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拾贰)

周翔,喻黄,双花……本章还有一丢丢丢丢丢丢真的一丢丢的伞修,不,是修伞!叶修辣么流弊怎么可以是受!!】

 

拾贰:

 


 

孙翔是想着他打探到周泽楷住的医院地址和病房号,然后独自一人前去看望,结果众人一听他所谓对队长的仰慕之情,训练解散之后浩浩荡荡五个人全跟在孙翔屁股后面前往周泽楷的病房。

 


 

这让本来打算做些什么的孙翔很不好意思。

 


 

周泽楷并不像叶修那样即便吊着盐水的时候也闲不住,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眼睛似乎注视着窗外的树叶,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

 


 

大坨的一枪穿云憨楞地坐在旁边地上,自己玩自己肚皮上的毛,自娱自乐还乐此不疲。轮回的其他向导似乎都和周泽楷相合性不高,全忽略了角落中的白熊,径直走向他们的队长。

 


 

“队长。”孙翔在门口朝里面的人唤了一声,表达了自己已经成为轮回一员的身份,周泽楷用胳膊撑起上身对他点点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而一枪穿云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慢吞吞地抬头,然后四肢着地一步一步走到孙翔身边,左右张望着绕了半圈,张嘴就咬上孙翔的队服衣摆。

 


 

“……”孙翔赶紧去扯,“这玩意不能吃,你等等,吐出来……”

 


 

一叶之秋霎时出现在一枪穿云身后,呦呦叫两声用角顶它的屁股。周泽楷在队友又挪被子又递靠枕下坐直身体,见这一人两动物互相闹腾笑得很开心,但在杜明吴启他们眼里就只能看到孙翔神经病一样拽着自己衣服大声自言自语。

 


 

江波涛率先反应过来,“你们看得到对方的精神体?”

 


 

周泽楷含着笑意点点头,方明华眼睛一亮有些兴奋地抚掌,很少能遇到和他们队长相性高的向导,毕竟相合性越高,精神疏导越有效辅助战斗越得力,孙翔居然是其中一个也算是意外惊喜。

 


 

“那你们契合性有多高?”杜明眼睛也闪亮亮的。

 


 

一叶之秋成功吸引走了一枪穿云的注意力,孙翔连忙蹿到周泽楷床头远离动物们,“不知道啊,这玩意用眼睛又看不出来。”

 


 

吴启和吕泊远对视一眼,“这儿就是医院啊,孙翔你和队长干脆现在就去测试一下?”

 

 

 


 


 

叶修来找魏琛纯粹是耐不住寂寞,无聊了来看看老朋友混得有多惨,嘉世解体再加上身体刚恢复,苏沐橙非常担心他,强制要求休假一段时间散散心。

 


 

其实嘉世那群人有异心叶修他早隐约有了感觉,也试图挽救过,不过看来是无济于事。人都被蓝雨精英们抓了回来,袭击队友还只是小事,从上头透露出来的消息看,这群人涉嫌通敌叛国,和很多国外的恐怖组织都有牵扯,这些罪名证据一旦落实,唯有处决这条路可走。

 


 

叶修这些天回忆着嘉世几年来的点点滴滴,有些感慨,但也仅仅是感慨,他永远明白不了那些人为什么要作,毕竟不作不死。

 


 

国际性的案件微草比较擅长,正巧王杰希之前缉查贩毒组织的事情也告一段落,蓝雨就把剩下的工作全权交由微草战队处理,大眼这次替这些战队擦屁股倒没有之前那种白眼瞟都飞出来的不耐烦,听说他在这届毕业的哨兵和向导之中招到了两个好苗子,想趁这次后续任务锻炼他们一下。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叶修以为黄少天叫嚣的PK只是为了替喻文州开脱,没想到他是真有此意,和魏琛嘀嘀咕咕半天之后就缠着他就不放,生拉硬拽要往竞技场所方向去。

 


 

叶修借口烟遁困遁尿遁全都无效,最后他在厕所隔间里烦躁地抖腿,黄少天守在男厕所门口大声吵吵:“叶不修你怎么还没好,别是尿频尿急尿不尽啊,这可是前列腺有问题,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沾惹了这么个毛病啧啧,不对,你也不小了,哎,人刚步入中年就肾虚真是心疼啊哈哈哈哈……”

