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我皆已知晓(十)

—拾


小粥再睁开眼的时候,正躺在孙翔的大腿上,它懵懵懂懂地在孙翔小腹上蹭蹭脑袋,爬起来跃上书桌,然后它就看见十几个人头,以及讲台上的王杰希。


小粥:“……”


它连忙慌不择路地躲回孙翔腿上,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现在几点了???


小粥左右张望,最终在唐昊的虚拟屏幕看到了时间,下午两点一刻,孙翔温柔地摸了摸它背上的毛发,“你怎么这么能睡?”他小声地说道,从课桌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是煮熟切碎的鸡鸭内脏。“尝尝这个?不吃的话下课我再给你泡奶。”


小粥凑上去嗅嗅,勉强吃了一块,只加了少许的盐,因为是熟的,他的心理障碍没有之前那么浓重,但这内脏明显没有去过腥,气味很令人反感,它咬了两口,便失去兴趣。


喻文州看孙翔苦恼地盖上盒子,思忖着说:“是不是因为吃得少才睡那么多?保存体力之类的?”


孙翔叹口气:“有可能吧,我算是理解为人父母对待挑食儿童的心了,真想掰开它的嘴直接塞进去。”


黄少天在一旁挑眉:“你舍得?”


孙翔再次深深叹气:“不舍得。”


接下来的是叶修的体能素质课,需要到外部的体能场去上,孙翔又不放心小粥一只猫呆教室里,只好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拎到3号体能场。


叶修这次不像以往踏着上课铃声才姗姗来迟,而是早就拿着什么东西等在上课地点,见到孙翔左手猫右手猫粮逃难般地跑过来,不怀好意地朝他挥手。


孙翔果断假装看不见,走到边上的看台把自动充气靠垫放下,然后将小粥抱到垫子上面,叶修打开领口白丝带上的扬声装置,极其自然地向学生们宣布:“本节课的负重长跑孙翔加重50公斤加训60圈。”


孙翔:“……”


孙翔一脸不情愿地抱着小粥挪到叶修身边:“叶总裁你有什么事?”叶修把手里拎着的小盒子递给他:“啊,上次剃了你家猫一头顶的毛,我这次专门来请罪的,你刚才还不领情,真是让哥好生伤心。”


孙翔拆盒子的动作狂乱癫痫:“上校你的请罪方式就是让我加训?”


“这可是特意为你开的小灶啊,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孙翔从盒子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红色项圈,上面还系着带有灰色纹络的银铃铛,他愣了一下,而孙翔怀里的黑猫立刻就反应过来,挥舞着爪子拼命挣扎想要逃走。


“给我戴是不是小了点?”孙翔放开小粥,任它迈动着粗短的小腿刺溜跑了个没影,同时消失的还有一把抓过颈圈的叶修,双S的他别说仅仅是一只猫的小粥,就算周泽楷亲自来与他激情互飙,也不一定能赢。


“喵——”看台角落的阴影处传来一声惨叫,然后伴随着叶修的脚步,叮铃叮铃的铃铛声清脆作响,孙翔不知道为什么很期待地咽了口口水。


颈圈读取了小粥颈部粗细的信息,恰恰好好卡在那么个位置,银铃跟着黑猫的动作左右摇晃,孙翔视线跟着动了两下,霎时感觉腿有点软,这种感觉……真的好——


“好萌啊~”戴妍琦快步走上前,一副很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叶上校,这是什么动物啊,好可爱!!”


“猞,孙翔养的。”叶修大大方方把身体被掏空的小粥还回去,还附赠了一枚芯片:“指纹识别,颈圈上有定位装置,快点感谢我吧。”


“孙少尉我能摸摸么?”孙翔托着芯片还没反应过来,戴妍琦就闪烁着双眼拱到他脑袋前,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妹子的请求,见小粥也不是非常反感,就任由戴妍琦小心翼翼地在黑猫背上抚了一把。


“啊……”柔软顺滑的触感让戴妍琦对这长相奇怪的猞更有好感了:“少尉,这是公猞母猞啊?日后生小宝宝了能给我一只么?”


“呃,它应该才足月大,交配生子什么的……应该还早。”孙翔看着戴妍琦遗憾的表情,突然意识到小粥的传宗接代问题怎么办,等过几年发情期到了,自己上哪里给它搞古地球种小母猫来啊?


难道真的要断子绝孙???


孙翔颇有些伤感地把小粥扶到自己肩膀上,本来想摸摸它的下巴人猫温存一下,结果叶修辣耳朵的声音突然响起:“集合!”


“……”孙翔遗憾地用腕表读取芯片信息,然后捏碎,“自己玩去吧,小心点。”


小粥绕着孙翔的左腿蹭了一圈,叫了一嗓子才跑开,孙翔确实看见一个指引的小箭头在腕表上方投映出来,直指小粥的方向。


叶修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孙翔简直不敢相信。


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师专用食堂内,打开蒸箱看到正常人类食物的周泽楷也十分不敢相信叶修的良心突现,不管这位叶上校是英雄惜英雄不忍他的陨落也好,还是想在他身上发掘什么可利用价值也好,填饱肚子就是硬道理!


清脆的铃声在空旷的大厅内不停地响起,要不是只能用孙翔的指纹解锁,他早把这丧心病狂的玩意扔出去了。


吞下一大口白饭,周泽楷恨恨地点开项圈上的通讯键,给叶修发了一个中指的表情,然后匿名在帝校全院师生论坛上匿名发帖:叶修真不是个好东西!


