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我皆已知晓(八)

——捌


孙翔记得第一次遇见周泽楷的时候,他正艰难地趴在那棵开得最旺盛的雪熠梅顶端,脸颊上沾满了泥土和灰尘,好些花瓣落在身上,衣服也被蹭得狼狈不堪。


而他看到的那个人,周身干净整洁一丝不苟,刘海温顺地搭在额头上,指甲修剪得圆润漂亮,轻轻点在虚拟屏幕上,坐姿挺拔,眼神专注。


黄少天回来的时候孙翔已经洗完澡上床躺好了,面朝墙壁,被褥外面只留着些许的短发,微微弓起来的背影似乎在宣告着生人勿近,熟人靠近了直接打,他虽然奇怪孙翔怎么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挑灯夜战鬼哭狼嚎,但还是默默降低了声音什么也没有过问。


孙翔又梦到五岁那年的事情了。


他以为那时候的记忆对已经18岁的他来说已经很模糊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忘记了那年周泽楷的面容,他记不得具体的日期,也记不得他穿的什么衣服,更记不得见到了哪些人,但他可以清楚地想起某些对话,说话人的语气,说话时嘴角勾起的弧度,清晰到好像有人正在他耳边低喃一样,即便他都不知道那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下产生的。


“你乖一点,祖母家有好多好吃的,还有小哥哥小姐姐陪你玩。”


“到时候呢,他们要是把自己的好东西给你,你就也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给他们。”


“哥哥,这个给你,你陪我玩吗?”


“……不行哦。”


“为什么?这是我最好的……”


“我……”


那时候周泽楷的表情像在哭一样,明明他的眼角干涩,才只有八岁。

 


小粥被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呼噜声吵醒,它开始怀念自己独立安静的单人宿舍了,孙翔在它身边睡得很沉,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眉头紧蹙。


也许是明天考场上发现一道题都不会做?它下意识开始舔自己脖子上的毛,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实在是太蠢了。


当然更愚蠢的事情它也做过,比如为了打消王杰希的疑虑故意在他面前舔私密处的毛,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晚节不保。


一束蓝色的暗光亮在孙翔放在床头的军徽处,只闪了一秒又重归黑暗,小粥轻盈地落到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虽然它很想带一套衣服进浴室,可惜现实情况并不允许,黑猫在镜子面前尴尬地挪开视线,缓缓现出一个人的形态。


这具身体虽然和他原来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却没有因战火留下来,遍布全身的伤痕,掌心也无多年练枪磨出的老茧,最重要的是,瞳孔的颜色改变了,由纯黑变成了一金一蓝,而且他的银武——荒火和碎霜,竟然直接融进了躯体当中。


一定是他故去的母亲曾经做过什么,周泽楷只能得出这个答案,当然这可以日后慢慢追溯,现在最重要的是,趁他还有力气支撑人类的模样,赶紧帮孙翔把题目都解答出来。


韩文清出的主观题大部分还是他们学生年代留下来的老题目,无非是改了一点数据,解法完全没有变化。


太偷懒了,有时间要投诉一下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师。


周泽楷光着身体坐到了地上,靠着浴池的玻璃门,笔直紧实的大腿随意交叠,修长的手指快速在空白键盘上敲击,题干只需要草草过一遍,答案就已经写出了大半。


说什么正常人根本不可能会这种题……明明简单得要命,周泽楷把91道超纲题捡了50道重点题型一一简要作答,然后将400道中孙翔还未看过的后200道做了筛选删除,再把自己解答的50道插入其中。


反正后面这些都是喻文州和肖时钦整理归纳的,孙翔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些内容,明天早上时间又紧张,估计他就直接不过脑地速记,应该不会穿帮。


其实他根本不需要为孙翔做这些事情,不过……总觉得放心不下。

 


变回人要消耗的精神力太大了,周泽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孙翔正靠躺在床上边看电影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逗他的尾巴,这个刚成年的男孩身上的衬衫纽扣只系了最下面的两颗,锁骨和胸肌都大大咧咧地露在外面,人鱼线遮在下摆里若隐若现,军裤的皮带和拉链也解开着,,可以轻易描摹内裤包裹着的形状,整个人显得惬意随心,应该是处于考试结束,回宿舍放松的状态。


小粥咪地叫了一声,提醒主人它饿了想吃东西,孙翔双眼依旧盯着投影在墙上的电影,仅仅朝小家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黑猫眨了眨眼睛,踏着孙翔的衬衫,灵活地跃了上去盘卧在他光裸的怀里。


“小粥啊……”孙翔伸手搔弄起黑猫的下颚,他知道这样做会让他的猫舒服到酥了骨头,果不其然小粥眯起眼睛讨好性地磨蹭他的掌心,恨不得化在他身上。


“我早上起来背考题的时候发现整理的题库里面,有一大半的超纲题都被解答出来了,还混在未超纲的题目里……”


“准确地说是53道……”


小粥:“……”


平时行为情商太低,导致自己低估这家伙了……


孙翔捏住小粥的两个爪子,轻轻抬起,使得它只能像人一样用后脚站立。


“还有昨天晚上突然出现在我床上的怀表,虽然当时我认为是学长不小心丢在这里的,但这东西明显太过贵重,况且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巧合……”


孙翔挑起唇角,轻蔑地笑了一声,双眸对上小粥的瞳孔,“虽然觉得挺不可思议,不过……”他刻意停顿了一下,脸色异常冷漠。


“应该是那个新来的江波涛做的。”


小粥:“……”


周泽楷:???????


