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哨向】三年毕业,五年重修(贰拾柒)

【周翔,喻黄,双花,以及三句话的伞修伞和一段话的卢刘卢】

 

【 下一章或者下下一章完结】

 

【不完结我直播吞粪】

 

 

叶修听见请他帮忙的话,下意识回一句:“我不。”

 

这两个字彻底戳爆了孙翔的怒气点,他先把桌子上的几本书扫下地以示威风,然后语无伦次言不达意地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反正叶修直到最后也没听懂。

 

“周泽楷都因为你跟我冷战了你说这忙你好意思不帮吗!!!”孙翔怒嚎,叶修平白受着无妄之灾,他抽了抽嘴角:“……好意思。”

 

眼看着孙翔就要喷气变形叶修连忙挽回局面,“我也不指望你把话说清楚了,但是你至少告诉我你想哥替你做什么事?”

 

“……”孙翔深吸一口气,耐心说道:“周泽楷分不清喜欢和高相合性哨向之间的吸引这两种感觉,喻文州说你肯定很明白所以我想然你开导一下周泽楷。”

 

“……你就为了这破事阻止王杰希给我注射解药?你也不怕我被你玩死了?”叶修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还有喻文州怎么会跟你说我很懂的?”

 

“祸害遗千年啊呀,你管他呢你敢拒绝我就弄……”“不不不,这个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叶修故意停顿三秒:“万一我给周泽楷解释清楚之后,他发现对你果然只有哨向之间的吸引力,那怎么办?”

 

“……”孙翔被问懵逼了。

 

良久他才一脸视死如归地咽口口水,“那,也要让他清楚,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啊。”

 

叶修心底暗笑孙翔好玩容易逗,挥手示意他去外面换周泽楷进来,看着孙翔的背影,又莫名羡慕这些新一代的哨兵和向导,至少他们命好,喜欢上的都是对的人,感情路上少了太多的坎坷。

 

周泽楷进来的时候对叶修的敌意达到一个巅峰,他甚至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占有欲,他已经和孙翔结合,就完全有权利向其他哨兵宣告对自己向导的主权。

 

叶修没急着说话,对着窗户点燃了烟,缓缓舒出一口烟雾心里在想都这副摸样了还说不是喜欢,难道其实他们两个是商量好了故意用花式秀恩爱来虐我,以报当年之仇?

 

叶修狐疑地盯着周泽楷,后者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仿佛才意识到他之前的态度对首席实在太不敬了。

 

逗弄孙翔可能得到的是怒吼和拳头,调戏周泽楷绝对就是两发枪眼,人之将傻其言也善,叶修难得伤感一把,想着坑了孙翔这么些年还是尽自己所能给他出点力好了。

 

“小周啊……”

 

“你是……搞不明白对外头那个智障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啊?”周泽楷试想了一万种叶修可能对他说的话,连叶修含羞带臊地吐露他和孙翔的孩子都五岁了这种如魔似幻的场景都幻想过,可是叶修突然一副知心大爹的语气还是让他措手不及,周泽楷深邃的眼神对上叶修带笑的眸子,心中转过千般心思,过了良久他才缓缓启开双唇:“没有,很清楚。”

 

“……”叶修有那么一瞬间质疑人生,尼玛这两个人在搞什么鬼,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挑眉看向周泽楷,“你清楚?那你倒是说说看,我给你参谋一下?”

 

又是一段冗长的沉默,周泽楷眉间微蹙,思量再三像是下定了决心道:“喜欢他。”

 

“哦~~~”叶修一个字三个颤,“真的啊,那就不用哥告诉你了是吧?”

 

周泽楷低头看了眼叶修,带着疑问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要告诉我什么,叶修硬是装作没看懂,“那挺好的啊,孙翔为这事儿苦恼老半天了,你既然这么清楚赶紧出去告诉他呀。”

 

“……”周泽楷的表情瞬间变幻莫测,所谓清楚那是他想向外敌表达出他和孙翔情比金坚,两情相悦,你们这些渣渣不要肖想了,可是原来叶修是猴子派来的救兵替他答疑解惑的?

 

毕竟说实话……他真的还在纠结之中。

 

原来只是误会的欣喜,误会自家向导的内疚,内疚随之而来的羞赧,羞赧之后的幸福甜蜜,幸福还要面对叶修的尴尬……再一次的万种感情齐聚心头,周泽楷按耐住现在就出去把孙翔搂进怀里的念头,内敛地用刘海遮住眼睛,轻声示好:“前辈……”

 

叶修:“……小周你学坏了。”他灭了烟,收起不怀好意的笑容,刚要张口说些什么,却突然很想再看一眼苏沐秋的模样,但他还是忍住了找照片的冲动。

 

“看你这么帅的份上给你传授一个秘诀吧……”叶修故作神秘,“你呀,把孙翔扒光了扔到床上去……”他停顿一下等待周泽楷反应。

 

如果是孙翔听到这话肯定脸红,炸了支吾吼叶不羞,可周泽楷居然认真地思考场景:“会硬,所以?”还非常诚实地配合诊断。

 

“不,那只是生理反应……”叶修语气淡淡的,“你要看在那种情况下,你是想先进入他还是先亲吻他。”

 

 

 

最终黄少天还是什么都没做成,在自己愁绪万千 To do or not to do,I want to fuck the fish之中睡熟了,只可惜美梦才做到一半,就被魏琛二十个电话吵醒。

 

