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贰拾壹)

周翔,喻黄,双花:


二十一:

 


发现孙哲平和自己被分开关起来之后,张佳乐的不满简直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这就算了,关键还要面对你这张老脸。”


孙翔怒而踹墙:“萨比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吗,你长相比周泽楷差的不是一点两点好吗!!!”


由于两个人是向导,监管自然相比哨兵那边要松了许多,随便搜了身之后关在一个负一楼房间里,门外留了两个普通军人把门之后再无其他,摄像头都只走廊才有,导致孙翔轻松从鞋底摸出刀片割开束缚两人手腕的绳子。


反观周泽楷和孙哲平则被捆绑得严严实实,衣服裤子都被扒了干净,光留条遮挡的内裤,丢在地下三层的牢房里,监听器摄像头一应俱全,至少有八名军人守卫门外,四个哨兵巡逻察看。


“从他们就用两个垃圾对待我们的态度可以推断出这里的向导都是弱鸡。”孙翔把裤腿塞进靴子里,整好衣领装模作样地分析,结果被正在按揉手腕的张佳乐白了一眼:“你这样的向导全世界也绝无仅有,门口那两位绝对特种兵出身。”


“你怕了?”孙翔把刀片咬在齿间,后退两步利用门前墙壁的窄位左右蹬两步借力跳上了天花板,在墙角撑住身体蓄势待发。顶尖的普通人反应能力也只能与中上等的哨兵相比拟,而外面的人显然不属于顶尖一类,对上孙翔自然毫无悬念。张佳乐朝他竖中指,活动活动自己的面部神经狂敲了好几下门。


听到外面有动静,他往屋子中间一滚,乱叫着手脚抽搐颤个不停,门外的人互相对视会决定不去搭理,张佳乐嚎了一会居然没人理他,气呼呼招出剑齿虎让他继续去撞墙。


百花缭乱难得出精神景图一趟先看了下躺在地上随时准备装病的主人,再看一眼它头顶呈大字型卡在墙角的孙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血盆大口尖牙龇露,这才优雅地踏着猫步踱到门前,亮出肉垫里的利爪,慢慢地挠过铁门,发出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十分刺耳的滋滋声。


张佳乐暗地里为自家的精神体点赞,继续在地上哀嚎翻滚,外面的人终于撑不住里面的大阵仗,从外面打开门,谨慎地持枪观察内部情况。


张佳乐十分有招摇撞骗职业道德的口吐白沫,眼睛翻得一点眼黑都没有,小腿抽筋似的一蹬一蹬,大兵只进来一个,枪口始终朝着张佳乐,左右观察着约莫向里走了五小步立刻反应过来里面少了一个人,可这时候已经晚了。


百花缭乱瞬间实体化从他背后飞扑上去一口咬断了他的后颈,如果说孙翔不科学在他的体能,喻文州在他的精神力,张佳乐就体现在他凶猛的精神体上。


大部分向导的精神体都是温和无害的食草动物,就连孙翔都不例外,可张佳乐居然拥有一只牙尖爪利无肉不欢的剑齿虎。


门外的那个听到同伴的惨叫快速推开房门,双手举枪便射,良好的心理素质让他并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大老虎惊慌失措,但比他动作更快的是孙翔从天而降一脚踢飞了他的手枪,同时手起刀过,孙翔转身把房门关上,大兵颈动脉被割裂喷射出大量鲜血,他不甘地随着落锁声倒下。


张佳乐抹掉嘴角的唾沫,迅速翻找尸体身上的武器占为己有,敌人不可能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所以他们若想大闹一场,行动必须要快。


孙翔弄到了手感极佳的军刀,亟不可待地扔掉割手的刀片,几下收好其他战利品给了张佳乐一个眼神,张佳乐满脸兴奋的神色,端起冲锋枪吹了个俏皮的口哨。


孙翔把耳朵贴在门上,果然听见大队人马急匆匆奔过来的脚步声,他粗略估算了一下距离突然开门,张佳乐默契地丢过去一个闪光弹,闭上眼睛抬枪就扫倒大片,孙翔在炮火的掩护下两枪弹无虚发干掉通道间的摄像头。


 

一层简直闹翻了天,三层却静谧得落针可闻,孙哲平无聊到数周泽楷的腹肌玩,后者则不知道盯着什么东西,漆黑的眼珠不停乱转。


两个裸男独处一室不发生点什么真的无趣,孙哲平觉得再没事情出现他就要丧心病狂地开始数周泽楷腋毛了,正在这时,腋毛的主人朝他眨了眨眼睛。


“鹿。”周泽楷见他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碍着监视器的存在,思考再三轻声说道。


“撸?”孙哲平吓了一跳,低声呵斥道:“你想干嘛!”


