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周翔】我皆已知晓(三)

——叁


猫本就是夜行生物,小粥一觉睡醒正巧是午夜,它弓起身体伸了个懒腰,未长全的牙齿都龇出来,把原本可爱的一张脸搞得稀奇古怪。


孙翔睡觉前并没有启动避光程序,月光透过窗户流进房间里,隐隐绰绰可以看见一只小猫轻巧灵活地跳到地板上,肉垫稳步迈在房间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小粥渴了,他巡视一圈,只找到之前洗澡的浴室,它想走进去找点水喝,可是房门紧闭,尝试着跳跃两下,也根本够不着开门的按键。


“喵……”它发出很失望的叫声,轻微弱小,却立刻惊醒了床上的人。


“小粥?”孙翔在黑暗中唤了一声黑猫的名字,他的声音很清明,完全不像刚从睡梦中被吵醒的样子。


“喵~”小粥回应着孙翔的呼喊,它的双瞳在黑夜里散发着幽光,像鬼魅一般惑人。


孙翔刚开了灯,小粥就优雅地跃到了他的床边,孙翔笑着把它搂进怀里,抚摸它背后的黑毛,又搔弄它的下巴,小粥很受用地朝孙翔胸口拱了拱,四肢放松舒展。


“你也睡不着吗。”孙翔把靠垫压在背后,让小粥卧趴在自己的胯间,有一搭没一塔地替它缕毛。


小粥安安静静地呆着,也不叫唤表示自己想喝水,可能是认为就算叫哑了嗓子,迟钝的主人也不一定能够理解它的意图。


“你怎么会跑到墓园前面呢?”孙翔觉得自己肯定是困迷糊了,才会想到和一只猫聊天:“知道今天谁埋在那里面了吗?”


猫没有给他回答,孙翔也没指望会有答复,他自言自语地继续讲下去:


“周泽楷。”


“周不是你的粥,是周而复始的周,温润而泽的泽,蝇头小楷的楷。”


小粥打了个哈欠,把爪子垫在颈部的披毛里,漆黑的尾巴微微左右摇晃。


“服役于陆军机甲双人作战部队3师7旅,他是我们帝国最年轻的上校,就连叶修的上校军衔都是今年才评定的,周泽楷比他小,军衔去年年初就有了。”


孙翔顿了一下:“可是叶修还活着。”


猫的尾巴扫过绒被,又轻飘飘地扫回来,胡须颤了颤,好似正在听着,又好似并不在意他的话语。


“其实他不用死的。”孙翔沉默了一会突然说:“每位具有将军潜质的毕业生都要留校任教一段时间,周泽楷应该来给我们上课的。”


“可是……”后半段话被他吞回了肚子里。


没有可是……这是周家的决定,周上将亲自给帝国领导人下的请命书,要求还尚年轻的周泽楷跳过留校阶段,直接奔赴战场。


他就是一枚用来让周家获得更高荣誉更大权力的棋子,双S和周家少爷的身份让周泽楷从小就载负了他的双肩根本无法承担的重量,只可惜棋子用处不大,早早身陨了。


“如果我能早出生三年就好了……”怨来怨去,孙翔最终怪到了自己头上,虽然达不到双S的高度,他至少也是百里挑一的S体质,如果他能早些去周泽楷身边的话,结局是不是又会不一样?


“喵~”猫的叫声妩媚婉转,吸引了孙翔的注意力,他温柔地捏了捏小粥的前爪,盯着它两只浑圆的阴阳眼,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给你看样东西好不好,我从来没给别人看过!”


小粥倏地扭过头表示完全不感兴趣。


孙翔弯腰在床头柜里翻找了许久,拆下了隔板的夹层,从里面摸出一个夹满了纸张和书签的笔记本,封面还有点幼稚,像是从幼儿时期写到大的日记本。


孙翔坐正身体,暖色调的阅读灯下,他的面容显得莫名深沉,完全不似白天那般的乖张桀骜。


他把小粥搁在腰腹上,像是真的要给它看书一样翻开笔记本的扉页,字迹很幼稚,歪歪扭扭地还沾了水,看不清原本在上面写了些什么。


前面都被孙翔略过了,从中间开始,插满了边缘整齐的剪报,仔仔细细地用胶水沾在本子上,而内容无一例外,都与某个人有关。


周泽楷。


孙翔非常熟悉地浏览着,仿若曾经看过千遍万遍,一点一点地描绘着那个人的生平曾经,到了后面,开始有照片,像是用军用探视飞行仪偷拍的,大多数隔得很远,有些还很模糊,主角也从未看向镜头。


猫咪的坐姿从看到剪报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变过,脑袋随着纸张的翻动微微摇晃,似乎真的有灵性到看得懂人类的字画。


有什么东西打在它的头顶,一下,两下,直到第三下第四下,小粥才喵得一声蹿出去半米远,它转过身,那双异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庞。


孙翔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他匆匆忙忙合上笔记本,害怕弄湿他珍贵的藏品,泪水不停地从眼眶里涌出来,他徒劳地用手擦去,可根本于事无补,睡衣衣摆和领口很快都被眼泪浸湿了。


