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陆)

(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不忍心看第二遍。)


陆:


越野车停下后,出任务的五个人早已换好适合夜间行动的黑色紧身衣,蒙着面,黄少天也戴上哨兵特定的抗精神攻击面罩。


终于安静了一点……孙翔偷偷翻了个白眼,这男的怎么这么能说啊,以后再也不嘲笑张佳乐话多了,跟此人比起来他简直称得上是沉默寡言。


直到江波涛下车关上车门,杜明终于灵光乍现惊讶地在通讯器里大吼一声。


“唔惹个去(我了个去)……”黄少天的声音在厚重的两层遮挡下显得有些模糊,反倒添了丝突如其来的萌感,“吼深咩吼,吓屎喔惹(吼什么吼,吓死我了)。”


所有人都被逗笑了,紧张感也被这个桥段冲淡许多。


“不不不,孙翔你不就是和我同届,因为歧视哨兵被百分之七十战队列进禁止名单的那个人吗!”杜明的声音在仪器里显得有些失真。


这么一提,吴启也立刻想起来“辅助作战以及精神力安抚类考试都交白卷那个?”


“……”孙翔非常不想提起这场误会:“哎呀,救出你们队长再说吧。”他现在比较发愁的是这一公里如何把喻文州安然无恙地送过去,话语之间五个人在树林之间急速穿行,为了照顾与普通人体格无异的吴启和江波涛,黄少天和孙翔都降了大半的速度,就算这样,喻文州也非常吃力地跑在最后。


孙翔知道喻文州不想在众人特别是蓝雨黄少天面前暴露自己的弊端,可他还没来得及想出合理不惹人怀疑的借口,实体化他的泽鹿载喻文州一程,黄少天已抱着怀疑的眼神放慢脚步靠近喻文州。


“里者咩回肆(你怎么回事?)”黄少天嘴上问着,身体已快一步拉过喻文州的手臂绕过自己肩头,一只手揽过他的身体抄在腋下,将人半扛起来想让他借力走快一点。


喻文州完全来不及阻止,身体的接触就让他知道来不及了,穿着宽松的衣服以及换紧身衣故意避开众人的秘密清楚地传递到哨兵的思绪里。


他太瘦弱了,单薄的躯体下根本不可能蕴藏什么力量,臂膀上只有少得可怜的肌肉还是他花了近两年好不容易锻炼出来的。


隔着面罩喻文州看不到黄少天的表情,也不能简单地感受到情绪波动,但他知道,这人发现了。


果然,哨兵果断停下脚步将他放开,默念了声什么,他左手边的雪豹突然变大,从幼年变成齐人腰高,爪下被压陷的野草和众人的视线昭示着它的实体化。


“上。”哨兵的声音骤然变得一本正经,不再那么叽叽喳喳活力四射。


喻文州吐出堵在胸前的一口气,不再压抑自己剧烈的喘息,250米速跑,他确实到极限了,而一个体质能弱成如此夸张的向导,在战场上无疑就是累赘。


虽然雪豹知道这名向导和他主人的契合性非常高,但仍旧在黄少天内心真实反应的影响下显得对喻文州极其不耐烦。


毕竟精神体就是主人的思想最直接的体现。


原来是个外热内冷的性格,而且崇尚强者。喻文州这样想着,慢吞吞地手脚并用爬上雪豹的身子,黄少天皱皱眉,唤了声雪豹的名字,夜雨声烦摇摇毛茸茸的大尾巴,伏下身体方便喻文州坐到他的背上。


“谢谢。”喻文州轻声道谢,唯一露出来的眼睛笑得潋滟,显得睫毛极长。


江波涛似乎看出了什么,但吴启完全是羡慕嫉妒的眼神,他们战队会实体化的只有队长和副队,副队长精神体是是只小狒狒,实体化了个头依旧小巧玲珑只到人膝盖处,别说骑,不小心压到都能让狒哭上半天,至于队长那个……不提也罢……


“副队,队长肯定需要有向导打破屏障带他从精神图景出来,我建议修改方案为孙翔和黄少天策应,喻文州独自潜入……”方明华深思熟虑后提出自己的建议,还未等说完就被江波涛打断,“不行,原计划行事。”


很多情况下,精神力强大的向导会对敌方哨兵进行惨无人道的精神施压,即便不具有精神攻击,控制的能力,但特意放大五感中一感或强行破坏精神壁垒也会令人异常痛苦,这是极其常见的拷问手段。


针对这种情况,大部分哨兵会采用一种非常危险也相对安全的方式——故意使自己陷入神游状态,躲进精神屏障内,等待己方向导唤醒。


孙翔当然懂方明华的意思,嘴角抽搐两下,干脆自暴自弃地压低声音对着通讯器吼:“就老子这体魄把人单手拎出来都不成问题!你们再烦我要变形了!!!”


