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我皆已知晓(一)

【——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paro,CP周翔,会不会有其他还不知道,因为我大纲都没画,后续也空白,对,什么都没有!!】


我皆已知晓(一)


周泽楷死了。


在他的葬礼上,孙翔身着一袭军绿色陆军礼服,站在最靠后的位置,即便他拥有185出众的身高,踮起脚极尽远眺,也看不到人群中央洒满白花的灵柩。


孙家只是周氏主家特别偏的一个分支,云泥之别,周家少爷的葬礼上能够想到请孙翔一家来,都是莫大的荣幸。


天气阴沉沉的,乌云蔽日却迟迟未下雨,空气里一点风也没有,闷热又潮湿,孙翔足足在这里站了三个多小时,先是听周泽楷的爷爷周上将沉痛悼念,又是听他的爸爸少将致辞哀思,而现在在台上讲话的也不知道是哪位高官显贵,国家栋梁,身为一名普通帝国高等军事学院学生的孙翔无聊到昏昏欲睡,他试图将衬衫最上方的扣子解开,结果被自己的母亲制止。


母亲面色凝重地望着他,小幅度摇了摇头,孙翔冷笑一声,回身就要往外面走。


“孙翔!”父亲压低了嗓音呵止孙翔的动作,他的脚步顿了一下,瞪向他的父亲:“反正我们也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不对吗?”


父亲眼神里满是失望,在他心目中,孙翔虽然平时顽劣嚣张了一些,但在大事上都是格外有分寸的,然而今天他所作所为,却好似完全不明白是非黑白般得任性胡闹。


母亲安抚住即将发怒的父亲,眼眸中也全是无奈,两个人无言站回刚才的位置,任由孙翔大方离开。


周泽楷是帝国最年轻的上校,惊世罕见的双S型体能者,生于帝国五大氏族的周家,从小衣食无忧,受尽瞩目。


那又如何呢,孙翔脱下军装外套搁在手臂上,又挽起衬衫的袖口,他沿着林荫道逆着人流缓步向外走,这人还不是死了,死在了21岁,他最风姿绰约的年纪里。


腕表滴滴地响起来,孙翔不太想接,可一看到致电人的姓名,他就知道如果就这么放任下去,通讯器能响到他儿子呱呱坠地。


“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上课么唐昊?”


“你还知道要上课?!”唐昊的脸胀满了整个虚拟投映屏幕,清晰到每根汗毛都能数清,恨得孙翔直想把他塞回手腕里去,“老叶今天要点名的啊蠢货!”


“……我请过假了。”孙翔看见唐昊背后朝他做鬼脸的黄少天还有肖时钦,挑起一边幸灾乐祸的嘴角,“你们在3号体能场?这周不是都没叶修的课么?”


“他和王大眼调课了……”黄少天扑到唐昊肩膀上朝他哀嚎:“我最期待的M76-2号机型驾驶课啊!!我的外环球804线2小时的飞行航程啊!!”


肖时钦替他们朝外面把风,此时看微缩投影上的孙翔不慌不忙,神情自然,也有些好奇:“孙翔,你怎么请到假的,叶上校不是说过就算你要生了,都得扯着脐带爬过来上课吗?”


“……今天周泽楷上校下葬。”


唐昊一脸的不为所动:“所以呢?难道你是他的遗孀这种场合需要出席?”


“去你的,孙家好歹是周家的分支,难道我不该去吗?”


肖时钦想了一下:“杜明杜家不也是周家分支吗,好像还比你亲一些……他怎么没去?”


“切,这能比吗。”孙翔不屑:“他是二院的学生,我呢,高等总院,他区区A级,我是超S级,能一样?”


“啧啧啧,超——死了还不是S级。”黄少天嘟着小红唇怜悯地咋舌:“这么说你们孙家还是沾了你孙大爷的光咯。”


“我倒宁愿去上叶不羞的课。”孙翔停下脚步,敛眸看向自己锃亮的黑色皮靴,“虚伪,惺惺作态……恶心死了。”


“哎哟喂~~~~”耳机里唐昊和黄少天故作惊讶的语气让孙翔羞恼地挂断了通讯。


烦死了这群家伙,孙翔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他本来想坐回自家车上等葬礼结束同父母一起回家,可绕了好几圈,茫茫三层泊船母舰直接把他绕迷路了。


无奈之下,孙翔又走回墓园门口,靠在墙上拨弄自己戒指外表的光脑,好不容易出了学校连上外网,是不是下几部小黄片带回去给兄弟们乐呵乐呵?


对面走过来一队巡逻的兵士,见他虽然穿着军裤军靴,却没个正形瘫在墙角,不由得多往孙翔这边看了两眼。


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清咳一声,将外套披在肩上,刚见到他肩上的军衔,原本还用怀疑眼神望着他的士兵们瞬间立正,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少尉好!”


