众看见,主动派出两个代表搭成人墙挡住他的视线,”哟,孙翔眼睛往哪瞧呢?”


 

“切,你管我?”孙翔没好气地呛一句转头继续操纵自己的小战法,被顶声了的人也不恼,笑嘻嘻地揉孙翔的短发,”翔翔脾气挺冲啊今天.”


 

“他脾气哪天不大啊?”方明华也凑过来加入摸你狗头行列,孙翔嘴上骂着他们也不听,不得不上半身左闪右闪躲避着摸他头发的手,网游里角色也因此动作有些迟钝,与其他三人行动间稍有脱节,变故就在此刻发生!周泽楷突然发难,漫天的子弹粒粒见血.孙翔见状连忙挥开捣乱者,当然后者也知趣主动收手观看战局,他一甩鼠标,立刻辨别出子弹的轨道线战斗法师提矛就上.


 

“呃......”结果动作太大,粗糙的毛巾狠狠擦过孙翔脆弱的乳头,那一阵传来的酸爽,直接导致战斗法师带着他的战矛一起用着最神秘的步伐跌进了草丛里,虽然孙翔反应迅猛手速爆表立刻一跃而起控制住角色,还是引来了队友们的不满.


 

杜明:”翔!翔!食!翔!啦!!!!”


 

吴启:”翔翔你跌了个翔吃翔!!!!”


 

吕泊远:”翔翔你......!!!”


 

“都给我闭嘴!!!”孙翔忍着刺痛怒火攻心当即退队点周泽楷进组,最佳搭档立刻你前我后你里我外你明我暗大杀四方,那反水反的十分彻底,甚至旁边不明真相的队友们都大叫不堪入目.


 

“狗叛徒.””狗汉奸.””狗男男.””.......”


 

孙翔微微佝偻着背,让毛巾和衣服都离自己前胸远些,此时对直戳他脊梁骨的来自队友的愤怒都熟视无睹,周泽楷拧着眉看他,”孙翔?”


 

孙翔知道周泽楷是在问他今天怎么状态不对劲,那么低级的走位错误都能犯,可是他没法回答,干脆装作听不懂跟队长笑笑,”没事儿我回宿舍了,你们继续玩.”现在还是夏季休赛期,大家训练也是看心情,大多都在网游里抢boss,早退回宿舍躺着也无所谓.


 

周泽楷望着孙翔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对江波涛点点头,江妈妈几乎是秒懂,叹口气认命跟上不让人省心的孙儿砸.


 

“副队算我求你了,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孙翔极力劝阻江波涛欲和他促膝长谈的决心,”你看我像生病的样子吗?”


 

“心病更难医啊,孙翔,你进轮回这么久了还不把我们当亲密无间的队友么?有什么事不能跟大家说的?”江波涛扒着宿舍大门苦口婆心.


 

这!还!真!不能说啊!!!孙翔老泪纵横有苦难言,被江波涛强行破门,他毛巾账号卡手机往床头一拍,挺尸般笔直倒在床上,瞬间又倒吸一口凉气如脱水的鱼弹跳起来正面朝上继续瘫死.


 

目睹了孙翔杂技全程的江波涛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良久才试探问一句:”真的没问题?”


 

“绝对没问题,就是方明华碰到我手肘了.”孙翔再次用出路上临时编的借口,江副队勉强算是信了,只是习惯性不放心地提点一句:”有事儿一定要说哦.”


 

孙翔不耐烦地摆摆手.


 

脚步声远去,直到听见宿舍门再度关上的声音,孙翔终于松了口气,他保持着躺姿小心把折磨他一上午的队服脱下直接扔到地上.


 

乳头还是老样子,殷红殷红的,还只红不肿,摩擦得有些热度,他闭上眼睛,手指慢慢抚过尖端,颤栗感席卷全身,”嗯......”因为没别人在宿舍,孙翔也没刻意克制声音,除了疼,还有些其他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他不敢太用力,男人乳头敏感这事令他十分羞耻,干脆去趟医院吧怕什么呀,孙翔下定主意.


 

“哎,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孙翔双手撑着床坐起来的同时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就是周泽楷乌黑的眼睛,以及他深沉带着探寻的目光.


 

用三个字来形容孙翔当时的感受.


 

吓萎了.

 


 


评论 ( 20 )
热度 ( 538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