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玖)

周泽楷伴随着悠悠鸟鸣而醒,晨间和煦的阳光洒进房间,窗帘因微风而轻轻摆动,他缓慢转动眼珠扫视周围,白墙百合花病号服还有扎在手背上的输液管。


完整的记忆停留在最后一名哨兵不甘地倒下,接下来只有几个片段,被一只巨大的雪豹载着,江波涛着急的脸,吕泊远喊叫的声音……


“队长!”


还没来得及理清楚脑中混乱的回忆,已经有人兴奋地冲进病房。


“杜明,轻点声。”江波涛嘴上提醒着,其实自己内心也高兴地想大吼,在床尾手足无措地踱了两圈才想起按响警铃喊医生过来。


等主治医师给周泽楷做了全身检查,点点头表示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只需要静养半个月等身体恢复就好之后,病房里再也按捺不住掀起轮回几位队友高兴的嚎叫。


吴启笑着笑着眼角一红鼻头一酸,朝周泽楷乱发脾气,“队长你怎么不顾自己安危啊,你没了我们怎么办啊……”“哟哟哟,”杜明连忙扯床头柜上的餐巾纸给吴启的老脸一通乱擦,“小启启委屈了,别哭,队长这不好好的吗。”


“就是,别瞎说。”江波涛坐在沙发上给周泽楷削了个苹果。


周泽楷微笑地看着大家打闹,眉眼温柔,江波涛递过苹果之后忍不住在他头上狠狠揉了一把,心底软的像滩水,同样在感叹这个人还在真是太好了。“嘉世倒了,不过害得你成这样没倒我们也得把他弄倒了!”


周泽楷敛了笑意,慢条斯理地啃了一口,抬头问他:“叶修呢?”


“早醒了,听说前两日在病房里偷偷抽烟把被套点了被医生拿病历本可劲抽……你吃完了我给你做一次精神安抚。”


“唔!”提起这个周泽楷突然想起什么,“救我那个人……”


江波涛踹了提议花副队的钱大家晚上去夜场找两美女哨兵好好嗨一把的吕泊远一脚,头也不回地再去整治偷吃其他战队给队长送的果篮的杜明和方明华“老方怎么你也跟他一样皮啊!……哦,队长你说孙翔?”


周泽楷点点头,发现江波涛背对着他看不到之后扬声说了声:“嗯。”


“要不是知道他是孙翔,我们都要怀疑他跟你有仇了。”吴启把香蕉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又去掰第二根,“那精神壁垒给你修复的什么呀,跟用报纸给厕所糊墙似的。”


周泽楷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江波涛和大家一样轮替在医院里守了快一周,睡不着吃得少提心吊胆,此时石头落地松了口气饿的要死,见阻止不了大家觅食的决心,干脆一起剖哈密瓜吃,“孙翔?飞翔的翔,队长你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两年前的事儿了。”


周泽楷茫然地摇摇头。


“两年前白塔毕业考试,他就是诅咒他的哨兵队友那个。经理回来还专门问了你有没有抵触心理,要不要列入禁止名单,你说没关系……当时你根本就在发呆随口回答一句是吧?”


周泽楷依旧没有想起来,啃完了苹果才突兀地回一句:“他不是那种人。”


杜明用黏腻的手一拍桌子,“对啊,他那种糊墙办法太耗精神力不像随手应付,关键是他还给你刷了一大片好几层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江波涛摸摸下巴,勾起一边唇角:“说起这事也有趣,完成任务的三个学生,两个是蓝雨预备生,而那孙翔特别不巧,本来是被嘉世录取的,可惜嘉世倒了……队长你说我们要不要……”


“不。”这次周泽楷非常果断,“要哨兵。”虽然对这个孙翔很有好感,但轮回战队不需要向导,更不需要能力这么差的向导。


吴启摇摇头:“队长那时候你绝对是在发呆然后随便一句话应付了经理。”


 

 

孙翔和喻文州都各种大吃大喝,四处买买买嗨了快一周,外面传来了嘉世解体的消息,噩耗传来当天孙翔瘦了五斤多。


喻文州想笑不敢笑,脸都憋紫了,水都不敢喝就怕喷出来,然后忍了一天的笑全在梦里爆发出来,1218半夜传出的阵阵爆笑声吓得隔壁一晚没睡好。


虽然孙翔本来就没打算在嘉世呆多久,只是想把它当做一个踏板能够毕业,但是我还没踏呢你怎么碎了啊?!三无伪劣啊!


第二天喻文州奇怪地揉揉发僵的脸颊,就见到孙翔挂着两个巨大的黑眼袋从厕所里走出来。


“文州我想好了,我决定留在学校再重修一年。”


这次喻文州真的没忍住,一口漱口水全咽进肚子里,“你疯了,你只要在全体毕业考核之前再申请到一家战队就好了啊。”


“我去给黄少天打电话,蓝雨队长是他的养父,如果得到他的帮助申请蓝雨应该十拿九稳。”


“不用麻烦了。”孙翔言语之间充满了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的大度,“本来我就动过重修的念头,没想到……看来这就是命,是不公平的命。”


完了,孙翔坏掉了!喻文州牙膏沫子都来不及擦冲到写字桌上拨通黄少天的号码。


此时,门锁一响,张佳乐用报纸挡住脸,戴着棒球帽和墨镜飞快地闪进宿舍内,反锁房门,背贴着墙壁一脸逃出生天的表情。


“乐乐?”喻文州刚惊讶地喊一声,电话那边接通了。“文州文州文州?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你就打来了好巧啊!你找我什么事啊?我还有五分钟就到你们学校了我让魏老大给我派辆车他个穷鬼死活不愿意,害我还要打的,不知道他随手给我的通行证有没有用你们门卫不是那种喜欢盘问的吧?对了,你到底有什么事?”


