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令人羞耻的开头,令人不齿的结尾.(四)

作为一个喻黄党,就算再不合理,也要把这两个人弄出场!(正色)

嗯……其实是用来秀恩爱,推动剧情的嘛,所以哪里有违和请务必就当作没看见。


约莫辗转反侧到深夜两点钟,孙翔跟猫一样瞪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周泽楷沉睡中的侧脸,胸口前的被子随他深缓的呼吸浅浅起伏。


这家伙应该是睡着了吧,孙翔小心翼翼坐起来,将睡衣一点一点脱掉,正着躺下,被子只盖到腰腹。


重见天日的小乳头们终于结束抗议,神经受到冷风刺激,颤巍巍地硬立着。


孙翔难得考虑周全一回,早早调好了闹钟,清晨一定要比周泽楷先醒穿好上衣。


再也不喝酒了……


天再热就算光屁股也要穿上衣……


孙翔迷迷糊糊地想着,意识已经不太清醒,就在这时,突然感到床铺被压沉了些。


“!”霎时间他全身出了一层冷汗。


周泽楷伸手撩开孙翔汗湿的刘海,黑夜中眸子亮得出奇。孙翔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人。


有些想阻止,又莫名其妙有些期待。


周泽楷就在两人的心照不宣中躺下,拉了点被子来盖,“睡吧。”他说。


孙翔立刻乖乖闭上眼睛,他可以听到周泽楷心跳的声音,感受到萦绕在他耳边的气息,以及攀上他胸口的手。


孙翔彻底理解一句话,什么叫紧张到连呼吸都是颤抖的,一起一伏之间,心脏都随之揪紧了。


冰凉的手指先是抓了一把他的胸肌,在周围撩拨了一圈才摸上重点,然后仿佛报复一般重重地揉捏。


孙翔被掐得狠了,左手反上握紧枕套,右手去探周泽楷的衣摆。


周泽楷将那只摸索的手按到孙翔耳边,整个人都压上去,另一只手换了只乳头又是不留情的一拧。


“惩罚。”


“周泽楷你这人怎么这么幼稚的啊!!!你以为我想的啊!!!我也知道很丢人啊!!诶诶诶!轻点轻点轻点要掐掉了要掉了要掉了!!!!!”


“不打了?”


“啥?”孙翔忍着痛飞速运动大脑分析周泽楷的只言片语,好一会才明白这人是在记恨周前给他的一拳,孙翔欲哭无泪,“队长,队长我就冲嘴角打你一拳已经够好了,我还没用全力,这要换了别人……”


“嗯?”


孙翔紧抿嘴唇,不接话茬。


“换了别人,怎么?”


“……换了别人被你那样,肯定抡起板砖朝下面招呼。”孙翔大舒一口气,暗叹自己机智无双,灵活运用话里的歧义化险为夷。


周泽楷又不是傻子,不依不饶:“别人这样对你呢?”


“……”


“我还能打死他不成啊……”孙翔小声嘀咕。那就是打得半死不活咯,周泽楷想着,他因为被区别对待而有点高兴,抑郁了一整天的心情也有所缓解。


“诶?”孙翔见旁边人下床的动作,连忙起身拉住周泽楷的胳膊,“你干嘛去?”


周泽楷也茫然地回望他,“睡觉?”


“你……”孙翔咬牙,“再摸摸。”


“……”


“……”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周泽楷表情隐在黑暗中晦暗不明。


孙翔臊得脸颊发烫,“算了,你快睡吧。”说完才发现周泽楷居然在笑,眉眼弯弯,嘴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笑,笑屁啊!!!”孙翔恼羞成怒。


周泽楷却是一手捂住他的嘴。


“呜呜呜……”你干嘛。


周泽楷只是笑,低下头肩膀笑得一耸一耸。孙翔被他笑得有点无语。


突然,乳头被一个温暖,湿意的触感容纳了,那瞬间孙翔也懂了周泽楷捂住他嘴巴的用意,舌头色情的扫过,孙翔也完全无法按捺地大喊出声,全被捂在周泽楷掌心里。


感觉到被吸了一下,孙翔腰间一软倒在床上,周泽楷也顺势压过去,大腿交叠在一起。因为被手压着脸,孙翔没办法抬头去看,但他光是想像周泽楷趴在他身上又舔又咬,快感就不停地窜出来,温热的口腔几乎灼烧了他的胸口。


最后的结尾以周泽楷充满了恶意的一咬。


“唔嗷——!!”这次不是爽的,是疼出的一句卧槽。


周泽楷做了坏事功成身退,如任何远程碰到近战一样迅速拉开距离,回到自己床上盖被睡觉。


“……NMB。”孙翔朝着周泽楷的方向啐了一句冲进洗漱间,灯光下镜子里明显可以看见,围绕着左乳乳晕外围一圈清晰的牙印,有些地方还渗了血。孙翔吃痛去摸,摸了一手口水。“周泽楷你属狗的啊!!”他大骂,后又一想,2001年11月24,属蛇啊,可真是一口毒牙。


“没用力。”外面传来一个温吞的声音。


“……”


“我跟你没完!!!”



