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全职】老梗恒久远,狗血永相随(小周生贺)

少年,玩心吗?

不玩?那玩真心话大冒险吗?

世锦赛全员向,仅带周翔。

 

“咳”张佳乐看见叶修打开房门,叼着根烟,一脸无所事事地从里面探出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握拳在嘴边咳嗽一声,“老叶啊……我不像荔枝那样讨厌苹果,不像梨那样讨厌葡萄,不像喜欢柑橘那样喜欢苹果,对葡萄不如对荔枝那样喜欢,所以!……我喜欢哪样水果?”


叶修:“……”


张佳乐气都不喘嘴皮子翻飞碰哒出了一堆绕口令,叶修指尖的烟也随之落到脚上趿拉的拖鞋边……


隔壁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此时喻文州正靠在门框上浅笑盈盈地望着这边。


叶修无奈地弯腰捡起地上的烟蒂,“文州你说呢?”


“柑橘。”喻文州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


“卧槽……”这下惊讶的倒是张佳乐了。


注意到楼梯口还藏着几个朝这边偷乐的人,喻文州缓缓站直身体将衣衫下摆理直:“你们很嗨啊……加我一个?”


黄少天立刻从角落里里蹦出来,一把揽住喻文州的肩膀“好啊好啊,队长走走走,楼下苏妹子房间,诶老叶你看看队长都来了你确定不来一起装逼一起嗨吗?”


叶修闻言回头看了看自己房间内,一脸高深莫测地摇摇头:“我忙着研究今天的比赛视频呢,别来打扰哥制定战术!”


顿时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噫声。

 


今夜没有电视剧更新,明日也无比赛日程,于是晚饭过后楚云秀提议大家聚在一起玩游戏,第一个拒绝的就是领队叶修,不管什么游戏他都首当其冲成为集火目标,最擅长的荣耀他都不敢1v13,线下就更是算了吧。


王杰希和张新杰皆不感兴趣,又陆陆续续有几个人拒绝之后,剩下了黄少天楚云秀苏沐橙张佳乐李轩孙翔唐昊和方锐。


苏沐橙数数人数,顿时笑了:“我发现,除了我和秀秀,每个人都来自不同房间啊。”


国家队宿舍分配先按战队分,最后李轩配肖时钦,王杰希配唐昊,“那就只能去我和秀秀的房间玩了。”苏沐橙挺愉悦的,她和楚云秀相视一笑,似乎琢磨好了什么主意。


唐昊站在房门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缓步踏进去,满脸的第一次进妹子房间好新奇啊,其他人早很适意地各自找地方坐好,方锐更是扑克牌都拿出来了。


“玩什么?”孙翔搬来一个小矮凳,双手交叠托着下巴,看方锐迅速挑出来所有的黑桃牌。


“还能是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啊。”张佳乐不以为然。


“啊,在蓝雨玩了几万次了,每次聚餐保留节目,快玩吐了。”黄少天听到游戏名就苦着一张脸,李轩在他旁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那黄少想一个新的。”


“呃……国王游戏?……算了,根本没啥区别,就玩这个吧。”


苏沐橙从包里拿出一叠便利贴,用笔很快写好了一段文字:“第一轮的惩罚写好了,我当裁判可以吗?”


见众人没有异议,苏沐橙想了一下,报出黑桃7。


最先抽牌的是楚云秀,她直接拿了最中间的一张,看也没看摊在众人面前,黑桃4。


孙翔黑桃A,李轩黑桃6,苏沐橙黑桃8,轮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将每张牌的背面都隔空摸了一遍,闭上眼睛作出冥思状,“别吵,你们说话会打扰我的绝世神功,我近来和大眼学了一招透视眼,就是你了黑桃2!!!”


说完黄少天大爆手速迅猛翻出一张黑桃5。


“啧啧啧,真是不忍心看。”张佳乐站在他身后慈悲为怀地摇摇头:“闪开,看我给你摸张真正的黑桃2来”。


“等下!!”方锐眼疾手快地从剩下三张里面取走右边的一张,翻到正面一看,黑桃2。


“诶诶!”张佳乐不乐意了,“方锐你抢我的牌。”


方锐贱笑着把黑桃2扔进弃牌堆里,“2这个数字多不吉利啊,我这可是帮助你啊,还剩两张,张佳乐前辈加油哟。”


张佳乐简直是咬牙切齿,剩下两张左右看看犹豫着不敢选择,“呃,小唐要不你先?”


