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拾)

孙翔在吼,张佳乐在叫,黄少天在咆哮黄少天在咆哮!!


喻文州看着乱成马戏团的宿舍隐隐觉得头顶青筋直突,不过五分钟之前,这里还是祥和一片,1218三人组其乐融融地互相捉虱子吃,孙翔铁了心要留级重修,张佳乐一拍大腿,好!正巧百花公寓我也不方便住了,等会就回去拿行李跟老冯说一声回来陪你!孙翔动情地握住张佳乐双手,好朋友!


张佳乐深情回握,一起走!


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两个人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动次打次,连电话铃声响了都没听见,直到喻文州把手机砸到孙翔脸上,“别二了,快接。”


来电号码并不认识,孙翔小跑着到阳台上喂喂喂了半天,张佳乐本来想跟过去偷听,结果有人在外面大力敲门他只好先过去开门。


“文州!诶?”黄少天本以为给他开门的会是喻文州,再怎么样也会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向导,结果是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我没走错吧?喻文州是住在这里吧?不是我说你们这儿也太绕了,所有向导都住在一栋楼里建个20层一层还20间至于吗,多造几栋楼不好吗?……”


张佳乐秒退五尺远,对身后的人招手,“文州找你的。”顺便回头朝人比了个口型:这家伙怎么话这么多啊!!!


喻文州走过去把人迎进来,刚想关门就是一愣,黄少天歪头朝门外看一眼,有点兴奋:“诶?这位大哥真巧啊又见面了,你……诶?你也来这里找人?”


“嗯。”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点头,踏进门之后立刻抓住了那个背对着,但因为他的声音全身一颤的人,“张佳乐!”


“你你你……”张佳乐指着人半天没你个所以然来,孙哲平则是一脸的我还不懂你:“除了这里你还能去哪儿?”


“……”


“早上的事情……”


“早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孙哲平缓缓呼出一口气,耐心即将到达临界点:“我说过了,我是认真的。”


“认真什么?想结合那么多向导等着你呢孙副队。”


黄少天还在试图用最自然的姿势溜达到喻文州旁边,夜雨声烦早已迫不及待地扑到向导的怀里,各种蹭蹭求抚摸。


黄少天:“……”他有点尴尬,精神体直接表达了主人的思想,也就是说……


喻文州背后突然冒出两只乌鸦,扑腾着翅膀用爪子缠住夜雨声烦的毛,轻松地将小雪豹腾空,在惊讶声中将它带在空中滑翔。


雪豹吓得四只小爪子不断不着力地踩踏挣扎,呜咽着朝主人求救,可惜黄少天手指着喻文州的精神体,好半天居然问出一句:“怎么就剩两只了?”


喻文州好笑地勾唇,又伸手招出两只,乌鸦们平时状态非常安静,绕着黄少天飞了两圈落到他的肩头站稳,那边雪豹委屈了一会渐渐也玩上了瘾,尾巴也从炸毛改为乖顺着晃悠。


黄少天扭头和乌鸦大眼对小眼,瞪视了几秒他一把将两只乌鸦揽进怀里,“文州文州!!!”他嘴角拼命往孙哲平那边撇,眼睛也眨个不停示意喻文州有别的人在,喻文州虽然想说应该没关系,但看他这样子也颇觉有趣,干脆不拂了他的好意,将精神体都收回图景,就单留夜雨声烦旁边那只和它玩耍。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这才在喻文州平视的眼神下支支吾吾解释自己的来意,“呃,你不是答应回来就跟我解释的吗?”这理由随便的可以,甚至他自己都不太好意思说出口,可喻文州认真地点点头仿佛事情确实很重要一样。


张佳乐狠狠地拍桌,恼羞成怒的他也不嫌手疼:“孙哲平我说过了,我们的契合度只有79%,你连我的精神体都看不到,有什么理由非在不起不可。”


“你到底在排斥我什么?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孙哲平觉得张佳乐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他沉着脸紧抓着对方的手腕,张佳乐被捏得有点疼,但气势上仍旧不肯服输,梗着脖子怒目而视。


“那你喜欢我吗?!”


孙哲平一愣,咬牙:“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失忆了,但我肯定我是喜欢你的。”


“所以啊,你现在不喜欢我,我呢,对你也没多大感情,最多算一个执念,我们之间相合性又不高,有必须在一起的必要吗?”


孙哲平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少天那边大吼一声:“有!!!”


“有——没有搞错啊!!!二十只?!可能还会更多?!!!!”喻文州连忙上前捂住黄少天的嘴,“别喊……”


黄少天这厮刚安静下来,孙翔从阳台腾跃而起,当即一个后空翻旋进屋内!“卧槽!!!老子被轮回录用了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乐乐文州你们听到了吗!!!!轮回!!!轮回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意愿加入他们战队!!!江副队给我打的电话!!!我确定我在那边听到周泽楷的声音了!!!哦耶!!!后面的朋友们举起你们手中的钢琴和我一起大声唱好吗!!!”


