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喻黄】请不要乱摸(Ⅳ)

【本来想这章就完结的,貌似做不到啊……那就下一章就结束吧!



孙翔和黄少天两个人跟上门讨债的不良混混一样蹲在周泽楷家门口无所事事,不过事实上孙翔确实是过来算账的,刚开始的冲动过后,他就觉得自己急吼吼地跑过来特别傻逼了。


但是如果他就这么什么都不做地回去,那才是大傻逼。


黄少天用手肘推了推孙翔:“诶,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出来都出来了,坐等呗。”孙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无聊地刷起了微博:“跑得太急,忘了把送周泽楷的手机壳带上了……呃……”他眨眨眼,猛地抬起头。


“诶哟,都这情况了你还念念不忘?我先说好,要是真是他做的,我可不会客气的,到时候你不准见色忘义哈……”黄少天正严肃地教育孙翔,却看见他突然慌张的点开了手机通讯录,“嗯?你要给谁打电话。”


孙翔翻到了自己想要看的东西,伸手掐着黄少天的胳膊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天天……”


“走开啊翔妹儿,有话直说别动手动脚的。”黄少天被掐得也跟着吸凉气。


“我突然想起来周泽楷不是新换了一个手机吗,他手机号也随之换了啊。”孙翔咧开一个发自内心兴奋的笑容,他把手机屏幕举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天定睛一看——


内人


“……”


“之前那个旧号码我存的‘周泽楷’,忘了删了,新号码存的是这个名字,我给忘了哈哈哈哈哈……给你发短信的估计不是他。”


“那也和他扯不开关系!”黄少天断言:“你赶紧给你贱内打电话问个清楚啊。”


“唔,他会不会在上课不方便啊,还是发短信吧……”孙翔说着编辑一条简洁明了的“在吗”短信发了过去。


黄少天不屑地撇撇嘴:“你这恶俗的开场白,还不如直接问他约吗?来得热情直接惹人怜爱。”


孙翔刚想反驳你懂什么周泽楷的短信已经迅速回了过来:“嗯?”孙翔激动地不知道发什么好,踌躇半天打出“我在你家门口”回给他。


黄少天斜睨了他一眼:“你想表达什么?”


“表达我的主动和好学。”明明什么还都没发生,孙翔却已经焦躁起来,虔诚地供着手机在周泽楷家门口来回踱步,手机再一次震动的时候竟然是传说中的内人来电。


“孙翔?”周泽楷的嗓音依旧温和性感,上挑的尾音听得孙翔心痒痒的。


“周老师……你现在在哪?我到你家找你结果你不在家。”孙翔以一种全然和平常不一样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句老师,听得黄少天都要点开手机录音软件给大家流传分享了。


“怎么不上课?”周泽楷没直接回答孙翔的问题,反而平静地询问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孙翔见自己转移重点未成功,只好支支吾吾地‘如实’汇报:“我……我今天早上从床上掉下去把尾椎骨摔到了,去医院查说……轻微骨·裂·,在家养养就好了……可是母亲,在外工作,我……也没带家里钥匙,所以只好来找你……”


黄少天做了一个金馆长的颜艺,还母~亲~我的天哪……关键是这人真是个心机叼,刚刚还觉得他在爱情面前冲晕了头脑,现在就可以面无表情扯谎,还利用了伤病优势惹人怜爱。


果不其然那边周泽楷的语气中立刻掺杂了显而易见的关心和焦急:“啊?……你……等下。”


孙翔听见杂乱的收书声音以及周泽楷远远一句请假,然后通话就被挂断了。


“get。”孙翔朝黄少天挑眉:“待会他回来自己的事情自己问,我可不会帮你的啊。”“我也没指望你好吗?”黄少天蹲回自己刚刚的位置:“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轻微骨裂,看周泽楷回来了你怎么解释。”


“小爷又不是没裂过,装一装轻而易举啦。”


“那你的医院挂号单诊断书呢?”


“……别烦!”


 

周泽楷到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满脸愁容搀扶着羸弱的孙翔楚楚可怜在他家门口望着他,他连忙掏出钥匙把两个人带进去,到了客厅念及孙翔断裂的尾椎骨又不知该不该请他坐。


孙翔每走一步都好像用尽毕生气力那般,左手敛在袖内一个灵巧的推送直接把黄少天送出一米来远,自己晃悠悠往周泽楷那边栽倒,周泽楷只以为是孙翔没走稳,匆忙把孙翔揽进怀里,想了想对他说:“到房里趴着吧?”


孙翔一愣,高中纯情男生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许许多多不该出现的画面,周泽楷看到他脸红了还以为是不好意思,更是放缓了语气:“好吗?”


黄少天站在一边叼着周泽楷从冰箱里拿给他酸奶,面上故作担忧,其实看见孙翔高兴地尾椎骨上都快蹿出条尾巴来了内心鄙视得不行。


周泽楷的卧室非常干净,没有累积未洗的衣物,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书籍,阳光照在柔软的床铺上,浅棕色的及地窗帘被周泽楷挽起,他为孙翔关上落地窗,回头问:“睡会吗?”


