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我皆已知晓(六)

—陆


魏琛看孙翔被叶修提溜回来的时候一脸懵逼生无可恋,还以为他被折腾到身体掏空,也不继续折磨他了,摆摆手就让人回自己座位。


黄少天一群人早在唐昊的帮助下了解清楚事情始末,此时都严肃地听喻文州分析状况走向。


“两种可能。”喻文州伸出右手比了一个二,“第一,王杰希和叶修……”他重点咬字了‘和’,“都真的认为小粥是72星系黑猞,你可以去查一下黑猞是什么样子的就知道这个推断可能性为20%,还建立在今天他们集体发情的背景下。”


“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想为你瞒下来,所以——等会到办公室写检查的时候态度诚恳一点,先道个谢,叶修调戏你就多忍着点。”


说起这个,孙翔怒火中烧,一把把小粥拎出来掐它耳朵,“你特么的乱跑什么!很危险的知不知道,还害得老子去被叶修调戏,我最讨厌那个老不正紧了知道吗!”


小粥软着嗓子喵了两下,声音委屈得不得了,它顶着孙翔愤怒的眼神,也不敢伸指甲,前爪肉垫无助地拍打孙翔手背,双瞳水灵灵的,尾巴倏地缠绕到他小臂上,拿腹部的软毛蹭孙翔的掌心,喉咙里咪唔咪唔响着,满是讨好的意味。


孙翔可耻地怂了。


他红着双颊轻咳一声,“下不为例……”说着小心地把小粥翻过来,趴到自己胯间,用手温柔地顺它后背因为惊吓散乱的毛发。


“不过你要老实交代你怎么在一个小时内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去的?”


小粥眯着眼睛用脑袋蹭蹭孙翔的手背,纯洁善良无辜乖巧如天上刚坠落凡间的小雪花,乌云产的那种。


“……”我怎么会指望一只猫解释前因后果?


“算了,没受伤就好。”


众人皆是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唯有张佳乐灵光乍现。


“嘿孙翔你知道吗。”他故作神秘地凑过头小声地讲:“从远处看你们两个和谐得就好像你长着一根满是黑毛的大D……”


屌字说出口之前张佳乐就被孙翔一把按住脸推离两米远。

 

 

“你再给我编一句?你是在哪里捡到这么个古生物的?”


叶修王杰希和韩文清审犯人一样坐成一排,对面是抱着小粥唯唯诺诺的孙翔,办公室其他人都吃晚饭去了,留他们四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韩文清听说了这件事情,虽然嗤之以鼻觉得什么破玩意,还是横眉冷对地留了下来震慑孙翔嚣张气焰。


“我真的——是在家门口捡——到他的!”孙翔赌咒发誓,低头一看,小粥早眯着眼睛歪头假装睡得很熟,耳朵却一甩一甩的还在听着动静。


操你大爷的小粥!白养你了你个垃圾!!今晚饿死你吧!!!


“不想要猫了是吧?”叶修往沙发靠背上一躺,拿烟的手点了点孙翔的方向:“回趟家参加个葬礼还能捡到返祖动物,我真是后悔没有去啊。”


你就算去周家人也不见得会放你进去……孙翔腹诽。


王杰希从孙翔抱小粥进门始终盯着这只猫的一举一动,他直觉这个家伙根本不是资料里所说的古代低等智慧生物,而……


黑猫一言不合当着他的面举起后爪,开始舔自己大腿内侧的毛。


“他没说谎。”王杰希闭上眼睛,略显劳累地按压自己的鼻梁:“至少确实是捡的,是不是家门口不确定。”


“那怎么说呀?”叶修丝毫不怀疑王杰希对于心理学的造诣,他叼着烟问:“怎么处置这一大一小?”


“孙翔写检查,猫……”王杰希抬眼看着全身写满防备的孙翔,缓缓启唇说道:“我需要毛发和血液进行基因化验,没有商量。”


这比孙翔之前想的要人性化很多,他一直以为王杰希会将小粥带走,关到实验室或者什么地方,永远猫人两隔。


韩文清亲眼见到了活的古地球种生物之后,三观也有点动摇,他此时面色不改地加入利诱行列:“当然在化验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肯定会替你保守秘密,这关乎着是否有人在私自进行危险的基因改造实验,并且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危……”


“……”老韩你可以的,叶修给旁边人一个鼓励的眼神,结果被狠狠地瞪回来,他无所谓地耸肩,“猫的身份登记我们可以帮你搞定”他说:“现在可以选择了,你把猫递过来或者我们去抢过来。”


孙翔:“……”


孙翔:“它才这么丁点大,毛都没长全,血液能有多少,抽一管估计就要嗝屁了,到时候还要给它输血,你们从哪里搞古地球种猫血给它啊!!”


王杰希挑眉:“你的意思是……?”


孙翔拍案而起,眉眼正直:“不准剪耳朵上的白毛!”


“同意!”叶修果断答应,在腕表上输入一串数字,滴一声发送出去,王杰希完全抵不及他的手速,愣了一下掏出扫把就要打人:“叶修你要不要脸,给叶秋发信息的动作够快的啊!”


