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贰拾陆)

【周翔,喻黄,双花】

这一章里还有刘卢刘,至于他们谁攻谁受就真的不重要了,首先我还没想好,其次反正也没他们的床戏。


二十六:

 

刘小别也算是倒了血霉,大半夜被队长喊去出任务不谈,听说是做首席哨兵叶修的辅助向导时他还天真地想在队友面前露一手,展现一下他过人的能力……


结果这个狗货叶修刚下直升机就倒了,队长高英杰他们立刻投入战斗之中没工夫管叶修死活,他只好任劳任怨地背着这坨玩意躲在战火硝烟后面,无所事事抠脚磨牙。


天快蒙蒙亮的时候,微草主力战队终于和要接的几个人碰上头,这些人中间居然还混迹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王杰希警惕地询问卢瀚文的来历,喻文州还没回答上两句,小卢同志就非常有出息地指着刘小别的肩头大声叫道:“小~!鸟~!”


“……”刘小别一愣,颠了颠死猪般瘫在他肩上不省人事的叶修,可少年仍旧不死心拿食手指着他,于是刘小别不动声色地把叶修撂在了地上。


卢瀚文更加兴奋欢快地喊:“比喻哥哥的鸟小多啦!”


黄少天下意识红了脸,羞耻地吼回去:“别瞎评论大人们鸟的大小!!你又没看见过喻文州和这位哥哥的鸟你怎么知道小不小的!再小还能比你自己的小啊!光说喻文州的鸟我一眼看过去……!”他及时闭上了嘴,但就算这样,之前说话途中他不经意间瞥过喻文州和刘小别的胯部,略作比量,露出一脸好像真的喻文州要大一点晦暗莫测的神情……


飞刀剑因为它主人精神的波动不安地鸣叫,扑棱了好久的翅膀才又落回刘小别肩头,而刘小别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黑,可谓精彩纷呈,绚丽得如同自己精神体的毛色,他咬牙道:“他应该是看到了我的精神体,是只啄木鸟……”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孩子是个哨兵,而他并没有实体化精神体的能力,也就是说……


王杰希身经百战心思活络,瞬间已从只言片语之中联想到了不能让好不容易挖到的向导被别人翘了墙脚此等遥远的事情,他拍拍刘小别的肩膀,决定引导话题瞒下这两个人相合性很可能较高的事实。


“小别。”王杰希语气故作委婉:“小孩子的眼睛往往是雪亮的,即便如此你也不要太自卑。”


刘小别:“……”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巨大,带过来的风吹乱了众人的头发和衣服,最后王杰希在火箭筒与叶修之间权衡许久,忍痛丢弃了火箭炮把叶修背上飞机。


“诶诶王队你们进C国领空的时候怎么没被打下来啊!!!”即便在直升机上黄少天仍不放弃说话的机会,他挑开嘴巴里数根发丝,朝王杰希吼了一句话,立刻又有无数根头发争先恐后被他吃进去,他呸了老半天抬头看见王杰希背着风坐气定神闲,挑着眉显得两只眼睛更加不对称,老王比了个口型:上,头,有,人。


噫……黄少天喉咙痒痒的,确定真的吃下去一根头发之后终于罢休闭上嘴,喻文州瞅见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脸吃瘪的样子不由得笑着揽过他的腰。


“你笑什么?!!!!”黄少天就是看不得喻文州笑得这么温和,现在他不但喉咙痒,心尖也痒痒的。


“笑你太可爱。”喻文州帮黄少天把他的头发别到耳后。


“你说什么?!!!!”


“你,可爱。”


“我开????”


“可,爱。”


我滴妈你们能用精神力交流吗累不累啊,一道强劲的电流钻进喻文州脑海,回头就看见张佳乐把头搁在孙哲平肩头在朝他们两个人翻白眼。


不累。喻文州不客气地回送一道精神电流。


直升机驶上高空气压逐渐平稳下来,窗户合上众人戴上耳机之后终于能好好互相交谈了。卢瀚文闹腾的个性在此刻展露无遗,即便被安全带牢牢困在座位上依旧矢志不渝捉刘小别肩膀上的飞刀剑。


刘小别烦不胜烦,和高英杰换了座位,卢瀚文自己不能上场,就唤来了替身流云继续发挥死缠烂打的精神,小雪豹没有束缚更加丧病直接扑到了刘小别脸上,刘小别积蓄怒气值黑着脸拎起流云的后颈,然后就被狂舔一翻口水糊了满身。


一堆人就看着刘小别对着空气各种抓狂,只有黄少天拍着大腿笑得格外壮烈。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玻璃瓶,递给王杰希,做了一个注射推送的动作。


“现在?”孙翔见王杰希从善如流地从直升机座位口袋里摸出针管和生理盐水,王杰希熟练地组装从两边抽取混合药剂,然后挤掉空气“难道你想等到最后时刻,首席即将消失的那一秒趁他不注意来个突然一扎?”


“哈哈哈哈,我们应该挂个倒计时,扎的时候给秒数一个特写,刚扎进去拍一下3秒,推送的时候再拍一下2秒,抽出来的时候再拍,哇1秒。哇哦哦哦0秒叶修呻吟一下睁开了眼睛,然后大家松口气啊,鼓掌啊,流泪啊……”黄少天乐得凑热闹说道。


“黄导醒醒。”小雪豹皮够了终于累的在刘小别怀里睡着,而小别也终于有机会报黄少天嘲笑他一仇,黄少天奇怪这孩子为什么对自己口气不善,可不服输的天性让他立刻揽紧身边的向导示威性地瞥回去,冷哼一声表示你个单身的才该醒醒。


“……”刘小别好烦呐,这一大(黄)一小(卢)都是神经病嘛!!!


