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令人羞耻的开头,令人不齿的结尾.(二)

(大半夜的在这儿更新.快夸我>∀<)

这一章依旧节操满地下限尽失,羞得我都没脸写了hhhhhhh....



江波涛开门时就看见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站在外面,他摇摇头表示首战失败,周泽楷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没事我来,江波涛递出一个深邃的眼神表示队长我并不信任你的沟通能力,周泽楷还以坚毅的神情表示你丫滚远点麻溜请好的......”停停停.”吴启把杜明偷偷探出去观察的头颅拉回来,打断他喋喋不休的敌情汇报,”什么乱七八糟的?能不能靠谱点?”


“哎呀,我们站这么远能看得到个鬼啊?我就见到副队开门出来队长进去关门,没了.”


“副队来了,问问去.”


“走走走......”

 


孙翔和周泽楷面面相觑,好久孙翔才梗着脖子哑出一句,”队长,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周泽楷也挺尴尬,毕竟不经意间撞破了队友的隐私,他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叠好放在孙翔的床尾,然后目光直视对方眼睛,试图表达他身为一队之长的包容友善:”开心就好.”


尼玛被当成变态了啊!!!!!!!!!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刚才那个动作”孙翔双手比比胸,”有利于...锻炼...胸肌......”再说下去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了啊啊啊......他要炸了!!


“嗯.”周泽楷点头”我懂.”


队长你的表情和说的话完全不符啊!!!!!!


几乎只在内心天人交战挣扎了一秒,孙翔就平静下来,目光飘向远方,以一种老衲看破红尘的语气缓缓道,”队长我跟你说实话吧......”


其实死都不告诉江波涛却简单在周泽楷面前就范是有道理的,正所谓技多不压身,言多必有失,众所周知江副队擅长沟通,一直是队员们多多少少友谊的桥梁,想孙翔当年刚来到轮回,江波涛为了让他尽快融入这个团体,把几位重要代表从前到后的种种糗事全部倒了个干净,包括他们队长午觉趴电脑前说梦话,方明华睡迷糊了把室友当老婆亲,杜明暗恋兴欣女神求而不得每晚以泪洗面,吴启丧心病狂在网游里装萌妹骗装备,还有吕泊远被集市卖夜宵大妈抛媚眼。


种种卖队友劣迹让孙翔不得不担心万一轮回再买来个大神江波涛不得把他乳头痒这事儿讲的眉飞色舞,那他还活不活了.


而周泽楷这人三棍子下去憋不出一句话,即便说出来了大部分人又听不懂,刚刚还近距离亲眼目睹了他自我猥亵,”我......胸口疼......”


“......”


“好吧,乳头疼,碰到什么东西都疼,就连穿衣服都是.”


周泽楷把视线移到孙翔胸前嫣红的两点,似乎在认真观察,孙翔下意识挺了挺胸,很快因为自己这个羞耻的动作红了耳根.


“疼了多久?”


“嗯......大概一周前开始吧.”孙翔捞起旁边的队服想穿上:”队长别看了...”


周泽楷反而还嫌看得不够清楚凑近了些,”医院?”


“打算过几天还不见好就去...”


冰凉的手指点在乳尖上,孙翔顿时大气不敢喘地绷紧了身体,双眸不可置信地瞪大,手指的主人并没有在意他的僵硬,食指左右拨弄了一下乳头,”疼?”


孙翔脑子里一片空白,嘴唇颤抖着哼哼出一个不知所云的音节.


周泽楷睫毛忽闪,食指下烫人的温度,面前人透红的耳尖,都促使他做出了并不符合他性格的事,


十分之恶劣的,


狠狠地捏了一把.



“周——!泽——!楷——!!!!!”


盛怒下的孙翔也顾不得前辈更是队长的面子,大吼着把周泽楷踹出了宿舍,把门外等待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队长翔翔?你们...卧槽吴启拦住孙翔!!!”杜明一个急冲窜到周泽楷面前,隔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吴启立刻上前从后方制住孙翔,江波涛也急了,厉声道:”孙翔你想干什么?!”


周泽楷用拇指抹过被打裂的嘴角,”我的错.”他小声地说,声音平稳.


孙翔重重地深呼吸两声,甩开吴启的手臂,恶狠狠瞪了周泽楷一眼,冷哼着转身回自己房间,还附送了一记有力的摔门.


“队长你没事吧!”杜明连忙去看周泽楷的脸,孙翔还是控制了力道,嘴角处只有点轻微的血丝,并无大碍.”天哪,对着联盟第一脸居然下的去手,知不知道什么叫打人不打脸?”


江波涛让吴启去拿冰袋,看向周泽楷的面色却比冰袋更冷,”队长,到底怎么回事?”


周泽楷捂着嘴神色不明地摇摇头,开了口却是对吴启说的:”多拿一袋.”


“给孙翔.”


江波涛:”......”这么点时间你们这是打得多激烈,都负伤了?!


我周队看起来愣头青好学生打起架来完全不输给混混坏学生孙二翔嘛,杜明暗地里竖起大拇指.


孙翔回宿舍锁了门,还犹不解气地把书桌上本子笔耳机都挥到地上,不过理智尚存,轮回经理送的一叶知秋马克杯还稳稳当当端在桌上.


