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拾叁)

周翔,喻黄,双花,对,JC蜀黍就这六个人!!!


拾叁:


自从周泽楷和孙翔的契合度检查报告一出来,轮回队员们看孙翔的眼神都变了,仿佛就是在看未来的队长夫人,紧接着他们就对自己日后在轮回的存在意义产生了质疑。


统共就一个哨兵,每次出任务几个向导轮番上阵,各种精神安抚五感优化不要钱地往周泽楷身上砸,据说王杰希第一次和轮回合作的时候方言都被吓出来了,魏琛看到那场景直接老泪纵横顿觉哨生无望。


然而要是周泽楷和孙翔结合有了专属的向导,那他们怎么办?


危机感max的轮回众准备明天就溜进塔里面拐两个哨兵出来。


周泽楷看到数据也挺惊讶,不过这也恰好解释了他与孙翔第一次见面就心生好感的理由,大约85%左右的相合性就可以看见对方的精神体,一辈子放眼全球可能与自己契合的两只手就数的过来,大部分的哨兵一旦遇到了这样的向导就会展开疯狂的追求。


向导和向导,哨兵和哨兵之间相合性倒是容易很高,例如孙翔张佳乐喻文州三个人之间都达到了87%。


而96%这种数字,基本上可以断定就是这个人了。


周泽楷刚开始还奇怪地问了一句孙翔人呢?然后从队友们揶揄的目光中结果报告单之后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简简单单半张A4纸被他翻来覆去地看,脸上没什么表情,耳朵倒是渐渐红透了。


最后他把纸工整地折成小块塞进床头柜上的钱包里,一副暗爽不想让你们知道却又忍不住就快要笑出来的样子。


这么生动易懂充满心里戏的队长大家还是头回见,全都互相对视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嘿嘿地做苍蝇搓手状不挑明。


孙翔手里也有份报告,刚看完上面的内容手一紧差点没把它给撕了,随后他佯装镇定躲进厕所,先是疯狂地给喻文州拨去五个电话,最后还是黄少天接的,说喻文州有点事不方便接电话,孙翔嘴上说哦哦哦,好的让他有空的时候给我回电话,心里骂的切,住在一起了不起咯。


然后他又给张佳乐呼了过去,喜闻乐见地被残忍挂断,愉悦的心情得不到抒发,他只好一个人在厕所隔间里踹马桶盖子玩。


等到他都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智障,回到周泽楷病房的时候,江波涛杜明他们都收拾好房间准备离开了,孙翔一愣,后知后觉地说道:“原来这么晚啦,那队长我也一起走了。”


周泽楷旁边已经放上了医院派发的营养盒饭,口味独特淡出个鸟,连哨兵这种常年吃清淡食物的吃着都想死,他朝孙翔微微点头示意,“嗯,路上小心。”


话音刚落,一叶之秋敏捷的两个跃步跳到周泽楷身上,四蹄分别站在两边,稳稳坐下,用柔软的腹毛压住周泽楷死赖着不走,一枪穿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孙翔背后,一个熊抱把人搂在怀里,拿全是毛的头顶粗鲁得蹭他脖子。


诡异的尴尬弥漫在两个人之间,周泽楷害羞地清咳一声,“波涛……”


江波涛:“……”


孙翔:“……”什么鬼,为什么周泽楷要面红耳赤地喊江副队的名字还喊的这么亲密?是不是我和他契合度太高了然后怕副队误会?对啊,他们之前一直在一个队伍里合作,日久生情很正常……完了,我居然……来晚了……?!


虽然说高契合度很难得,是大多数的情况下大家都会选择的类型,但是为了真爱坚持低相合性的爱人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毕竟感情这种东西怎么会被一些数据所束缚。


江波涛当然懂周泽楷的意思,他想把孙翔留下来却不知道怎么表达,这还不简单?副队张口就来不打腹稿:


“小孙啊,队长这边晚上不太方便需要有人陪护……”


“哦,我我,我知道了,副队你呆着吧,我跟他们一起回去,不用担心。”


“……”


小孙!!!这个发展不对啊!!!


孙翔将丢人的精神体收回精神景图之中,快步走出门外和其余的人会合,还体贴地伸手带上了房门。孙翔出来,副队进去了?!一群人目瞪口呆,这剧情简直反转到看不懂了。


江波涛震惊地回头去看自家队长,得到一个十分幽怨的眼神。


 

张佳乐迷迷糊糊在床上躺了一天,最后饿的实在受不了了才晃悠悠爬下床,本来想穿好衣服出去吃点热的食物,结果在洗漱台前对着镜子一看,斑驳的痕迹还可以洗掉,满脸的欲求不满食不餍足却掩藏不了,还有想都不要想就知道周身紊乱的信息素……


首次结合的哨兵和向导情况只要允许,少说也会在床上滚三天,而且看孙哲平的意思,原本也是三天不打算放他下床的想法,结果……半路杀出一个叶修……


到底能出什么事能让孙哲平急成这个样子?还有这几年究竟发生什么他居然和叶修混到一起去了?……


张佳乐倒颇不人道地生出了点幸灾乐祸的意味,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叼着饼干给孙翔去了一条短信:叶修估计倒大霉了。


