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周翔】我皆已知晓(五)

——伍


魏琛的高科技在军事中的基础运用课程真是水到可以,老头子在台上瞎吹,十几个学生在底下乱睡,也没留过作业,期末交篇论文就算过关。


孙翔在虚拟屏幕上假装认真听讲地胡戳一通,私底下接过肖时钦的信号拦截软件,连接到光脑上,然后光明正大地打开了地形作战的电子讲义。


没办法,韩文清的课,如果挂了真的是生不如死。


小粥蜷在孙翔大腿上睡得不省人事,惹得黄少天好生羡慕,他伸手捏了捏小黑猫耳朵尖的白毛,“我不要做人了,我不想考试!”


“瞧你这点出息,”孙翔不屑,“成绩没我高,请我吃雪糕。”


黄少天最看不得有人念着诗歌嘲讽他,他冷哼一声:“成绩比你低,我就是你弟!”


喻文州的成绩一直排在世界的尖端,无论是电子书本亦或是讲义他都复习到第三轮,此时他很悠哉地转着笔听魏琛侃天侃地,不时还能给隔壁的肖时钦解答迷惑。


唐昊很后悔自己走得慢只能沦落到坐在孙翔和张佳乐的中间,左边预习目录,右边……摸猫,“小粥身上本来就没几根毛,再摸就秃了。”他颇好笑地看着孙翔拿食指搅动小粥头顶的毛发,露出一小块嫩肉。


“你说这猫怎么这么能睡?”孙翔忍不住逗弄黑猫睡熟时无意识伸出来的舌头,软软的,还有些磨砂般的触感,他有些好奇地翻转过小粥的身体,低头仔细研究它的舌头。


“那叫倒刺啦。”张佳乐越过唐昊给孙翔科普,“百花缭乱舌头上也有,每次被它舔都觉得皮都要被刮掉了。”


孙翔回忆了一下百花缭乱那比他还高的身躯和锋利的獠牙,被它舔一口,简直令人不寒而栗,就这样想着,他的指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痒,低头竟然看到小粥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露着柔软的腹毛,似乎很不满意挑弄它舌头的手指,嗷呜一口咬了上去。


反正孙翔皮糙肉厚根本不觉得疼,还很开心地换一只手逗小粥的尾巴。


小粥:“……喵~”


张佳乐这是第一次听见古地球种猫的叫声,他倏地抓紧了唐昊的胳膊,兴奋得跃跃欲试面露红光,后者拍拍孙翔的肩膀:“听懂没有,小粥在说:玛德智障主人。”


孙翔不服:“它这明明是在说主人我醒了,陪我玩好不好~”


说罢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小粥等待它的下一步举措,黑猫打了个哈欠,优雅地站起身子,挪动还尚稚嫩的爪子,从孙翔大腿上跳进了课桌里。


孙翔:“……?”他奇怪地歪头看向桌肚,只见小粥在灰暗中找了个角落趴好,前爪藏进上腹部的披毛里,散发着幽光的眸子无奈地瞥了孙翔一眼,整个行为都在无声地诉说着别再打扰我了,低头继续睡觉。


唐昊颇觉画面辣眼睛地阖上了双目。


意识到被自家猫咪嫌弃的孙翔悻悻然把注意力挪回讲义上,虽说看一下午把内容过一遍,全部记住不在话下,可是韩少校出了名的喜欢出些综合运用性大题刁难学生,光死记硬背肯定过不了关,他找肖时钦要了前三年韩文清出的真题,拷在军徽里打算带回宿舍看。


“从刚才开始外面就特别闹你觉不觉得?”张佳乐本就坐在窗边上,他推了推唐昊的胳膊,指指窗外,唐昊将虚拟屏幕调回正在上课的内容,偷偷从包里掏出一个比指甲还小的自制飞行摄像仪。


张佳乐假装伸懒腰,悄悄将窗户推开一些,待飞行器飞出去,便一起拱在唐昊的腕表显示器上查看外面情况。


外面果然出了挺大动静,教学楼底下不少学生三两聚集在一块,围着学区中央的古树指指点点大声喧闹,视野一转,唐昊竟然在人群前列看见了挑着大小眼面无表情的王杰希,他拿着军区科研院特地为他研制开发的飞行扫把,正抬头望向树的顶端。


“王杰希要表演骑扫把爬树?”唐昊好笑地推断:“少校好兴致!”


“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啊!”张佳乐捂着耳朵,试图将耳机里的声音听得更清晰:“离近点试试。”


唐昊调了调参数,将音量放大。


“黑色的小怪物?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张佳乐把听到的话重复一遍,两个人面面相觑皆是一愣,唐昊猛地扭头掐住孙翔胳膊。


“小粥呢?!”


孙翔疼得嗷一声,莫名其妙回唐昊一拳:“还能在哪,课桌里啊。”他下意识往桌肚里瞅一眼,紧接着把整个脑袋都塞了进去。


张佳乐和唐昊都是满脸的我就知道。


孙翔惊慌失措地蹦起来大喊:“小粥不见了!!”


魏琛:“……”


老魏同志虽然不怎么在意课堂授课效率,可是也不会允许某位学生课上到一半站起来,嘴里还不知道吼着什么玩意。


“孙翔,”魏琛拿手敲了敲讲桌:“你没被叶修整够吗,还想在我这里吃点苦头?”


