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拾壹)

拾壹:

 

话说得这么文艺,其实翻译过来就是,你忘了我就把我丢一边,想起来了就唤我回去,凭什么啊,爷有这么贱吗!再怎么样你也得追我追到我开心才行,结合什么的看你表现。


这画外音不管孙哲平听没听懂,反正人精喻文州是看明白了,于是他打心眼里觉得张佳乐真事儿妈,并且催促他赶紧回百花别给大家添麻烦。


“你也看到了,退一万步老冯脑癌同意了,孙翔去轮回,我进蓝雨,难道你要一个人留宿舍?”喻文州拿出两个一次性杯子给黄少天和孙哲平倒了茶,大孙从早上到现在说了这么久废话真是渴了,对他露出赞赏性的微笑。


张佳乐深不可测地冷笑一声,“文州,你未免太年轻了,也不想想蓝雨那么穷的地方会给你提供员工宿舍?”


黄少天喝茶的动作一顿,做思考状:“……好像还真的是,魏老大他自己的房子贷款还没还完呢,郑轩和李远都和父母住一起,宋晓家在郊外每天早上各种迟到……确实没有宿舍。”


喻文州眉毛一挑:“不是吧……”之前什么都是开玩笑的,这件事可开不得玩笑,毕业之后学校不可能再提供宿舍,喻文州的父母老家都在遥远的7区,真是这情况,他就要赶紧在这几天内解决住房问题。


虽然知道非常不道德,孙翔还是没憋住:“轮回……免费为队员提供双人宿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除非你的新室友是周泽楷否则不要和我说话。”喻文州从柜子里拿出笔记本电脑,他可不想毕业第一天就露宿街头。


全场除了喻文州的视线都齐刷刷落在还捧着纸杯小口喝茶的黄少天身上,就连夜雨声烦和乌鸦甲都瞪着圆圆的眼珠看向他。


黄少天非常不好意思地清咳一声,讪讪放下茶杯:“文州啊,那个……我父母给我在区中心留了一套房子,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住啊。”


孙翔看向黄少天的眼神明显写满了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喻文州抬起头,食指无意识地敲打床铺栏杆:“这样不太方便吧?”“没有,房子挺大的,离蓝雨总部也近,平时家里也就我一个人。”黄少天手忙脚乱地解释。


喻文州略作思考,好像也没有拒绝的理由:“那房租怎么算?”


“啊?”黄少天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眨眨眼,“不用了吧,嗯,你会做饭吗?就用每天的早晚饭抵了吧。”


“……不会。”


“那就打扫卫生也行。”


喻文州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也,不怎么擅长……”


张佳乐简直不忍直视这一对的画风,扭过头去假装欣赏地上的瓷砖纹路。黄少天肯定舍不得真让喻文州付房租,左右想不到理由的他脑子一热脱口而出:“没事,正好这些我都擅长,你搬过来吧。”


“……”孙哲平嘴角一抽,又瞬间仿佛从这句话里悟到了什么。喻文州也因这句话有短暂的惊讶,接着他再也忍不住掩唇笑出声来,弯成月牙形状的双眸璨若星辰,“好好好,那就麻烦少天了。”


三天后,黄少天终于以死相逼向魏琛借来了装逼用汽车,运载了喻文州的全部行李,外加蹭顺风车去轮回报道的孙翔和他的大包小裹,以及死到临头的张佳乐。


车停在百花总部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用一种看亲人最后一面的眼神目送张佳乐去送死,三天前孙哲平离开前完全是怒极反笑给张佳乐放了三天假,还说有本事你就永远别回百花。


没本事,张佳乐决定回去认怂。


轮回的欢迎阵仗搞的还挺隆重,孙翔拎着行李箱和背包笔记本电脑往门外一杵,几个人嚎叫着从里面冲出来正朝着他的脸喷礼花,孙翔仗着身手矫健左躲右闪,最后自己进屋还把前来欢迎他的全锁门外去了。


江波涛站在他身后看着透明移门外敲打着大呼小叫的吴启杜明吕泊远他们,笑的乐不可支,等人全都挤进来了,才恢复正经咳嗽两声,和孙翔握了握手,将队服,队徽,以及证明身份顺带还有饭卡房卡交通卡作用的磁卡都交给他,“孙翔,欢迎来到轮回。”


“孙翔学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啦!”杜明搂住他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吴启从后面拍拍他的背:“小子,赶紧感谢哥几个啊,本来队长都不要你的,是我们据理力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把你弄进来的。”


“哈哈。”孙翔干笑两声,眼神从进门开始就没停留在他们身上过,一听到提及队长两个字,连忙问道:“对了,周……队,他人呢?怎么没看见他?”


观察孙翔许久的方明华一脸心疼的表情,摇摇头叹气:“队长还在医院躺着呢,得再过几天才能出院。”


“哦哦……”孙翔点头,沉默半晌道:“哪个医院啊,我去看望一下他。”


杜明惊呆了,孩子,就算你看上我们队长了也能不能不要表现得如此直白!我们想陪你装不知道都难啊!!



 

黄少天先带喻文州把行李都放回家才一起去蓝雨报道,没想到队长办公室除了魏琛还有一位不速之客。


“哟。”叶修在对站在门口的两个人挥挥手,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必定是烟雾缭绕,”这不是话痨和残疾吗,你们什么时候混到一起去了?”


