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谆谆教诲

(还有人记得我吗!!!!!

记不得的话那我就是萌新了!!!

求关照么么艹!!!)


1.网络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职业选手群里:


周泽楷:……


江波涛:我们队长的意思是今天群里好热闹啊,你们在聊什么呢?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是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打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


真实情况肯定没有这么夸张,轮回群里周泽楷敢打三个点上来,江波涛他们就敢将他无视到底,可是初来乍到的孙翔不这么想啊,他总觉得这三个点绝对不是普通的三个点,而是蕴含了队长欲言又止欲语还休,饱含无穷深意的三个点。


周泽楷确实是一个想很多的人,如果把他每日脑子里经过的那么些弯弯绕整理出来,绝对又是一部黄少天语录。


毕竟他是一个话少的人,要是想的再少,那就不是嘴残,是脑残了。


可是这三个点,真的只是三个点啊!!!


证明他存在,证明他在听,证明他在看而·已·的三个点啊!!!


选手群——


夜雨声烦:哎,明天520了有没有暗恋我要和我告白给我买买买的啊,心动不如行动,给大家一个机会,给彼此一个床位。


君莫笑:要脸?


王不留行:他有两张脸,简称二皮脸。


百花缭乱:驴都踩不破的二皮脸。


一枪穿云:……


一叶之秋:都别说话让我来分析下!!!


一叶之秋:这次队长回复的有六个点而不是三个点,证明他此次说的话比较多,而且和前面驴踩不破的发言几乎是同时打出来的,代表回复的是更上面的言论。


一叶之秋:再前面两个太简短,没那么多好谈及的,那就只剩520的那段废话。


一叶之秋:所以队长应该是说,少天前辈,你给我机会,我给你床位。


沐雨橙风:宠溺智障的眼神.jpg


无浪:乖,别闹。宠溺的眼神.jpg


吴钩霜月:队长真的是这个意思我裸吃三串变态烤翅.宠溺的眼神.jpg

……


疯狂被嘲讽的孙翔在电脑屏幕后面拍案而起:“队长我难道理解错了吗?!”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孙翔愤懑中含着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忍心揭穿事实的真相——你特么的就是个萨比,宠溺的眼神.jpg


“嗯,没错。”周泽楷爽快地给了孙翔一个微笑。


整个练习室的气氛凝固了……


江波涛低头打开私聊抖了周泽楷一下。


江波涛:喂喂喂,小周同学你不是吧。


周泽楷:肯定小孙热情。


江波涛:三句话以内你不把我说服我就去群里公布你的支付宝密码。


周泽楷:……


周泽楷:杜明吃三串变态烤翅。


周泽楷:不想看?


江波涛三叩九拜,心悦诚服。

 


2.前几天训练营有几个年轻小伙子去市中心采购零食,结果横着出去撅着腚回来。


吴启颇感兴趣地前去询问情况,得知他们偶然路过一家新开的烤翅店,说能吃下三串变态辣烤翅就免费。


小伙子们觉得诶,这不错啊,只要免费你在鸡翅里面塞翔我们都能捏着鼻子把外面一层肉撕了嘬掉。


当然最后他们四个人轮番上阵都没把一串三只烤翅吃完。


嘴巴最红火的那个男生声称:“我刚吃了一块皮,就喝了两罐王老吉。”


从此变态烤翅就如同崂山白花蛇草水一同在轮回内部竖起了两座高山,被众人传唱,就连骂人都是——


初级版本:真想塞你两根变态翅再喂你喝圣水。


高级版本:真想在你菊花里塞两根变态翅再用圣水给你灌肠。


杜明十分后悔之前在选手群里胡乱开玩笑的作死行为,在之后的起哄声中干脆拒不承认直接耍赖。江波涛作为一个很有想法的副队当然有几万种办法把杜明坑的死死的。


“这样吧,杜明一个人去市中心吃烤翅也怪寂寞的。”江波涛清清嗓子,摆手安抚了大家情绪:“在场所有人自行22组队竞技场1v1,输的人,不说多了,一只烤翅。”


