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此题无解(充满了OOC与不明物质)

个人习惯,题目越正经,内容越……欢乐!!轻松!!——谁说的魔性!!走开!!】

此文送给 @揍翅  ,虽然感觉没有写出你要的感觉,写到1/3就脱肛了,不过……凑合看吧。】


1.大清早吴启就把轮回副队寝室的门敲得跟开凿青铜器一样,江波涛眯着眼睛开门,叼着牙刷喷了吴启一嘴的唾沫星子:“尘薄了来找我干嘛,找你家启明星去。”


吴启:“……”


吴启:“不是我,是孙翔!”


江波涛更不耐烦了:“孙翔尘薄不是有小周在呢吗?”


吴启:“……”


吴启:“副队,你再这样我要打你了。”


江波涛回浴室吐掉牙膏沫洗了把脸,见吴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估摸着真有紧急状况,他耐住性子正了正脸色:“说吧,什么事。”


吴启揣度副队终于把起床气撒完了,连忙说道:“队长和孙翔吵起来了。”


江波涛眉锋轻挑:“就他们俩?还能吵得起来?”


吴启:“哎哟,全队的人都凑到队长寝室门前了!”


“在那儿干嘛,聚众读博当街脉银?”


“听孙翔讲单口相声。”


 

2.围聚在周泽楷门前的众人瞅见吴启狗腿地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他们的领导江波涛,全都识相地在走廊敞开一条通道,供副队直达正门,解决民生问题。


江波涛隔老远就听见孙翔的咆哮声,“周泽楷这事儿没完!!!别以为你不说话就能过去了!!……”然后还有各种瓶瓶罐罐砸地上的声响。


杜明隔着门听得心惊肉跳,他拽了拽江波涛的衣袖,小声地说:“吼半个多小时了,队长愣是一个字没吭,怎么办?”


江波涛沉吟三秒,摆出一个志在必得的手势:“别慌。”他回头安抚了众人,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副快板。


 

3.孙翔也不知道一大清早从哪儿传来一阵天籁之音,他骂着骂着竟然情不自禁地随着优美的韵律舞动起来,说话也特有节奏感。


“周泽楷啊你说你,”


“还真不是个东西!”


“你怎么能做出这~”


“伤天害理的事情?”


 

4.周泽楷坐在床沿上绷了半天,没忍住笑得花枝乱颤,孙翔双颊涨红,嘴唇气得都抖了,好一会回过神来撂下句:“你个混蛋。”,回头抄起桌子上的瑞士军刀就踹门出去和打快板的玩命了。

 


5.周泽楷这边十句话只能问出个呃来,江波涛挨了孙翔一顿揍之后还不得不任劳任怨当起了居委会大叔,替这两个轮回王牌解决感情烦恼。


孙翔呵呵一声冷笑,被缠问了许久的他显得格外不耐烦:“副队,你管的太宽了吧?”


“哦。”江波涛一脸冷漠:“按说轮回战队的规矩本是队员之间不允许谈恋爱的,那你的意思是……”


孙翔看似立刻就要脱口而出的分字卡喉咙里卡了好久,最终他还是哼一声拿着账号卡去了训练室。


 

6.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江波涛放下心来,给身后的姐妹同胞们一个都凉快去吧的眼神,施施然吃起了自己的早饭。


然而接下来几天的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孙翔对周泽楷三餐不愿意一起吃,团队赛不愿意一个队也就算了,到了晚上房间门都不给周泽楷进了。


第一天晚上大家还对着站在过道里打不开门的周泽楷偷笑,到了第四天周泽楷倒淡定地拧拧把手,发现依旧打不开之后很无所谓地回自己原来房间睡觉,可是众人都急了。


“过分了啊。”吕泊远敲敲门,端着腔调教育宿舍里的孙翔:“事不过三赶紧把队长领回屋了,饥渴少妇独处空闺影响不太好啊。”


“滚!”孙翔在门内暴呵一声,拿什么东西砸了门。

 


7.“队长。”杜明都替孤身一人躺在席梦思上的周泽楷惋惜,这儿连张床单也没有!