魏琛右手夹着一支烟,朝喻文州指指放在桌子上的队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蓝雨的一员了。”


叶修抱着不拆台不舒服斯基的心情用手肘推推魏琛,“老魏,你可得想清楚了,老哥提点你一句,这喻文州……”


“呸,就你还好意思跟老夫称哥?喻文州咋了?”魏琛张开血盆大口喷了叶修一脸烟。


“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留级……”“啊啊啊啊啊,叶修平时找你你老躲着我,今天你来这蓝雨可逃不掉了吧PKPKPKPKPKPKPKPK!!!快别抽了难闻死了魏老大你也是说好的禁烟呢!叶修走!训练场!我已经饥渴难耐迫不及待了!”黄少天嘴巴跟机关炮似的半点不给叶修喘息说话的余地。


叶修做出非常夸张的恍然大悟的表情,非常给面子地闭上嘴,魏琛在一边被吵得脑仁疼:“停停停,小兔崽子,我的车呢?”


“给你停车库了,不是我说你啊你那车后备箱也太小了,塞两个行李箱就满了太不经用,老大你还把他当个宝一样按我说就该换了,换个大排量的!省的一到夏天开了空调就踩不动油门……”


“诶诶,黄少天你等等,你不是说你在花鸟市场定了一盆大型仙人掌没有送货上门服务才跟我借车的吗?!你,把仙人掌盆土分开放进了两个行李箱里?!”


叶修好笑地对喻文州眨眨眼,后者但笑不语。


黄少天赶紧跟魏琛使眼色,两个人暗戳戳地溜到角落里,“实话跟你说吧魏老大,今天我是去接喻文州的,我跟他同居了。”


多年单身剩哨魏琛同志吓得菊花一紧,“黄少天小朋友你不得了啊,这是好事啊干嘛瞒着我?准备什么时候标记他啊。”


“什么啊,就单纯他没地方住而已。”


“嘶,不行,你晚点再跟他标记,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向导,直接被你绑定了你让其他那么多哨兵怎么活啊,还不嫉妒你半夜把你给捅了。”


“什么鬼,魏老大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文州他仅仅是住在我家!!!他很厉害!我想着一定得为战队争取到这么一个厉害的向导!!”


“这样吧,给你个任务,为战队招来三个向导,好吧,两个不能再少了,老夫就同意你们结合,还给包个大红包!”


“……”两个人鸡同鸭讲了半天,聊的还挺开心——魏琛单方面觉得。



 

 

张佳乐依旧带着他离开时的墨镜和帽子,悄无声息地尽力降低自己存在感从后门溜进总部,中途被出来倒水的邹远瞧见,不得不说这人十分上路子,视线对上立刻周身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水都不倒原路返回快步走了。


张佳乐:“……”


本以为安全抵达了自己的宿舍,结果钥匙刚拧开门锁,一个白色的东西就从门里朝自己扑过来,张佳乐吓得后退三步,还是吃了一嘴的毛,等看清那是一只白天鹅之后,他暗自喊了句糟糕。


果不其然,身后传来一声轻蔑的哼笑。


“张佳乐,你不是说,看不见我的精神体的么?刚才这是躲什么啊?”


张佳乐朝着孙哲平强扯出一个微笑,“好久没回来了,房间灰尘有点大。”


“修改相合性检查表数据,还勾结战队其他人帮你隐瞒?你以为把精神体一直收在精神景图里我就不知道了?”


“大孙你在说什么啊?”张佳乐见势不好,进门想溜,结果被孙哲平一把拉住房门,此时的他态度强硬地不像话,信息素的味道也瞬间浓郁起来。


张佳乐不得不松开关门的手掩住口鼻,尽管如此,信息素也渗透了毛孔和每一寸皮肤,小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燥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感由内而外充斥全身。


“你……”你真不是东西。


结合热。


张佳乐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推拒什么,他喘息着靠在墙上,眼睁睁看着孙哲平将房门从内锁上,从他试图探了半天的柜子里取走抑制剂踩碎,喉咙干咳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等孙哲平回过头去触摸他的时候,张佳乐迫不及待地回拥住他,一条腿勾起他的大腿,情难自禁地微微摩擦。


“乐乐?”孙哲平试探地喊着,得到身下的人颤抖但热烈的回应,“我想标记你。”


张佳乐没有选择,本以为孙哲平不会这么下作,但他早应该想到任性的三天不回百花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惜他现在因为结合热脑子里除了想做根本一片空白。


孙哲平也因被引发结合热而渐渐失去理智,在失控的前一秒,他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张佳乐的脸,随后的一切全凭本能。




[肉是会有的,不过不是下一章.

快看我多实诚,就这么将事实全盘托出不让人留有多余的期待......(什么鬼


相信我,黄少只是嘴硬而已.毕竟说他没什么企图都难,至于翔翔,对周队美色的肖想已经摆到了台面上...大孙,哎......


另外,之前被指出了文里面有一个惊天的bug,我一看不得了,连忙暗戳戳修改了前文,把它给圆回去了,我就不说是哪里出了bug了,反正都修了,大家就当不知道从没发生过嘛,给我保全一下光辉的形象(有过吗?]

评论 ( 34 )
热度 ( 314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