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贰拾伍)

【周翔,喻黄,双花】

【话说我的头像真是越来越魔性了哈哈哈哈XD】


二十五:


百花缭乱叼着猫咪优雅地站在尸堆之上,用宛若百兽之王的气势睥睨整个地下室,尸横遍野,还喘着气的就剩下八个人,六男二女,六个站着的,一个坐着的一个趴着的。


张佳乐几乎没多做思考就拿枪对准了孙哲平的手铐,吓得孙哲平脸都青了还死咬着牙一声不吭准备接受这残暴的一击。


也就喻文州还残存一点良心,指挥着乌鸦落在黑发向导的肩头为孙哲平双手能够存活指明了方向,可张佳乐跟没看到一样脸色阴沉地望着孙哲平的额头,哨兵被盯得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脸上长了显示器。


良久张佳乐终于有了反应,冻住的气氛才有点缓和,虽然他只是扯出一个渗人的冷笑。


他向百花缭乱招招手,一起走到黑发向导的面前,两名女向导面色苍白,吓得兀自后退几步,“钥匙。”张佳乐朝她们伸出手,神情倨傲。


黑发妹子壮了壮胆,大声说道:“你先把我的精神体放了。”


“哦?”张佳乐心里越生气表情笑得越夸张,他做了一个恶狠狠握紧的手势,百花缭乱顿时会意合拢尖牙将猫咪的身体咬了一个通透。


虎斑猫叫得撕心裂肺,腿脚抽搐两下消失在众人视线里,黑发女向导因为它精神体受伤顿时眼前一黑喉咙口溢出血腥味。


“明明是只猫,为什么要和老虎争食呢?”张佳乐毫不客气地拿枪指着她的头顶,仿佛下一秒就要扣动扳机,金发向导连忙掏出口袋里的钥匙递过去希望能饶她们一命。


向导因为奇缺,在国际惯例上受到优待,投降之后一般不杀。


“别打他的主意。”张佳乐接过钥匙,也不在乎这两个战斗力为负的渣渣有没有阴招,直接转过身走向孙哲平为他解开手铐。黑发向导被放了狠话,脸色红了又白,煞是难看,再抬起头时,阴狠的表情颇有点鱼死网破的架势。


“你以为你们已经没事了吗?”她嗓音尖利,因为情绪激动有些破音,“杀光里面的人就能跑出去了?!”


金发向导惊讶地拉拉旁边人的衣服,希望唤回她的理智莫破坏了他们的计划,可黑发向导不管不顾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外面早就被包围了你们跑不出去的!”


孙翔把外套脱下来正往周泽楷身上披,听到这句话他只是不屑地冷哼然后替哨兵拉上拉链。周泽楷挽了挽袖子以免过长的衣袖遮住手掌,孙翔的衣服比他的大了一号,这个认知让他第一次为他181的身高感到遗憾。


早知道小时候多喝点牛奶……他如此想着嗅了嗅衣领间孙翔还残留着的热气。


“牛奶?”孙翔隐约感知到了周泽楷脑内的只言片语,“你渴了?”


“……”周泽楷略作思量,觉得如果否认很难编造另外一个理由解释牛奶的来源,于是他诚恳地点点头“嗯。”


“上哪给你变奶去,忍着!有没有一点我们还在出任务的自觉啦,老叶还在家里半死不活地等我们回去呢,诶,姓周的,对就是你,解药就在你口袋里行动的时候小心点记得了吗?”黄少天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老子还没去问喻文州情况怎么样了呢,你们两个在这里奶来奶去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和孙翔对视一眼,把手伸进手臂的暗扣里,果然摸到两个小巧的玻璃瓶。


黄少天拉不下面子,这事就只能多年损友代劳,孙翔任劳任怨地扶起瘫在地上半身不遂的喻文州,夜雨声烦趁此机会站直身体方便喻文州坐到他身上。


“你到底做了什么让黄少天这么不待见你?”孙翔把喻文州安顿好之后偷偷凑到人的耳边问道:“难道是你菊花太松遭人嫌弃哎哟疼疼……”


乌鸦一记有力的暴击啄得孙翔连蹦带跳躲到周泽楷身后,周泽楷下意识持枪对准了攻击孙翔的精神体,他凭借着非人的意志力才没有扣下扳机,关键是旁边黄少天那一脸的敢伤了它我就跟你们玩命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忽视。


孙哲平揉揉酸疼的手腕,外面难道真被C国政府包围了?他这样想着,张佳乐把背包里的衣服裤子掏出来:“别担心,没问题的。”


“嗯?”孙哲平疑惑了一声才想起张佳乐是完全可以知晓他想法的,他后知后觉地明白刚才他见到人之后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告诉张佳乐这个女向导对他有非分之想,让他家向导有些危机心理吃个醋什么的,虽然最终决定算了别作,但张佳乐还是了解得一清二楚,护食到差点没把那妹子一枪崩了。


孙哲平暗爽了会,非常荡漾且极其不走心地问道:“真的?”