孙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开口问孙哲平:“这解药副作用失忆变傻什么的是必然的吗?”


孙哲平抬头,尽量保持身体不动让张佳乐靠的安稳:“不能说必然,但是几率非常大。”


“那哪种副作用的可能性最大?”


“……不好说。”


“……”孙翔又沉思几秒仿佛下定了决心般出声阻止王杰希的动作:“王队,叶修的状态还能再等一次醒来吗?我有话和他说。”


“你至于吗,就首席那性格,说不定你和他扯到最后你先给他跪下了。”张佳乐能想象到孙翔这种和叶修万年不对付,一般不见面,一见面就掐的死去活来的人能说的话,无非就是之前孙翔的戏言,要亲自拿着解药到叶修面前得瑟,想要吗,求我啊。


只可惜这次张佳乐猜错了,孙翔觉得叶修要是真帮他把这事给办成了,别说下跪了叫爸爸都成啊!


啧,仅仅是说说而已。


“没,很重要的事情。”孙翔难得没和张佳乐胡闹,神情正经严肃,“必须在他清醒的时候和他商量。”


王杰希看孙翔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便将针尖收回针套中,朝高英杰点头示意:“英杰,进首席精神景图里问一下他还能撑多久。”


未等高英杰回答,孙翔突然眼睛一亮,身体前倾跃跃欲试:“对哦,我亲自进他精神景图里面问就好了啊。”


喻文州坐在孙翔对面,有些孙翔看不到的画面他看得一清二楚,此时他清咳一声稍作提示,见孙翔没懂只好尴尬地将眼球转向一边:“你是结·合·过的向导,很难再进其他哨兵精神景图的。”孽畜,快看你旁边啊……


孙翔哪里有这些玲珑心思,更何况他现在一心就只为了却自己的心事,“没关系的啊!”他急切地说道:“只是困难一点而已……”还没说完,他的手腕就被人握住,孙翔终于后知后觉地回头,就看见周泽楷面露愠色,乌黑阴沉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嘴唇绷紧抿成一条线。


“……”他心里暗叹一声糟糕,嘴唇颤了好几下最后还是把解释吞回腹中,孙翔求救的眼神划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只可惜大家都游离在状态外,唯二知情的两位一个拿手撑着额头假装看不见他,一个本来还忘掉了这件事情,在喻文州的提醒下想起了之前用手机和孙翔的聊天,说起来这还是他出的馊主意,而始作俑者此时正抚着乌鸦的羽毛看戏看得太开心。


“问什么?”周泽楷语气异常强硬,捏着孙翔手腕的手越收越紧。


孙翔虽然没做什么对不起周泽楷的事情,可要说出来也挺羞耻的,他想了想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之后你会知道的……”


可周泽楷显然不愿就这么放过他,执拗地一定要知道事情原委,他用双手掰过孙翔的肩膀,注视着他闪躲的眼睛,“你是我的向导。”


“我要知道。”


漫山遍野的醋味充斥在整个直升机的空间内,张佳乐把脸埋进孙哲平肩头偷偷笑得身体都在颤,王杰希故意合手做出扇子的摸样在面前扇几扇仿佛在说哪来这么大一股醋味,周泽楷也顾不上身边射过来的一道道带着揶揄的视线,他只知道自己难过得心都快揪起来了。


孙翔要和叶修说什么?他和叶修什么关系?


之前在医院里查过孙翔的资料,其中有写叶家曾经想让孙翔成为叶修的向导,虽然听说是无疾而终但是其中又会有多少内情呢?


周泽楷第一次被这些感情围绕,只觉得异常烦躁,恨不得再回到研究所里大杀四方纾解心头的抑郁之气。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简直认为自己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且不说一直看他不顺眼的孙翔现在的眼神宛如针刺,就连始终内敛沉稳的周泽楷都用一种冷冰冰的表情鄙视他。


更何况王杰希还靠在墙上朝他叹气,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里盛满了不同量的悲天悯人。


黄少天和喻文州回蓝雨报了假,回家发现喻文州还是没地方睡,于是两个人心照不宣地躺在一张床上,黄少天心猿意马小鹿乱撞一会回过头想叫喻文州来一发,结果那人早累得睡熟了。


要是趁这个机会把人给上了会不会不太道义?黄少天陷入两难之中。


张佳乐这边半点这个问题都没有,回到百花宿舍之后孙哲平立刻化身为兽,试图恰如其分地跟随张佳乐溜入他的卧室,只可惜计谋未逞,张佳乐站在房门前回头微笑请他回去。


要强上吗?孙哲平纠结的时间可比黄少天短多了。


孙翔微笑着拎起叶修的领子把人拽到房间里,合上房门断绝外面的人偷听的可能,随即破罐破摔用威胁的语气朝叶修狰狞笑道:“帮我个忙啊首席哨兵。”



【终于把之前埋的蛋挖了出来把它搞定,叶修的神助攻送完他就可以下线了。接着再交代点什么全文就结束了。

其实到目前为止这已经是我写过的最长的文了。

早就已经脱肛,纲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了……

对了,中秋快乐~~~~~~】

评论 ( 23 )
热度 ( 348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