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昊王】图书馆圈地自萌

【学妹是个唐昊痴汉,她用一个月麻辣烫诱使我写篇唐昊攻的文,区区一个月的麻辣烫,呵呵,我立刻回她: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你要多少字尽管吩咐大王。

不过她没有指名受是谁,于是我就私心一直很想写的大眼啦。】


图书馆圈地自萌(昊王)

 

(起)

王杰希在省外念书,也就寒暑假会回家,平常周末如果没有朋友邀约的话一般都是在图书馆度过,像他这么好学的人太少了,图书馆里那经常出没的几个面孔大家都熟得不能再熟,周末见面还会互相打个招呼,每个人也有自己约定俗成特有的座位。


今天王杰希起得晚了些,没想到等他抱着课本不疾不徐赶到图书馆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最喜欢的,靠窗靠光最重要的是靠电源插座的位置竟然被一个不速之客提前占领了。


男生的黑发有些长,零零碎碎搭在肩上,低下头看书的时候刘海倾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初春的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朦胧的金边,高大颀长的身影也因此显得柔和,王杰希视线继续往下落在那人的手指上,手掌很大手指修长,握着笔写写画画的样子让人看着很舒服,他不由自主走过去拉开他旁边的座椅,装作不经意地低头一看——


哦,42分的数学试卷。


“……”满分160诶大兄弟……


王杰希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图书馆的座位多人少,大家都坐的都很稀疏,相互隔得很远,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来了陌生人挨着另一人坐当然会引起他人的不适感,因此那个黑发男生放下笔,拧着眉望向王杰希。


王杰希感觉更尴尬了,可是他书放都放下了,挎包也塞进了抽屉里,这时候再走岂不是显得特别傻逼?于是他一本正经地掏出数据线,行云流水地插进电源,连接上还是满电的手机。


男生似乎有点不爽地拿笔敲敲桌子,但果然收回了视线继续与他的数学试题奋战到死。


这人好像有点脸熟啊?


王杰希微不可查地眨眨眼,内心疑惑,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时候男生啧了一声,撩撩头发,沉着脸色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条发带束起刘海,整张脸露出来的那瞬间,王杰希翻书的动作一顿。


唐昊……


他肯定不记得我了,王杰希这么想着,在心里缓缓叹了口气,可是我对他印象很深啊——一周前的校篮球赛他们12班被唐昊的6班打了个79:11.


11分里9分靠张新杰的精准三分球,2分靠叶修莫名其妙的倒马桶式三步上篮。其实上场的五个人里面篮球相比而言打得最好的就是王杰希,但最可惜的是他被同样相比而言最厉害的唐昊盯住了,整场比赛下来几乎没碰到过球。


只怪王杰希比的是叶修,肖时钦这类文艺青(老)年,唐昊比的是孙翔,黄少天之流的热血少年。


此等血海深仇,不说唐昊化成灰,至少烧成碳王杰希也是认得出来的,他从笔袋里拿出钢笔,随意地在课本上写写画画,目光却不受控制地移到旁边人的身上。


其实这个人长得挺耐看的,可为什么要蓄长发呢,短发不显得精神吗?关键是他的班主任怎么会允许的?……有一个性格软懦弟弟的王杰希总是不自觉想得太多。


校服也不好好穿,领口岔那么大……


仍是初春时分,清晨偶尔还会起雾,唐昊却已经仅着V字领薄毛衣和白衬衫,袖子挽在小臂处,未见他有一丝冷意。


王杰希视线触及领口若隐若现的一条黑绳,居然还带着项链?明明不是自己班的学生,王副班长的责任感还是絮絮绕绕抽出丝缠了一身,被教导主任抓到了这可是要写检查记过的,冒着这么大风险还要佩戴的项链,难道是父辈给的长命锁?亦或者女友送的同心结?还是死党赠的上吊绳?……


王杰希假装看到了右页,微微倾斜了身体,方便他窥视得更清楚,随着唐昊写字动作的变化,绳链偶尔搭在他性感的锁骨上,随后又隐在阴影中。


到底是什么?王杰希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无聊,居然对一个男生领口挂了什么东西产生了如此浓厚的兴趣。


忽然,一只手伸到他面前,恶狠狠地拍在他摊开的课本上,发出的声响在安静的图书馆里显得十分突兀,王杰希略带心虚地收回视线,发现了一张黄色的纸条,上面的字歪歪扭扭,丑的不行,不过也非常符合高二男生的特性。


看屁看!