女向导见自己被忽略得彻底,脸色更加难看,指甲狠狠掐进掌心:“你们别不自量力了!真当自己能以一敌百吗?”她犹自不死心望向孙哲平,这让老孙压力很大,他很想说姑娘看一下我旁边的那个哨兵,他叫周泽楷,男,有车有房,无不良嗜好,除了每次和他站在一起都会令人产生一种好烦哪好想抖脚的错觉。


张佳乐笑笑,扬起手中的锁链示意她们两个乖乖过来,“在这儿慢慢等吧……”他把女向导分开绑好,“你们所谓的援军。”


“你什么意思!”金发妹子明显心里素质不行,一听这话立刻试图站起来结果被手铐无情得拽倒在地。


孙翔略嘚瑟地挑眉,即便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得益于喻文州的高瞻远瞩——谁能想到他在进入黄少天精神景图享受鱼水之欢前还有工夫给王杰希去了一个信息,在传达情况的同时请求援助,孙翔自己也承认他本人是没有这份坐怀不乱的情怀的,若是周泽楷就躺在不远处的床上硬胸大敞香屌半露只待他过去临幸……那还管毛个任务肯定提臀就上啊!


想到这里他半点不为自己的没出息感到羞耻,反倒开始怀疑喻文州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比如不能人道,下边不长毛或者黄少天不能人道,黄少天下边不长毛。


黄少天一直站在喻文州两人的距离以外,显然有点小情绪,就可惜这时候真的没人有功夫理他,唯一能和他对牛弹琴的卢瀚文被他们安置在地下室二层关押的原处,由一只乌鸦留下看管他的安全,而喻文州稍微有了点力气就半死不活地掏出手机联系王杰希,那每按一个键就耗尽毕生气力的模样真是令人不忍直视。


所以张佳乐很大方地不看,背过身去和孙哲平用精神力交流他们之前的计划,孙翔本来就瞎,还恨不得让全村人都知道他眼睛里只有周泽楷一个,根本不会理睬喻文州做作的举措。


也只有黄少天叹了口气,认命走到他男人旁边接过手机,“要发什么?”


喻文州半边脸贴在夜雨声烦头顶的绒毛里,一人一兽都用一模一样无辜的表情望向黄少天——简称恶意卖萌,哨兵被看得真心没脾气了。


“你至少应该早点跟我说……心理落差有点大,我没适应过来……哎,”黄少天伸手揉揉喻文州的黑发,肌肤相触,顿时浑身每个毛孔都舒畅了许多“……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你想当上面那个……”


喻文州笑意直达眼底,温顺地把黄少天的手攥住放到心口,向导的心跳声给人一种格外平和的法力。


如果不是王杰希那条突兀的短信,喻文州和黄少天能保持这个动作心照不宣直到地老天荒……


信息很短:东,400M


“煞笔们,走了。”黄少天看开了某些问题之后不要太开心,看谁都特别顺眼,揉了喻文州的头发之后又去揉夜雨声烦和百花缭乱的,实在追不上再睡一夏才险逃过他的魔爪,最后黄少天又对着孙翔的短毛搓个没完,孙翔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大胆,连忙回击也去搓他的狗头。


被锁在原地的两名向导看见这几个人宛如春游露营般互相打闹,而他们几十人的专业队伍居然就是被这样放学后的小学生们压倒性虐杀……简直怀疑人生不可置信。



回到二楼接上卢瀚文,一行人悄声无息地摸上地面。本来是想让张佳乐的百花缭乱载卢瀚文,可是小朋友闹着要骑那只有角的,一叶之秋虽说载不了周泽楷这种成年人,但十岁不到的小孩子还是没什么问题,小卢一天之内换了三种坐骑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孙哲平从头到晚没干上架,筋骨都痒了,判断好方向一手抄起张佳乐把人扛在背上跑得飞快,也不管身上的人如何叫骂,他们身后跟着头顶再睡一夏的百花缭乱,狂乱却莫名挺和谐的画面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做得出来。


周泽楷两次都被孙翔救,这时候也挺想把孙翔抱在怀里展现自己的男友力,可惜他家这位向导跑得都快比他快了,拽着他的手不甘落后向东面疾奔。


黄少天左手一只豹右手一只鹿,他玩笑性地说只有他没有交通工具,结果喻文州拍拍夜雨声烦的腰侧驱使着它走到一个角落,然后竟然推出来一辆山地自行车。


黄少天:“……”


喻文州:“徐景熙的,正好你要交通工具,骑过去找机会还给他吧。”


黄少天:“……”


远处地平线上泛起点点鱼肚白,凌晨七个人一身轻松圆满完成任务接近他们的接头人,如果说研究所里尸横遍野满是血迹,那四百米外才真的是人间地狱硝烟弥漫,等他们赶到的时候,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站在一片坑洼火焰中扛着火箭筒仿佛在叫嚣:还有谁,他身边站着两个向导,其中一名背着某个昏迷的男人,那熟悉的声影不是叶修又是谁。



【为了凸显本文的高端专业性,我决定配个图装装逼!!虽然没有画手给我配图,但是我这么多才多艺心灵手巧,怎么可能会被难住。先来一个周翔!!!】

【快夸我(你谁!!!)】

【其实我就是想勾搭个画手和我双宿双飞……万!一!哪个大大看我的草稿心痛了来找我说要给我画张图呢!!!!】



评论 ( 41 )
热度 ( 266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