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肆)

(今天真是搬了一天砖,忙死累死了,根本就没停下来过……估计明天还要继续搬,哎)



肆:


“喝,喝什么……”张佳乐手脚无措地起了拿起点单往哨兵面前推,都不好意思正视他的脸。


孙翔憋着笑假装四处看风景,偷偷在三个人的聊天群里发消息:来的时候说什么为自由毋宁死,没有爱情的结合就是一盘散沙,现在问人家喝什么了23333。


喻文州慢悠悠地回复到:哎,向导就是善变啊。


哨兵并不拘束,叫来服务员要了一杯白水。


聊天群内,孙翔:白水?!这逼装得太大了,我给满分!


喻文州:乐乐等会看聊天记录要跟你决斗了。


孙翔:就他那只小猫咪?还不够我家塞牙缝的。


喻文州:^_^剑齿虎吃荤,鹿才吃素。


孙翔:啧。用角顶你了啊。




 

“我叫孙哲平。”男人非常简单的自我介绍,接下来一桌人就陷入诡异的沉默当中。


孙哲平喝口水,张佳乐喝口咖啡,孙哲平再喝口水,张佳乐再喝口咖啡,孙哲平又……正当这两个人跟在沙漠里渴了三天三夜要喊服务员续杯的时候,孙翔看不下去了。


“咳,打断一下你们等会喝,孙哲平是吧,那个,邱非说他有东西拜托你带给我……”


“嗯。”孙哲平终于放过那可怜的玻璃杯,从战队制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冠冕堂皇戳着印泥的信封递过去。


张佳乐微微低着头,带着点不明不白的羞赧,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正端着咖啡杯贴在嘴边掩盖情绪。喻文州瞥他一眼,心里默默感到丝趣味。


“文州文州文州!!!批了!”孙翔展开信封里叠得工工整整信纸,匆匆看了几眼便兴奋不已,喻文州敛了心思将视线落在孙翔手中的纸上,赫然是嘉世战队的合同书,批准人还是叶修。


“你真是……为了毕业无所不用之极啊,连灵魂都能出卖……”喻文州表示不齿。


孙翔严肃地教导喻文州:“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再过两周就是‘白塔’53届毕业考试,而月前由荣耀公会亲自下达指令,‘塔’和‘白塔’受命联合出台了一项激动人心的规定:凡是在校学生,无论向导哨兵,只要被公会战队签约,便可通过完成由公会随机分配的A级任务准许毕业。


据说这项规定是由一位54届才能毕业的哨兵,花了一年时间每天不间断给‘塔’领导写千字信,堵办公室掰扯嘴皮子,顶着无数处分开展抗议游行(其实只有他一个人),终于磨动了上面的人,可以说是特意为了这个哨兵,颁布了这项校规。


当然也离不开该名哨兵的名义监护人——蓝雨战队队长魏琛,没事儿就臭不要脸地找公会会长喝茶,炫耀自己养大的哨兵多么多么优秀的得瑟行为。


蓝雨战队,外面也称作奇葩战队,或者哨兵之所。主力清一色的哨兵,再或者就是护卫,即是比哨兵弱一些,只有一感至多四感超乎常人的人群。半个向导,伴侣都没有,每次出任务都要找其他战队借人,很多时候任务得到的赏金都抵不上租借向导的钱。


但就这样的战队,还是成为了荣耀公会里数一数二的强队。


喻文州瞅准了这一点,向蓝雨战队递交了申请函,自我介绍中用华丽的辞藻重点描述了优秀的精神力课程成绩,以及悄悄咪咪地提到了一点点:体能不太好……


也不知道是蓝雨里面谁批准的,估计就是魏琛,看到是个向导高兴得要死,十分之效率,不过两天,合约书就派人送了过来。


孙翔递出去的十几封简历全石沉大海,他知道他名声不太好,递交的还都是小战队,没想到对他的成见还是这么大,终于在某天越云发来回执,说:我们理智上是非常欢迎你的,但是战队其他哨兵都说聘请了你他们全体转会,所以对不起了。之后,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接通之后,手机立刻被孙翔推给了前途无忧+终于能摆脱苦海=心情奇佳的喻文州。


喻文州:“……”


叶修:“喂?羊习习啊,是不是来求哥从嘉世给你找个位置啊?”


喻文州:“首席哨兵真是聪明人。”


叶修:“哟残疾,怎么是你啊,听说魏琛把你签了,干得漂亮啊,你是不是简历上就写了:体能稍差了一丢丢丢丢呀,也就那个老不死的能被你忽悠住。”


喻文州:“前辈,有些事情知道就行,还是不要揭穿为好。”


叶修:“啧啧,你跟那个暴脾气说,这忙我帮了,明天还要出任务,先挂了。”


喻文州朝孙翔比了一个OKAY的手势,语气依旧恭敬:“前辈晚安。”


但奇怪的是,昨天是另一个嘉世的队员邱非给孙翔打的电话,而且合约书还是拜托孙哲平带来的。按叶修那个瘪三劲,帮了孙翔这么大一个忙,怎么样都要亲自过来挤兑他一番,再退一步按规矩也应该是让嘉世战队里的人送过来,于情于理委托一个其他战队的哨兵转交都是不合适的。


喻文州有不好的的预感,不仅仅是叶修,可能整个嘉世都遇到了麻烦,但他不准备跟任何人讲他的推断,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未毕业的向导,战队里说不清的黑暗勾当,都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牵扯的领域。