从确定关系开始,周泽楷就一直睡在孙翔房里,渐渐他的所有生活物品也全挪了过去,现在周泽楷洗个澡沐浴露都要靠隔壁的江波涛施舍,好不可怜。


“队长,我这儿有一包上好的炸药,你连夜埋孙翔宿舍门口吧。”


周泽楷探出手摸摸杜明的额头,忧心忡忡没有接话。


江波涛靠在门框上叹气,他就知道这杜明不靠谱,“小周……到底什么情况?”


周泽楷明白江波涛在问什么,不过他不打算解释,只是笑笑道:“没事。”


好像很有主意似的?江波涛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临出门还是不放心地叮嘱:“抓紧啊!”


周泽楷回以笑容,什么也没有说。


 

8.孙翔躺床上拿笔电打了一晚上Overwatch,回过神来的时候抬眼看表都凌晨1点了。


“怎么会这么晚?”他嘀嘀咕咕地起身漱口,这才忽然想起来今天周泽楷没来开门,然而他这几天都是通过周泽楷徒劳转动门把手的声音来判断睡觉时间的。


完了,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9.孙翔与周泽楷冷战的第九天,率先耐不住的果然还是小斗神一叶之秋,当日午夜,他摸黑爬上了——


江波涛的床。


没想到杜明吴启吕泊远居然都在房内,四个人叼着啤酒罐嗑着花生米,手上拿着牌动作格外整齐地望向破门而入的孙翔。


 

10.孙翔仰头灌下去半瓶啤酒:“我跟你们说我快受不了了,周泽楷再不过来跟我主动道歉和好,信不信我能当他面把碎霜分解了!”


“……”杜明艰难地咽下半块猪头肉,“翔哥冷静,那么贵的玩意你赔不起。”


“重点在这里吗?”孙翔不服气。


“我有个问题。”吴启举手:“以往你们吵架都是谁先道歉的?”


孙翔托腮认真地思考一会:“嗯……好像都不道歉的吧……基本上我骂完两个小时就会后悔,队长他好像也从未跟我置气过,然后就磨磨蹭蹭磕磕碰碰,半夜躺床上摸摸掐掐舔舔弄弄,第二天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好。”


“……”吴启一时语塞,最后他决定忽略孙翔口中的叠声词:“但是这次你却执意要队长跟你道歉?”


“对啊,这次周泽楷实在太过分了!绝对不能蒙混过关!”


吕泊远来了兴趣:“孙翔,队长他到底怎么对不起你了?外面偷人了还是小孩三岁了?”


孙翔深吸一口气,终于决定把事实真相揭露在群众眼前:“那天早上!我泡了一桶老干妈牛肉味方便面!可是周泽楷死活不让我吃!他说早上吃这个对我身体不好!然后我还信了!出去转悠一趟回来!发现他自己把泡面给吃了!”


“这种男的!你们说说看!怎么办!能忍吗!”


“……”

“……”

“……”

“……”


杜明哇得一声哭着扑进江波涛怀里:“哇,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啊!!!”


吴启掩面望天:“谁解此题,北大清华。”


“超纲了啊孙老师,”吕泊远低头挤按睛明穴:“会解的都作弊了啊。”


11.第十天,周泽楷去外面购买了床单被褥洗发露,又趁空闲时间给自己的房间做了大扫除,显然是准备与孙翔长期分居。


孙翔看他的眼神都快把人给撕裂吞了,周泽楷就好似孙翔是空气一样面对面肩碰肩地经过也没有挪出一个眼神。


九点多杜明跑孙翔房里的时候,他都怀疑这个人一下午蹲在屋里吸大麻了,“孙翔,你怎么这么憔悴?”


孙翔有气无力地回应着:“你说呢?”


“哎哟,你就去认个错服个软会死吗?”


