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我皆已知晓(九)

——玖


他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他知道多少?周泽楷虽然内心里惊讶到无以复加,但表面上还是冷静地支愣起耳朵,选择装傻。


叶修笑意更浓,突然扭头朝生态园内抬高了音量:“孙翔!”


“喵——!”小粥急促地叫了一声,识相地收回尖爪拿软绵绵的肉垫疯狂拍打叶修的手背,叶修揶揄的面容顿时又贴近小粥的脸,“舍得承认啦周上校?”


黑猫瞪着眼睛,几根白色的小胡子一颤一颤,彰显着它心情的不愉快。


反观叶修,发现了不为人知小秘密的他都快开始哼歌了:“不想让孙翔知道?”叶修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要泡他?”


小粥:“……”


小粥扬起毛绒绒的前爪,伸出去够叶修胸前的徽章,只可惜太短了,半天没碰着,叶修很快明白过来周泽楷的意思,他让黑猫攀附在自己肩膀上,自己点开腕表输入模式,还非常体贴地调节出老年人防痴呆大型键盘形态。


周泽楷:……


小粥艰难地挪动着肉垫,拍出几个数字:01::00


叶修饶有兴趣地看它继续打下去——01:00 你宿舍,他点点头,勾唇笑道:“凌晨约会?太主动了吧,我有点把持不住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黑猫听完叶修的调笑拍键盘的力度大了许多:叶谐星


“周小猫。”


孙翔马上就要出来了,小粥抓紧时间又打下两个字:衣服,然后匆匆在叶修肩上换了个姿势,勾着军装敏捷地跳到了地上。


衣服?叶修看着小粥离去的背影皱眉思考,什么衣服?我的衣服里藏着什么吗?还是……直到他走回教学楼,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这周泽楷不会是能变成人形的吧,而且,还是裸体的那种,所以才跟他要衣服穿……


“噗哈哈哈哈……”叶修终于忍不住站在过道里捶墙疯狂大笑起来。


 

“喵~”小粥伸出舌头舔了舔孙翔的指尖,眼睛闪亮亮地盯着他手里拿着的密封烧釉碗,叫声婉转旖旎,像是情人之间脸红心跳的私密爱语。


“哎哟~”孙翔忍不住用手指逗逗小粥的下颚:“瞧你这馋的样子。”


宿舍六个人一个不差包了整个小方桌,孙翔没急着吃自己的中饭,而是先拿出张佳乐给他用来试吃的小份猫粮,小碗里面分门别类码列了六种口味,张佳乐的意思是看小粥喜欢哪种,到时候他就多做一点那款口味的。


“怎么全是生的?”孙翔打开盖子,肉腥味扑面而来,小粥倒是动动鼻子颇有兴趣地跃上餐桌,低头凑上前,“你不能吃!”孙翔飞速把碗盖又合上。


张佳乐简直无语了:“你见过肉食动物吃煮熟的东西么?”


孙翔看着小粥略带委屈的表情,依旧执意拒绝:“不行,它还这么小,生肉里面寄生虫那么多,吃完拉肚子怎么办?”


黄少天家里养过豹子,眼睛都有他手掌大,知道猫科动物吃些什么,此时他叼着勺子站到张佳乐一头:“那你以后打两份饭得了,你吃一碗小粥吃一碗,不,人小猫咪还不一定乐意吃。”


张佳乐颇有底气地冷哼:“肉都是新鲜冷冻从14星云上刚运过来的,要不是看在小粥的面子上还不舍得给你呢。”


“干脆让小粥自己选吧?”喻文州笑眯眯地从孙翔手里拿过釉碗打开,又把他的午饭推到旁边,“他想吃哪个就吃哪个?”


孙翔:“……那我吃什么?”


小粥飞快地蹿到猫粮前面,但并没有随众人设想的那样狼吞虎咽,反而一脸的挣扎,低头又抬头反复犹豫,它甩甩身上的毛,又凑到那份标准的食堂盒饭面前,闻两下十分嫌弃地走了。


“……”六个人饭都顾不上吃了,目光落在这只猫身上想看它到底要搞出些什么幺蛾子。


小粥踱步到猫粮处,围绕那个碗晃着尾巴转了好几圈,最后哭丧着叫了一声扑进孙翔怀里。


孙翔连忙接住黑猫疯狂顺毛:“吃啊,想吃就吃啊!!”他用勺子挖了一小块碎肉送到小粥嘴边,小东西不自主张开嘴用舌头卷了点入口,又干呕一声吐了出来。


“???”黄少天看不懂了:“怎么感觉它在吃一坨很香的屎?”


“虽然话很粗俗,”喻文州掏出纸巾替孙翔把手掌擦干净:“但是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旁边肖时钦用筷子夹了两粒米递过来,小粥闻了闻,很不情愿地吃掉,然后把头埋进孙翔怀里怎么劝也不出来了。


最后孙翔只好三两口解决自己的午饭,跑回宿舍给小粥泡了猫奶,这已经是网上寄来的第二份奶粉了,特意换了成长高钙型的。


小粥周前就表现出想独自吃东西不要喂的意愿,孙翔便买了小矮碗放在桌子上,让小粥站在书桌上喝,因为这小家伙似乎很讨厌食物搁在地上。


“下午是苏沐橙的课,就不带你去啦,”孙翔洗干净手上黏腻的奶液,“吃完了自己玩吧,别乱跑。”


小粥舔的一嘴黑毛都湿了,乖顺地抬头用肉爪蹭蹭胡子,又继续晃着尾巴继续喝奶。


 

叶修专门给周泽楷留了个门缝,他熬夜惯了,凌晨一点还饶有精神地备着明天的课,黑猫悄无声息地钻进房间,他头也没回地指指浴室,“衣服在里面,都是新的名牌货,日后有时间记得还钱。”


过了几分钟,周泽楷穿着一套土到呕吐的便服很不自然地走出来,叶修的审美……真的不敢恭维,还不如给他件军大衣披一披。


“可以啊上校,仪表堂堂。”叶修翘着二郎腿示意周泽楷坐他对面,可是后者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声念了一句:“饿。”


“啥?”


