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贰拾叁)

【周翔,喻黄,双花】


二十三:


门再一次打开,这次不同往常,走进来的是两名女性向导,黑发妹子走在前面,金色长发在后,她的脸色苍白显得有点虚弱,孙哲平仅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又继续闭目养神,周泽楷则注意到趁门缝偷偷溜进来的一叶之秋。


向导们看不到泽鹿的存在,这让周泽楷暗地里舒了一口气,一叶之秋悠哉地绕着众人转了一圈在周泽楷身边坐了下来。


两名向导的注意力明显都在孙哲平的身上,黑头发转头和身后的姑娘对视,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大声说道:“副所长下命令将你即刻处死……”


没前因没后果的一句话,简直莫名其妙,孙哲平本不想搭理,可那向导一直站在他面前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让他很烦躁,等了五秒,孙哲平眼睛都不睁,不耐烦地问:“所以呢?”


“我,我不想让你死!”黑发姑娘用力喊道。


这一句话终于让哨兵有了较大的反应——抬眼皮,他奇怪地蹙眉:“为什么?……我和你之前认识吗?”


黑发向导眼睛一亮,很是兴奋:“你也觉得我们似曾相识,前世有缘吗?!”


“不,完全没有。”孙哲平嘴角抽搐:“我就是问问。”既然不认识为什么不想让我死?他本来想这样说,但又觉得这并不重要,既然不想让我死赶紧放我走啊,这问题好像也没什么意义,算了,他干脆闭上了嘴。


周泽楷终于看到孙哲平被别人误解的吃瘪样,出了一口恶气的同时估摸着现在的处境,之前研究所会把他们囚禁起来证明不想他们死,而如今却又下了抹杀的命令,这代表出了一些敌人无法掌控的状况,比如,孙翔和张佳乐跑出去了,亦或者喻文州来支援了……


一叶之秋警觉地扬起修长的脖颈,先是习惯性看了一眼周泽楷,见人如以往那般呆呆地沉浸在自己思绪里之后才转头注视其他人,水润的大眼睛丝毫不差地记录下向导和孙哲平的对话。


女向导见话题继续不下去,只能试图用行动代表言语,她弯腰想把再睡一夏抱起来,可白天鹅不领情,拍打着翅膀避开伸过来的双手扑棱着钻到孙哲平腰背下,精神体直接表现了主人对她明明白白的抵触心理,姑娘被拒绝,羞愤地红了眼角,孙哲平看见这一系列动作,心下了然,用眼神示意再睡一夏跳到他腹上坐好。


“你看得到我的精神体对吧?”


“嗯!”女向导瞬间呼吸急促,快速点头。


孙哲平语气冰冷,带着浓厚的蔑视:“所以呢?”


向导向来都是被各种哨兵呵护的存在,她首次舍掉自尊向一位哨兵示好,却感到自己的一片赤诚真心被践踏,她深吸一口气,笑容有些僵硬:“请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不能。”孙哲平不假思索地回答。


“好吧……”向导再一次深呼吸,有些气愤,可依旧压下怒火:“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哨兵。”孙哲平仿佛听笑话一样挑眉:“你闻不出我的信息素是已经结合过的吗?”


“可是你的向导马上就会死了。”女向导说得理所当然,“如果你拒绝我,你也会死掉,所以我奉劝你好好考虑一下!”她语气愈渐生硬,到最后简直就是居高临下的命令:“就像你的同伴一样。”


金发妹子听到这句话立刻通过对讲机喊了句什么,顿时好几个哨兵闯进门来,将枪对准了周泽楷,旨在给孙哲平一个教训,杀熊给鹅看。


一叶之秋敏捷地跃起来,飞快地钻着人群中的空隙朝自己主人的方向奔去。


就在它一个漂亮的甩尾跑过狭窄走廊的时候,监牢中一枪穿云突然现形实体化挡在主人面前,直着身子双脚站立足有两米多高,它爆发出震天的怒吼,厚重的熊掌一爪拍飞最前面的士兵,白熊的力量不言而喻,被击中的人直接飞出三米远,它的速度也并不慢,解决了一个人之后瞬间逼近下一位。


其他几个哨兵即刻反应过来将枪口对准了大白熊,铺天盖地的枪林弹雨笼罩住它,丝毫不留情面的火力压制抵挡住一枪穿云前进的脚步,它如困兽般愤怒地咆哮着,枪弹没入肉中,血花四溅,最终一枪穿云还是无奈退后用自己庞大的肉身将周泽楷牢牢护在怀里。


若白熊消失,就代表着周泽楷的精神力耗尽,现在他蜷缩在一枪穿云躯体下面,脑袋嗡嗡作响,只能堪堪咬牙坚挺着。孙哲平瞳孔紧缩,奋力地挣扎,可铁链将他牢牢困在原地,他的再睡一夏只齐人膝盖高,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实体化也毫无用处。


一枪穿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透明化,渐渐露出了被它挡在底下的周泽楷,白熊不甘地嚎叫,闭紧的双眼最后看向自己的主人,喉咙里发出动物受伤之后的低声呜咽。