“会。”


“……”杜明撇撇嘴不屑地离开了。

 


12.“事情就是这样,孙翔宁死不愿意服软,一定要队长亲自上门给他道歉。”杜明坐江波涛床上摊手:“他还说这次认了错以后周泽楷习惯了,就全要他主动认错了,太憋屈,做不到。”


吕泊远十分不明白这些谈恋爱的人的脑回路:“要我评价,就是作的……”


吴启点点头:“谁说不是呢,可是这俩再闹下去,轮回这届冠军又得跑了。”


江波涛放下笔,扶着老板缓缓椅转过身来:“不至于,至少小周不是这么不分轻重的人,这几天他训练状态都挺好的。”


“孙翔呢?”


“……”江波涛嫌弃地撇嘴:“我拿舌头舔一圈键盘就能把他虐飞。”

 


13.最终大家决定,江波涛孤身一人去搞定周泽楷,杜明吴启吕泊远任重道远安抚孙翔。


听到开门声音,萎靡缩在被褥里的孙翔明显精神一震,他从床头叮得弹起来,然而看到是这三个人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他又慢慢瘫回床上,不执一词。


杜明恨铁不成钢地拍床:“你特么的都这样了还不去找队长撒个娇卖个萌?!”


“不去。”孙翔小声喃喃,把头蒙进被子里。


吴启翻了个白眼,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把半杯白开水泼孙翔被子上,“哎哟~~~”他的声音矫揉造作到牙疼:“一~不~小~心~手滑了~~~”


孙翔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刷得把湿被子蹬床底下,然后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床新的盖上。


吴启看着床上卷成一团的人球气到肺爆炸,杜明和吕泊远识相让到一边,孙翔感觉身边突然空旷许多,也没了声音,他奇怪地探出头,就看见吴启拎着个腰粗的水桶咬牙切齿地迎面泼了他一个痛彻心扉。


“……”


“不小心!手滑了!你去不去和队长一起睡吧!??”

 


14.吴启被揍得很惨。


就连走廊最前端的周泽楷房间都能听见外面吴启那鬼哭狼嚎的惨叫声,江波涛咳嗽一声拉回周泽楷的注意力:“你好歹也是做1的,孙翔每天在床上被你占便宜还不够啊,这种泡面吃不吃的事儿,你就让让他,跟他说点好话又不会死。”


周泽楷小幅度但坚定地摇摇头:“垃圾食品。”


江波涛揶揄地挑眉:“那最后你还不是也吃了?”


“……本来要倒掉。”周泽楷尴尬地抿了抿唇:“太香,没忍住,尝了一口……”


“被看见了。”


“哎哟,”江波涛简直哭笑不得:“你们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哦……你每天躺床上自摸就不难受?”


“难受。”


“半夜醒来旁边没个人搂着,就不难受?”


“难受。”


“那你还不……”


“不。”


“……”


江波涛额头青筋直冒,眼瞅着就要发飙,周泽楷赶紧安抚一句:“再五天。”


“……三日未成,提头来见!”


“四天。”


“两天我就能把刀磨好。”


“……”

 


15.由于自己的床湿得跟泥地沼泽一样,当日夜孙翔逼不得已睡进了杜明房间,“队长房间没锁……大哥你就去吧!”杜明就差跪在地上求孙大爷开恩饶过他这条小命了:“这要是被队长知道我们两个睡在一张床上,还盖一条被子……我的冰渣真的要碎成冰渣了……”


“哪这么多废话,睡觉。”孙翔黑着脸拍下开关,顿时房间归于黑暗。


孙翔翻来覆去滚到了凌晨一点,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有认床的习惯,在杜明的床上死也睡不着,反观杜明本人,呼噜打得快上天了。


孙翔翻了个身,仰面跟尸体一样躺床上,睁着眼睛盯天花板出神,难过,心情不好,暴躁,生气……


杜明嘟囔一声把腿斜到了孙翔腰上。


“……”


杜明哼唧一嗓把胳膊搭在了孙翔脸上。


“……”


杜明吧唧一下把头顶在了孙翔肩上。


“去你大爷的!!!”孙翔愤恨地把杜明掀到地上,抄过枕头出了门。


“……”杜明扶着腰从床底下爬起来,解锁手机给江波涛发了条微信:“计策有效,孙翔已经出门。”


江波涛迅速回信:“get√,各部门注意,房门有没有锁好?”