他哭得很安静,只有大滴大滴透明的泪珠断了线一般划过双颊,滚落到被子上。


没有人来安慰他,他自己也不曾饶恕自己。


夜色无声,那已深埋地下的周泽楷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距离他足有几万光年外的地方,有一位少年,会为了他的逝去,哭得那般伤心。


仿佛幼童被抢去了糖果,爱人之间的生死离别,世界都为了这瞬间的悲恸黯然失色。


那只黑猫就这么静静坐在枕边上,瞳孔里凝聚着怎么也化不开的哀伤,良久,它闭上了这双全然不应该属于一只猫的眼眸,宛若一个男人在无言地叹息。

 


母亲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走进孙翔的房间,她将连夜洗干净叠好的军装搁在儿子的枕边,父亲也随之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往床头探了一眼,立刻为看到了什么有趣的画面而忍俊不禁。


母亲笑嗔他小声点,别把儿子吵醒了。


孙翔将黑猫紧紧搂在怀里,一人一猫裹在被中睡得正酣,他的脸上还淌着干涸的泪痕。


“这小子,越活越回去了……怎么还哭了?”父亲奇怪地问道。


母亲爱怜地撩开孙翔额前的短发,欲语还休,最后把锅甩给了小粥:“大概是这只仓鼠舔的口水印吧。”


 

白天父母还都要出门工作,衣物等等都是直接传寄到学校也无需费心,孙翔抱着小粥轻装上阵,十分顺利地抵达了校门口。


可惜幸运也就此而止了。


他本来是想偷偷溜进宿舍,安顿小粥,趁机还能逃掉今天上午的课,下午再去找叶修销假归队,没想到这个叶上校无所不用至极,竟然专门派了学生在校门口守着孙翔,等人一进门,直接就被架到了3号体能场。


不仅是叶修,王杰希韩文清苏沐橙,还有几位不认识的军官都站在场馆内,看管着学生们的体能练习。


“报告长官!”孙翔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十年1班孙翔,前来报到。”


“哟,回来挺快嘛。”叶修死不正经地叼着无需点燃的可循环烟草调笑:“前几天你不是吵着要和老韩比一场吗,今天给你这个机会。”


叶不羞我的小粥还藏在帽子里呐!!


“好好表现哦~”叶修笑得不怀好意。


“……是!”孙翔面色凝重地应下,回头就疯狂朝黄少天那群人方向做鬼脸,唐昊哪里懂这个人的意思,还以为是被老叶拎去找死心不甘情不愿,于是送了孙翔一个一路顺风的手势。


喻文州秒懂,他假装天气很热一般施施然敞开运动外套的拉链,黄少天被他手肘一推,顺势滑出三米远,挡到了孙翔背后。


孙翔趁机弯腰摘下帽子,将趴在里面不声不响的小粥一个猛抛,扔进了喻文州怀里。


小粥:“……”


小粥:“喵!——呜……”


喻文州转身拉上拉链,再回头双手插在衣兜里拱出一块区域,又是云淡风轻的笑容。


目睹了全部经过的肖时钦难以置信地脑内着刚才三个人天衣无缝的配合,他敲了敲唐昊的肩膀,“他们绝对背着我们两个进行过不可告人的朋友交易,否则哪里能这么熟练。”


唐昊不明就里:“刚才孙翔扔过去一个什么?黑不拉几的,墨鱼干吗?”


临开打前,叶修又神秘兮兮地凑到孙翔耳边,给他指认了一张新面孔,“就那个,对,新来的教师,江波涛江上尉,上头派过来让他教你们辅助作战系预备课程的,你不是就想报考这门学科?给他留个深刻印象,日后说不定能给你在导师面前美言两句。”


孙翔犹豫着该不该说他已经不想走这条道路了,最终他还是点点头,直面对上了韩少校的双眼。


当然结局是他输得爬都爬不起来。


韩文清虽说只是个S,可是从小在军队里长大,实战经验丰富,带起兵来和双S的叶修称得上是平起平坐,想血虐个毛头小子孙翔还是轻轻松松。


喻文州也想报机甲辅助作战系,叶修同样给了他机会,然而对上的是王杰希,这位大小眼的少校比韩少校有师德太多,不仅下手轻,还尽可能往喻文州擅长的方面靠,给了他充足表现的余地。


孙翔回宿舍的途中把叶修和韩文清骂了一路,众人都跟在他身后偷笑,肖时钦简直用一种堪称怜爱的眼神关怀着他。


眼看都到宿舍楼底下,孙翔再也找不到词抒发抱负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忍不住提醒他一句:“你觉不觉得你忘掉了什么?”


“……”孙翔抱头惨叫:“小粥哪儿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昊和黄少天一块笑成了萨比,黄少天拉开衣服拉链,里面立刻蹦出来一坨黑色的小东西。


小粥被塞在怀里走了一路,颠得七晕八素,中途试图挣扎表达自己的不满,还被黄少天死死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一群智障,它闷得难受,十分生气,落到地上之后头也不回地往反方向跑。



——tbc


(我决定私底下也叫小粥叫它肯达布旺卢,说真的,要不是为了之后的某些情节,我绝对会让他叫肯达布旺卢……)

评论 ( 28 )
热度 ( 266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