“……”喻文州仔细想了想,“不好意思,少天,我忘了。”


“哈哈哈哈哈,你慢慢想,等会当面说吧!哎哟,师傅你悠着点啊,刚刚那是漂移吧对吧对吧太猛了……”


“少天,你来我学校干……”电话被挂断了,喻文州:“……”


孙翔给自己泡了壶茶,对着朝阳浅浅品尝,张佳乐把装备一股脑扔到自己原来睡的那张床上,对着这个场景哈哈大笑:“二翔你这是要出家?”


喻文州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有点反应不过来,给自己也倒了杯茶,站在孙翔旁边目视远方喝口茶想要静静。


张佳乐:“……”


张佳乐:“……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见到我回来也不惊喜,不惊喜也就算了就当没看见?!对得起我庆贺你们首次任务完成每个人三百的红包吗!”


“嗯?你说吧,怎么想回来住了?百花宿舍闹老鼠?”提到钱孙翔非常给面子地放下茶杯,三个人如以往无异在喻文州的床上坐成一排。


“还不是孙哲平,就上次你们见那个哨兵,他……特么转会也进百花了,还是副队。”张佳乐仿佛往事不堪回首般单手扶额。“而且,看队长的样子,是准备今年退伍后把位置让给他。”


“囍”


“囍”


“你们两个好烦啊!”


“乐乐你得改改你这脾气,高兴就高兴,嘴硬什么。”孙翔揶揄地挑眉,“记了别人那么多年结果别人不领情的是你吧?”


“你们哪只眼睛看到了?绝对是瞎的我帮你们戳了吧。”


喻文州恨铁不成钢地摇头,“乐乐,说瞎话的时候记得打草稿,你身上那哨兵的味道太浓了,早上刚做过暂时标记吧?”


张佳乐的脸随着这句话轰得燃烧,语言能力也随之燃尽,半晌说不出话来,孙翔趁热打铁凑近了点问道:“到底什么情况,那天你出去之后老孙立刻追出去了,然后呢?”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喻文州也好奇地问。


张佳乐几个深呼吸冷静下来之后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眼刀,“早上那个是!误!会!!!不!小!心!碰到了而已!!”


眼看喻文州张嘴又要戳穿什么,张佳乐连忙撒泼:“闭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恋爱的甜蜜烦恼啊。”孙翔用手肘捅捅喻文州,有点感慨,随后想到了某个哨兵,还有他英俊完美的脸,随之要重修的暴躁心情仿佛平静了许多。


“对了!乐乐,二翔他要重修,你快劝劝他。”喻文州想起正事,张佳乐听了明显一脸不信:“有病吧?这鬼地方你还没呆吐?……就算嘉世解散了,还有那么多战队呢,实在不行……让……孙哲平给你开个录取函……”那个名字念得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噫——”孙翔表达出嫌弃的意思,“我可不能害我的好朋友出卖色相啊。”


喻文州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张佳乐即将进行的酷刑,喻文州难得有些犹豫,他先理清楚思路,再秉着大家一起死的念头点开了外放——


“文州我到校门口了!!可是我没带向导素门卫死活不让进啊有通行证带了抑制信息素的手环他也不给!!!烦死了你快来出来接我……诶诶诶,你等下还有一个哨兵要进去…我去问他能不能借一下你先别挂……”


通话那边的声音随即变小模糊,张佳乐一脸的不在状态内,拍拍孙翔:“这人谁?几辈子没说过话吗?”孙翔皱眉:“很烦的一个神经病,不过,诶,文州你俩怎么这么熟了?我刚注意到你们的称呼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喻文州温和地笑笑不说话,与此同时黄少天回到手机前:“借到了!!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啊,对了你们宿舍是在X区X园12楼18号吧?我还是第一次来白塔啊,好多向导好激动啊……”


“少天,下次一定记得随身带向导素。”


“知道啦知道啦,诶,我在国旗底下现在往左还是往右啊……”


“国旗底下?……你别动,我来接你。”


“哦哦哦,不用了不用了,这个哨兵说他也到X园区正好顺路,我马上就到!”


“少天你到底……”电话又挂了,喻文州还是没有把问题问完:“……”




总觉得一个哨向文没有精彩的打斗场面简直白搭,不过...对的,这篇没有,接下来进入好好谈恋爱情节,谈完了再做个任务就基本结束了......

这就是浅显易懂的大纲!!!!

刚刚一直以为成功发出来了,然后在自家群里开心地看林方H戏,结果回来一看...并没有发23333333

评论 ( 22 )
热度 ( 289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