车那边被吓得安静了三秒,然后传来两声嘀咕:“变性?”“队长181。”


孙翔自动过滤那个问句,咬牙切齿回答“大爷185”并用非人手速关闭了通讯器。


 

 

嘉世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一群乌合之众,黄少天和孙翔不废吹灰之力干掉了门口守着的唯二护卫,潜进门一看,三三两两的哨兵躺在沙发上亦或席地靠依着墙边,睡得七倒八歪。


五人眼神示意,江波涛和吴启各自掏出麻醉针剂悄身接近还在打呼的哨兵,剩下三个人顺着杜明传到他们光脑中的模拟地图寻找地下室的入口。


黄少天的精神体夜雨声烦明显是那种喜欢被放出来四处溜达的个性,但在这种情况下也只好被收进精神图景中,以免万一有个和黄少天高相合的人出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说?”三个人抵达藏有地下室密道的书房外,守着门睡眼朦胧的哨兵已被搞定拖走,容易得都让人怀疑有没有陷阱。


黄少天甚至在想轮回的队长难道也是个向导?这群垃圾看管着他都能逃不出来。孙翔也是同样想法,要不是身边有个刚刚打败他的哨兵,他都要认为自己很快就能成为叶修第二了。


虽然沿路都装下了针孔摄像头,方便远处的轮回向导远程监控给他们以提示,但赋予破坏干扰器任务的江波涛和吴启显然还未找到开关处,所以杜明,方明华和吕泊远只能通过通讯器传来的声音得知里面的情况。


毕竟是还未毕业,冒冒失失的孩子,黄少天竟做出一个手势示意孙翔:冲?孙翔眉眼微挑,迅速点头。


“等下。”喻文州连忙悄声打断,敌人聪明不用怕,敌人蠢更不可怕,最麻烦的是敌人又蠢偏偏还要自作聪明,外面的一群哨兵显然都是最下等的,鱼龙混杂,还搀了不少护卫,一名向导都没有,就算大部分嘉世的主力都逃到了国外,但难道凭这些人嘉世就可以连续几年综合实力排名公会第一?


最坏的可能性就是他们会傻到拿全部的上等哨兵和向导堵在周泽楷周围,完全放弃了外边。


黄少天深邃但冰冷的眼神只落在喻文州身上半秒,下个瞬间就破门而入,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个向导很弱,可能他认为很简单的事情喻文州都觉得根本无法想象,所以这人会太谨慎拘束而延误战机。


但孙翔跟喻文州混了两年,对他的朋友的判断力深信不疑,几乎下意识就听从地退了一步。


果然和喻文州预料的无差,门一开,十几个哨兵向导围成一圈抽烟数钱,跟黑社会犯罪现场似的,地道暗门大开,听到开门响动又从里面钻出几个哨兵。


黄少天第一反应是,卧槽,这是一群傻逼嘛?暗道开得这么明显生怕我们找不到入口吗?第二,糟了闯祸了。


喻文州快速单手朝孙翔指了指上方,两个人十分默契的一个跟随黄少天踏入书房暴露自己,一个人后退猛冲,轻易地三两步攀上墙面,借战服上的吸盘如壁虎一样贴在天花板上。


“逃!!”黄少天大吼。


喻文州在来之前就早已按照他的极限,计算好逃跑的路线以及能够暂时躲藏的房间,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在这种情况下,转身跨步之间最先做的事,竟然是实体化他的精神体,夜雨声烦一口咬住向导的衣服将人甩到自己背上。


喻文州来不及分析这个下意识动作代表的含义,混乱之后简单短促地喊了一声“左!”


