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贰拾贰)

【周翔,喻黄,双花】

 

二十二:

 

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是纸老虎,就好比十多个小学生对上两个大学生,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高达。

 

玩毛啊。

 

孙翔和张佳乐还想过要不要去接应喻文州,但是毕竟地面上的情况不明,又有随时再次暴露在摄像头下面的危险,而且这个拥有一万个精神体的人也不可能会迷路,综上所述——他们选择先休息,观望一会。

 

卖队友这种活计三个人都干得顺风顺水。

 

喻文州出现在两个人面前的时候,前后各有一个眼睛无神面容呆滞举着机关枪的不明人士将他牢牢保护在中间,孙翔一开始还奇怪人生地不熟的C国他上哪找来的帮手,走近了看这都闪开,我们领导来了的架势才明白是喻文州控制了这两个哨兵。

 

两名哨兵丢掉机关枪,缓缓从腰间的枪带里摸出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喻总从尸体上踏过,伸手唤回一叶之秋角上的乌鸦,“周队和孙队在三层,看守的人有十二……不,现在增加到三十一个,其中有两名向导。”

 

“我已经想好对策了,干脆这样,”张佳乐打一个响指:“文州你负责其他二十九个,我和孙二翔一人解决一个向导。”孙翔也顾不得对他难听的昵称,立刻点头表示赞同。

 

“……”喻文州扭头就走,“我在二楼等你们胜利的消息。”

 

 

 

门外的人越聚越多,孙哲平和周泽楷很快就意识到出了问题,试图调动五感增强听觉弄清楚动乱的来源。


门上有个小窗,偶尔会有人打开探头看一眼里面的情况,周泽楷双手被缚在背后,光着身子,膝盖弯曲垂眸安静地缩在角落,显得懦弱无害,孙哲平大大方方地靠在正对门的墙上,长腿笔直地伸展着,眼神锐利,好像蓄势待发随时都会挣开铁链,大部分人对他的关注也就比较多。

 

“别看了。”说话的女向导有着一头挑染的金色长发,精神体是只灰毛兔子,蹲在监视器的桌前,嘴里塞着一根白菜快速地咀嚼,“里面两个都是结合过的哨兵,长得再好看也没有用。”在她的对面也是一名女向导,精神体是毛发亮丽的虎斑猫,被她抱在怀里,叫声娇气甜美。

 

“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哨兵的精神体。”向导的声音如她的精神体一般软糯细声细语,“是一只……鹅?”

 

“就在他的脚边……”

 

“哦哟?”金发向导凑到监视屏幕前,看着旁边人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哎,我和他契合度不够……”说着她揶揄地捏捏身边向导的脸:“可惜了啊,你好不容易遇到个能看见对方精神体的向导,却别人被捷足先登了~”

 

向导将怀里的猫搂紧,眼睛盯着屏幕中表情倨傲的哨兵:“没关系……只要一楼的向导死了,我和他就有再次结合的机会了。”“不是吧,你真看上他了?”金发妹子瞪大了眼睛,“可是……可……”

 

“这就是高相性的吸引力吧,我看到他就觉得心跳好快……他的向导必死,我只要在那时给他做好精神辅导就行了。”妹子脸上洋溢着近乎称得上幸福的笑容。

 

金发向导出声提醒道:“别这么说,那两个向导不简单。”一楼现在摄像头全被破坏,所有过去支援的人也都下落不明,从表面上看他们的人是全军覆灭了,但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两个向导如何和十几个特种兵相匹敌?就算向导有精神攻击能力,那还有普通人在呢,而且剩下的哨兵又怎么办?

 

总不能有人可以一次性攻击好几个哨兵吧?天方夜谭。

 

一开始众人的失联还有大兵笑称不会是太久没见到向导被他们的信息素吸引了去,把人制伏之后失去理智顾不上汇报脱了裤子开干了吧,可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大家神色渐渐凝重,神经也紧绷起来。

 

当然,天方夜谭现在还在一楼,遇到了点麻烦事,随后就到。

 

金发妹子想了想,拍拍自己的小灰兔,“我让兔儿去二楼看看。”“哈?这样很危险的吧。万一有人看见了……”如果精神体受到伤害,主人精神力也会受到极大损伤。

 

“安啦,兔儿这么小,没人注意得到的。”

 

“那我让虎斑陪着你家兔吧……”

 

 

 

与此同时,喻文州,孙翔和张佳乐达成协议,都先到人少的二楼把黄少天放出来,然后四个人会合再一起去三层救人。

 

“为了时刻得知地下三层的情况你千万留只乌鸦在周泽楷身边啊。”孙翔从一开始就派着一叶之秋跟在周泽楷身后,所以知道他们的武器和衣服也在二楼,他打算趁喻文州找黄少天的时间把荒火碎霜翻出来,这样的话一叶之秋在身边可以会帮上不少忙,但是又怕三楼那么多人在这段时间内做出什么他们无法得知及时救援。

 

喻文州这样心思缜密的人哪里需要孙翔来提醒,虽然其中一只乌鸦就停在再睡一夏的脑袋上,喻文州还是假装拒绝说道:“不行,我的精神体都有要做的事情。”

 

“二十只呢啊!!!而且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就是干干侦查的料吧!!”