第一个回帖是三院的学生:蓝(三)——同意。


第二个竟然是韩文清:韩(师)——同意


周泽楷还想翻下去,却被背后的开门声吓得迅速低头不敢动弹,叶修不是跟他说这段时间食堂里不会来人吗?就算来人了也不一定能认出他,冷静。


做好了心理建设,周泽楷不再摸鱼,大口地吞咽剩下来的饭菜想早点离开。


“噫?”不速之客声音很温和:“没想到这个时间食堂会有人?”


周泽楷内心一片绝望,完了,江波涛。


江波涛好像没看出角落里坐着的男人就是周泽楷,他径自走去自助点餐处要了份饭:“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你是几院教什么科目的啊?”


叶修这玩意上面除了屏蔽定位和通讯之外有没有变声功能啊?不,变声不够,最好有变身,实在不行变性功能也接受。


江波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周泽楷身体绷紧,几乎做好了回手一掌,直接盖晕的准备,结果那人在他身后五米处停了下来。


江波涛叹了一口气:“小周,别那么紧张,我身上的所有通讯设备都留在外面,不会有周家人知道你还活着。”


周泽楷后背一僵,缓缓放松下来,江波涛明白这是一个默许的信号,他坐到周泽楷的对面,把餐盘推过去,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全是他爱吃的东西。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会问什么,他无奈摊手:“虽然一瞬间有在怀表上放定位器的冲动,还是尊重你什么都没有做。”


“前几日天太热,我的课上他把怀表光明正大地掏出来看时间……”江波涛指指自己的裤口袋,“我差点以为他在向我示威。”


周泽楷露出一个没有孙翔这个儿子的表情,江波涛朝他笑笑:“当然你留在书桌上的梅花脚印更明显,隔天白天我一去看就明白了。”


周泽楷清咳一声,移开视线。


“我看你这两天和叶上校走得很近,具体情况是告诉他了吗?”周泽楷点点头,然后就看见江波涛一副十分宽慰赞赏的表情:“那我等他有空了去问问他。”


你这一脸太好了,有人先把螃蟹吃了我不用费劲了的表情是什么?我记住你了江波涛。


 

下课的时候唐昊黄少天喻文州肖时钦张佳乐勾肩搭背走到正在进行800个引体向上加训的孙翔面前,“咳咳,明天周末,我们决定今晚出去撸串嗨。”黄少天宣布重大新闻一样捏起嗓子。


“但是鉴于你还有800个引体向上,800个负重蛙跳,数不胜数的俯卧撑和折返跑……”


“我们决定!”


“就不带你啦!”


“再见。”“英雄留步,不用送了。”“好好活下去。”“你想吃什么?说了也不买,我们会记得给小粥带点也许它会吃的猫粮。”


“滚吧犊子们。”孙翔腾空扫了他们一腿。


孙翔也不知道今天老叶怎么突然疯了似的跟他单独加训,更不知道就在深陷绝望时,为什么苏沐橙又笑眯眯走过来告诉他剩下的不用做了,可以走啦。


他只知晓揉揉发酸的筋骨时猛然接过一只扑进他怀里的小家伙,这让他满足到心都化了,真乖,他想着,我一下课就跑回来迎接我了。


就是全身一股玉米排骨和青菜的味道,跑垃圾桶里玩去了?


想着半夜宿舍那群没良心的会给他捎烧烤宵夜,孙翔晚饭就随便应付应付,怕小粥三点那顿没吃饱,一回宿舍就在矮碗里加了奶。


小粥虽然是吃饱了回来的,不过也不想拒绝送到嘴边美味的猫奶,它迅速舔得干干净净,然后慵懒地跳到床上,侧卧在孙翔胸口。


孙翔挑了挑小粥脖子上的铃铛,打开墙上的光脑,想找部电影来看,小粥突然想起什么,踩他的小腹伸爪子去挠孙翔的胯骨。


“嗯?你要玩什么?”孙翔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裤腰,然后解开了皮带和拉链。


不,我没有让你脱裤子……周泽楷无语。


在把裤子退到膝盖处之前,孙翔取出了口袋里面的怀表,小粥眼睛一亮,喵呜叫着要去够,蠢货,藏好一点,别随便拿出来。


始终任由小粥撒娇的孙翔这一次毫不留情面地把黑猫挡住,将怀表紧握在另一只手中:“你不能碰。”他说。


……那玩意就是我的,让你保管一下你还要私藏???


孙翔打开怀表中的相片,摩挲两下轻轻将嘴唇贴在那个男孩脸颊上。


小粥:“……”


它感觉到尾巴根处有些酥痒,怪不好意思地回头面朝墙壁,将前爪叠进腹部卧坐下,那电影开头完全不知所云,一男一女坐在床边上微笑着聊天,说些什么你来自哪里,叫什么,有什么梦想。


小粥打了个哈欠,励志片吗?孙翔喜欢看这种东西?


电影里面的男人终于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他解开女人的外套,然后把手伸进了女人胸罩里面……


小粥:“……”


周泽楷:?????


孙翔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小粥则完全被未知新大门吓呆住了,瞪着墙壁一动不动。


但很快,有什么东西缓缓扬起遮住了它的视线……


——tbc


【要上车的乘客请刷卡,已经就坐的乘客请系好安全带,我们的班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起飞了???……】


评论 ( 56 )
热度 ( 23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