吴启:“√”


吕泊远:“√”


杜明:“√,孙翔自己的寝室我也锁了。”


江波涛:“漂亮。”

 


16.孙翔压根没有试图开其他任何人的房间,他在周泽楷门前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周泽楷呼吸的声音很轻,孙翔用手机屏幕的暗光小心地照亮脚下的路,窗帘并未拉起,适应黑暗之后,孙翔可以清楚地看见周泽楷背对着房门,侧着身子睡得很熟,而床上正正好好留出了一半的位置。


他瞬间想把这个人紧紧揽进怀里。


冲动很快就被孙翔压下去,他小心地躺到床上,掀起周泽楷的被子一点一点拱了进去,等到脊梁贴上了周泽楷温热的后背,一股强烈的安心感倏地流遍孙翔全身,他眸色一暗,转过身把脸凑进周泽楷的颈子里。


那里还残留着淡淡的洗发露的味道,花香混着薄荷的清馨气味,孙翔记得这是周泽楷最喜欢的牌子。


 

17.二日之约第一日,孙翔醒过来的时候周泽楷还闭着眼睛,然而他自己就像一只树懒一样把周泽楷搂得死死的,两人面对面拥抱着,呼吸交错,被子已经不知道被踢到了哪里去,他的手都伸进了周泽楷裤子里摸着人的屌和屁股。


可以的,我不用活了。


孙翔悄悄收回双手,又把周泽楷搭在他腰上的手臂放回去,宛若贼一样惶恐离开。

 


18.“小周。”江波涛趁着休息时间给周泽楷拿了一瓶冰水,“要不要我们把Deadline提到今天晚上吧……”


“嗯?”周泽楷从电脑屏幕面前抬起头,不明就里地望着江波涛,后者给了他一个眼神,他顺着视线望过去,孙翔游魂一样神志不清地仰在椅子上,眼睛无神涣散,手脚瘫痪。


“你忍心吗?”


“……”


周泽楷没有说话,但他用实际行动表示出——他真的忍心。


他低头继续着他紧张刺激全神贯注不可放松的扫雷游戏。

 


19.“我觉得队长和孙翔这情况三天之内绝对不可能搞定。”吴启老谋深算道:“需要我们推波助澜。”


“所以你想怎么办?”杜明在昨夜的睡眠问题上已经奉献出了自我,他此时兴趣缺缺什么也不想做,反观吕泊远跃跃欲试亢奋异常。


“要不我们欺负欺负孙翔,让队长心疼了,自然就挺身而出美人救丑了。”


“然后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杜明打断:“就孙翔那185?六块腹肌?100米9秒58再世博尔特?后手直拳打得你妈都不认识?谁欺负谁啊。”


“……”吕泊远沉默一下:“我先上去给他一个眼神,让他假装柔弱配合一下,孙翔应该懂的……吧?”


“懂的……吗?”


 

20.孙翔不懂,他听着吕泊远挑衅的声音,一个肘击就把人甩出一米来远:“你眼睛瞎了,抽抽毛啊!!老子心情不好别来烦我!”


吕泊远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久久不能言语,他专门挑了周泽楷起身经过这个地方的时间,为的就是让队长看见自己丑陋的面目,没想到孙翔毫无顾忌地将恶人形象包揽到底。


周泽楷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孙翔唇角向下抿了抿,视线一直跟着周泽楷的背影,黑眸中似乎有千万句话要说,最终却化为一声叹息。


吕泊远在心中怒吼:叹息你大爷,装啥个逼,活该啊你!!!


 

21.孙翔去一条街外的大排档喝了半打啤酒,虽然再来半打他也不会醉,可是壮胆的效果已经达到,他现在有去周泽楷房间把人直接强奸掉的勇气了。


只可惜周泽楷似乎未卜先知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把房门锁了。


孙翔晃了半天门把,委屈得想杀人。


周泽楷怎么能这么无情?


