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拾伍)

喻黄,双花,周翔,今天改成这个排列顺序,含义大家懂的……【点头颔首微笑示意】

 

拾伍:


告白结束得到一个不上不下不好不坏的回答,孙翔如有神助,宛若出入无人之境,再进行精神探路的时候竟然一下子找到出口,轻轻松松就把周泽楷给带出来了。


孙翔茫然地张开眼坐起身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居然就这么成功了,他被室友挪到家属陪床上面躺着,此时一扭头就看见周泽楷也睁着眼睛很是惊讶地回看他。


不科学啊……


江波涛以为是他们两个之间相性高,孙翔精神力又足够强的关系,并没有多想,给魏队去了队长脱离神游的电话,两边交换了一下情报。


孙翔有多大能力别人不清楚,喻文州和他同宿舍两年却是知根知底,虽说算得是强大,但与他简直于黑洞无异的精神力是完全无法相比拟的。


四十分钟和三个小时之间的差异,足够说明其中蹊跷。喻文州掏出随身的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


难道说这个试剂的短板就是契合度?那万一有下次可以让苏沐橙试一试,看看他的猜测是否正确。


除了这些,他们还得知周泽楷的神游并没有任何引发因素,那他们本来试图杜绝任何增强五感的行为,避免哨兵再次陷入神游,如此一来这个方案就行不通了。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王杰希能尽快获取关于药剂的情报,毕竟他们对它一无所知,诱因危害持续时间解决办法皆是空白,敌暗我明实在太吃亏。


神经一直紧绷到深夜,而麻烦也算是相对告一段落,大家立刻都感到有些乏了,蓝雨这里又各种破落穷酸连个睡的地方都没有,于是魏队赶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有事再联系。


“叶修你另外,除非在马路上你羊水破了否则都别烦我。”魏队看着叶修上了苏沐橙的车对着缓缓合上的车窗喊道,现在沐橙连车都不敢让叶修开,简直就像对待一级残障人士呵护备至。


孙哲平也有自己的车,开在苏沐橙叶修前面,对魏队鸣笛示意,出了地下停车库之后加码跑得飞快。


黄少天的家离蓝雨总部真的很近,步行都只有五分钟的距离,喻文州的行李还大包小裹的堆在客厅,可是两个人都没气力去整理了,黄少天踟蹰着指指自己的卧室,“给你留的房间被褥都没铺好,要不你今天在我床上将就一晚吧。”


喻文州也不矫情推脱,疲累地点点头,去箱子里挑出两件换洗的衣服,黄少天会意进浴室将水温调热,又准备了新的牙刷杯子。


即便做了再多的心理准备,面对着热气腾腾,肌肤沾着水珠,面色被熏红的喻文州,黄少天还是头一低迈着正步跨进了浴室,水打在背后,想象着刚才喻文州裸着站在和他一样的地方抚摸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黄少天咽了一口唾沫,拍拍自己的脸,可还是忍不住继续幻想那双指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摸上他大腿时,会是多么淫丼霏的景象。


所以当意淫对象就站在浴室门外等着他的时候,黄少天一推开移门的瞬间简直没心虚到尿出来:“怎么不先去睡?”


难道是在等我一起?黄少天想到这种可能性心里痒痒的……


喻文州这边没刻意留意哨兵的内心,但是荡漾的情绪已经浪到让他完全无法忽视,虽然很莫名其妙,可喻文州还是因此好心情地勾起唇。


“少天,家里有什么吃的吗?”


黄少天后知后觉地因为这句话突然饿得不行,这才想起因为叶修和周泽楷的事两个人晚饭都没有吃。他拿毛巾胡乱地揉揉头发,嘀咕着走进厨房:“早知道在楼下买点什么回来了。”


喻文州跟在他身后,“刚才我看了一下冰箱,有鸡蛋和剩饭,少天会做蛋炒饭吗?”


……黄少天没敢说他都不记得冷饭是哪天他带回家的盒饭剩下的,可鸡蛋绝对没问题,他煮方便面的时候都喜欢下个荷包蛋所以备着很多。


喻文州明显记住了他之前叫嚣的会做饭包养你,此时还一副非常期待的模样,黄少天搬起石头砸了脚还得大声叫砸得好,装模作样取出剩饭闻闻嫌弃地摇头:“馊了,不能吃,给你下泡面吧。”他还挺想自夸一句他煮泡面可是一绝,但因为这实在没什么好自豪的及时闭嘴。


喻文州皱了皱眉,伸手取过那盒饭,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我怎么感觉没问题啊。”


黄少天瞧见他宽大睡衣底下劲瘦的手腕,简直罪恶感丛生,大半夜的再让他吃垃圾食品第二天都能看见一具干尸了……他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橱柜里的鲜虾鱼板面,拿出保质期历史悠久本身仍是全新的食用油,打了两个鸡蛋搅拌一会又加了两个,喻文州始终靠在门框上噙笑看他忙来忙去,感觉始终有一束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黄少天快连铲子都不会握了。