 

接下来四三个小时总归是相安无事,可到了闹钟响的时候两个人还是没睡足,呵气连天地去训练场地,队员们都对他们连觉都不睡了,也要连夜之间进行的友好交流表示深切的关心。


孙翔睡眼朦胧地下楼吃早饭,回来的时候表情跟活见鬼似的精神抖擞,“我……”还没等他说完物主代词,身后就冒出个人来,嘴唇张合,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


“诶诶诶,这就是轮回内部训练地嘛,跟我们蓝雨比起来感觉不咋地嘛也就我们队长想来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嘛。诶诶诶周泽楷别跑PK一场来来来,哎呀知道你没吃早饭豆浆买给你的,快喝,算了太麻烦了,打完再喝吧。”


一大早的,所有人都被吵得脑仁疼。


喻文州也微笑着上前递过手上的早饭,“孙翔买给你的。”


顿时训练室里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响成一片。


喻文州莫名其妙地收回手,仔细思考自己有没有哪句话说错了,江波涛知道这人心够脏,再让他呆下去,不出一盏茶功夫肯定能从只言片语中,把事情了解的比他们自己还透彻,于是他挺身而出,提议带蓝雨两位正副队去外面整个场地转转。

喻文州点头同意了,而黄少天打死不愿意,他挑衅周泽楷失败,转头去撩拨孙翔,孙翔暴脾气一点就着,打着在老子的地盘狂你大爷的旗帜分分钟进了竞技场。


“喻队,你们怎么想到来轮回了?”路上方明华问。


喻文州赞叹着轮回内部的绿化,笑着答道:“是来上海旅游,玩了好几天了,明天一早的飞机。”


“于是这最后一天,想着顺便来你们这儿看看。”


参观宿舍的时候,喻文州果然如江波涛最怕的那样停留在孙翔和周泽楷的门前,盯着两个人的名牌眼神凛冽。


“喻队?”江波涛后悔好心带喻文州出来逛了,就应该在最开始的时候让门卫拦着他们赶得越远越好。“嗯?”喻文州仿佛没事人一般赞叹道,“孙翔居然和周队一个宿舍,江副队这就是他们第一年配合就能拿最佳搭档的秘诀么?”


“……”借口都给他找好了?江波涛手上拿着全宿舍的钥匙,假装要开门,“要进去看看么?”喻文州摆摆手,跟他期待的那样远离了那扇禁忌之门。


“主要是他们自己足够优秀而且努力,宿舍分配只是凑巧,否则岂不是所有住一起的人都是最佳搭档?”


“呵呵。”喻文州光是笑,不说话,笑得江波涛心累,并且暗自决定有时间一定不辞辛苦跑蓝雨一趟,也不说话,就对着笑。


回了训练场,几个人正打得热火朝天,黄少天带着杜明吴启吕泊远4打2追在孙翔和周泽楷屁股后头揍,还全不要命似得拿的大号,偶尔经过的路人看见一叶之秋风一般在最前面跑得溜快,后面紧跟一枪穿云边打边退,都快疯了,还没等他们喊出声,远处就蹿出来大段文字泡,宛如洪水猛兽样淹过来。


“……”夜雨声烦带着吴霜钩月,云山乱,残忍静默追杀一叶之秋,一枪穿云?


雾草,盛世奇景啊。


孙翔和周泽楷没一个擅长制造垃圾话,江波涛偶尔说,但都是一针见血,这种以量取胜疯狂碾压的刷垃圾话快感吴启他们还是头回感受到,就好比一直觉得特别头疼的技能,特别棘手的敌人突然为自己所用,爽飞了。


“少天。”喻文州悄声无息地越过人墙,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后者停下疯狂的手速,果断下线,“队长你回来啦,看到我英姿没!是不是帅爆了,没看到也没关系我给你说哈……”


“我看到了。””……哦。“


”黄少你怎么下了哎哟,偷袭!……卧槽龙抬头!翔翔你要不要脸!“这边杜明还奇怪夜雨声烦怎么突然没影了,孙翔已经出现在他们后方一个大招直线袭来。


”翔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拍腿。


”话唠你知道的太多了。“孙翔青筋毕露,击打键盘的姿势虎虎生威,可黄少天不为所动的还在那里大笑,喻文州揉揉他的头发,江波涛倒了杯水给喻文州,问他来上海这几天都去哪里玩了。


喻文州报了几个有名的风景名胜,黄少天立刻接上,侃侃而谈路上见闻。


周泽楷突然抬头问一句,”两个人?“


”嗯?“”哈?“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没听懂。


江波涛却如醍醐灌顶般闪电解释道:”队长是问怎么就你们两个单独出来玩?其他蓝雨的人呢?“


黄少天干笑着眨眨眼:”哈哈哈哈,他们都,回家了嘛,你知道瀚文还小要好好学习的嘛哈哈哈哈哈。还有些人去其他地方玩了,众口难调我们蓝雨是非常尊重所有人的想法的……“


反将一军的江波涛神清气爽,露出我们都懂的一样的表情,和喻文州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互相点头示意。




(咳咳,接下来要写点正经的,敢和别人讨论的情节了,节操再丢就真的捡不回来了【话说真的有这玩意嘛)


评论 ( 11 )
热度 ( 46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