黄少天很自信,但还不至于自大,犯过一次错绝对不会一错再错,他这事也看出来这个青年考虑到的比他多很多,于是果断遵从指令向左狂奔。


一公里外车上的人顿时警觉,也不敢贸然出声,屏息听着这边的动静。


雪豹的奔跑速度是120km/h,将他的主人都远远甩在了后面,扑头盖脸的狂风吹开了喻文州的兜帽,黑色短发四处飞舞,后来据孙翔称,当时他在趴屋顶看过去,感觉到那瞬间喻文州的刘海疯了。


喻文州不得不矮下身子,抓紧雪豹的毛,紧贴着身下温热的皮肤。


浩浩荡荡的哨兵和向导怒骂着追出来,依照喻文州据进门以来种种对他们智商的评估,最后只会剩下五六个人守着地下室,完全不会是孙翔的对手,除非他突然脑抽,冲上去和人硬杠。


喻文州回头,果然看见飞跑着仍然不忘给后面制造点麻烦的黄少天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将本就狭窄的通道挤得水泄不通。


“夜雨声烦,慢点,你主人有麻烦。”喻文州柔声道,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口水都快被它跑出来了。


向导们跑得慢,厉害的三个干脆放慢速度远距离用精神力干扰哨兵的五感,正当黄少天因突然放大的听觉感到剧烈晕眩时,突然被一阵清凉的微风缠绕,那瞬间,全身每个汗毛都被捋顺服帖,每个细胞都被调动到最佳状态,身边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就仿佛近视多年的人突然佩戴了一副异常合适的眼镜。


他并不是没被向导安抚过,但这种感受却是前所未有,前后差距悬殊到好比松柏和狗尾巴草,只要不瞎,都能知道谁更傲骨峥嵘。


果然上帝对谁都是公平的嘛,身体的羸弱就用强大的精神来弥补?黄少天从袖里滑出飞刀,似乎预知他会有这种举措一般,比他行动更快的是突然被加强的触感和视力。


一刀命中最近的那人的脖颈。


最前面人的倒下带动了一股浮躁的情绪,本害怕开枪在拥挤的房间内会误伤队友的哨兵们,这时也不管不顾地掏枪射击。


意识到身边有一个精神力强大的向导的黄少天激动到呼吸都是炙热的,宛如打副本突然发现一直划水的白板小号在boss面前居然穿上了极品奶装,他果断摘掉沉重的面罩,头也不回,依靠突然被加强的听力判断,将其狠狠掷向斜后方,敌人应声而倒,同时他也一个矫健的翻滚在次卧室门关上的最后瞬间闪进门中。



 

两个转弯,80M距离,干掉两个人,嘛,成绩不好不坏,可惜没机会组装他的枪来发扫射。黄少天这样想着,回头就看见夜雨声烦一口血迹,沾红了白色的皮毛,不远处的床上躺着一个已经没有呼吸的哨兵,左腿肌肉翻飞,深可见骨,脖子呈不自然的形态扭曲着,显然被咬断了。


“干得漂亮夜雨~”黄少天摸摸雪豹的脑袋,夜雨声烦舒服地蹭蹭,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滚圆的猫眼看向喻文州,那人如之前一样,骨节分明的手指竖在微微翘着的嘴唇前,无声作出一个嘘的模样。


刚刚那个哨兵好像被控制了一样一动不动,肯定是这个向导做的,我是不是该告诉主人?可是他不让我说……啊,他好厉害的,我就听他的好了!




(首先,我是专门去百度了一下的,猫科动物是可以骑的,我们人类没骑主要是因为它们太矮而我们的腿太长了【正色】,但是不能骑在腰那边,毕竟腰那么柔♂软……一般可以坐在腋下上方也就是脊背处。


然后,喻队跑250米就不行了……没夸张,这里是速跑,也就是维持冲刺状态,其实我跑步不算差,冲刺200米的话我也得快跪了……


再次,至于这种无线耳机和光脑出现在同一画面内的违和感,请大家忽略……


最后,自古坏人不抬头!!!二翔不会被发现的!!!


最最后,下章周大大要出来了!!!不出来我直播吃键盘!!!


最最最后,估计接下来这两章都不会有双花戏份,先不打他的tag,等再讲到了再打,(⊙v⊙)嗯。)

评论 ( 21 )
热度 ( 31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