唐昊秉着1/2的几率不要虚,反正1/4的选择题答案从来没蒙对过的心情,壮士扼腕般上前一步,没想到被黄少天扯住了衣角,“傻呀你,让张佳乐先,就他那小运气,抽到黑桃7的可能性就是百分之百。”


嘿,张佳乐这暴脾气,哪里受得了这么直白的侮辱,他随手翻开靠自己近的那张牌,大家凑上去一看——黑桃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先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差点把李轩给撞倒了,方锐也鼓着两腮身体颤抖,黄少天立刻离开唐昊三尺远,矫健地绕到张佳乐背后:“不是吧,你今天被附体了这都能抽对?”


“滚滚滚,不想和你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


苏沐橙把叠起来的纸条摊开,递给唐昊之前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唐昊你的室友,是王杰希吗?”


唐昊黑着脸点点头,楚云秀顿时也拿手背遮住脸笑个不停。

 


过了几分钟,王杰希在浴室听见有人在敲门,他刚冲完澡正在洗今天穿的队服,袖子都腕在小臂上,一手的泡沫,于是他随意用挂在一边的浴巾擦了擦水,打开门,果然是他的室友唐昊。


王杰希还记得这个人刚才留下了和其他队友玩游戏:“结束了?这么早。”


“说吧。”唐昊突然大声喊道,表情晦暗莫测:“你想要什么?”


“啊?”


“呵,你想要的一切我都给得起。”


哦,这孩子玩游戏玩输了。王杰希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疑惑的表情收起,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


“我想要下一届微草夺冠。”


“……”


“去你的冠军是呼啸的!……”唐昊立刻反驳,然后就觉得两个人在这里争论这个问题非常没有意义,他瞪了一眼躲在拐角处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其他人,朝王杰希摆摆手“哎,不好意思,抽中鬼牌了,”


“嗯,没事……对了,你阳台上的衣服干了,我帮你收起来了,你不见的数据线卡在床垫底下,刚才扫地的时候我也找到了就放在你背包上面,姜茶泡好了杯子在你床头等会你睡前喝一杯……别玩太晚。”


唐昊皱眉:“知道了爸——……”


“嗯?”


“把………………门关好。”唐昊默默仰头心尖在滴血。


五米开外顿时传来无数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


 

唐昊既然被折腾了当然就要报复社会,于是他在纸条上写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惩罚——狂霸酷炫拽地问你室友想要什么,连鬼牌都没变依旧是黑桃7。


“都别动,这次我先来。”唐昊挑挑拣拣拿了左手边第二张。


方锐双手环腰一脸地看好戏:“其实吧,这谁先谁后按道理说几率都是一样的……”话还没说完,唐昊脸就黑了,还黑得很有节奏感。


孙翔把脑袋搁他肩膀上,等看清牌上的数字之后非常惋惜地拍拍他的背,“哎,这轮都不用我们抽牌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王杰希再开门,看见唐昊又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台词,仍旧熟悉的配方。他叹口气:“你们玩几轮了?”


唐昊:“……”


唐昊:“两轮。”


“……”好家伙,比王杰希猜想中的还要悲惨:“两轮你就来了两次……”


“别这个表情啊,你快随便说一个,我要赶回去复仇呢!下次肯定不是我。”


就凭你这句话绝对是你……“那陪我下盘棋吧。”王杰希侧了身让唐昊进门,唐昊眨眨眼“棋?你带棋盘来苏黎世了?”


王杰希搁在床上的pad里的象棋app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


由于唐昊被老王拉走打破三连冠魔咒,剩下的人直接开始了下一轮,就在黄少天给喻文州回了一条短信的时间,又只剩他和张佳乐单挑。


生死存亡之际,两个人都展现了惊人的绅士风度,互相谦让。


“你先你先你先你先你先。”“你先。”“快点啊让你先你还不要犹豫什么啊。”“你先啊!”“不不不不不,您是前辈您先请,我看左边那张就很好右边那张也不错。”“剑圣别谦虚。”“乐爷承让了。”


最后他们还是各自同时挑了离自己最近的那张,黄少天不幸中标,张佳乐简直狂喜乱舞:“垃圾!跟本赌王玩,差得远呢。”


黄少天边打开纸条边不屑地冷哼。


“说说你觉得自己可能弯了的瞬间?”黄少天一字一顿地念出来:“不是我说,沐橙你这出的什么题啊,我不要太直好吗,电线杆都没有我直啊。”


“别转变话题,快说。”楚云秀喜闻乐见地假装严肃嗔道。


李轩也忍不住笑意:“蓝雨那么得天独厚的条件黄少真没觉得自己弯过?”