孙翔慢慢挪到床上,把脸埋在萦绕着周泽楷味道的枕间,闻言抬起头摇了摇:“不…想睡,疼死了……”


周泽楷坐到孙翔身边,理理他额头的刘海,“裤子紧了。”


“……”孙翔背后一麻,今天没有体育课他为了装逼还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周泽楷略微沉吟片刻,起身在衣柜里翻出一条宽松的运动裤,“换吗?”


黄少天一见此情此景,捂着瞎掉的双眼就退了出去,周泽楷卧室对面的房间门户大敞,他按耐不住好奇心探头朝里面望了一眼,依旧整洁的卧室,浅蓝色的墙纸,中间是白底红纹的床单被褥,床头柜上立着一幅相框,黄少天一眼就看见照片里腼腆笑着的周泽楷,和他身边搭着他肩膀,望向镜头笑得温文尔雅的喻文州。


贵!圈!真!乱!


黄少天隐隐约约瞧见孙翔头顶上一大片翠绿的蒙古大草原,还有牧羊人赶着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他回头看周泽楷弯腰在孙翔耳边悄悄说些什么,一个矮身直接溜进了屋内。


管什么社会道德,小爷这是探案取证,谁让喻文州现在嫌疑已经顶破了天呢!黄少天掀开枕头摸了摸床垫,确定没藏着什么东西之后蹑手蹑脚地打开床头柜,里面是码得整整齐齐的全球通史,孙子兵法,史书……简直令他汗颜,当然掩藏在这么多高深书籍下的手机彻彻底底真是让黄少天出了一口恶气,他将手机开机,努力平复自己过度兴奋导致的呼吸急促,并把其他东西仔细都放回原处,大大方方地站到客厅里摸起手机来。


短信界面删的干干净净,毫无痕迹,未接来电里也没有自己的号码,转到通讯录200多个条列找得他眼花。


黄少天?没有,少天?没有,6班?没有……这人到底给他存的什么恶心的备注?!


黄少天异常纠结地输入自己的号码点击拨号。



通讯界面显示着这么一个名字。


他?他什么他!


黄少天舔一舔干裂的下唇,掏出自己的手机,果然是昨天晚上的号码,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之前问到喻文州家的地址和周泽楷在同一个小区时真未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巧,喻文州居然和周泽楷住在一起,所以周泽楷的旧手机才被他拿过去给自己发短信。


如果不是有孙翔夹杂其中,周泽楷正好是他的家教,或者说正好孙翔爱慕周泽楷背下了他的手机号,这件事原本喻文州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


可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黄少天冷笑一声,翻出之前托孙翔托唐昊托王杰希得到的喻文州手机号码,正好是课间时分,免了好学生上课不看手机的麻烦,他拿着从喻文州床头柜里翻出来的手机直接打了过去。


想象着喻文州看到来电之后惊慌失措的表情黄少天简直爽得要飞起来。


 

孙翔捧着周泽楷递给他的运动裤,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周泽楷完全没有离开给他留下私人空间的意思,反而一脸的你受伤了动作不方便要不要我来帮你?


孙翔侧着身子,解开皮带和裤链,把手放在裤腰一点点往下扯,最终还是决定要点脸含羞带臊地望向周泽楷,“那个,老师……我同学在外面……”


周泽楷明白他的意思,敛起盯着他双手的眼神,起身向门外走去,孙翔暗自松了一口气,故作艰难,避开尾椎处剥下裤子,就在内裤露出来的下一秒,一只温热的手掌贴上了他的屁股。


孙翔瞪大了眼睛,扭头望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背后,俯身贴着他的周泽楷,不属于自己的那只手顺着股缝缓缓游移向上……孙翔涨红了脸,嘴唇轻颤,周泽楷俊美无双的脸就在他半分米上方,一双深黑的眼眸不知藏着什么含义不明的语句,何况他们的姿势还如此暧昧不清……


最终周泽楷的手摸到了孙翔凸起的尾椎骨,措不及防地狠狠拧了上去。


孙翔明明没有受伤,还是被这用力的一摁疼到嗷得喊了出来:“啊啊啊啊——周泽楷你干嘛!!!!!”


周泽楷自觉太过用力,不好意思地替孙翔揉了揉,但面上还是板着脸,严肃地凶他:“撒谎。”


孙翔顿时嚣张的气焰就矮了一截:“你在说什么……什么撒谎?……没有啊。”


“没骨裂。”周泽楷用被子盖住孙翔的小内裤,“为什么撒谎?”


“我我我我……”


“你撒谎,说话会停顿。”周泽楷认真地打断孙翔的狡辩。


孙翔一听这话心中莫名有些得意,周泽楷原来对他观察这么仔细?


“之前忘写作文就这样。”周泽楷似乎也很满意自己正确的观察,有些绷不住嘴角,他伸手捏捏孙翔的脸,“还不说?”


美色当前,孙翔咽了口口水,毫不犹豫地卖了队友:“黄少天……就外面那个,他……嗯,怎么说呢,对了,你认识喻文州吗?”


“文州?”周泽楷皱起眉,撑起身体与孙翔隔出一定距离。


这明明白白维护的意味映在孙翔眼底,顿时让他觉得,情况好像有些不妙啊……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26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