“呃,文州你去客厅坐着吧,看电视还是玩电脑都可以……啊,打电话问叶修怎么样了也行,不过他可能睡了还是别打了,笔电就在沙发上,充电器在茶几下面……反正你干什么都好,别在这儿站着了。”


喻文州噗嗤笑出声来,做一个好好好的手势,去客厅摆弄手机不再给黄少天徒增压力。


约莫一刻钟后,喻文州都担心黄少天是不是把饭炒糊了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偷偷倒掉的时候,剑圣大人惴惴不安地端着两碗香气扑鼻的炒饭蹭过来,“尝一下?”他把筷子递到喻文州手上。


“嗯……”最后还加了葱末点色调味,口感居然还可以,喻文州细嚼慢咽地吞下那一口,点点头:“很不错。”


黄少天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厨艺天分还行,第一次炒蛋炒饭就做出了人能吃的粮食。喻文州又挑了黄少天碗里的几粒米,这次倒是皱了眉头,“我这碗不是单独放的盐吗?”


“啊?”黄少天反应好一会,“很咸吗?”


“不是,但对你来说口味太重了……”喻文州运用精神力淡化了黄少天的味觉,像边上挪了位置示意他坐下可以吃了。


黄少天最近智商明显下降了许多,什么都记不起来,呆呆地回头看角落里的噪音屏蔽器还关着,显然这么久以来一直是有喻文州给他调节五感。


他接连啊啊啊了好几声,最后指了指厨房:“我……可以加点辣椒吗?……我自从觉醒之后再也没吃过那玩意了,我小时候特别嗜辣,是个无辣不欢的人,这些年都快把我憋死了……”


喻文州对着这样可怜兮兮的黄少天哪里忍心说个不字,微调了哨兵的痛觉,摆摆手让他去吧,黄少天欢呼一声,狂奔过去掏出在柜子里都快崭新到过期的辣椒油,回来接连加了几筷子仍觉不够。


“够了,”喻文州轻声阻止,“你这么久不吃辣了,吃不消的。”


黄少天恋恋不舍地又加了一大块,拧上瓶盖。喻文州叹口气:“只要我在,以后多得是机会。”听到这句话黄少天终于爽快的把辣椒推到一边,幸福感爆棚地挨着喻文州大口吃着只剩辣味的辣油拌饭,之前就一直觉得离向导越近,神清气爽的感觉越明显,如清风拂过,如浅水沉浮。



 

孙哲平回到百花的时候脑子就昏昏沉沉的,本来他还想悄声偷进张佳乐房间看一眼,可是实在晕的厉害,他一边想着我老成这样饿一顿稍微熬会夜就不行了?一边摸进自己房间。


然后他想起自己不止饿了一顿,从昨天上午把张佳乐拐上床他就没吃过东西,我居然还能动……他感叹会自己过人的耐饥能力,从抽屉里掏出包压缩饼干囫囵吞了几块,实在是喘不过气来,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孙哲平来不及思考自己这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两步倒在床上,用尽力气踢掉了鞋子,合衣钻进被窝,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有非常吵闹的声音在响,可是他没有力气去管,模模糊糊又睡了一会隐约听见自己的房门开了。


有人愤怒地关掉了噪音源,大声地喂喂喂几声,声音又低了下去,孙哲平安静之中再次陷入昏睡当中。


黑暗中有人在拍他的脸,很用力,还在他耳边大声吼:“大孙你不会也神游了吧?你也被注射那什么玩意了?!”


孙哲平艰难地试图张口回斥一声闭嘴,可在张佳乐看来躺在床上的人只是微不可查地动了下嘴角。


“哦,没有就好。”张佳乐站起身,恢复进门时的不耐烦口气:“刚才魏队给你打电话说叶队和周队又陷入神游了,苏沐橙和孙翔几乎是同时进入对方精神景图,但奇怪的是孙翔十分钟之后就带周队出来了,苏沐橙那边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孙哲平根本听不清张佳乐絮叨了什么,光是睁开眼就足够费神了,他好久才半眯着眼看面前的男人,微长的中发披在肩头,简简单单套着居家的睡衣,表情挺臭屁。


不知道为什么有另一个身影从他身上渐渐剥离,小矮个,脸上总是洋溢地笑容,会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大孙大孙……


“乐乐?”他低声呢喃。


“什么鬼?”张佳乐嫌弃地低头把耳朵凑过去。


“张佳花……”


“!”张佳乐因为这个熟悉的称呼瞪大了双眸,有些不可置信地转头,哨兵虚弱的脸近在咫尺,“……你,你想起来了?”






(就这样,大孙莫名其妙失忆又莫名其妙记起来了……当然不是!!!

来猜!猜中有奖!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埋的伏笔设计的剧情全被猜中了……简直心疼自己QWQ……

莫名其妙每次写足字数回头一看就这个时间点……)


评论 ( 21 )
热度 ( 35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