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搬石砸脚(1)

写一写轻松的大学校园生活,一个小误会摩擦出来的基情火花

附带刘卢?还是卢刘,傻傻分不清楚= =

如果有OOC,请假装没看见。


搬石砸脚

1)


刘小别:学长


刘小别:学长!!


黄少天正在前往漓江塔的半道上就听见手机疯狂震动,他漫不经心地点开查看,发现是大二的刘小别正在疯狂戳他。


这就有趣了,因为社团部长竞选的原因,这小子一直视自己为阶级敌人,平时态度就如同寒冬腊月般冷酷,这时候如此热情殷切如沐春风……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是求人就是求爱。


思及此处,黄少天果断把手机扔到一边,鼠标轻点,在游戏聊天框内输入:别怕,哥哥半藏贼6,carry全场带你们翱翔天际。


刘小别那边安静了一会,突然啪啪啪甩过来五个红包。


黄少天:爸爸,找我什么事啊?和妈妈感情可还稳定?有没有上三垒啊?有没有玩各种play啊?还是您看上了新的马子,要不要我替你当僚机啊?


刘小别:学长,我就是要和你说瀚文的事情,我和他不是正在交往吗


黄少天:哦,so?翻白眼.jpg


刘小别:这不重要,最近我和他约会……瀚文总是会带他学长来,就那个辩论队的喻文州,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想的,三个人坐在一起超级尴尬……


黄少天:哈?你们约会?捎带一个学长?这其中没点弯弯绕我都不信的……喻文州我和他不熟,不过印象当中情商很高的样子,这充当莫名其妙的第三人绝对是他故意为之,那这人的目的……细思恐极,卢瀚文怎么说?


刘小别:瀚文说,很正常啊,没事啊,他和学长关系好啊,让我放轻松take easy啊……我和男朋友出去约会老带一个第三者我怎么轻松得起来?!


黄少天:咳,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是劝分不劝和的……要么卢瀚文有问题,要么喻文州有问题,要么他俩之间有问题。


刘小别:今晚瀚文约我出去吃晚饭看电影,高亮——他照惯例要带他敬爱的喻学长同往。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都不分手??真爱啊绿小别,祝你幸福!


刘小别:不,学长我不是单单来跟你抱怨听你讽刺的,我是来求你办事儿的。


黄少天:……


黄少天:我好像知道你要求我做啥了,我能不能不去,你要知道本少爷这么帅,万一随你一同前往,小卢对我一见钟情变心了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千古罪人了?


刘小别:到时候你就多和他学长说说话,最好能在电影院里就把喻文州忽悠到厕所里干一炮,只要别打扰到我们的二人世界你尽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黄少天:不!我不想干炮!为什么是我!我怎么招惹到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刘小别:喻文州辩论队的啊!!太特么的能讲了,每次饭桌上话题根本被他牵着走,我思来想去,论口才上能比得过他的……学长,非你莫属。


黄少天: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你说什么我也不去


刘小别:Overwatch50包


黄少天:……


黄少天:爸爸,晚上几点?我穿深紫色卫衣基一点还是骚粉色衬衫gay一些?


 

喻文州,20岁,临床医学系,和黄少天同届,在R大还有些名气,他大二时是校辩论队的领队,带着校队夺得了全国大学生辩论赛的冠军。


黄少天刚进校的时候也想过报辩论队,不过其他人被拒绝的理由都是紧张话不多,到了他这边就是太能讲,虽说也不是天花乱坠的胡吹,说得也挺有理有据……不过就是太能讲了。


气得黄少天转身投进了隔壁校演讲队。


英文中文俄文法文变着花样地讲,还真让他讲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所以说喻文州立刻认出了刘小别身边,穿着嫩粉衬衫白色低腰紧身牛仔裤的男生是谁。


不过他还是因为穿着问题犹豫了很久才试探着轻唤眼前人的名字:“黄……少天?”


“哦~”黄少天艰难地吞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奸夫二字:“喻文州,还有卢瀚文你们好,我是大三生物工程的黄少天,刘小别的直系学长。”说到这里,他特地做作地用胳膊揽住刘小别的肩膀,亲昵地把下巴搁在学弟肩头。“刚才宿舍楼底下刚巧碰上,就厚着脸皮来蹭饭啦,小卢不介意吧?”


说完,黄少天立刻小幅度瞥了眼卢瀚文和喻文州的脸色,前者盯着黄少天不规矩的手表情有点僵硬,后者微微笑着,眉眼温和,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我还能怕了这只死狐狸?!这样想着,黄少天硬气地忽略卢瀚文几近吃人的目光,把手黏在刘小别肩膀上就是不松开。


过了十多秒的尴尬时光,还是刘小别先受不了,他背对卢瀚文,咬着后槽牙凑到黄少天耳边:“差不多得了,你要上天啊?”