黄少天先是拿枕头盖脑袋,感受到喻文州被吵的难受地唔了一声之后拿起另一个枕头把他的脑袋也给盖起来,再然后被子一掀将两个人裹成包子馅,铃声仍旧孜孜不倦地响,黄少天愤而起床怒关手机,结果过了三秒客厅座机又兹拉兹拉地闹起来。

 

喻文州无奈地叹口气,半睁开双眸,眉间还全是困倦和疲惫,而只穿条内裤在客厅气的跳脚的黄少天仅仅是起床气犯了而已。

 

真羡慕这些睡一觉就能满血复活的疯子……喻文州翻个身把自己埋进层层叠叠的被褥靠枕中。

 

黄少天几百年没用过家里的座机,一时还找不到具体方位,后来在一大堆洗了没叠的衣服地下找到噪音来源的时候,困意早就跑没了,他不耐烦地接起电话,恶声恶气地给了一句喂,没想到那边比他火气还大

 

“小兔崽子有了向导你长出息了是吧,还敢挂老夫电话了!!立马来蓝雨拎起你萨比儿子然后给我滚蛋!!!”

 

“……”儿子?

 

卧槽!卢翰文呢!!!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昨天几队人马回到国内之后,他就和喻文州上了车,然后他们就……所以说卢翰文呢!!!

 

“今天一大早微草就派人来把你离家出走的儿子送回来你说你咋这么有能耐呢?!”透过魏琛吹鼻子瞪眼的怒吼,隐约可以听到卢翰文的笑声以及刘小别抓狂快放开我我要走了的喊叫声,这下黄少天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是说昨天他们都遗忘了小卢之后这孩子跟刘小别回家了?……噫,娃娃长大了一定有出息,这么小就学会泡向导了……

 

“啊,他不是我儿子……哎,好烦啊好难解释老不死你先稳住他我这就去总部接他!”

 

“等下,我给你和喻文州派个任务。”

 

“……怎么又有任务啊魏老大,我是没问题啊可是你要想好了文州他是个向导啊,还是向导里面顶顶柔弱的那一种啊,我们蓝雨就这么一个向导累坏了去哪里再找一个啊!”黄少天急吼吼地阻止。

 

魏琛啧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让你别标记你他妈的不听,现在不是蓝雨的向导了就是你一个人的向导,反正明后三天白塔毕业年级实战测评,你和喻文州去拐十个向导回来,少一个你就回塔里重修一年,好了,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天哪十个你是不是疯了啊魏老大,喂?魏老大!!!喂?!!喂!!!”

 

黄少天哭丧着脸回到卧室,就看见喻文州支撑着半边身子也刚好结束通话。

 

“少天,怎么了……”

 

“哎,小卢被我落在微草了,早上刚送回来我得去接他……诶,这么早谁给你打电话啊?”

 

“是冯校长。”喻文州睡眼惺忪地缩回被子里,“明天想让我去大礼堂做优秀毕业生演讲。”

 

“咦?那正好队长让我们明天去白塔找十个向导签约呢……嘛,不说了,你先睡吧,我走啦……午饭想吃什么?”

 

喻文州半边脸埋在枕头里,即便累得手指都不想动,听到这句话还是弯起嘴角,眼睛亮亮的:“少天做什么都好。”

 

黄少天受到会心一击,穿裤子的动作都不自然了,吞吞吐吐冒出一句晚上再找你算账,提溜着一只袜子跑出了卧室。

 

 

 

同样是晨间电话,张佳乐就要粗暴多了,他一把卷过所有的被子,然后残忍地朝孙哲平腹部踹了一脚,幅度太大腹肌太硬,张佳乐自己扭到了酸痛的腰疼得呲牙咧嘴,孙哲平挠了挠肚子继续安然入睡。

 

“……呵。”

 

“喂?”孙哲平抹了一把脸,脸上脖子上头发里全是张佳乐刚才泼过来的茶水,也不知道这人一大早发的什么疯。

 

“呵呵,大孙啊。”

 

“!”孙哲平不敢置信地看了看手机屏幕,然后惊讶地回道:“叶……修?”

 

“哈哈……”

 

“你没傻?那你还记得我是谁?”

 

“你这什么话啊,巴不得我傻呢……你是我孙子啊。”

 

“瞎扯什么,不对,你怎么还没注射?”

 

“谁说没有,我这才刚醒,被沐橙拉去医院准备做全身检查呢……”

 

“……卧槽,你不是吧……”

 

“是啊,又没疯又没忘……”

 

“你,你简直了……”孙哲平不由得想笑。

 

“是啊,”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的声音,还有远处护士大吼医院里面不准吸烟的警告,以及一句低声的呢喃:“可能是无论如何都不甘愿忘了他吧……”

 

因为开的外放,张佳乐将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这时候也跟着笑着摇摇头:“简直是祸害遗千年……二翔要是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吐槽呢……”

 

“快轮到我了不说了,对了,刚刚路上碰上白塔的冯院长,说是要让张佳乐明天回学校做垃圾毕业生反面教材上台演讲,记得让你家大花准备一下啊……”

 

“叶修你想死啊!!!!”

 

“嘟——嘟……”

 

“大孙你别拦我我要去干死他丫的——!!”

 

“……别干他干我。”

 

“……”

 

 

 

【再不更新粉都要掉没了系列】

 

【国庆佳期肝梦100肝暖暖肝得停不下来,然后一算日子,噫,好像一周多都没更新了……】

 

评论 ( 34 )
热度 ( 34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