他是认真的吗?


他真的不想理自己了吗?


孙翔慢慢走到江波涛门前,异常温柔地敲门,然后打开,见到里面的场景之后,他嗷得叫出声来。


“哇,我都快和周泽楷分手了你们怎么还在打牌啊!!!”

 


22.江波涛趁着其他三个人分心,迅速把自己手上多余的梅花四扔进弃牌堆:“孙翔你去哪里了?”


“我,我去找周泽楷……他锁门了……因为我昨晚去找他了吗,他……”孙翔语无伦次,紧皱着眉头,脸色苍白慌张失措。


“……”要告诉他吗?吴启眼神示意杜明。


“……”我们不会再出错干扰到什么吧?杜明眼神示意吕泊远。


“……”管他们去死啦!吕泊远眼神示意江波涛。


“……”江波涛清咳一声:“没事的啦,孙翔你快回自己房间睡觉吧。”


孙翔嗓子干涩,声音哑哑的,有气无力:“被子还是湿的,忘晒了。”


“呃,你可以干睡在席梦思上,反正夏天,不怕冷。”


“我能不能留……”


“不能。”江波涛光速拒绝,以绝后患还加上一句:“快走吧,你打扰到我们打牌了。”

 


23.“孙翔刚才眼眶都红了……”杜明咽了口口水,心都在颤。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吕泊远捂住胸口,他可以想象孙翔现在的心情,爱人不理睬他,就连朋友都落井下石。


“我也觉得欺负得有点过了……”吴启默默挑出江波涛藏起来的梅花四,塞进副队的牌里。


“……”江波涛翻了个白眼,“明天你们就会觉得现在的想法是多么得天真了。”

 


24.孙翔幽幽地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房间里面一片黑暗,没有那个一直等待他的人在,孙翔合上门之后靠着墙壁,身体终于支撑不住缓缓塌了下去。


“周泽楷……”他没有开灯,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把头蒙在膝盖上,轻声呢喃着爱人的名字,那充满绝望与眷恋的语气任谁听了,都会为之心痛。


过了三分钟,孙翔站起来,抡抡胳膊扭了扭脖颈,嘀咕了一句:“妈的,老子上个月刚买的意大利炮,呸,电锯呢?”


 

25.“……”周泽楷其实一直在孙翔房间里等人回来,本来看孙翔崩溃得瘫坐在地上还有丝犹豫要不要上前把人搂进怀里——毕竟孙翔自尊心挺高,这么丢脸的画面要说自己全看到了指不定怎么发飙,不过一听孙翔要去拿电锯,周泽楷抬手就把灯开了。


命比较重要。


孙翔愣愣得看着突然打开的日光灯,眼睛适应了一下,抬头就看见坐在床边上的周泽楷。


周泽楷眼神触及孙翔又下意识躲闪,他过了两秒才轻声说道:“等了你好久……”


孙翔木在那边,呆呆地看着周泽楷,眼角泛红,周泽楷朝人拍拍自己的大腿,微笑着敞开双臂。


“混蛋。”孙翔咬牙扑过去张腿坐在周泽楷身上,咬了一口他的下唇,狠狠得吻上去。


周泽楷很快就硬了,顶着孙翔的臀缝,而身上人的东西也磕着他的小腹。


孙翔退后一点,给两个人喘息的空隙。


“你居然……”他似乎想骂人,却又觉得这种情况下说什么都是废话。


周泽楷伸出舌头舔了舔孙翔的唇角,“够了?”


“不够。”孙翔搂住周泽楷的脖子,闭上眼睛,张开嘴又贴了上去。

 


26.这个人,从来都是一道无解难题。


——fin.



【哎哟,胡扯得越来越离谱了,不管了不管了,实在太乱日后再来修改吧,我要神隐到9月10号以后了,

《知晓》接下来有好几章的机甲战斗情节,我写得真的是欲仙欲死,干脆卡着等我考完试回来再说吧……

朋友们再见!!!】

评论 ( 21 )
热度 ( 62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