“嗯嗯,辛苦了。”孙翔回了一个军礼,然后左手食指一抹,暗自划账下载了二十多部其他星系种族的AV。


有几个才到孙翔膝盖高的小孩子嘻嘻哈哈地绕着墓园前面的那条道路追逐打闹,他们胸前都佩戴着白花,想必是里面哪些人的子女。


孙翔的目光追随着这群孩子奔跑的脚步,他们似乎在比较谁找到的梧桐树叶最大最好看,不时传来大声的哄笑。


都是五六岁还懵懂的儿童,也没有人来责怪他们什么叫沉痛哀悼帝国瑰赂的逝世,孙翔的家族这一代同龄人非常少,八岁测量体能等级进入匹配学校之前,他就只有每天自娱自乐地一个人玩耍。


他的童年很无趣,印象中只有母亲某年春节带孙翔去祖母家,才遇到了几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过了个热闹的新年。


那时候他年龄最小,被母亲教育说一定要记着叫别人哥哥姐姐,他就一口一个小哥哥的喊着,努力显得自己可爱些求他们陪自己一起玩,当然这些事情后来都成了父母口中揶揄青春期叛逆的自己的笑柄。


“大哥哥!”


“哥哥!”


“啊?”孙翔愣了一下,再回过神就看见之前那群小孩子都围到了他的身边,他整整领口,弯腰微笑道:“怎么了?”


“那边有一个东西!!”个子最高的女孩子明显是他们的小头领,此时咋咋呼呼地伸手拉住孙翔就要带他去看他们的发现。


孙翔下意识以为想到了是不是敌对国家隐埋在这处的窃听系统或者危险物品,还颇为紧张了一把,没想到走进了蹲下一看,是一只刚刚及他手掌大的小毛球。


周身纯黑色稀疏的毛发,体温很烫,孙翔手足无措地捧在手里,试图用最轻的力道拨弄开毛球的躯体。


小孩子们全都围上来,探着脑袋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


“是老鼠吗!!”


“我在全生物图册上看见过老鼠,不长这个样子的!”


耳边围绕着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孙翔温柔抚摸掌心里的小玩意,老半天才搞清楚它的脑袋在哪里,有一条长长的尾巴,爪子很软,指甲不算很锋利,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它还是幼崽的缘故,眼睛都没有睁开,粉嫩的舌头在口腔中轻微地蜷动……这是要吃东西的意思吗??


“大哥哥这是什么动物啊?”之前女孩子又代表大家问了问题,孙翔挠了挠后颈,摇头:“我也没见过……肯定不是老鼠,可是……我上网查询一下好了。”


承载了众多好奇的目光,孙翔备受压力地点开光脑扫描程序,将戒指中射出的光线对准手里的小东西,五秒过后,“识别失败。”


“???”


孩子们都发出长长一声失望的:“啊——?”


孙翔来了兴致,识别失败?自己还捡到了一个近现代全生物数据库里没有的物种?他整合了光脑里的小黑球体型数据和照片,一股脑塞到喻文州通讯系统里,还附带一个呼叫来电。


不出所料被挂断。


“老韩的课。”三秒之后喻文州回复信息。


孩子们的好奇来得快去得快,等孙翔收完喻文州的信息,周围都散去一半了。


“大哥哥你会收养这个东西吗?”


“嗯……”孙翔蹲下身子摸摸小女孩的脑袋,“你想要吗?”


女孩子诚实地点点头,随即又用力地摇了摇头:“妈妈不会同意我带宠物回家的……哥哥你要好好照顾它哦,它看起来好柔弱……”


孙翔微笑,摘下军帽,把小黑球放进去,“它好像饿了?”


“我有巧克力!”


“……它会吃吗?”


孙翔刚掰过小块巧克力,想和小女孩一起残害这只不明生物,喻文州的来电就杀到了,始终冷静自持的他,难得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急促和兴奋。


“孙翔你从哪里搞到的?确定是活着的吗?你去做古生物基因实验了?不对,现在帝国的技术还远远达不到这种程度啊?现在哪个国家的技术都做不到啊?!……”


“……不是说老韩的课嘛?”孙翔感觉自己手中这只毛球好像来头不小的样子:“我……就路边捡到的啊?”


“你当我智障?”


“……呃,墓园前的路边?……我发誓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瞧见墓园门口陆陆续续有人走出来,孙翔估计葬礼已经结束,挥手与小女孩告别后,边往泊船母舰走边和喻文州通话:“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猫。”


“猫???”孙翔满脸的你特么的逗我很有趣吗:“把刚出生的猫切成五块都没这么小吧?”


“我跟你说过这是我们时代的猫了吗?”喻文州挤在厕所隔间里,因为害怕被发现逃课压低声音:“我也只是在爷爷的资料库里看见过,你……逗逗它看?”


“啥?”孙翔低头看窝在自己军帽里轻微窜动的小生物,用食指摸了摸它口中刚刚冒出头,小巧秀气的尖牙。


黑球显然很不舒服,又太幼小没办法阻止,四只爪子无奈地动了两下,发出音量很小,但甜美缠绵的声音:“……喵~”


刹那间,孙翔感觉一道电流从尾椎划到脚踝,半边身子都酥酥麻麻使不出力,喻文州显然也听到了这声叫喊,他点点头:“果然没错,这是九万年前古地球生物,也就是我们平常看到的猫的老老老老祖宗。”


“……”孙翔瞪大了眼睛:“雾草,这么逆天的返祖生物从哪儿冒出来的啊?”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对了,周上校的葬礼你玩得开心吗?”


“你这么无礼信不信周上校爬出坟墓里来打你……”


“明天你不是就返校了?记得把猫带过来我看看。”


“拒绝,再见!”孙翔抬手向父母示意自己的位置,毫不留情地挂断通讯。



——tbc


【我特么的大概是最可怜的文手了,昨天发个点文零回复,再见吧大家,我要去抹脖子了。(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评论 ( 39 )
热度 ( 31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