“啊,”黄少天挠挠头发:“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次蓝雨男厕坏了,我懒得跑到隔壁楼去上厕所,就偷偷摸摸走到对门女厕,还特意观察了外面有没有人……”


“结果……进了女厕还发现里面人声鼎沸,队长,瀚文,郑轩徐景熙他们在里面有说有笑,神色自如……当时我就觉得,可能这辈子注定要和男人在一起了。”


房间里静默三秒……


“差评。”


“这个答案我给零分。”


“一看就是编的。”


“编还编得这么敷衍。”


“你们事儿怎么这么多呢,下一局下一局。”黄少天急忙抄过桌子上的便签纸,刷刷写下好几排字,中间还打开手机百度了不知道什么东西。


张佳乐非常自信地表示不到最后两张了不要叫我,确实不用叫他,抽到第三张的时候李轩就中彩了。


他拿起黄少天手中的纸条,撇了撇嘴,“黄少你……没少给妹子写过情书吧?这古诗词用得一溜一溜的啊。”


“那是,再夸下去我可是要骄傲了,不要大意地去吧!!!”


 

肖时钦已经换好了睡衣,开门的时候手上还端着一杯热可可。


李轩两只手揣在口袋里,丝毫不给人反应空间:“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时钦,若干年后,不知你还记不记得今日给我许下的诺言。”


“啊?”肖时钦当场脑筋短路。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这么多天以来的朝夕相处,你还看不出来我的一片心意吗?”


“……”


“未曾得向行人道,不为离情莫折伊。”


“谁能揽镜看……看……哎哟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哈哈哈哈,我认输受不了了……”李轩忽得破功指着肖时钦的脸笑个不停,“刚才他的表情,简直大写的两个字,懵·逼·,我真的对着那张脸念不下去了哈哈哈哈……”


直到旁边嗖嗖窜出来七八个人,肖时钦这才反应过来他被耍了,他先是涨红了脸,好一会才哭笑不得地扶住门框:“你们也打声招呼啊,吓死我了。”


“要不要一起玩?”李轩摸摸眼角笑出的泪,肖时钦看了眼身上的睡衣,总觉得自己被逗得这么惨也不能便宜了别人:“行,我拿下房卡。”


 

为了照顾新人以及表达歉意,李轩把出题的机会让给了肖时钦,孙翔拿到惩罚的时候愣是读了好几遍才读懂。


“小事情你要不要出这么有文化的题目啊?在不能直说不准提醒的情况下让室友讲出一个与他同姓的三国人物?”


方锐一听乐了,“三国人物知道几个另说,周泽楷能不能说出三个字啊?”


“我觉得孙翔你光这个游戏就能玩一晚上哈哈哈哈……”黄少天拍着大腿笑得乐不可支。


这次藏都没人藏了,周泽楷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一排人列队在他面前,不知道的还以为在举办遗体送别仪式。


孙翔咳嗽一声,脸颊泛起些许红色,嘴唇微张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


周泽楷歪歪头,从喉咙里发出疑惑的声音。


孙翔终于豁出去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喊了一声:“……吾乃江东小霸王孙伯符!敢问阁下大名?”


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约莫过了十秒才犹豫着缓缓启唇答道:“……周公瑾。”


“yes!”孙翔握拳欢呼,又与站在身边的两个人击掌,然后给了周泽楷一个大大的熊抱。


方锐揉揉被拍得生疼的手掌,“不是吧,这样都行?”


“怎么样啊?”孙翔任务完成得顺利无比人也十分得瑟:“孙权孙策孙坚,周瑜周泰周仓,没文化了吧不知道了吧。看到没有,这就是最佳搭档的默契!”


“切。”黄少天非常不服气地敲开了自家大门,等了好一会喻文州才打开门,裤腿卷在膝盖处,小腿还是水淋淋的。


“啊,队长打扰你泡脚了卧槽你怎么穿的我的拖鞋?!”


“嗯……”没有意料到黄少天眼睛这么尖的喻队略觉失策“忘了拿毛巾又不想弄湿我的拖鞋……”


“所以你就来弄潮我的嘛!!!!”黄少天咆哮:“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队长接下来我要说一句话,你务必想清楚了再来答复我,切记切记!”


喻文州含笑点点头:“少天你说。”


“黄忠黄盖黄月英?”黄少天异常相信他家队长的智商,不过这一次喻文州整整思索了一分钟,才不确定地回答说:“汉升公覆婉贞?”