后面还跟着两个涂黑的倒三角和一个井号,看着像是表示邪恶的颜表情。


王杰希:“……”


过了一会,他才从这个凶兮兮的三个字和萌哒哒的小表情中回过神来,抿唇思考着什么,最终落了笔,从小到大被强制学了十年的书法,这一秒王杰希终于明白了父母的良苦用心。


他将写的密密麻麻地小纸条折得整齐还给唐昊,头也不回地收好东西径直离开了图书馆。


主要是怕走慢一秒就被唐昊按在地上打。


被留在图书馆的男生看人走远了才一脸莫名其妙地打开手上的纸片,遒劲有力的钢笔字,书写了十多个公式,还用123一一排列好,俨然就是他正在抓耳挠腮纠结苦恼的这道数学题详解。


唐昊:“……”


 

(承)

“大眼?”叶修抱着泡面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一蹬他的老板椅呼啦呼啦转到寝室门口:“你怎么回来了?”


王杰希宿舍一共四个人,肖时钦张新杰周末回家,就他和叶修成天留在学校里,叶修简直就是个为电脑游戏而生的男人,初一就学会了在网游里各种装逼各种浪。


王杰希对叶修给他取的绰号早已见怪不怪了,除了这个嘲讽脸也没人敢拿他不对称的双眼开玩笑。


“座位被人占了。”王杰希并不想多做解释,比如他盯着别人的领口看了十多分钟,还被嫌弃了。


“占了你不知道坐旁边啊,啊,正好,我被这道小学奥数题给难到了,过来帮我做。”


“居然不是JJC奶妈老板缺个DPS代练?”


“诶,大眼你什么时候学会贫嘴了?”叶修把手伸进怀里,掏来掏去摸出一根棒棒糖,拨开糖衣放进嘴里的时候那眼神仿佛看尽人生百态,学校里不给抽烟,他只能这样嘴里叼根棒子假装有烟聊以慰藉。“哥也没想到啊,想周末做个家教赚点外观点卡钱,结果居然被个小学生问住了。”


王杰希闻言走到叶修书桌前,看了眼被蹂躏到不像样的试卷,“你居然百度,一个高中生做小学题上百度。”


“呵,关键是还没百度到。”叶修从抽屉里抽出一叠用过的试卷,因为背面空白一般都被学生当做草稿纸,“坐下,靠你了大学霸。”


王杰希拿出自己用惯了的钢笔,难得看见叶修吃瘪,因故生出挤兑他的心思:“哎,就你这智商,和唐昊也差不了多少了。”


等话说出口了,这才心底一惊。


“啊?”叶修懒洋洋地瘫死在椅背上,棒棒糖从口腔左边挪到右边,又从右边挪到左边“什么躺好?躺着和坐着智商还能不一样?”