周泽楷他妈的是有病对吧!!!!今天没吃药对吧!我才是没吃药居然把什么事都告诉他!!!


乳头上还停留着那份触感,比冰水干燥柔软,比他的手要清凉.


光是一开始轻柔的触碰就让他整个大腿内侧就酥麻得软到站不起来.


孙翔不想承认,不愿承认,也不能承认,被周泽楷拧的那一下,


除了刚开始的酸痛,之后的感觉是很舒服的.


右乳没享受到这份待遇,这似乎使它更加燥热.


我真是疯了.


孙翔也学着周泽楷那样狠下心用力捏自己右边一把,结果疼得他呲牙咧嘴眼泪差点没溅出来.最后他从衣柜里翻出来一条紧身背心,箍在身上应该会好受些.


大夏天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尽受这些罪,孙翔暗叹自己第七期出道以来运气就没好过.


过了会江波涛估摸着孙翔该消气了,敲门进来送冰袋,并超常发挥自己的语言艺术重点描述了这冰袋是队长特意喊我来送给你的,话说你们刚刚到底发生了啥?


孙翔拒不回答,但是还是谢过了冰袋.


他知道周泽楷只是开个玩笑,虽然这人非常准得戳到了他的G点,还是一发入魂.


与其说是生气周泽楷的一捏,还不如说是用愤怒掩盖他的惊慌失措.


怎么会,感觉到舒服呢?那瞬间简直通体舒畅,又麻又爽,一个字痛——并快乐着.


就像周泽楷捏的不是他乳头而是他的......孙翔想着想着羞红了脸.


江波涛一看这还了得,看着仇人送来示好的冰袋气红了脸,完了完了,轮回完了.孙翔见副队欲言又止,主动扬起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哎呀,没事儿啦,都是我的错明天我给队长道歉去.”


他喜欢轮回,喜欢这个团队,喜欢里面每一位成员,喜欢和队长的双一组合.


离开越云,他几乎是迫不及待,脱离嘉世,他也没做什么挽留,但这个地方,不管发生什么,他都想拼劲自己的全力,试图留下,收敛脾气,和所有人好好相处,变得更成熟更强大,再多几届冠军多几届最佳组合.


即使周泽楷这个龟儿子不学好拧小爷我乳头,老子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孙翔笑得更加灿烂,等他哪天有把柄落在我手里,爷不玩死他.


事情就这么简单过去了.


孙翔也没去医院,每天晚上用冰袋敷敷,忍着热多穿件背心,平日注意些,没什么大问题.其实让他死鸭子嘴硬的关键还是事发当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孙翔梦里他苦兮兮张脸在医生面前哭诉,救救我啊,我的乳头涨成了车厘子那么大!!!


医生转过头来,居然是周泽楷的模样,梦中的孙翔也没觉得什么不妥,还舔着脸贴上去,周医生你快帮我摸摸,疼疼疼死了.


周泽楷邪魅一笑,双手成爪一把抓住孙翔胸部,”疼还是痒啊?”


“又疼又痒.”


在那双冰凉修长的手指揉搓下,车厘子变成了红苹果.


周泽楷说不能再摸了,再摸变成西瓜了.孙翔叫嚣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得摸你得摸,否则我向医院投诉你.


周泽楷无奈地叹气,那我用嘴帮你吧.


夭寿啦!!!!!!!!!


孙翔一身冷汗被活活吓醒了.


他发毒誓所有的事都会烂在他肚子里.


哦.


只是他以为而已.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一周后的KTV聚会上,那天晚上吕泊远吴启他们神经病突发奇想聚餐大家撮一顿,当然孙翔本人也是鼎力支持,都是青春年少的男孩子,队长也特许明天不用早起,二十来人,七箱啤酒下肚嫌不够喝,非要找个KTV继续不醉不休。


江波涛感觉接下去要闹出人命了.可惜劝阻无效自己还被灌了一肚子马尿.杜明把着麦克风嚎叫着:”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噢噢噢噢耶一耶嘿~~~!!!!诶~!翔哥你往哪里跑?屁股一抬,喝了重来,双腿一站,喝了不算!!!!”


“去你的,老子...要去厕所!!”孙翔酒量算好的,所以被一群人蓄意按着猛劝,光是他一个人就消耗了一整箱啤酒.


许多队员得了江妈妈送疯子们回去的任务,不敢玩太开,干笑着挤周泽楷旁边推酒.轮回队长不愧是和电竞之家记者纠缠多年的一把好手,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一流,被列为头等劝酒对象到现在也就喝了一杯黄的,还是作为队长给大家表达一声感谢希望大家再接再厉的.


热菜刚上,站起,“谢,加油.”一口闷.接下来喝的全是酸梅汁.


此时他端坐沙发,安静地听着鬼哭狼嚎,似乎是在发呆.


孙翔亮出一记豪龙破军破门而入,刚去完厕所的他仿佛从坑里捞出来一样,头发,脸,上衣全湿透了,他狂野地一甩刘海,鼻孔朝天扫视一圈众人.


当视线触及周泽楷时,露出了找到你了一般的傻笑.



评论 ( 19 )
热度 ( 55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