 

喻文州听完给了孙翔一个危险的眼神,肩上的乌鸦张开翅膀,尖唳一声,喙子在灯光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孙翔见乌鸦不由分说朝他急速飞过来,吓得没敢动,锋利的鸟喙擦着他的脖子掠过,紧接着身后就传来动物吃痛咕咕的声音。

 

孙翔回头一看,地上一只血淋淋的小生物,而乌鸦又飞回自己主人身边,尖喙上全是血迹。


他拎起那只灰色的兔子,一只眼睛被啄瞎,流出的血沾湿了它的灰毛,全身抽搐个不停,不一会直接消失了“卧槽,文州你也太血腥了,下手这么重干嘛啊,刚说你没攻击力你就这么暴力打我脸至于这么恨我吗……乐乐你快说说他……”

 

这边张佳乐捏着一只虎斑猫的后颈皮把它拽起来,“你们在说什么?孙翔你手里有东西吗?”

 

孙翔只能看见张佳乐空空如也的手做出一个捏的姿势:“我还想问你手里有东西吗?”

 

精神体离主人越远,代表那人的精神力越强,所以精神体探查这件事一般都是向导的事,但是也不能代表哨兵无法做到,例如叶修那种变态。“乐乐,别让你手里的东西回去回复它主人。”喻文州说道:“这里只有两个向导,我们刚刚看到了两只精神体,兔子受伤返回它主人精神景图里应该还不会暴露我们的情况。”

 

张佳乐把虎斑猫扔到百花缭乱嘴里,剑齿虎用齿缝虚虚咬着虎斑的脖颈,像叼幼崽一样把挣扎不休的猫固定在口中。

 

实时得知精神体视野这种变态的能力孙翔一共知道两个向导会,第一张新杰,第二喻文州,但是万一呢,危机重重啊啊啊啊啊,好烦……“快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真不想被你说这句话……”

 

二层异常空旷,喻文州早先得知这里的部署,轻易地控制住守着楼梯间的几个人互相残杀,数只乌鸦倾泻而出啄坏各处的摄像头,张佳乐等了几秒,顺着乌鸦飞行的路线潜行到关押着黄少天的监牢门口,开枪结果最后一个人,孙翔冷笑着上前摸出尸体身上钥匙,踩烂还犹自喊个不停的通讯器。

 

监牢里灯光昏暗,黄少天直挺挺躺在地上,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对着空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少天!”喻文州连忙快步走上前跪着扶起黄少天的上身,声音微微有些变调:“少天你醒醒。”身体还是温热的,呼吸缓慢均匀,如果不是睡眠,那就只能是陷入神游了。

 

“不应该啊,”孙翔摸着下巴,“这才多久啊,微草那位不是说发病至少要五天吗?”

 

“你们是谁啊!”稚嫩的童声在耳边响起,“大哥哥动不了啦,要等好久才能陪你们玩哦。”

 

孙翔和张佳乐听到之后一愣,齐齐看向喻文州,后者视线在男孩的身上上下扫寻一遍,脑中迅速推敲出各种可能性,不过三秒的时间,喻文州恢复以往的冷静,微笑着问他:“你是不是叫卢瀚文?”

 

“嗯!”男孩子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我很厉害呀。”喻文州温和地摸摸卢瀚文的头发。

 

“那你能别让大哥哥死吗?”

 

“当然,那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这两个叔叔吗?”

 

张佳叔:“……”孙叔:“……”

 

看卢瀚文毫不犹豫的点头,喻文州让黄少天躺平,起身召回全部的精神体,“我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你们小心点。”

 

“等一下!”张佳乐连忙出声打断,“什么很长时间?你不是去暂时标记的吗?”

 

“少天身体内的SFN很可能是新一代的版本,如果不想之后出岔子,直接精神结合比较保险。”喻文州闭上眼睛,缓缓凝聚精神力探寻黄少天的意识表层。

 

“喂喂喂,争取让他再半个小时内射出来啊文州!!时间宝贵啊!!!日后找个好地方再做不迟啊!!”孙翔生怕喻文州听不见,凑到人耳边大吼。

 

“他能不能半个小时射出来我不知道,但我能射半个小时。”喻文州留下最后一句流氓到不行的话,身子一歪,倒在黄少天怀里。

 


 

【有什么问题明天来修改了,开学了,更新要慢了啊啊啊╮(╯▽╰)╭】

评论 ( 26 )
热度 ( 330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