王杰希不敢说话了,他迅速垂眸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坐标轴,没用尺,却画的笔直。


“老王,是概率题,你画个十字架是要祷告吗。”


“……”


由于心里有鬼,这道题一直算到两个人肚子饿才勉强有些眉目,叶修陪王杰希到食堂二楼快速解决了午饭问题,拍拍屁股带上解题步骤出校门去虐小朋友玩了,留下王杰希一个人不知道做什么好。


不能去图书馆不想回宿舍,他无所事事地逛校园半圈,最后去体育器材室借了一个篮球。


我真是疯了,他这样想着,同时左手一拍,篮球从胯下传过,起跳投篮。


球在球框边缘晃荡了三圈,吊足了人的胃口。


没进。

 


(转)

王杰希都已经踏出了要去捡球的第一步,本还空旷的篮球突然蹿出一个人来,带着呼啸而过的风声遮出一片阴影压在王杰希身上,他抬头,只来得及看见唐昊长臂一挥,将本来已经脱框的篮球扣了回去。


不过唐昊落地之后面向脸色并不怎么样,“王杰希是吧?”他嗓音低沉,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挑一局?”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过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吃完饭就打球这种伤胃脑残的事情他今天脑抽也就罢了,怎么还有人上赶着陪他一起作死?


篮球在唐昊食指上飞速地旋转,他玩了几个花式转球权当热身之后把篮球抛给了王杰希,“你先,当作早上题目的回礼。”


有区别吗?王杰希漫不经心地运球,反正都是输,之所以会答应和唐昊1vs1,无非是想看看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


若不是有事,怎么会跑来和他搭话,还特意问到了他的名字。


果不其然,在残忍地虐杀了王杰希三局之后,唐昊得意地擦去额头上的薄汗,面色稍霁“你球技太差了,我教你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然后你可以在我们打球休息的间隙,稍微帮我补习下数学。”这句话完全是肯定句,不过气势不足,带点试探和不答应你就死定了的杀气。


王杰希倒是被逗笑了,“我不喜欢篮球。”


“哦,那就不打球了,你直接帮我补数学吧。”唐昊心一横,干脆利落抛出他的目的。“……”话题转换得太直接,王杰希有些接受不来,他沉默几秒之后舔了舔唇角:“为什么要找我?”


“啊,”唐昊解开因为剧烈运动后散乱的发带,“今天早上看你做题不是很厉害吗……其实我就立体几何这部分太差,外面也没有专攻这方面的补习班……”


“所以想找一个同学帮你看看不会的题?”


“对啊,不过我那几个哥们,有个忙着他的语文英语我都不好意思打扰,有个数学和我半斤八两……”


“可以,”王杰希几乎没做什么思考就点头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唐昊眼睛一亮:“你说。”


王杰希抬眼看着唐昊的脸,嘴巴虚张两下,又把话咽了回去,看得唐昊急死了,“你到底说不说啊?”


“算了,等你月考结束再说吧。”


哟,还是货到付款?唐昊挑眉。


“周二周五下午的活动课和周末全天在图书馆二楼咖啡厅,可以吗?”王杰希从来都是行动力顶级,刚答应下来就把时间计划好了,“如果你急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去。”


“别别别,我……啊,我今天先回去准备一下错题!”其实唐昊内心真实想法是下午约好了和孙翔打副本,不过面对一本正经的王杰希他真的说不出口。


“对了!”他把球抛给王杰希,“到时候送你个东西吧!”


“嗯?”王杰希想不到唐昊还能送他什么东西,唐昊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容:“等月考结束再说吧!”


 

(再转)

没想到唐昊还挺认真,周二下午早早拿着书坐在王杰希专属位置等他,王杰希翻开唐昊的笔记本,别的不说,字是真的丑。


周五给他带本字帖来,老王眉头皱得死紧。


唐昊立体几何差主要原因就是形象思维能力不行,无论王杰希和他说多少遍这是个正方体他都觉得是个平面图形。


“诶,王杰希?”唐昊题目解不出来,就拿右手转着笔玩,晃得王杰希眼睛疼,“话说你眼睛怎么一大一小啊。”


“……”难为你了憋了这么久才吐槽这件事,王杰希没好气地把头重新埋回历史练习卷子中间。


“诶,我说真的,别的人都没跟你说过?”唐昊来了精神,笔都不转了一下子把脸蹭过来。


“没有。”王杰希一点也不想讨论这件事,他权当没看见施施然将测试卷翻页,直到唐昊用脸遮住了桌面,几乎和他贴到一起。


“不是吧,左眼明显要比右眼大很多啊。”