果然杜明立刻被卖了还替人数钱地立刻举手同意了:“就是,要死大家一起死,特别是你孙翔,和队长22去吧。”


孙翔眨眨眼表示躺着也中枪,之前他在群里一通胡扯居然得到了队长的首肯已经足够让他惊讶了,可杜明这迁怒也太没理由了吧,他抬头看了眼江波涛,发现后者欣慰地露出神似喻文州的笑容。


周泽楷拧眉似乎想说些什么,孙翔立刻心领神会:“队长你这幅表情是想说江副队你个狗币瞎决定什么我才是这个地方的头头,但是觉得这么多年的战友情了,所以一脸便秘的表情想找个委婉点的说法对吧。”


周泽楷:“……”


周泽楷:“呃——”


江波涛强行插嘴:“可以了,这个呃我来解释,就是孙翔你再瞎逼逼信不信俺老周操翻你。”


周泽楷徒劳地张了张嘴,却莫名其妙红了双颊,只好低头试图把自己藏在电脑后面,任凭副队在外面兴风作浪。


目睹一切的江波涛嫌弃地打开U盘里轮回花名册,“赶紧的,民主自由先到先得。”


最后孙翔还是被包办婚姻了,一叶之秋在近处甩了甩战矛,而对面是挽着枪花的一枪穿云。


“就算你是队长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孙翔撂下一句狠话,心里却有点软,自己算是无辣不欢的类型,周泽楷可是一个听到一个操字都会脸红的江南温婉男子啊,让他吃那么辣的东西,不太好吧……


至于周泽楷是听到操这个字脸红还是产生了某些联想而脸红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孙翔不知者无畏的幼稚叫嚣,周泽楷回以一声:“呵”,这次不需要任何人阐述都知道是嘲讽的意味,但周泽楷其实是在思忖该怎么输比较好,让孙翔去送死这事无论如何他都做不出来。


所以在两个人都刻意放水的情况下……


一枪穿云朝天放了三枪,一叶之秋把矛插进地里。


方明华:“……”


吕泊远:“你们可以再假一点吗?”


最后江波涛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周泽楷身边耳语片刻,顿时枪王就跟吃了火药一样把小斗神打得飞了出去。


杜明:“副队说了什么让队长这么激动?”


吴启:“赢了今晚就让你在上面?”


杜明:“噫……”


江波涛说的其实是,你就不想看看孙翔红着眼眶眼泪汪汪,撅着红润的嘴唇向你边喘息边呼救的样子?


这可比杜明吃三串包翔的烤翅吸引力大太多了。

 

3.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孙翔才知道吃烤翅那天他和队长纯纯的友谊被江副队挑拨了,悲愤交加之下,他把录音放到了选手群里。(梗来自前传循循善诱


没有想到第一个做出反应的竟然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他用三个猩红的感叹号表达了自己的震惊。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看来不把少天嫁到轮回去不行了。


迎风布阵:这个录音的内容太让老夫汗颜了。


唐三打:我?看上刘皓了?你们轮回是认真的吗?


君莫笑:哥这把年纪了居然还能当一回红颜祸水哈哈哈哈哈哈。


王不留行:……我,他…因垂死听。


百花缭乱:So——已颗赛艇。


流云:咳咳,我仔细听了两遍,居然感觉有理有据,细思恐极啊,队长老和那谁谁关小房间,出来的时候还面色潮红,衣冠不整,娇喘连连……


索克萨尔:哪谁谁啊?邢捕头俏皮.jpg


夜雨声烦:……


灵魂语者:黄少脸红了!!!!!有情况!!!!!


夜雨声烦:我这是愤怒的涨红好吗,这轮回太不是东西了,污蔑我没事可是不能污蔑我们队长啊,什么叫被全队轮,我们家队长那体魄足以轮了全联盟好吗,老王那说的倒是惟妙惟肖仿佛确有其事。


飞刀剑:我赌上整个微草的名义,我们队长对英杰那是纯粹的父子情。


冬虫夏草:略而立?由修尔?