黄少天闻言简直是痛心疾首:“不对啊队长!这么明显的答案,你看黄忠姓黄吧黄盖姓黄吧黄月英姓黄吧黄少天姓黄吧,你应该回答你的姓氏的三国人物啊,队长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这个时候脑袋就不灵光了呢我简直哎,寒风凛冽洒满我脸,吾儿叛逆伤透我心……”


“等等少天,”喻文州忍不住出声打断黄少天的诗朗诵“关键是,三国里面没有姓喻的人啊……”


“谁说的!”黄少天严肃地驳斥:“你看就像喻……喻……卧槽,真的没有,那我过来说了一大堆是来逗比的吗……”


李轩憋笑憋得直漏气,张佳乐直接转过身去捶墙了,黄少天尴尬地把喻佛爷送回去泡脚,回来把门一带去掐笑得最狠的人脖子:“猥琐流有本事你去敲叶修门啊。”


“没本事没本事,三国里有没有姓方的不重要,关键是压根没有姓叶的啊。”


“有的。”肖时钦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据说华雄其实姓叶,古书上抄错了。”


“哈哈,你觉得老叶能知道这些?”


“那乐乐你去,”黄少天不依不饶:“别再说三国里没有姓张的啦,张飞张辽张郃张角张苞……”


“噗嗤……”楚云秀捂住嘴角,“是要张佳乐跑张新杰门前摆好pose大吼一声吾乃五虎上将张翼德吗?”


张佳乐抽抽嘴角,简直不敢想象:“快下一轮啦。”


回去途中路过王杰希和唐昊的房间,黄少天敲敲门,迎面而来的是宛若被榨干的唐昊,黄少天吓了一跳,“我去,怎么了?”


唐昊异常无力地指指坐在床上的王杰希:“别烦我,自己去看。”


虽说黄少天看不懂象棋,但王杰希和唐昊的战局实在太明显,让人望而却步,简单来说就是: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王杰希唐昊王杰希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太惨了,”黄少天把唐昊领出门,安慰地拍肩“那一天,唐三打终于又想起曾经一度被魔道学者所支配的恐怖,还有帅被囚禁于马象炮中的屈辱。”

 


过了三分钟,唐昊再次敲响王杰希的房门,壁咚了王大眼之后简直是哭着说道:“杰希,约吗?”


王杰希嫌弃地拈开他撑在脸边的手,指了指房内:“再来局?”唐昊含泪点头。


 

由于唐昊的弃权,苏沐橙再次成为出题人,她写写划划写了好久惩罚,笑着折好:“这要是某个人中标了可就惨了,嗯……黑桃5。”


孙翔翻开自己的那张牌,“哎。”他颇为无奈地叹气:“是我。”


苏沐橙一愣,“还真是你?”


“啊?”孙翔接过纸条,众人一齐凑过脑袋看上面的内容——


让你的室友替你向手机通讯录第43位打电话告白。


“哦,酸爽。”方锐第一个发表了读后感。


“哦,老坛。”黄少天不甘示弱。


“哦,牛肉面。”张佳乐紧随其后。


“哦,我可能回不来了。”孙翔遗言。


不过周泽楷又不是哑巴,大不了写好台词让他照着念,孙翔掏出手机,默念着1234……到43位的时候他停顿了许久,又翻回开头重数了一遍。


“……”他不信邪再数了一遍。


然后他信邪了。


“……”孙翔喉结上下吞咽一下,把手机递给苏沐橙,苏沐橙数完之后表情非常微妙,她又把手机递给黄少天请他数一遍。


“雾草!”黄少天比他们两个看得开多了“老韩哈哈哈哈哈,第四十三个是韩文清哈哈哈哈哈哈哈。”


顿时房间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卧槽声,张佳乐看向孙翔的眼神仿佛再看一具尸体。


孙翔绝望地望向苏沐橙,得到一个充满母性光辉的微笑。


对于这种管杀不管埋的行为,孙翔岂会坐以待毙,他夺回手机就要删掉联系人,没想到方锐眼疾手快把手机塞到衣服里,“官人,摸胸吗?”


“……够了。”


最后还是肖时钦凭着残存的良心指出纸条上的漏洞:“孙翔,它上面没明言是不是正数,你看看倒数43是谁不就好了?”


是谁都比韩文清好!这是每个人的心声。


得到一线生机的孙翔简直快感动哭了,李轩好心替了他数数的工作:“嗯……吴启?”