太近了。


王杰希非常不习惯地将上身后退,可唐昊突然用用手托住了他的后脑。


“躲什么呀。”这人似乎还挺不满意。


“你再不把题目做完就赶不上晚饭了。”王杰希无奈地垂眸,视线再次落在唐昊的颈间,因为距离过近的关系,黑绳更加清晰了,他甚至可以看清绳子编制的纹路,顺着肌肤往下,有个银色的扣,上面挂着……


王杰希还想再往下看,可是吊坠被衣服挡住了,把脑袋埋人胸口这种事他又做不出来。


等抬眼,唐昊对他笑得不怀好意。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把人推开,“你笑得让我好想打你。”“你饿啦?早说啊!”唐昊从包里掏出两桶泡面,“这里有巧克力海盐味和海带芒果味你先选吧。”


虽说他从来不吃方便面,但这口味是什么鬼?!


“我去找前台要壶热水。”唐昊把面推给王杰希:“你把调料放好。”


“……”王杰希抱着两桶面眨眨眼,“别!我不饿。”唐昊明显不为所动:“那我给自己泡一碗。”


“晚饭吃这个不好。”王杰希仍在试图挽救。


“这就是个饭前点心啦……”话还没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又转)

“副班……你还好吗。”肖时钦担忧地看着从厕所里爬出来,脚步虚浮面色苍白的王杰希,这已经是他晚自习去的第三趟厕所了。


喻文州闻言也放下英语阅读,朝着几乎瘫痪的王杰希露出一个微笑:“你这模样,和孕妇生产出来也差不了多少,去医务室吧。”


王杰希无力地摇摇手:“我真不应该,吃什么海带芒果味方便面……”


叶修笑嘻嘻地从前排回过头:“大眼啊,就你这喝粥吃素熬中药的肠胃,怎么想起来吃泡面了?还海带芒果?你到底多重口啊……”


张新杰作为纪律委员,本来应该在这时候站出来让他们自习课不要说话,可是听到王杰希居然吃了泡面,这么惊悚的消息让他暂许了其他四个男生的讲话行为。


如果不是看唐昊吃得那么香,王杰希又怎么会脑壳坏了给自己找借口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要不要就这一次尝尝看?


悔不当初。


唐昊后来知道王杰希被他坑惨了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内疚的,想着去医务室给他买瓶胃药,结果校医缠着他问个没完。


“小伙砸,胃疼啊?”


“……对。”


“小伙砸,是这里疼吗?”


“是我同学胃疼。”


“哦,小伙砸,你同学怎么个疼法啊?”


“呃……这还分怎么个疼法?他吃不惯泡面,然后就疼的要死。”


“哦,小伙砸,我跟你说哦,他是刺疼吗?”


“我不清楚啊,可能是吧。“


”哦,那是不是涨疼啊?”


“这个……”


“还是钝疼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就给我开点止疼药不就好了吗!!!”


“小伙砸,止疼药不能乱吃啊,治标不治本啊,要对症下药啊,你同学他……”


“再见。”


唐昊脸色臭的老远都能闻到味,一脚踢飞医务室的垃圾桶,门被他甩得震天响。


6班在12班楼上,唐昊本来想拖孙翔一起上去,结果这人哭着对他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他的家教这周给他布置了五篇日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行间都透露着他的作文还没有小学生写得好,你快别烦我我码字呢。


至于黄少天,满教室找给他抄数学作业一生平安的好人。


于是他只好一个人黑着脸凑到6班后门,随便拦住一个出入的妹子说我找王杰希,那女生有点怕,偷偷走到她副班长的桌前——


“门口有个人找你,看着挺凶的,你是不是三了人家女朋友?”