唐昊赶紧拉孙翔坐下,伸手给他看腕表上的画面。


飞行器此时上升到古树的中层,大约六层楼高,枝桠最茂盛的地界,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可以看到一坨黑色的绒球藏匿在枝干后面正无助地瑟瑟发抖,而王杰希少校风衣一甩正准备起飞。


黄少天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凑过来拉住孙翔的胳膊:“别急,你看小粥爬树动作稳健熟练,他不会有事的。”


“特么的它才刚会走!!”孙翔咆哮,他还记得就在昨天,这只小生物还缩在肮脏的泥地里,眼睛都没有力气睁开。


“所以?”喻文州反问。


“……”刚会走的小家伙是怎么凭一己之力爬上那种高度的?


“又来人了!”张佳乐眼尖看见画面里出现一个颓废地身影,提着拖鞋,军装也不认真穿披在身上,“雾草,叶上校…………”


“报告长官!”孙翔彻底忍不下去了,他再一次站起来,直视魏琛的眼睛:“我肚子疼,要求上厕所!”说罢,他也不等到允许,擅自跑到窗边,拉开高纤晶体制的窗户,用绑在大腿上的绳爪勾住窗檐,翻身一跃,直接从十楼的窗口跳了下去。


魏琛:“……”


教师里面人连忙在窗边围成一排,探出头看孙翔有没有摔断胳膊摔断腿,孙翔沿着墙壁几个纵跃,最后在三楼的高度借助突出的窗台,直接反身向下,一个前滚翻安稳落地。


魏琛懒得耗费精力体力跑出去捉人,他给叶修军章发了一个黄色紧急信号,招呼同学们坐会座位上继续睡觉。


肖时钦想到孙翔上个月刚被没收的一叶之秋,现在估计基本军用应急防身设备都不会给他留了。


“上校!”孙翔推搡开人群,跑到树底下朝叶修敬礼“您在这里做什么?”


叶修叼着烟按掉不停闪烁的军章,好笑地望向孙翔:“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不去上课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王杰希听到动静,从上而下俯视了孙翔和叶修一眼,用手挡开遮掩视线的树枝,灵活地穿进了枝叶中。


 “妈呀。”黄少天早坐到孙翔座位上盯唐昊腕表的实况转播,“孙翔疯了,主动招惹叶不羞。”


“他想干嘛?”唐昊惊恐不已:“我看他的表情要不是手里没一叶之秋他能直接抛飞矛把老王射下来。”


“估计是想等会把小粥抢下来扔出去,然后说是变异老鼠。”喻文州和肖时钦齐齐往左坐上一位,而唐昊身后的双鬼李轩吴羽策则不住地要求唐昊把画面投影在虚拟屏幕上,以供大家观赏。


王杰希打开植入眼球的红外线热感扫描仪器,很轻松地找到了树干背后藏匿的黑球,那个不知名的小动物睁着浑圆的眼睛,怯怯地瞅他一眼,没有逃跑更没有前进。


晶莹剔透的蓝色和流光溢彩的金色……王杰希轻盈地落在小粥面前一米处,他想起了一位友人专属武器的颜色,在子弹横飞的战场上,就是这两种色彩支配了敌国无数士兵的恐惧。


可惜再也见不到那么华丽的场景了,王杰希有些唏嘘,不由得对面前的小生物态度温和下来。


他伸出手,放低了声音:“过来。”


猫咪不为所动。


“你造成了校园里极大的躁动,最好听话一点。”王杰希说完才觉得自己有毛病,和一只动物讲什么道理,还以为是在前线与俘虏谈判吗?


“哎,要知道如果我失败的话就只能让叶修来了……”他即便知道这只未知生物根本什么也听不懂,还是下意识自言自语地说下去,但没想到的是,一听到叶修的名字,黑球还真有了反应,它先后退一步,紧接着又小心地往前走,攀着树枝,灵巧地跳上了王杰希的手掌。


“喵~”


王杰希仅从这声撒娇一般软糯的叫喊中,竟然听出了谁都行,别让叶修碰我的意味,他沉默了一下,把小粥塞进外套里,调转扫把,直直往地面飞去。


孙翔和叶修扯皮半天,急得想骂人,叶修倒是淡定得很,双手环胸开始变着法教育他扰乱课堂秩序的严重性。


王杰希稳当地落到地面上,朝周围扫视一圈,围在他身边学生们立刻让开一条直达叶修处的通天大道。


孙翔看着王杰希缓缓朝自己走来,暗自捏了一把汗,也不去管叶修了,脑子里飞速想着对策,只可惜一片空白只想跪下叫爸爸饶命。


王杰希说话之前先和叶修对视了一眼,后者收起了漫不经心的表情,挑眉等着王杰希下一刻的动作。


“你的……?”


孙翔听见王杰希极具压迫力的低沉嗓音,几乎想要招供,他咬紧牙关点点头,双手握拳撇开视线。


“你竟然私自把72星系黑猞放在校园里随意行动,记大过,下课到我办公室写检查。”王杰希把小粥从怀里掏出来,捏着后颈把它扔进了孙翔怀里。


孙翔一愣,连忙用衣服遮住小粥的身体,让它躲进自己怀中。


即使只有一瞬,叶修顶尖的动态视力也将黑猫的体型样貌看得一清二楚,他压下内心惊讶地情绪,佯装无所谓地拍孙翔肩膀:“听到没有啊,还不回去上课?”


“还有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再聚集在这里全部记过!”


——tbc


(沉迷日更无法自拔,

好了,我感觉我日后要忙了,日更就很难了

啊,也不一定,看情况吧^-^)

评论 ( 15 )
热度 ( 283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