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请不要乱摸(I)

内有痴汉出没,不适者尽快绕道!!!

我又要开始污了。

为了表示友好,第一章会是最和谐友爱的一章,让这个世间多一份纯洁,少一份污……


请不要乱摸(I)


黄少天:翔妹儿?


黄少天:翔公主??


黄少天:翔姑娘???


孙翔:呵呵。


黄少天:你竟然敢呵我?


孙翔:我不但呵你我还要打你,下课别走。


黄少天:卧槽,叫你妹妹的人那么多凭什么就打我一个,再说我是有正事找你,别瞎打岔。


孙翔:那你倒是说正事啊!!!


黄少天:哎,微信里说不清楚,而且就我坐的这位置,老师从后门一探头就看得清清楚楚,下节体育课详谈。


孙翔:滚,谁要跟你详谈,爷要去打篮球呢。


黄少天:别啊,我跟你说,我今天早上在地铁里遇到和你一样的事情了!


孙翔:……你是说……


孙翔:不可能吧……估计也是错觉。


黄少天:怎么不可能,我还就是怕像你那样是多想了才一直忍着没反抗,谁知道……


孙翔:……


黄少天:那人后来都把手伸进我内裤里面了!!!


孙翔:噫——!!!


黄少天:噫你个大头!


孙翔:网球馆外的小树林等你~少天小甜心~


黄少天:呵呵。


 

孙翔是住读生,每周五回家一次周日返校,然而就两个月前,在归家的公交车上,他被人摸了屁股。


当时车上人非常多,挤挤攘攘推推搡搡,汗臭与脚臭齐飞,腋臭共口臭一色,每一站没几个人下反而一堆人还挤着要上,孙翔背着重达千钧的书包拽着吊环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有什么东西蹭过了他的腰间。


虽然还仅仅是小满天,但高中的男生本身火气就旺,孙翔早套上了短袖薄运动裤,此时那个从他腰间划到臀部的东西触感自然清晰无比。


刚开始他还觉得车上这么挤,蹭蹭碰碰难免的,可是那带着热度的东西明显是只手,而且在他身后鼓捣鼓捣居然一把摸上了他的屁股。孙翔瞬间一个激灵,惊醒了。


从小学起孙翔就是收情书长大的,他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那么些自信,况且高二之后蹿了个子还更加受女生青睐,为此他一直暗爽不已,可是会有妹子这么大胆在公交车上吃他豆腐吗?有这么彪悍的女生吗?答案是否定的,既然不是妹子,那有一个龌龊的男人摸他屁股,这能忍吗?答案当然也是否定的。


孙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即狠狠攥住背后那只手,转身怒骂:“死同性恋你他妈的恶不恶心!”


被他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显得无辜又茫然不知所措,孙翔刚和这个人对上视线,就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长得太好看了,好看到孙翔立刻确信自己抓错了人,若是这样的人都要在公交车上偷偷猥琐别人,那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孙翔愣了一下连忙松开手,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该不该道歉,那人肤色较白,被他狠狠握住的地方全红了,手腕上明显五个清晰的爪印。


站在那人旁边的一个男生明显被他的怒吼震住了,等反应过来脸色十分难看,“你才是有病!!!”他比孙翔火气更大,一把将那个好看的人挡在身后:“同性恋怎么了碍着你了吗!”


“不不不……”孙翔心虚语气更虚,“我认错人了……”


“认错你大爷!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小周是同性恋也绝对看不上你!别再烦他了!!!”


孙翔被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脑袋有点短路,他眨眨眼,傻不拉几地指着那个被称作小周的人回道:“他还真的是同性恋?”


“指屁指!”男生猛地打落他的手:“不知道你瞎吼吼毛,呵,”男生突然换了一个讥讽的语调:“别是看上小周了吧,喊别人同性恋,其实自己才是喜欢男人的那个,你这搭讪手法挺新颖的啊。”


孙翔脸色越来越黑,怒气渐渐上涌,还好小周不是个喜欢惹事的人,见身边的男生越说越难听,连忙拍拍他示意见好就收,男生哼一声放过孙翔带着小周移到别处站着,没过两站就下了。


可怜孙翔顶着各种探寻的视线,埋头咬着牙硬是坚挺到了终点站。


霉运并没有在此止步,下了车孙翔才发现他放在屁兜里的钱包不翼而飞了,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摸到他屁股的手并不是想吃他豆腐什么的,而是要偷他的钱包!