王杰希虚弱地朝门口张望一眼:“……”我和我胃的亲密关系被他三了才对。虽然真的不想看到这个始作俑者,他还是叹口气捂着肚子磨到阳台上,唐昊靠着栏杆吹着冷风,微长的头发在背后轻微起伏。


“什么事?”夜晚气温低,王杰希有点担心唐昊一件卫衣会不会着凉。


“还在疼吗?”唐昊看王杰希捂着胃的样子有点揪心,朝双手喝了一口气,搓了搓直接隔着衣服盖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王杰希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放在他胃上的手炙热到可以灼伤人的地步。


这个人,绝对不会着凉。王杰希脑子里乱糟糟的,最后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总结。


两个人在喧闹推搡的走廊里面对面无言站着,直到最后一节晚自习开始的铃声响起,唐昊啊一声把手收回塞进裤口袋。


“我回去了!”唐昊转身跑了两步,又大步回来:“呃,你……”


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多喝热水”然后长腿一迈,逃命似的跑下楼了。


王杰希:“……”



(转不动了,不转了)

“啊?”张新杰被人敲了桌子,他抬起头就看见王杰希诡辩无穷的两只眼睛高深莫测地看着他,“纪委,请十五分钟假,”王杰希拿着他的保温杯“我要去喝热水。”


 

(合)

最后月考唐昊考得仍旧不咋地,不过字好看了不少,被各科老师点名表扬,夸到最后他到王杰希面前拍桌子,“我感觉我除了字写得工整了之外毫无进益啊!!大眼老师你怎么教的啊!!”


“关我什么事,”因为来咖啡厅次数太多,积分卡攒满了章,王杰希端着免费赠送的咖啡怡然自得:“107分可以了,和你的智商很匹配。”


唐昊嘴角一垮,正要发飙,就看见王杰希朝他伸手“不是说要送我东西么?”


“哦!”唐昊拎起他的背包,摸了两下,把东西握在手中之后反而不急着给王杰希,“……你先说说你的要求是什么?”


“你不是对成绩不满意么,我还能提要求?”王杰希在大致估计唐昊给他的东西会是什么,应该是个小巧精致的玩意……


“能啊,我唐昊会小气成这样?”


王杰希放下杯子,临到话说出口的时候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你……项链上挂着什么?”


“啥?”


“我就是想问这个。”王杰希移开了视线。


“呃……”唐昊愣愣地将手伸到王杰希面前摊开:“你说这个?”


手心里赫然躺着王杰希心心念念了许久的那条项链,准确的说是一对项链,里环是铂金,外环是玉,本来外环扣着内环,黑绳绑在外环上,现在内环也被唐昊系上绳子,轻轻一按,内外分离就成为配对的两条项链。


“啊……”本来打算给人一个惊喜,结果竟然被猜到了?唐昊有点挫败,“之前看你好像很喜欢这个,一直盯着看,所以准备送给你。”


什么时候取下来的?王杰希抬眼看向唐昊领口,那里一如既往敞得大开,性感的锁骨还有隐约可见的胸肌,但确实空荡没有那条项链。


“都给我?”


“啊?啊啊……你要两条啊?呃,可以啊。”唐昊语气明显有所犹疑,王杰希笑笑,取走了小的那一枚,“张新杰查的很严,小点的容易藏。”


唐昊生怕王杰希反悔那样迅速把外环系到脖子上,拿立领遮住,他见王杰希手脚笨拙,舔了舔唇角:“要我给你戴吗?”


“嗯?好啊。”王杰希转身背对唐昊,把手里的项链交了出去,唐昊接过,总觉得就这么扣紧绳扣是不是太轻巧了?有点会心一击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诶,我说大眼啊,你到底懂不懂啊,我把这玩意送给你就代表着……”


话还没说完,王杰希就握住了他的手,回过头来,眼底含笑。


“我懂。”



END


第一次写大眼和日天主角,OOC的话,望海涵……XDDDDD


评论 ( 28 )
热度 ( 34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