 


 

不少蓝雨的人都听见黄少天故意放大的嗓门,窃窃私语埋头偷笑,魏琛以往没事就嫌黄少天吵,这次也不管不问,挺悠闲地坐一旁看好戏。

 


 

叶修第一次为他的嘴贱而后悔,拉上裤链出门:“行行行,黄烦烦算我怕了你,P一场,输了的人跪下唱巴拉拉小魔仙。”

 


 

基本上黄少天是唱定了,可是他本人并不这样想,急吼吼就喊人去竞技场清个双人房出来,喻文州对哨兵的格斗体术非常感兴趣,他之前只在网络上看过几部模糊的哨兵模拟对战视频,得到允许之后立刻跟着一群闲的没事凑热闹的观众一起坐到观战台。

 


 

魏琛嘴上说着呵,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哨兵单打独斗远不如带上各自的向导2V2精彩,然后假装被众人挤进观战台,直到周围一米空无人烟才叼着烟厚着老脸看战局。

 


 

叶修的招数一点也不华丽,非常简洁直接半点无用的动作都没有,偶尔还猥琐一把,伞面撑开挡人视线。黄少天应对起来也不似困难的样子,攻守兼备,节奏疾缓收放自如,寻找对方失误的瞬间。

 


 

首席哨兵的失误?这个几率低得可怜,所以黄少天也没有想到他这么简单就等到了一个机会,下意识都要认为是陷阱了。

 


 

人被撞倒在地,靴子和冰雨锋利的剑刃一同抵在叶修胸口,黄少天笑得意气风发,这不是他第一次赢叶修,但却是第一次在众人特别是魏琛面前,还赢得这么彻底,想魏琛和叶修从学生时代开始几年来大大小小打过数百场,魏琛一次都没有赢过。

 


 

观众席上掌声雷动呼声震天,黄少天像斗牛士一样朝大家得意地挥挥手,回头用脚背踹叶修的手臂。

 


 

“起来啦,装什么死啊,不就是输了吗别不好意思了。”黄少天故弄玄虚地弯腰压低声音:“等会你就说你身体还没好所以才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介意的……叶修?”

 


 

躺在地上的人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很轻微,黄少天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他连忙回头大喊:“快叫队医过来!!”

 


 

魏琛一愣,喊身旁的郑轩去医务室还有赶紧通知苏沐橙。

 


 

喻文州看得很清楚,当时场上全是替黄少助威的呐喊声非常吵闹,少天的动作又极其快,叶修是在试图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视觉上面的时候突然恍惚一下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如果没猜错,是陷入神游了?

 


 

这真是一个可笑又低级的错误,年轻的小哨兵总会经历这种情况,战斗中太过于集中于五感中的一感,从而进入神游状态,而有经验的哨兵都能很好的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把握好这个度,据说叶修从刚进入塔接触这门课程开始,从未失手。

 


 

队医查看了叶修的身体状态,表达了和喻文州无二的观点,虽然这种情况非常好解决,但魏琛却有了更坏的猜想,这个人可是叶修,正常的叶修会犯这种错误嘛?

 


 

不管怎么样先把人从他精神图景里叫出来再说。

 


 

“呃,于锋,你去轮回借……”他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什么事情转头看向喻文州,被众多哨兵拥挤着但好像没有半点不适感的向导,于是一大群人的目光全都随之落到喻文州的身上。

 


 

被关注的人点点头,表示没问题,魏琛被他的笑容搞得有点尴尬,多年的纯哨兵加普通人战队,突然来了一个向导他居然什么保护措施都忘了给他做,虽然相信自家的哨兵们都很有绅士风度地收敛了信息素,但是让他和哨兵们贴身挤在一起这也算得上是变相的对向导的不尊重。

 


 

魏琛决定等会找财务科下血本单独给喻文州辟一间大型办公室,要最好最奢华最安全的配置,离那群哨兵都要越远越好。他好像懂了为什么其他战队除了轮回都把他们的向导们当菩萨一样供起来,之前他对那种行为还嗤之以鼻,现在的他确实想对他们唯一的向导好一点再好一点。