周泽楷清清喉咙,放大了声音:“饿,吃的?”


“……”叶修打开抽屉,捞出来一打泡面。


周泽楷也不嫌弃,随手挑了一个口味,从泡面桶底抽出隔离纸,在副桶边上拿出一次性可食用糖叉合上盖子,等不及三分钟也不管夹生呼啦呼啦地就开始吃。


“烫……”他喝了大半碗下去吐出一个字,晾了晾舌头又闷头把剩下半碗面吞了。


叶修惊得烟都忘了抽:“这孙翔虐待你啊,饭都不给吃。”


周泽楷下意识用舌尖舔掉溅在手背上的汤汁,舔完了接触到叶修玩味的眼神才红着脸拿桌子上的纸巾。


“没有。”他回答道:“很奇怪。”


“嗯?”叶修和周泽楷从小斗到大,知道这个男人什么德行,说句话要酝酿半天,平时能闭嘴就闭嘴,能少说就少说,估计处事格言是: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猫形态对人吃的没兴趣。”


“猫食很香,但恶心。”


叶修想说我是找你来探讨高深莫测的科学与自然的,对你的口味问题不感兴趣,可是看到周泽楷一脸纠结,手臂飞快地从他抽屉里又顺走一盒泡面,叶修勉为其难地开始帮他分析:“恶心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周泽楷叼着叉子在抽隔离纸,想了想含糊不清地回道:“心理。”


“能理解,动物吃的都是血淋淋的生肉,腥味重,你估计看着就很受不了,但是猫的本能让你觉得它们真的很美味……那你现在觉得泡面香吗?”


周泽楷诚实地点点头,打开盖子,对着面条呼了两口气又大口塞进嘴里,然后烫得舌头疼。


叶修作出结论:“克服不了心理障碍的话你就每天化成人形去吃饭呗,对了,变成人类形态需要什么条件吗?”


周泽楷摇头,“很累。”


“很累的时候才能变人,还是变完人很累?”


“变完。”


叶修被周泽楷这种挤牙膏的说话方式所折服:“指望你跟我解释是不可能了,接下来我问你答。”


周泽楷喝完汤,胃里终于有点饱,一饭之恩让他十分配合叶修的研究调查。


“现在除了我还有谁知道你是周泽楷?”


摇头


“你怎么变成猫的?”


摇头


“为什么被孙翔养去了?”


“捡到的。”


“还真是在他家门口捡到的?”


“我的墓地。”


“反正都是捡到的……你的血液检测出来完全就是人类的血液成分,当时我和叶秋都以为拿错了血样,你日后打算怎么办?一直做只猫?”


周泽楷双眸波光流转,不知道划过多少念头,最后才缓缓说道:“不也挺好。”


“是挺好的,不过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当时你的机甲爆炸你是故意不躲的?”


周泽楷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伸手虚空一抓,碎霜立刻出现在他掌心里:“新技能。”


叶修:“……”


叶修放下烟管,严肃地问:“介意我再给你抽次血么,作为回报以后晚饭我请。”


周泽楷十分嫌弃,他又不是不知道教师的三餐是学校免费提供的,而且不限量,不过他也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于是坦然接受了叶修的请求。


“一有进展我会立刻告诉你,需要通讯器吗,我这儿有针孔型的,你可以……嗯……”叶修嗯了半天发现猫咪形态的周泽楷根本没地方放,他略作思考,嘴角微挑有了主意,“明天下午是我的课,你记得来,给你样好东西。”


周泽楷抿抿嘴唇,一脸的我拒绝,再过来我要叫了。


叶修指指周泽楷的双眼:“你瞳色怎么回事?以前不是纯黑的么,而且还挑染了两缕白,跟智障似的。”


周泽楷想报警,他又是摇头表示不清楚,不过他将自己的两把银武都拿出来,散发着一蓝一黄幽暗的光“也许有关。”


叶修哦了一声,默默记下。“你现在身份特殊,如果决定这段时间都呆在孙翔身边,最好能告诉他你是周泽楷这件事,那小子心不坏,应该会帮你避着点周家。”


“……”周泽楷欲言又止,最终点头应下:“过段时间。”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瞒着孙翔,只是刚被捡到的时候没力气变成人而已,可是下葬的那天晚上发生了某些始料未及的事情,关键是还被他一点不差地看全了,说实话,他害怕孙翔知道小粥就是周泽楷之后以头抢地,挥刀自宫。


临走前,周泽楷突然郑重其事地对叶修说了声谢谢,叶修一怔,朝他摆摆手:“我不过是比你幸运有个弟弟。”叶家教育出一个渴望自由顽劣不恭的失败例子之后便把注意力全都放到叶秋身上,给了叶修喘息的机会。


“用死亡来逃离本家,真有你的。”他叼着烟,望着周泽楷突然变小遁入黑暗的影子,深呼吸一口气上前捡起地上的衣服。


——tbc

【啊啊啊,最近好忙啊,更新就只能很少了,一周一两次吧QWQ

烦躁烦躁,想安心玩耍却不可能,抑郁】


评论 ( 15 )
热度 ( 24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