“……”这种沟通不能的情况在周泽楷的生活中经常出现,所以他只是微微无语和身边无辜磨蹄子的一叶之秋对视一眼,耐心地引导:“孙翔……”


孙哲平面色更冷,看周泽楷的眼神仿佛在看什么污秽之物,“这种时候就不要讨论什么自家向导帮不帮你撸了吧。”


“deer。”周泽楷笑得很尴尬,一叶之秋凑过去嗷呜咬住他头顶一缕翘着的发束,扑闪着扇子般浓密的长睫毛嚼得怡然自得。


“dear?”孙哲平英文水平不高,但这个词还是听得懂的,他啧了一声:“这样互相称呼太肉麻了……说不定乐乐还真会喜欢……”


“……”周泽楷偏头将自己沾满口水的短发从一叶之秋嘴里拯救出来,点点头示意它可以出去回复主人他们的方位和周遭情况。


孙哲平的存活一直有记录在案,研究所通过线索抓捕了当年研究出解药的医生和他的儿子,因为医生的拒不服从被残忍虐杀,而儿子也就是卢瀚文则被当做实验对象,继续SFN的研究,并且他们还密切监视医生生前好友楼冠宁,将卢瀚文作为要挟逼迫楼冠宁就犯。


数年间,他们秘密囚禁了多名哨兵,包括死刑犯,非法越境,被贩卖等等身份不明的研究对象,医生当年制作出的解药他们已经可以复制,但却依然无法攻克。


国家明面上迫于舆论压力和药效垃圾已经抛弃SFN,但幕后仍旧为其开发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至于偶尔有工作人员顺两管试剂在别国高价出卖,虽然明令禁止,也算是防不胜防。


如预料中的那样,孙哲平果然在三年后找到楼冠宁家里,被埋伏在那里的军力一网打尽,意外惊喜的是还有四个弱鸡哨兵向导可以用来作为实验小白鼠。


一切进展都异常顺利,至少研究所所长是这么想的,未结合过的哨兵直接被注射了SFN2.0观察药效,而结合过的哨兵非常难求,他们既然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向导一般战斗力强大,且被自己国家所重视,就关押起来留待进一步查看。


向导?这里有很多单身的哨兵,他们肯定会喜欢的。


副所长曾提出要查明这几个人的身份,被所长直接否决,他认为研究所的监牢固若金汤,既然进来了就别想出去,而他们之前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呆过那还重要吗?


明明谋划了这么多年,假如这时候能再严谨一点,所长他就不会选择回家睡觉而是派人恭恭敬敬地请分别关在地下一,二,三层的五个男人回国。


且不说这个小小的研究所只有二十名哨兵五位向导五十个普通军人,半夜还是两班倒只有一半的人在工作,就算是五十名哨兵二十个向导,单对于喻文州来说也就是三批的事情,至于火力武器?那都是为一层打得正开心的两个人准备的。


张佳乐在枪械选修课上一直名列前茅,教授特别喜欢他给过他许多优待,导致这人现在几乎捡起地上任何一把武器随手都能用得顺手无比。


孙翔最为得意的是战矛,可热兵器时代他不至于硬要和人贴身搏斗,百花缭乱四处嗅了嗅为他寻了把左轮手枪,孙翔颠了颠第一反应是给周泽楷留着,又想到这么蹩脚的东西怎么入得了他哨兵的眼,待会还是把荒火碎霜找来亲自塞进周泽楷手里。


最后一名敌人倒下,一叶之秋也出现在视野里,整层的监视器都被破坏,情况不明的状态下,其他楼层的敌军都会耐心等待上头的指令,这无疑会给他们争取到非常多的时间。


“周泽楷他们两个在地下三楼?天哪,迷宫一样好绕啊……黄少天呢……二楼?这关的也太远了……”孙翔用意识读取着一叶之秋的记忆,就听见张佳乐轻笑一声。


“黄少天不用我们管了。”他说。


孙翔皱着眉顺着张佳乐的视线看过去,一只乌鸦无声地从他们头顶飞过,盘旋两圈落在一叶之秋漂亮的鹿枝上面收拢翅膀。


 

 

喻文州哼哧哼哧骑到闹市,打了的结果的哥看他笑得太温柔不像好人,死活不愿意开进荒地,在离研究院五里外就连人带自行车放下去,还给他车费打了三折就当破财免灾。


小路颠簸,坑坑洼洼,喻文州半路上发誓谁愿意骑单车载他走这条路,他就对那人好一辈子。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讲,不管黄少天听到这句话有没有冲冠一怒为蓝颜,反正徐景熙这辆变档山地自行车并没有后座。


在赶路上耽误了大量的时间,导致喻文州一上来下手就非常狠。


工厂外部非常破旧,地面上就是一堆积灰的废弃设备,他进门刚走两步就被枪口顶住后脑。


“举起手来!”持枪者在他身后喊道。


是哨兵……喻文州分辨出有一个人的信息素,三个人的衣服摩擦声,也就是说离他最近的是哨兵,另外两个是普通人,连看门这个工作都用得上哨兵来做,可见研究院准备也是非常充分。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喻文州怕只怕没有人在这里等着他,如果是普通人他控制起来还会费点劲,但居然会有哨兵……


他顺从地将双手高举过头顶,与此同时,身后的哨兵也突然转身两枪射穿本来是他队友的头颅。





(大孙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为毛把你写成一个逗比其实我知道你是辣么地具有蓝纸气概!!!我真的是爱你的!!!)


评论 ( 24 )
热度 ( 27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