喻文州:“……”


张佳乐:“……”


孙哲平:“你室友脑子还好使吗?”


黄少天:“周泽楷?……听说昏迷了快一周昨天刚醒啊。”


“什么?”孙翔停下挥舞的双手“昏迷了一周?!”他赶紧拿出手机给周泽楷拨个电话问问他怎么样了,解了锁屏打开通讯录才想起并没有手机号码。“……”


孙翔呆呆地回到喻文州的床上坐着,经过的地方连BGM都为之变色。


张佳乐趁机推开孙哲平坐到孙翔旁边,“二翔不哭,站起来撸!”喻文州站在一边,微笑道:“挺好的啊,等进了轮回手机都偷的到还怕要不到什么手机号码?”


孙哲平明显不愿意这样被岔开话题,他背靠着上下铺的梯子,交叠双腿,对着张佳乐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我希望你现在就和我回百花。”


“凭什么啊,副队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你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会懂,我只会和你一个人结合,虽然我记不得了,但是种种迹象表示我曾经非常喜欢你,这样还不够吗?”


“可是你现在不喜欢我,你只是看着你的手链和笔记本推断出之前的你喜欢我,你也不能保证将来你一定会喜欢我,孙哲平,我们的契合度不高……我也没多少魅力。”


契合度很多时候也代表着两个人相互之间的吸引力,不是契合度高就一定会在一起,但是高相合性的人之间总会有种莫名其妙就看他极其顺眼的感觉。


孙翔搓了搓一胳膊的鸡皮疙瘩,和喻文州,黄少天一起不明所以地听戏。


那天从咖啡馆跑出去被孙哲平追到之后,就被拉到公园长椅上交代了事情的始末,他们两个七岁相识,度过了整个少年时期,直到孙哲平十三岁的时候觉醒成为哨兵,全家都搬离了4区为了日后进塔学习去了1区,而他十六岁真正被送进白塔的时候,张佳乐恰巧觉醒成为了一名向导进入白塔。


这期间两个人的信息往来并没有断过,即便孙哲平训练严格,每个月交流的时间都非常短暂。直到孙哲平毕业进入战队正式接任务的一个月后,张佳乐彻底失去了他的信息。


一开始还以为是任务期间的消息封闭,张佳乐那时候又因为某种撒比的原因被迫留校重修,等再想到这茬的时候他们已经半年没有联系了。


张佳乐有点慌,可是战队人员的消息并不容易打听到,过了很久都没得到一句准信。再过了半年,他毕业被百花战队录用,终于凭借着战队之间的狼狈为奸,得知了孙哲平这么久以来活得多姿多彩,就是没跟他联系而已。


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油然而生,气得他当场扭头就走。


而在孙哲平这边,事情更加简单,他第一次出任务,就被流弹打到了头,鬼门关晃悠了一趟,回来就失忆了,连父母什么样子都记不得。起来看自己床头放着一个汉子的照片,抽屉里全是和一个叫乐乐的人的书信,可是…….乐大爷,你的全名是什么啊,之前怎么这么腻歪啊全叫的小名我上哪里找这个人去啊。


问了圈战友,谁都不认识他,拿着照片去问父母,他们哪里会知道照片里这个英姿飒爽的年轻人就是隔壁那个留着鼻涕跟在孙哲平后头跑的蓝孩纸,十四岁青春期还长了一脸痘丑的不忍直视。


就这么耽搁了两年,战场上立了功,boss问他有没有中意的向导,没有的话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给你撮合一下啊,这才终于有机会翻看向导名册,找到了这个宛如梦魇缠绕了他多时的张佳乐。


按理接下来应该是两情相悦,终成眷属,孙哲平脑子里没什么弯弯绕,想着他从未取下来的手链和张佳乐佩戴了这么多年的项链,直接提出了结合的要求。


没想到张佳乐就炸了。


张佳乐就比较复杂了,他被晾在一边整整两年,一开始提心吊胆,后来的心如死灰,难过的时候一个人捶墙连最好的朋友都不敢去倾诉,虽然得知了真相怪不得孙哲平,但他也心中郁结着一口怨气无处抒发,还有对孙哲平的一丝后怕。


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借钱给别人,别人当场携款潜逃了,若干年后回来告诉我我没逃,我就是被人绑架了,钱都被抢走了,你再借我点。


可以啊,但是,你总要先向我证明这次你不会再被人绑架了或者各种理由消失了吧?你上来就再问我借钱是怎么回事?





【其实一开始双花这对情节设计非常简单,就是久别重逢,大孙逗乐乐玩假装不记得了,后来觉得吧……是不是太简单了,没什么好写啊,于是扯啊扯啊扯出这么一段,虽然感觉逻辑上有点问题……但是……啊,尽力了…大孙,慢慢追吧总会追上的…(汗


评论 ( 18 )
热度 ( 41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