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周翔】我皆已知晓(二)

(一)点这里


(二)

父亲看见孙翔将帽子反拿在手里,有些不高兴,“把军帽戴起来,像什么样子!”他呵斥道。


孙翔朝帽子里面嘟嘟嘴,示意里面有东西。


母亲眼尖,瞧见了这只幼小迷你的猫咪,她温柔地拿食指顺了顺它的脊背:“真可爱啊,这是什么动物?”


孙翔沉默了一下:“大概是杂交仓鼠吧……”


父母对小动物的兴趣都不浓厚,所以也不深究这只‘仓鼠’的品种,儿子想捡宠物回去养他们也不会反对,一年到头难得见孙翔一面,都想和气美满地度过这一天。


“带回家你喂它吃什么?”父亲坐在驾驶座里,一边设定航线一边问孙翔。


说实话,这个问题孙翔真的无法回答,他挺不自信地回道:“巧克力?”


“这仓鼠还这么小,吃不了东西的。”母亲说:“给它弄点热奶吧?前几日有人送了我点植物蛋白甜性浓缩奶粉。”


这提醒了孙翔,他连忙问道:“有猫奶吗?”


“猫奶?猫奶太膻了,味道太冲仓鼠受不了的。”


“……好吧。”孙翔无法反驳,点头答应,但还是私底下定了两包母乳温和性猫奶送到学校的宿舍,当然,还专门标注了要去膻味的。


佣人们找了许多奶嘴都太大了,最后孙翔只好捏着最小号的针管,一点一点地将温水冲兑的奶粉送进猫的嘴里,这只黑猫也饿很了,喝了足抵它全身体重的植物奶,还喵得叫了一声表示不满足。


又是那种娓娓柔长的声音,能痒到人骨子里,孙翔直接听红了脸,旁边的佣人也奇怪,窃窃私语互相询问怎么会有这种叫声。


 

小东西喝饱了奶,有了力气,蹬蹬腿居然睁开了眼睛,因为刺眼的光线,瞳孔立刻收缩变成一条竖直的线,孙翔用沾了点水的纸巾替它抹去粘在眼角分泌出的黏液和污泥,惊讶地发现它的双瞳竟然是异色,一只蓝一只金。


“真漂亮。”母亲感叹道,“像猫的眼睛。”


孙翔莫名有些心虚,“怎么可能是猫啦。”他狡辩道:“猫哪有这么小,而且不都是嗷嗷嗷地叫吗,这个是喵~~”


“哈哈哈。”母亲听着孙翔的掐着嗓子的拟声,忍不住掩嘴笑了,孙翔恼羞成怒地把睁着鸳鸯眼正在试图站立的猫咪揣进怀里,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过半个小时记得下楼吃饭。”父亲坐在沙发上伸手在虚拟触摸屏上调换着新闻节目,头也不回地朝孙翔喊。


“知道啦!”孙翔的声音湮没在门内。


猫咪在他怀里不安地挣扎,孙翔放松地栽倒在床上,它也咪了一声摔到枕头上。

“喵了又咪了,你怎么叫得这么像发情?”孙翔把猫抓进手里,用一只手困住上身,让它四爪朝天,另一只手拨开它的大腿,撩开尾巴上的小毛丛。


猫十分凄惨地叫了一声,睁圆双瞳仿佛永远失去了什么。


“是公的啊。”孙翔后知后觉地抬头,刚松开双手就被猫狠狠地挠了一爪子,可惜幼猫指甲还没长成,再用力都像是撒娇般的抓弄。


“哈哈,还害羞了。”孙翔果然很不会看猫脸色,摸摸下巴留下的浅浅白色痕迹,嬉笑着穿过上肢把小猫抱起来。“乖一点,带你去洗个澡~”


黑猫似乎听得懂人话,没有挣扎,温顺地伏在孙翔怀里,等他为自己准备毛巾和乳液。


挂在墙上的腕表适时地响起来,“接听。”孙翔刚喊出口,喻文州的脸就出现在立体屏幕上,后面还跟着一个贼眉鼠眼探头探脑的黄少天。


“我说黄少天怎么哪儿都有你啊?”孙翔在洗漱池里放满热水,手指试了试水温,又加了点冷水。


“你要给它洗澡?古地球猫种的沐浴水温大概是9到11净度,冷了会生病烫了会死。”


“……怎么这么娇气?”孙翔默默打开水温显示按钮,精准地兑了点冷水。


喻文州见他难得这么小心翼翼,感到有丝趣味,“不是娇气,你要知道古地球人类碰到沸水都会烫伤。”


孙翔下手更轻了,深怕一个不注意把这娇贵的小东西捏死了。


黄少天是跟着喻文州来看猫的,此时他大口吃着从唐昊枕头下面顺过来的耗牛干,吱吱呜呜地满嘴乱喷肉沫子:“这猫取名了没啊!叫小黑跟你没完啊。”


“又不是你的猫,我就爱叫小黑!”孙翔把猫举起来,将它的后爪缓缓漫入水中,见猫并没有不适地挣扎,这才安心松手把它全身浸进温水里。


“哦?”喻文州翻了翻自己徽章里的资料,奇怪地问道:“数据里显示不管什么时候的猫都很讨厌水啊,你的猫怎么这么乖?干脆叫他小乖吧。”


“滚滚滚,这是公猫。”


“哎哟~你看过了?”黄少天不怀好意地笑:“猥亵幼猫要关到小黑屋罚紧闭的啊。”


“喵~”全身淋湿的黑猫很应景地叫了一声,软侬细语,像是在表达赞同。


“我明天就归队了说话小心点啊黄少烦!”孙翔取出自己的沐浴乳:“喻文州,清凉型它能用吗?”