飞刀剑:……No


王不留行: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背后说我帅.jpg


君莫笑:只有人在背后说你基,大眼。


索克萨尔:我一直很好奇小周和小江的关系啊,总感觉匪浅啊,什么‘你的话只有我能懂’,‘未说出口的心意我已知晓’。


夜雨声烦:孙翔刚来到轮回的时候仿佛一只受伤的小狼,一个人默默地舔舐自己的伤口,向所有靠近他的人呲牙裂嘴,强撑着自己最后一点尊严。


夜雨声烦:枪王被这样脆弱又坚强的小动物深深吸引,但是又不知道如何示好,江副队趁虚而入成功用温暖的假面骗得孙翔的第一次,小吴得知这件事情简直气的发狂强要了这个让他欲罢不能的男人。


一叶之秋:为什么是我!!!!!!!!!瞎编的是江波涛好吗!!!!!!


夜雨声烦:江波涛刚来到轮回的时候永远都是笑着的,可是在无人的午夜终于支撑不住那虚伪的笑容,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挣扎苦痛,用假面将所有人与他隔离开来。


夜雨声烦:枪王被这样脆弱又坚强的小鹿斑比深深吸引,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打破坚硬的外壳走近他的内心,活力四射的孙翔到来仿佛一道阳光射进了江副的心里,可是江副揉着自己酸痛的腰却忍不住思考睡在枕边的这个男孩是否真的是他的良人?小吴无意中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紫简直气的发狂强要了这个让他欲罢不能的男人。


残忍静默:我真厉害,要完185强壮的彪形大汉孙翔还能接着要176切开全是黑的猛男子。

 

4.那家鸡翅店口味分为三种,变态跟踪狂,变态暴露狂,变态精分症,因为是奶妈躲过一劫的方明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人留一线,来日好相见,点了半个战队的精分量往所有人面前一摆,然后坐到旁边桌子和江波涛一起剥起了隔壁买的麻辣小龙虾。


杜明恨得牙痒痒又没办法说什么,那鸡翅的味道远远闻起来都辣的呛人,他咽咽口水稍微咬了鸡翅最顶端的一角,在嘴中品味了片刻,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至于吗有这么辣吗哈哈哈。”孙翔随意从盘子里挑了一串,一口咬了一半下去。


周泽楷刚带着两个队友买了冰奶茶回来就看见孙翔笑着啃下去半只鸡翅,他连忙取了一杯奶茶插好吸管凑过去,结果孙翔拿纸巾抹了抹嘴,嗷呜直接把剩下半只吞进嘴里——


“雾草,这辣味太给劲儿了!”


“……”枪王默默把奶茶递到孙翔手里,然后瞪了江波涛一眼。


说好的眼泪,红唇,喘息,呼救呢???


江波涛也是目瞪口呆,其他人都辣的哭爹喊娘了,就孙翔一个人一串都快见底了。


“天哪,”杜明真是连块皮都吃不完,但是奶茶都喝了两大杯了,吕泊远挑挑眉:“至于吗你。”


“什么至于不至于的,吴启你说真的假的我去……”


“辣哭了真的,而且不是那种后知后觉的辣,真是刚接触舌苔辣味就迸溅了。”吴启也是拼命地喝着奶茶。


孙翔吃完最后一口鸡翅,把竹签往垃圾桶里一扔,低头捂着嘴背对大家竟然久久没有动作。


周泽楷放下手里的炒年糕,抽了两张纸巾关切地绕到孙翔面前,“没事儿吧?”


这种鸡翅辣味太重,就算味蕾受得住刺激内脏也会承受不能。


孙翔摇摇头示意不要管他,可周泽楷却稳站不动无声地询问他的情况,僵持了好几秒孙翔终于忍不住抬头怒视他:“走开啦!”


湿漉漉的睫毛下一双含了水的黑眸,通红的眼角以及更加红润的嘴唇,似乎还有些肿胀,额头蓄了层薄汗,颊边汗珠凝聚滑到下巴。


周泽楷双手一紧,把纸巾拍到了孙翔脸上。


“……”



评论 ( 73 )
热度 ( 1179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