 

周泽楷打开门的时候又是保镖送行重要领导人入土的仪式,不过这次充当背景板的众人表情还有模有样,眼神中皆是悲悯。


“又输了?”周泽楷微笑着摸摸孙翔的脑袋。


“队长,我……我有喜欢的人了。”孙翔假装惴惴不安地说道。


周泽楷手一僵,笑容从嘴角褪去,但也仅仅一秒的时间他就反应过来,就这状况,肯定是游戏。


“那个人……”孙翔故意顿了一下。


周泽楷视线扫过后面的一排人,试图从他们的表情上判断出是谁出的主意让孙翔来给他告白。


“就是吴启。”


“……啊?”周泽楷一愣,瞬间脸色潮红,居然不是我?因为难过,误会,猜错种种情绪刺激的,他感到害羞起来,孙翔哪里知道周泽楷内心里的小九九,拿出手机递给周泽楷,“那个,但是我不好意思跟他说,队长你能不能帮我给他告白?”


周泽楷盯着孙翔的手机通讯录界面,迟迟没有伸手去接,孙翔举得手臂都酸了,这才啧一声:“哎,队长,跟你直说了吧,大冒险输了,你就帮我这个忙,告白词我都写好了,你拨通电话直接念,念完就挂剩下的事情我来解释。”


楚云秀刚想出声提醒犯规了哟~却被苏沐橙阻止,“嘘……”苏沐橙食指竖在嘴唇前,低声道:“看好戏~”


周泽楷抬起漆黑狭长的双眼,看得孙翔心里都毛了才垂眸接过手机,孙翔松口气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纸条,“周……诶?你在干嘛……”


只见周泽楷点开了吴启的详细信息,然后将电话号码一点一点删去,拇指轻点,输入了另一串数字,保存。


孙翔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睁睁看着周泽楷按了通话。


看热闹不嫌腰疼的众人隔得远不知道具体发生的事,只注意到周泽楷把手机举到了耳边,然后系统初始的手机铃声就在通道里想起来。


“诶?”所有人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确定铃声由来在周泽楷和孙翔那边。


果然周泽楷空着的左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划开接听,举到孙翔的耳边。


周泽楷的声音轻轻的,和他现实中的存在感一样低,但话语却与荣耀里叱咤风云的一枪穿云同样光芒四射,不容忽视。


“喂?”


空气和电流传播的两道声音同时进入孙翔的耳膜。


“孙翔说,他喜欢你。”

 

整个楼道再次静谧了十秒,等人都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是不同程度的怪叫,夹杂着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出柜出柜,百合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迷之音。


周泽楷羞涩地笑笑,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孙翔,转身直接回房带上了门,深刻贯实孙翔之前所说的,只管说,说完就挂断不要解释。


孙翔傻站了好久愣是不敢回头面对身后的猪队友们,直到一群人都在讨论要不要留给他们一点私人空间的时候才怒而掏出房卡刷卡进门,说完自己就龟缩房间里了留我在外面这么丢人可不行,爬出来一起丢人!


周泽楷正用冷水洗脸消热呢,拿着毛巾就被孙翔拎小鸡一样拎出门,“一起玩!”


“……”在孙翔吃人的眼神下,周泽楷痛而选择屈服。


 

由于肖时钦和周泽楷的加入,唐昊又不在,苏沐橙制定规则的时候也不再局限于同寝室。


楚云秀作为今晚第一个中标的女士,她落落大方地走到张新杰房门前,“咳,新杰,约吗?”


“……”张新杰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他推推眼镜“不约。”


过了三分钟,房门再次被敲响,苏沐橙站在门外:“阿杰,约吗?”


“……”


“不约。”


又过十分钟,张新杰终于被门外持续了七分多钟的三下一敲的敲门声折服了,肖时钦看门开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张新杰抢了先。


“约。”


“……”


 

“哎哟,”方锐看着和肖时钦一同进门的张新杰笑得不怀好意,“不是吧,那么如花似玉的妹子邀请你你都不来,肖时钦一去你就来,新杰大大你这,取向不对劲啊?”


张新杰沉默地推推眼镜脚:“离十一点还有一个半小时,不要浪费时间了。”


肖时钦非常识相地递过便签纸,试图平息张新杰的怒气值,可惜室友的到来断绝了张佳乐一晚上直到现在的好运气,“哎哟卧槽,怎么张新杰你一来我就中标了啊,你制定的什么惩罚啊……”


张佳乐把纸条展开一看,差点没喷出来,“问叶修:我不像荔枝那样讨厌苹果,不像梨那样讨厌葡萄,不像喜欢柑橘那样喜欢苹果,对葡萄不如对荔枝那样喜欢,所以我喜欢哪样水果?”