“你敢用它就敢死。”喻文州把整合好的古猫资料传输到孙翔的腕表中,“好好背诵,真担心小乖能不能活到成年。”


“它不叫小乖!”


“叫他肯达布旺卢吧。”黄少天提议。


“……挂了。”孙翔说着就要下达结束通话的指令,黄少天连忙喊道:“你不把他名字定下来我这就去你床上撸管。”


“……”


“撸完了还要删掉你藏在军徽里的90系星云美人种族AV。”


“……小黑啊,就小黑了。”孙翔漫不经心的敷衍。


喻文州添了把柴火:“少天,给你孙翔柜子的钥匙,记得删之前拷贝一份。”


孙翔情绪失控,精神崩溃:“小兔崽子们,我是想叫它周……”


通讯界面的那头安静下来,齐声重复着孙翔的发音:“周?”“周?”


“周……刚才这只小猫不吃奶就要喝那种稀粥,所以我要叫他小粥。”孙翔皱着眉烦不胜烦地挥挥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啦拜拜拜拜……”


终于解决了这两个麻烦,孙翔边用软巾沾上热水擦洗小猫的身体,边打开文件快速浏览记忆里面的内容。


小粥伸出舌头舔了舔沾上水珠的胡须,拿尾巴扫了孙翔一手的水,似乎是不满意强压在自己身上爱喝粥的谎言。


猫会舔自己的毛,所以沐浴液一定要温和无害,最好是猫咪专用……我特么的上哪里去找古地球种猫的专用沐浴液啊!!!我们这儿的猫生命力顽强到爆表,甚至可以训练训练带上战场打仗的啊!!


可以用婴儿沐浴乳代替……说实话,感觉婴儿的体质都能手撕这只幼猫……


孙翔也实在找不到其他办法,只能下楼问母亲要了自己小时候用剩的浴液——保质期长到可以给他孙子继续用,稀释又稀释,最后稀释到香味都没了,才敢往猫咪身上抹。


小粥被摸到下巴时很舒服地眯缝起眼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孙翔手离开时,还忍不住把头伸上去蹭了两下。


孙翔顿悟,顺着猫的心意继续抚摸他的颈部,小粥本来还示威性地亮了一下爪子,可孙翔的手一碰到它的下巴,顿时就眯着眼睛失去反抗能力,享受地软了身体。


母亲拿了块吸水毛巾上来帮忙,她原本以为浴室肯定是一团糟糕,没想到一人一猫相处得还很和谐。


“这只仓鼠真的好乖,取名了吗?”母亲接过手给猫顺毛,女人的手当然比男人更柔软懂得轻重,小粥这下舒服地躺在水里不愿意起来。


“嗯,我打算叫他小粥,米粥的粥。”孙翔背过身用手巾擦干小臂,将吸水毛巾叠成一个兜状准备接住毛发都贴在身上的小东西。


母亲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可她很快恢复如常笑着把猫抱起来放进毛巾里,“擦一会放烘干器里吧,记得调微风。”


“嗯嗯。”孙翔答应着,看见小粥艰难地从毛巾里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甩甩头,把黏在顶上的一对尖耳晃出来。


“弄完了就下来吃饭,我让佣人给它做了个小窝等会送到你房间。”


小粥似乎很讨厌烘干器,在里面站了一会就着急得往外蹦,孙翔拦了几次最终还是没留意,让小家伙踩着他的肩膀蹿进了卧室,孙翔难得好脾气,被弄湿了床被也不生气,还因为害怕小粥的身体素质太弱,他把它留在房间里的时候开了热环流风,才安心锁门下楼。

 


晚餐很是丰盛,得知孙翔今日会回家,厨师一周前就开始准备今晚的菜单,父亲找不到年轻人喜欢的话题,绕了几绕还是回到孙翔的学业上。


“下一学年就要选定日后的作战兵种方向了,你准备填什么?”


孙翔没有立刻回答,咽下口中的鸡肉才缓缓说道:“单人机甲系。”


父亲似乎有些吃惊,但更多是欣慰,他由衷地感到高兴,但还是为了威严板着脸:“怎么?终于放弃你的辅助机甲系的梦了吗?”


母亲有些看不惯地拿鱼肉堵父亲的嘴:“儿子喜欢学什么就让他学,辅助机甲不也出来好多比单兵还要厉害的人物吗?就像苏沐橙,人家还是个女孩子呢……”


孙翔不以为然地笑笑:“辅助机甲系当然是开玩笑的,我自己都是超S的,还能有谁有资格让我给他当辅助啊。”


“就是嘛。”父亲爽朗地笑起来,亲自给孙翔满上酒:“别忙着吃菜了,来陪你爸喝一杯!”孙翔难得看父亲这么开心,自然也不推拒,推杯换盏,直到母亲黑下脸故作生气,才做了个鬼脸放下酒杯。


酒的后劲小,况且孙翔也没喝多少,他回房间洗完澡,之前那份不清醒就完全褪去了,反而觉得通体舒畅。


佣人们早就很有效率地把猫窝放在卧室的墙角里,松软的鸭绒枕上垫了好几层毛垫,周围用细纸绳编成围栏,还在上面缠绕了许多绒毛怕小猫被刮伤,小粥十分有灵性地知晓这是它的床,早在里面缩成一团睡着了。


孙翔蹲在猫窝前轻柔地顺了顺它头顶的软毛,洗干净了他才发现,小粥的耳朵尖居然是白色的。


不管你什么来历,只要你愿意我都会养着你的,孙翔暗自想着,更会保护好你。


只因为一个孙翔自己都觉得可笑的理由。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28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