“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也赶紧通知你家研究院啊,谁先进门血就归谁!”叶修腆着脸大言不惭,全然不顾已经抵在喉咙上的武器。


“隔壁星系的跑的过隔壁学院的人吗?!!”王杰希真的开始打算杀畜生灭口需要的各项准备。


韩文清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无语沉默好一会,最后他整整衣摆,留下一句有消息通知我,便不再管这出闹剧出门吃晚饭。


 

孙翔本来打定主意饿小粥一顿,最起码也要推迟两个小时再喂奶,以做警戒。告诉它不要乱跑,可是见到虽然怕得不行,尾巴尖都炸起来,但依旧缩在叶秋手里一声不吭,乖乖不动任凭抽血的小黑猫……孙翔想杀人。


“这特么的小粥头顶都秃了剪的什么玩意!!!萨比叶家人!!!恨他们一辈子!!!”孙翔边往小粥嘴里推送着热奶边心疼地摸它脑袋上少了一截毛的地方,粉嫩的肉都露在了外面,显得狼狈可怜极了。


黄少天的注意力倒是落在桌子上可以用缸来称呼的猫奶量上,“你也不怕把小粥撑死……”


“抽完血他连喝奶的力气都没了……”孙翔心尖在滴血,也不管今天下午的一切事况全是小粥自己作的,反正都是叶修的不对,王杰希的不好,韩文清的不行。


张佳乐趁机凑上去摸小粥屁股上的毛,被挠了好几下依旧死不悔改。


肖时钦坐在一旁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孙翔明天真的有考试,而且你真的只看了一个小时,后来临睡前孙翔自己想起来了,嚎得哭天喊地。


喻文州再次给了他两个选择:“一,熬夜突袭,搏那5%及格的可能性,二,睡觉养足精神等待被韩文清玩弄摧残。”


孙翔望了一眼蹲在他枕头上给自己舔毛的小粥,悲痛选择睡觉,他把黑猫抱到床的内侧,怕自己睡觉不安稳把小东西给挤下去了,可小粥貌似很不乐意,踩着被子又蹦到了外侧。


孙翔和它玩了好久的你抓我逃,直到唐昊无语地熄灯,孙翔两眼一抹黑,只能看见小粥黑暗中发光的眼睛,瞳孔不复白天时纤长的针形,圆润涣散,如同魅惑人心的宝石。


“嘿同志们!”孙翔蒙被子前有感而发:“我觉得我家粥放他们猫群里也是那种顶帅的万人迷。”


“滚去睡吧你!”顿时孙翔收到从四面八方扔过来的无数抱枕。


 

夜色如水,在静谧空无的过道上,一个黑影快速沿着夜灯照不到的墙边跑过,他似乎很熟悉这个地方,在大楼之间灵活地跳跃,钻进了楼梯之中。


由于没办法乘坐自动升降梯,一阶一阶跃上21楼费了他不少劲。


轻声的喘息消散在冰冷的空气里,黑影躲过唯一的漂浮摄像仪,一举跳上了足有十个他高的窗台。


再三确认周围没有他人之后,一道金色的光幽幽成型,小心地打在高纤晶体玻璃的最下面角落,那处迅速融化,精准地烧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圆形。


紧接着,一只黑猫钻了进去。


它轻巧地落到地面上,足月没有人走动,完全封闭的房间味道很奇怪,惹得它不适地摇头打了个喷嚏。


黑猫心虚地静了好一会才继续跑向自己的目的地,按它的记忆,那个东西应该是放在书架二层第四本字典的后面,它开始感激自己把暗格设置在这么低的位置上了,至少给现在的它免去许多麻烦。


密码是……黑猫举起弹软的毛爪子,艰难得一键一键按着暗格密码,系统不识别……


黑猫有些郁卒,另外还有指纹识别当然也用不上,它这破爪子人手都算不上了,哪来的指纹啊。


钥匙……在他的军装外套里,现在估计在棺木中……备用钥匙……黑猫往上书柜上攀了两格反身跃上了书桌。


糟!


它想伸手去挡被它尾巴碰落的笔筒,可惜短小的爪子毫无作用,笔筒摔到地上,里面的笔稀里哗啦地飞出去,发出巨大的声响。


黑猫全身毛都炸起来,耳朵尖竖得像受惊的兔子,等了十几秒,外面毫无动静,它终于松了一口气,探下身子去够抽屉的把手。


真重啊……


黑猫略作思考,决定后退三步,扑上去的同时尾巴勾住把手,利用冲力把抽屉打开。


正当它准备付诸行动的下一秒,门口突然传来钥匙的响动,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在里面!?”


灯被打开,江波涛皱着眉头出现在房间内,然而里面的场景让他怒火中烧,书桌的抽屉被打开,地上全是散落的笔。


为什么会有人来翻周泽楷的房间?周家人答应不动他生前遗物的!难道是间谍?可是周泽楷宿舍里还能藏有什么机密吗?


江波涛警惕地从军徽里幻化出无浪紧握在手中,他仔细留意着房间里的一切,直到看见书柜上好几本被翻乱的书本,和露在外面的暗格。


来者目的明显是它。


一股从指尖发散开来的战栗感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


除了江波涛自己,只有周泽楷本尊知道这个地方,以及里面藏着的东西。



自从周泽楷死后,江波涛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


有时候他是坐在办公室里一个人研究战局走向,然后有人跑进来跟他喊,周上校战死了,有时候他在开会,一个老头子站在台上云里雾里地讲着什么,然后所有人都开始讨论,周上校死了,怎么死的,死在哪里了……


甚至有一次他梦见他在战场上,周泽楷的机甲就站在他的面前,他着急地大喊,我是你的副官,我应该到你的机甲里辅助你!!


周泽楷朝他笑笑,嘴巴翕动说些什么,江波涛想上去听,却看见他呕出一大口血,再抬眼,腥红的血液从周泽楷头顶流出,渗了满脸。



——tbc


【收到了墨总寄给我的爱心零食,满满一箱兴奋异常】

【谢谢宝贝儿们的告白!!!】

【另外你们都把剧情猜完了……没法写了摔!!!哼唧】

评论 ( 22 )
热度 ( 22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