在他印象里,车上那个被他误会的男人光是那个斜挎包就要好几千,完全不至于要窃取他人的钱财,更别提孙翔的钱包里长年钱还没有那个钱包本身贵。


而最戏剧化的事情莫过于他没了零钱和公交卡,凄惨无比千辛万苦回到家的时候,家中客厅里正坐着一位最熟悉的陌生人。


孙妈妈笑眯眯地从厨房里端茶出来,“小翔啊,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妈妈上次跟你提的那个朋友家的儿子,比你大不了两岁,可人家可是荣耀大学的研究生呢,专门请来作你的家教,给你补补那上不了台面的语文英语,快叫周老师。”


“……”


孙翔懵逼了,背包都从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


小周老师也愣住了,过了三秒才站起来,腼腆地走上前去替他捡起书包,小心放在鞋柜顶上,“周泽楷。”他伸出手,轻声温柔地说。


“……”


孙翔羞愤欲死,潸然泪下,夺门而出。


他当然并没有这么做。


孙翔用强大的意念控制住自己,狰狞着还以微笑,也伸出手与周泽楷握到了一起。


“孙……翔……”


仅仅是两个字,却透出了欲语还休,但恨生不逢时,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快死等种种难以言明的涵义。


事情的起因就是这样,只可惜孙翔饱受下周末回家需额外上交两篇800字记叙文和三篇120字英文命题作文给周泽楷老师批改的打击后,头脑变得非常不清醒,居然缩在被窝里给最不该哭诉的人哭诉,唐昊以无法想象的速度通知了全班同学——我们的优秀革命同志孙大翔子遭遇了公车痴汉!!!


从此以后,除了孙大炮,孙老逼,孙翔又有了几个新的外号,孙公举,孙美人……

 


所以现在多了一个黄少天陪他,孙翔说实话,还是很开心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诶,我很严肃!很认真!地跟你说事儿呢!能不能别这么嬉皮笑脸!”黄少天非常不满意地扳过孙翔的肩膀,“专心地听着听着听着!!!”


孙翔拍掉黄少天的手,收回发散的脑电波,敷衍道:“听着呐听着呐……”


“哎,今天早上吧,我就跟以往一样乘地铁2号线来上学,赶得7点10分那班,你们住读生哪懂我们走读生的苦,你们只要7点半到操场做早操就好了,我六点多就要起床了……”


“说重点!”


“别急嘛,事情是这样的,大概离学校还有两站的时候,我当时站在靠里的位置,就想挤到门口那边方便下去,你知道早上7点多上班高峰期吗,人特别多,挤得脚根本不挨地,我掏公交卡的时候掉了个硬币到地上害得我捡了半天,硬币滚啊滚啊,滚到座位下面去了,下次我一定找小卖部老板娘把硬币都换成纸币……”


“……黄,少,天。”


“……行行行,我好不容易就挤到了门那边,结果还没站定就感觉有一只手摸上了我的屁股……”


终于说到重点了,孙翔叹口气,“然后呢?”


“我当时下意识以为我也碰上你那件事了啊,可你是自作多情我知道的啊。”


“能换个词儿吗。”


“哦,误会,误会!我也怕我也是误·会·,可我也没你那个把钱放屁兜的破习惯啊,想不大可能是小偷……就因为脑筋这么转了几个弯,所以一时也没动作。”


“我还在这里纠结呢!那个男的!对!我确定那人是个男的,直接用力捏了一把我的……尊臀……”


“噗……尊臀屁……”


“重点是他直接上手捏了一把啊!还是那种五指大张陷进肉里的捏法,我现在还疼呢,你看看,估计都红了……”


“卧槽!光天化日我一点也不想看你的屁股蛋子!!!!”


“不看就不看,继续听我说,我这哪里能忍,赶紧捏住那只罪恶之手,回头想看是哪个不要脸的贼人,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到站了!到!站!了!”


“我被人流簇着不得不往前走,根本没功夫看清后面那个人是谁,但我一直紧紧抓着那只手,就想人群散了些好好跟他算账……”


“不打一顿难解心头只恨!”孙翔唯恐天下不乱。


“就是啊,可是那人力气超级大,我完全不是他对手,他想挣脱我的手我肯定不让啊,结果他就……他就,就这么不顾我还握着他的手腕,冰凉的手指直接钻进了我的内裤里……”


“……”孙翔猛地捂住脸,憋笑憋得眼睛眯成一个月牙“这可是哈,性骚扰哈哈哈哈哈啊,唔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不忍回首地掩面:“我吓得立刻松了手,再回身早就没人了……”


“唔,所以说你被占了这么大个便宜,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孙翔笑够了,决定还是要还黄少天这么信任他给他讲秘密的情谊,意思意思开导一下。


黄少天哭丧着脸:“是啊,一想到这个我就憋屈得不得了,要是让我知道那个人是谁,我非弄不死他不可!”


“哎,不是什么大事,大老爷们,摸就摸了呗,我还想被周泽楷……”孙翔及时住了嘴,可黄少天反应极快,马上揪住了其中的重要信息:“嗯?你想被周泽楷什么?”


“再问我就把你被摸屁股的事情告诉广播站主播的楚云秀!”孙翔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黄少天服了“你牛。”


“啊……”孙翔摸摸鼻子:“像你这种情况也没办法啊,就当没发生过吧,不过你下次注意点,万一那人还敢再来猥亵你,不要犹豫,直接下死手,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不可能再来了吧,说不定是我旁边站着一个超短裙黑丝美女,那人摸错了……”


“啧,明天早上来的时候多穿点。”


“……肯定啊,我已经决定明天穿三条内裤来上课了!!!”


“14843”


“哈?”


“你是不是傻……”


 

这时候黄少天还没有料到即使第二天他穿宇航服来都没用,因为……在晚上回家的路上,他就和那个男人又相遇了。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45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