“周泽楷!!”孙哲平因为太过用力,手腕手臂皆是青筋暴起,捆绑他的锁链蹦到极致铮铮作响,深入地面的铁钉在剧烈的摇晃下甚至有松动的前兆。


黑发向导吓得退后两步,赶紧集中精神力对孙哲平进行五感干扰。


孙哲平已经结合过,对其他向导的抗性较强,可是即便是蚊子的嗡嗡作响都令人生厌,再睡一夏终于实体化凶猛地伸展翅膀扑打向导的脸,白羽落了一地,天鹅的喙虽然不够尖利,但在脑门上大力的一啄还是让向导痛得大叫。


这两个哨兵居然都有实体化精神力的能力,金发向导惊讶到双手不住颤抖,这样的哨兵怎么会被他们如此轻易地俘虏?来不及再细细推敲,第六感告诉她不在现在他们还处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消灭这两个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她立刻转身朝己方哨兵大声喊道:“快杀了他们!”


奇怪的是,命令并没有得到哨兵们火力更加猛烈的相应,相反,枪机的声音居然渐渐弱了下去,一枪穿云受重伤返回精神景图,周泽楷彻底暴露在众人眼底之下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开枪射击。


站在较后方的几个普通士兵直到脖子被割破喷射出鲜血都没有反应过来,被放倒在地,旁边的人刚转过身枪都来不及对准就有子弹射穿了他的心脏。


黄少天的剑快到连杀了三个人血迹都没有溅上分毫,张佳乐双手各执一枪弹无虚发,他们遇到一叶之秋的时候本就在潜行过来的路上,听到周泽楷生死一线的消息,孙翔瞬间将本来谋划了许久计策都弃之脑后,不管不顾地暴露行踪向地下三层疾奔。


喻文州暗叹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张佳乐和黄少天立刻持枪跟上,果不其然孙翔一路上在队友的掩护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看着人最多的地方直接杀红了眼,从背后拿出从敌人堆放战利品的仓库中顺到的战矛,一头钻进了哨兵群里,眼看就要步一枪穿云的后尘用身体给周泽楷挡子弹。


黄少天在视力和触感加强的瞬间将手枪换成冰雨,喻文州本来不想用这种方式换取胜利,毕竟几秒之后的反噬惊人,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他直接失去行动力之后就是一个巨大的包袱,但发狂的孙翔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大范围的精神控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人在受到真正的恐惧时是完全无法发出声音的,这两位女向导就是这样,面对着自己的队友们在眨眼之间一个接一个毫无还手之力地死亡,她们直接被吓到失声。


战矛在孙翔手中势不可挡,发出雷霆万钧无人可挡的霸气,所到之处无不是血溅三尺,普通人还有些挣扎,所有的哨兵在喻文州的控制下全恨不得把脖子送到他的矛上。


当然,有些漏下的人孙翔也来不及去管,他头也不回冲到了周泽楷的身边,丢下两把手枪和长裤,矛尖对准固定地面的铁链,一击下去应声而断。


荒火在周泽楷指尖转过一个枪花,甚至不用瞄准就结果掉孙翔背后的一名哨兵。


七秒后,喻文州实在支撑不住巨大的精神力消耗,痛苦地低吟一声,整个身体如断弦般崩塌,夜雨声烦及时返回用头顶住他的腰,才让喻文州缓缓滑坐到地上,不至于直挺摔下,感受到靠在身上的人急促的喘息,夜雨声烦足下动作轻柔,又警惕地扫视周围,怕有人注意到喻文州的疲态。


黄少天在那瞬间下意识是要赶到喻文州的身边的,可发现夜雨声烦已经到达之后,狠心止住行动继续斩杀敌人。


喻文州就在不久之前和他完成了精神标记,刚刚好好花了半个小时,本来他是可以大肆嘲笑这个只用半个小时就能射的男人,可是,关键是,重点在——


他自己只花了十分钟,就带着哭腔泄了。


是的,十分钟。


自他学会撸之后,从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过生理问题。


黄少天在从自己精神景图里醒过来的时候,还措辞了很久怎么才能劝喻文州和他彻底结合,没想到向导刚进来就开门见山表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最好能够精神标记。


黄少天活了十几年,从未见过这么主动献身的向导,还是他最心仪的那位,他当然丝毫不矜持地点头应了,嘴上还说着什么为了正义,为了解药芸芸充满大无畏精神的话。


他也不想想完全能洞悉他所思所想的喻文州要花多大的劲才能忍住不笑。


喻文州没有想到黄少天的精神世界居然是片空旷无野的雪原,还有一间落满了积雪的木屋,他的哨兵就坐在里面,早预料到了他回来,生好了火堆,将整个屋子烘得暖洋洋。


真是野合做爱的好场所。


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就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黄少天才罕见害羞起来,不知所措地愣在远处,直到向导伸手解开了他衣服的第一个扣子,才后知后觉揽过喻文州的后脑,与他唇齿相连。


吻到动情处,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他想把人按在墙上肆虐,可为什么,喻文州力气这么大?





【下章肯定是要用外链了

哦!多么苍白的打斗场面。全靠喻总一个人发威。然后就搞定了!!】


评论 ( 17 )
热度 ( 240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