发完久久得不到回应,他有些无趣地躺回床上摆弄手机,即便这么久了身体还是有被插入的异物感,而且孙哲平这种做事直来直去不考虑后果的性格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本来想慢慢来的他,就这么被强迫标记,从而因为向导对他的哨兵天生的臣服性,日后再也无法狠下心真正拒绝孙哲平的任何要求。


张佳乐甚至想到了要不要去向导保护协会控告孙哲平,后来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在床上笑出了声音,要不是因为有感情哪里这么简单就被他引发了结合热。


不过还是不能轻饶了他,张佳乐将手机放到墙脚充电,舒适地裹紧沾染了哨兵信息素的被子勉强算是缓解了身体的饥渴,安然睡去。



 

为了带叶修从精神景图里出去费了喻文州好大一番功夫,“所以说情况就是你在逃跑途中被他们注射了一管试剂?因为当时什么反应都没有,故都忘掉了?”


叶修无辜地摆弄他的变色龙,看着喻文州累得满头大汗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估计阻碍我们出去的就是那东西,嘉世的人究竟从哪里弄到的?”喻文州决定身体上歇一会,脑子仍旧在飞速运转。


“肯定是从C国那里弄的呗,不过既然有这么厉害的东西在,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叶修放君莫笑自己去玩,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两种可能,一,刚生产出来,还来不及投入实践,二,它有着某种致命的缺陷。按这几天边关一点动静都没有来看,第二种可能性非常大。”


叶修挑挑眉,“什么都好,你得先把哥从这里拎出去啊。”


喻文州揉揉酸疼的眉心,在这里少说也快磨蹭了三个小时,再不出去有人得急死了,也怪他和叶修相合性不高,据说苏沐橙只需要三分钟就能找到叶修精神壁垒的裂隙,而他再强大的精神力也弥补不了这一点。


叶修绕着闭上眼睛准备继续努力的喻文州转了一圈,忽然邪恶地笑了:“小喻啊,要不我们暂时标记增强一下共感,说不定就能出去了。”


喻文州听到这句话缓缓睁开眼睛,睫毛忽闪,他将视线移到叶修的脸上,挑起唇角,“好像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等喻文州恢复意识的时候,叶修已经精神亢奋地在和苏沐橙,孙哲平,魏琛等人解释具体的来龙去脉,黄少天支楞着耳朵听着,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喻文州的举动,见他醒了立刻扑上去。


“文州!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喻文州从沙发上坐起来,接过黄少天递过来的水,“还好……”


魏琛看到喻文州醒了,刚想过去慰问两句,就见黄少天忽然一条腿跪在喻文州身边,两只手握住他肩膀把人按到靠垫上,整个人几乎都要坐上去。


“你和叶修两个人标记了?!”


喻文州一口水卡在喉咙里呛得咳个不停,叶修噗嗤笑了对面孙哲平一脸口水,他就说他编了这句瞎话黄少天听了半点反应都没有还奇怪呢,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聪明一眼就看穿了?没想到是憋在心里纠结,等喻文州醒了再也忍不住问出口。


喻心脏边咳边把手放在黄少天腰上,装模作样地安抚他,“咳……少天你听谁乱说?”


“叶修不是说你们精神契合度不够出不来,然后他提议标记你说这主意不错……”


喻文州心里对叶修比中指,面上笑得温和,“我说的是主意不错,但是我拒绝,不信你闻闻我身上的味道,有他的信息素吗?”


黄少天一愣,立刻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刚才还纠结了那么久真特么的是个萨比。


“叶修……我要弄死你!!!”脸T狂魔立刻成为了黄少的仇恨对象,夜雨声烦见黄少天扑走去和叶修拼命,立刻代替了主人的位置被喻文州搂进怀里。


叶修仿佛生死攸关的不是自己一样,还挺有心情地和黄少天玩你追我赶的游戏,“诶,悠着点,我可是病人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又陷进神游里,到时候还不得喻文州来帮我……”


“走走走,苏沐橙在呢哪里用得着文州,我说苏妹子你也不管管他嘴上真没个把门的迟早因为乱说话被拖进小巷子遭七百个大汉轮女、干致死,孙哲平你赶紧帮我捉住他我要让他尝尝冰雨的滋味。”


“行了啊,哥要抡伞了!”


苏沐橙看叶修精神还是这么充足,即便心里愁云遍布仍旧扯出一个笑容来。


孙哲平真是恨不得掉头就走,百花里还有个向导在等着他,可是出都出来了,还是等这边事情讨论个结果再说吧,他犹豫一下,给张佳乐删删减减编辑了条短信。


魏琛仍旧是想提点黄少天一句,在给蓝雨注入两个新鲜向导之前不准和喻文州结合,可又觉得这种情况下说这些不太好。


喻文州揉揉雪豹的毛,乌鸦甲在脚边蹦跶着,忽然他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抬头朝众人大声喊道:“周队!”




【总体来说是三对虐狗传说齐虐一个单身狗叶不修?虐心不够再带上虐身?XDDDD】



评论 ( 28 )
热度 ( 31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