黑猫的尾巴顿时从僵硬回归自然,悠闲地左右摇晃,瞪圆的瞳孔也慵懒起来,它不满地挣脱孙翔的控制,自顾自地舔起了毛。


“想来想去也只有他可能有周泽楷的怀表了!”


“把周泽楷的怀表给我,还帮我整理考题答案,他的意思……”孙翔又是一声冷笑:“肯定是看上我的超S体质,想让我代替周泽楷成为他的机甲主将。”


“老子才不乐意,除了周泽楷老子谁都看不上!”


小粥连眼神都不愿意给他了,伸出爪子开始挠墙。


“诶???”孙翔的注意力被这个动作吸引过去:“张佳乐之前提过猫会磨爪子,这个就是?……不对,等等,智障秃瓢别瞎抓……”


唔,原来还是高估他了……

 

 

“长得真快啊这小家伙……”唐昊在衬衫底下贴上空气清凉循环薄片,“这才过去……嗯,两周多?”


孙翔弯腰朝闷头在地上如疯狗一般瞎跑的小粥吹了声口哨,顺利勾手将飞扑过来的黑猫抱进怀里,“是重了蛮多的,不过还是这么丁点大……”


“张佳乐不是说古地球猫差不多就这么大了吗?”唐昊伸手比了一个二十厘米的宽度“不过头顶的毛倒是齐了。”


“张佳乐还说过猫最讨厌出门,喜欢瘫死在阳台上晒太阳呢……”孙翔稳了稳小粥的姿势,让它在自己怀里呆得更舒适:“你看小粥,每次出去玩都跟没命了一样,开心得直抽抽。”


“说真的,小粥如果听得懂你对它的诋毁,早不知道咬死你多少遍了……”


“说真的,凉片还有吗?这特么的才几月啊,热成这样。”


“呸,给小粥都不给你!”


黑猫牙齿已经硬了起来,孙翔琢磨着该给它喂点肉吃,张佳乐得知之后主动包揽了这个活计,“百花缭乱吃的东西剁一百等份小粥咬的动吗?”他揣测着。


“不一定……”


最后张佳乐还是非常不严格地按照古资料的猫粮成分,用现有材料再加上自由发挥折腾出了改良版猫罐头,听说做出来那一刻香气四溢到整个生态园的猫科动物都疯了,百花缭乱意识到不是给自己吃的时候还流出了眼泪嚎啕大哭。


“你确定它不是在表达真特么的辣眼睛?”


“到底要不要啦,不要喂百花缭乱了!”


“……要。”


当然,最令孙翔始料未及的还是大清早,就在生态园里看到了光背影就能辣哭他的叶修。


“叶……上校!”孙翔异常不乐意地敬了一个军礼,叶修也不在意他翻到天上去的白眼,随意摆手算是打了招呼:“又抱着你那肥猫呢?”


“哪里肥了!!”孙翔本来用了两年练就出了一身叶修不管说什么都能当他在报菜名的本领,可一牵扯到小粥,他又坐不住了:“我家粥绝对的完美身材,我还嫌他瘦了。”


“好好好,都依你。”叶修给他一个宠溺的眼神,兀得敞开双臂:“给我抱一下啊?”


孙翔顿时把猫搂得更紧了,甚至躲到了唐昊的身后,满脸警惕,唐昊本来老母鸡一样把孙翔护在身后,叶修横了他一眼,这个没出息的家伙立刻哆嗦着让出了位置。


“哥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猫,好奇是正常的啊。”叶修狞笑着逼近孙翔:“就抱一下,不会不还的。”


“叶上校请你自重!”


“五分钟,以后我的课允许你把猫带来。”


“……”


“王杰希那边我也能去说说。”


孙翔把小粥递了出去。


叶修永远握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手第一次抱这么柔弱的小家伙,身躯明显不如之前调戏孙翔那么自如,如果他有尾巴估计也能炸起来。


小粥之前直面了两位大人之间的黑暗权益交易,似乎有了心理准备,此时乖顺地呆在叶修怀抱里,伸爪子玩弄他系在领口,象征教师身份的白色飘带。


“孙翔,你傻站在门口做啥呢!”张佳乐站在透明的落地窗里面敲窗喊孙翔的名字,手里还晃了晃装好的猫粮:“赶紧来拿了去上课。”


“好!”孙翔赶紧应了,看了一眼全身僵硬的叶修,心底还有点幸灾乐祸,就在他转身往生态园门内走的下一秒,叶修恶劣地捏了捏小粥的尾巴。


“喵!”小粥气愤地亮尖爪挠了叶修一脸,后者也不躲,挑眉看它润泽的双瞳里盛满怒意。


叶修唇角微扬,缓缓说道:“哟,想不到周上校这么泼辣呀。”


——tbc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没有屁股吸的日子我要死了。


评论 ( 27 )
热度 ( 23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