“你信不信老叶给我一脚?”张佳乐念完这段绕口令的唯一感想莫过于此。


黄少天摇摇头:“这不好说,但是谁跟我这么说话我肯定要给他一脚。”


 

喻文州隔着门都能听见外面的笑声,他开门倚在门框上看叶修吓得烟都掉了不知道心情有多好,心一动干脆也加入了游戏队伍之中。


国际惯例新人写惩罚,喻文州转了圈笔,环顾房间里的所有人:“也就是说,外面还剩叶神,老王和唐昊?”


他的笑意尽浮眼底,落笔写惩罚之前还下达了身为队长给队员们的任务:“把他们都烦过来!”


 

王杰希本是已经躺在了床上看书,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他想着今晚是不能安静了无奈起身开门,只见外面五个人排成一排,看到大眼开了门互相对视一眼,黄少天甚至还喊了一句:一二起。


“蓝雨黄少天。”黄少天率先朝王杰希抱拳,接着就是站在旁边的方锐举起了双手抱拳。


“兴欣方锐。”


“虚空李轩。”


“霸图张佳乐。”


“轮回周泽楷。”


随着最后一人拱手,五人齐齐弯腰,朗声喊道——


“给您拜年了!”


王杰希:“……”


不远处孙翔笑得撕心裂肺,嗓子都哑了,顺着墙壁无声滑落身子还在不断颤抖。


杰作始作俑者喻文州微笑着走上前,“老王一起么?”


王杰希反身关了房间里的灯,带好房卡锁门,“走吧。”


“诶?唐昊呢?”李轩奇怪地问道:“难道已经睡着了?”


“躲老叶房间里去了。”王杰希指指对面叶修的房门。


不久前,唐昊先是和王杰希杀了一局国际象棋,简直被老王杀飞了,愈挫愈勇的他不服输点开了围棋,然后就被居委会老大爷王大眼吃得一颗黑子不剩,接着就连五子棋都被各种碾压。


两个人最终比拼起了飞行棋,就在唐昊的飞机第六次被撞回老家的时候,他终于发飙了,打着拒绝黄赌毒的旗号躲进了叶修的房间。


“叶修房间都敢进?不要命了,老王你究竟是把他打压得有多狠?”黄少天痛心控诉。


 

叶修身上最后一根香烟砸了脚,没得抽的东西哈欠连天直想睡觉,他看了眼坐在方锐床上玩手机避难的唐昊一眼:“我关灯睡觉了给你留盏壁灯可以吧。”


唐昊点点头:“行,等他们玩完我就走。”


话音刚落,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来。


叶修和唐昊对视一眼,“看来哥这儿也彻底不清净咯~”


门外这次队伍动静更大。


“浪里白条张顺。”


“矮脚虎王英”


“镇三山黄信”


“飞天大圣李衮”


“病尉迟孙立”


“给您拜年了!!!”


“哎哟嚯~”叶修非常夸张地轻抚胸口:“心脏病差点没被你们吓出来。”


“唐昊出来!”黄少天扯着脖子往里喊:“我要给你唱情歌!”


“走开啊!!!”里间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黄少天笑嘻嘻地继续喊:“不愿意听男生唱苏沐橙也愿意给你唱啊!”


“行了行了,”叶修掏掏耳朵,“小唐你也别躲了,哥也决定陪他们闹去了,这剩下你一个可就是活靶子咯?”


里面寂静了三秒,唐昊沉着脸非常不情愿地探出头。


既然全员出动大家也懒得再下楼,干脆聚集在叶修房间直接进行了下一局,叶修不怀好意地在纸上写了两笔,也不藏直接摊在众人面前:“大冒险吗,不来点搂搂抱抱多无趣啊。黑桃A和红桃A!”


抽中的两人到楼下法国队领队的门前敲门热吻并问他们加入吗。


法国队领队是叶修的老熟人,开个玩笑而已,最多之后他出面打个招呼道下歉,相信没多大问题。


但重点是孙翔摊开牌时,入目就是红艳艳的红桃A。


转头一看,周泽楷拿着张黑桃A,望向他的目光好似有一汪春水揉碎了掺杂其中。



END.

枪王大大生日快乐,我永远是你的老缠粉呀>.<!!!!!

评论 ( 73 )
热度 ( 190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