孙翔了却了一大心事,瘫倒在沙发中,喝着陈果刚刚送来的超大杯奶昔,觉得人生无憾,连带看孙哲平都顺眼了许多,于是耐不住寂寞的他开始作死了。


“大孙啊,咱们都是孙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


哨兵的情绪波动了一下,虽然他面色依旧沉稳,但张佳乐还是感知到了什么,就仿佛孙哲平的思想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共感,恍惚像是自己的幻听,但心里知道这就是哨兵的精神世界与他相连。


我的天,相合性这么高?张佳乐慌忙用右手按住颤抖地几乎握不住杯子的左手,秉住了呼吸。


都是孙家人?难不成你是我孙子。


张佳乐隐约‘听’见这么一句话。


“……”


这下不止是左手,他整个人都跟抽风了一样抖成筛子,狠狠咬住手背憋笑憋得膀胱都快炸了。


孙哲平并无恶意,只是习惯性的吐槽,所以喻文州和孙翔都因张佳乐的过激反应觉得莫名其妙。


孙翔用看傻逼的眼神看张佳乐,后者回给他一个看孙子的眨眼。


“那个,听说你和乐乐,从小一起长大的?”孙翔努力忽略张佳乐深情的视线给他带来的不适感,继续问道。


孙哲平讶异地望一眼坐在身边的向导,皱眉还未等说话张佳乐已经愤怒地拍案而起,“你说你对我完全没印象?!”


张佳乐不理智的将孙哲平还仅存在于思想的言语脱口而出,带来的后果就是哨兵突然加固的精神壁垒。


“是的,我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你……”张佳乐脸色一阵绿一阵黑,最后阴气沉沉地问:“十三岁以前,你难道没有住在4区?”


哨兵疑惑地点点头。


“你别跟我说你到十三岁了都没有记忆!我记得很清楚你就是那个时候因为觉醒了才搬家的!”


孙哲平很认真地在记忆里搜寻向导的容貌,很久之后才试探地问一句:“你是那个时候隔壁邻居家的孩子?”


陈果其实送完奶昔之后就躲在隔桌偷听这边的修罗场,本以为会是霸道总裁傲娇宅男戏码,没想到竟然是邻家渣男拔屌无情,痴情向导不忘初心。好羞耻啊,她不好意思地捂住脸,露出两只滴溜转的眼睛,不过姐喜欢~


喻文州也算是听明白了,张佳乐之前跟他们‘抱怨’的全是胡扯,估计都是听到上头的相亲指派,自己脑内出的场景,虽然还不知道孙哲平怎么就选择了张佳乐,但可以断定,肯定是巧合。


怪不得张佳乐三年来一直念念叨叨爱情的伟大,原来是自己有份真挚的感情藏在心底不直说,旁敲侧击着虐狗呢,孙翔想着想着乐了,他和文州还挺不解风情,从来没和张佳乐细聊过这个话题,导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张佳乐的想法。


不过,孙翔不怀好意地对喻文州挑眉,两者交换了一个眼神,张佳乐这下玩大了。


“邻居家孩子?!”张佳乐的反问句里隐忍着怒气,“你对我就只有这个印象?!”他双手握紧又松开,最后发出一声冷笑。


“大孙你真是好样的。”张佳乐解开衣领扣子,露出根银色的项链,他拉着项链上花瓣吊坠用力一扯,非但链子没扯断,还差点把脖子扭到。


“……”


“……”


“……”


大家都很尴尬,孙哲平双手插到裤口袋里仰靠到沙发靠垫上,转开视线装作没看见。


张佳乐难得撕逼还失败,急得下嘴唇都咬破了,愤恨地解开项链往哨兵前面的桌子上一拍,狠话也放不出来,推开人就快步出门了。


孙哲平等人走了一会才不急不忙地站起身,把项链收进口袋里,朝孙翔喻文州点头示意,跟着张佳乐离开时的路线追了出去。


 

陈果立刻嗖得跳到两人对面,“什么情况!!!”


“你不都看到了吗。”孙翔如获珍宝似的把合约书塞进怀里,有了它,只要等待几天后的随机任务,就可以永远离开噩梦‘白塔’了,A级任务虽说困难而且会有生命危险,但这是他迟早要经历到的,只是时间问题。


“我没看懂啊!!!”陈老板抓狂了,“他们到底认不认识?!”


“认识。”喻文州心特别脏讲话跟挤牙膏一样不说全了,急得人挠心挠肺,陈果啧了一声,大方地拍板,“这次免单!快说。”


喻文州瞬间扬起嘴角笑得如沐春风,特别好看。


“孙哲平的左腕戴有一条银色的手链,被他白色的手表掩盖住了我没看清,不过估计和张佳乐是一对。后来张佳乐取项链的时候他还刻意把手藏起来了。”


“我看得真切。”孙翔补充道:“同样的花瓣纹路,分毫不差。”


“啧啧,别告诉张佳乐。”


“妥妥的。”


陈果痛心疾首地捂住胸口:“习习你以前不这样的,你跟喻心脏呆久了学坏了,还我那个心直口快纯洁善良孩子心性毫无心眼的羊咩咩。”


“得了吧陈老板,不拦着你你去跟乐乐说啊。”


“我才不!”






(终于!!!!把!!!要交代的!!!!交代完了!!!!接下来就做任务走剧情了!!!!不容易啊!!!!!

别急!!!!还有两位主角就在不远方!!!!!其实我自己写得都急!!!!)


评论 ( 19 )
热度 ( 42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