黄少天也压低声音义正言辞:“这都带着情敌到你眼前晃悠了,再不示威你想帽子绿到哈萨克斯坦啊?我跟你说就刚才那几秒他们两个奸夫淫妇眼神交流不下五次,眉来眼去暗送秋波臭不要脸,我还是那句话,劝分不劝和,他们之间肯定有一腿,小别,学长送你一句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我这刚泡上老婆你别来乌鸦嘴,少说话多干事……你摸得我一身鸡皮疙瘩,走开走开,摸喻文州去,别忘了你的使命。”


“你怎么这么倔呢……”


“咳!”卢瀚文终于受不了他男朋友和一只从天而降的花蝴蝶旁若无人,亲密咬耳朵的行为,他重重的咳嗽一声,上前揽住刘小别的胳膊:“刘小别哥哥,我们别在这儿傻站着了,走吧?”说完他毫不客气地拉着刘小别就走。


卢瀚文和刘小别是青梅竹马,隔壁邻居,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差了一岁,一直是卢瀚文跟在刘小别屁股后面跑,同一所小学,初中,高中,可惜都差了一届,不过彻底捅破窗户纸还是月前卢瀚文考进刘小别同一所大学的事情。


眼见自己提点卢瀚文,让他正视刘小别远离喻文州的目的已经达到,黄少天也不着急追上前面两个步伐快到要起飞的学弟,反而晃悠到喻文州身边,后者也不似黄少天料想的那般黏住卢瀚文,巧合般地好像也想落后两步和他搭话。


“咳,刘学弟和他男朋友关系真好啊!”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感叹道。


“嗯。”喻文州接话,声音清雅沉稳:“毕竟在热恋中,旁人根本无法插入。”


知道你还一天到晚打扰他们?!黄少天气闷,欲盖弥彰的家伙,心机boy!这样给喻文州的形象定位后,他不想再把话题围绕在这里,“下周三开始就是‘百团大战’了吧,你们辩论队表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百团大战,即是指学校的各个社团为争抢新生入团所进行的一系列宣传和表演赛。


喻文州微笑:“定在周四晚上,辩题是——女生该不该有男闺蜜。”


“哦?”黄少天挑眉:“所以你是正方还是反方?”


“当然是反方,不该有。”迎面有轿车驶过来,喻文州下意识拉了一把黄少天的胳膊,将他带到路边的安全位置:“你们演讲社呢,你的演讲题目是什么?”


“中德双语的‘渣男与三举世同欢,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Ja, ich freue Mich”


黄少天号称生物界的外语小王子,小语种的生物小天才,岂能受此挑衅?!他当即回道:“Ja, Sie müssen am Donnerstagabend acht Uhr sehen ,.”


“Es tut mir Leid,die Zeit ist gerade konflikt..”


……


卢瀚文和刘小别抵达校门口拦好出租车,回头正准备喊后面两个人走快点时,就听见喻文州说着:“νατο καταλάβεις;.”,黄少天气势汹汹地回道:“Ποιος φοβάται!”


“……”


“……”


卢瀚文嘴角抽了抽,上前问道:“学长,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指指黄少天:“他约我去看演讲,可是不巧辩论表演赛和演讲是同一天,冲突了,很可惜。”


“……用希腊语讲的?”卢瀚文明显不信。


“嗯……之前是德语和阿拉伯语。”


刘小别上车之后立刻给黄少天发微信:可以啊黄少,666666……上次喻文州用丹麦语给瀚文讲笑话,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果然只有你才能与他一战!


黄少天:小意思,不过喻文州确实挺厉害的……比你有趣多了,说实话,我要是小卢,我选喻文州。


刘小别:……


等到了餐桌上,服务员倒好茶水,卢瀚文和刘小别就开始互相推让菜单,一个说不知道点什么,一个说自己什么都吃。


黄少天自忖是出来陪学弟们吃饭的,也不好强硬抢过来宣告老子点什么你们给我吃什么!


就这么玩菜单推推看的游戏玩了十多分钟,四个大男人愣是只点了一道拍黄瓜,喻文州终于忍不住抚额叹了口气,“笔给我,我来吧。”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眼泪都快下来了,他赶紧挪着屁股挨紧喻文州:“别点秋葵,我特讨厌那个软绵绵的玩意。”


“白斩鸡吃吗?”


“吃。”


点完了菜刚好喻文州的手机响了,似乎是辩论队那边有什么情况需要核实,他便歉意地笑笑出去接电话,黄少天见需要提防的人出了包间,便放松地瘫在沙发上玩手机,不遭雷劈地干扰对面二人的谈情说爱。


没想到他微博刷完,评论爽了一抬头,对面居然跟他一样各自抱着手机在刷朋友圈,刘小别甚至耳机都戴了半只。


“……”


这就很尴尬了,黄少天悻悻地收回手机,总觉得这个电子产品简直罪孽深重,喻文州回来见到卢瀚文和刘小别果然在玩手机,皱着眉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咳,”他靠着黄少天坐下,“小卢你有没有决定好进哪个社团啊?”


卢瀚文听到有人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简直高兴地不得了,他眉飞色舞地放下手机:“我想进桥牌社,学长你认识桥牌社社长吗?给我引荐下呗!”


黄少天抬头就看见刘小别恨恨地朝喻文州翻了个白眼,他在心底也对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看出来了,之前刘小别说什么喻文州能讲,话题被带着跑,分明是自己不争气,不知道说什么就在那里一味玩手机,气氛太尴尬,喻文州才不得不出来撑个场面。


不过作为刘小怂直系学长,学弟再操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学弟男票被拐走!黄少天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咙,很快找准插入点,加入讨论中。



——tbc


注1:正在前往漓江塔,半藏,Overwatch50包,全部出自暴雪游戏守望先锋。

简直有毒,大好青年少女们千万不要轻易尝试。


注2:所有的德语和希腊语,全部出自……百度翻译,我是一点也不懂,写出来装逼的,要是错了,怪垃圾百度。


注3:周六还有一场面试,我真是紧张爆了,一到正式场合说话就嗯……嗯……嗯的毛病根本改不了!!!!


评论 ( 33 )
热度 ( 568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