 


 

喻文州走到叶修面前,刚想坐下就被人扶了一把,他回握住黄少天的手,浅浅朝他笑了下,“相信我。”

 


 

黄少天皱着眉,虽然松开了抓着人胳膊的手,但还是用肩膀虚搂着喻文州,待他发散精神进入叶修的意识表层之后干脆把向导无力的身子揽进怀里。

 


 

“噫——”现场嘘声一片。

 


 

黄少天隐约表现出不高兴的意味,他刚才的动作不是担心,而是下意识的阻止,虽然知道这样不好,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不满的情绪在心口蔓延。

 


 

不想让文州给其他哨兵做精神安抚,不想看他进入别人的精神景图……

 


 

行动力max的黄少天准备明天就溜进白塔里面拐两个向导出来。

 


 

叶修的精神壁垒非常坚固,喻文州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一个很小的裂口,而且他相信这个裂口也是叶修有意识地给他留的。

 


 

里面的景色完全不像喻文州之前预想的那样没下限掉节操,红枫似火流水亭畔,他的乌鸦们全都悉悉索索跑了出来,或在景图里面肆意地翱翔,或找一个树枝小憩,或浅溪饮水。

 


 

喻文州很简单地在亭子中间找到那个在等他的人,“感觉,有点不搭。”

 


 

“嗯?”叶修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本来打算嘲笑人进来的动作太慢的话语也全都咽下。

 


 

“为什么是枫树呢,总感觉这种湖心庭院还是更适合嫩绿的细柳。”

 


 

叶修定定地看了喻文州一眼,缓缓阖上双目。

 


 

等到喻文州都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才似在缅怀什么一样地开口:“本来,这里也是烟花三月的景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入秋了……”

 


 


 

 

 

电话铃声响了足足三分钟,床上躺着挺尸的两个人一个都没有动,后来张佳乐实在忍不了了一枕头砸过去,“要死啊!接电话!”

 


 

“……”孙哲平接过平白受的无妄之灾,“是你的手机在响。”

 


 

张佳乐发誓要把私自篡改他手机铃声为‘李伯伯要当红军’的孙翔——喻文州肯定不会这么无聊,按在地上揍,“喂?”

 


 

会被殴打的始作俑者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音量轻微但带着不可言明的亢奋激动:“乐!!!乐!!!”

 


 

“屁放。”张佳乐这头事情还没完呢,语气自然很差,分分钟要捏碎电话的样子,与此同时,孙哲平手机也响了,是系统自带的初始铃声。

 


 

“你猜我和周泽楷的契合度有多少!!往高里猜!!不要方!!!”

 


 

“百分之百。”

 


 

“……呃,也不要这么高,低一些。”

 


 

“九十九……”

 


 

“九十六!九十六!!!我告诉你我一路笑到现在根本不敢出厕所隔间……”

 


 

“……”

 


 

“喂?喂喂???张佳乐你在……”

 


 

“滴——滴——滴——”

 


 

张佳乐挂掉电话,酝酿好情绪刚想和孙哲平发难,却看见对方起身飞快地套着衣服,“不好意思,叶修出事了,回头再跟你解释。”

 


 

话音刚落,人已经冲出了房间。

 


 

所以说,张佳乐默默拉高被子遮住赤裸的下身,我这是被拔刁无情了?

 


 


 


 

关于设定,陷入神游到底什么状态,我也不是特别,呃,明白,本文里我干脆就设定成外表像是睡着了,人困在了精神景图里面。

 


 


 

(昨天去了一趟CP16.5……然而我并不知道是下午一点才开场,于是从十点半一直站等到一点钟,简直觉得胯下的部位都不是自己的了,累得恨不得去死。

 

逛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啦~

 

买了小周的卡套……喻队我对不起你没有选你我发誓下次肯定拿你的周边!!

 

还有大圣的手机支架,扭了一发苍鼠笔套的扭蛋,两张基三明信片。

 

拿了好几张无料卡片233333

 

好像没买什么但是钱包瘪了。。吓!)

评论 ( 22 )
热度 ( 39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