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搬石砸脚(2)

前情点击——搬石砸脚(1)


大学校园+我总也离不开的电影院基情+刘卢刘


2)

“……哈哈哈哈哈,然后小别就蒙圈了,抓着王大眼说我的钱呢?大眼说,撕了啊,不是你同意我撕了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自己男朋友当年不为人知的糗事,卢瀚文拍着大腿笑得滚作一团,喻文州也不曾了解这些往事,给黄少天续了杯茶水,笑眯眯地侧身听着。


黄少天逮到损人的机会当然不放过:“小别肯定是觉得魔术吗,钱撕了肯定能给他复原,可是我当时就站在王杰希身后,这大小眼手误真的把钞票撕碎了,拼命跟我摆手跟我借钱。”


“我平时出门就揣张饭卡,身上也没带钱,大眼就义正言辞地说,你亲手把钱赠与我的,我也说了我要表演撕毁它,现在表演结束了,谢谢观看。”


刘小别面色铁青地按住卢瀚文不停拍打他大腿的手,“黄少天!”


黄少天自己想到当时也忍俊不禁:“关,关键是,刘小别居然被撕了张百元大钞还是义无反顾地追随王杰希进了魔术部,然后整个大一,魔术部门唯二成员都在各院表演撕钞票,次次失败,后来被投诉太多次,魔术部直接被遣散了小别才进了我演讲部。”


“原来是这样?”喻文州笑道:“杰希还一直和我说他是表演太成功,没有追求了,才来辩论队找点刺激。”


“哎哟,大眼这么不要脸呢啊!”黄少天连忙点开微信给王杰希发出一大段语音,通篇废话,让人根本无法捉摸来意,但语音语调中满是明显的嘲讽。


喻文州也来了兴致,探过身子柔声道:“你这样发语音他根本不会听的,”他伸出手,就着黄少天单手托住手机的动作,在上面熟稔迅速地打字,黄少天的胳膊抵住喻文州的肩膀,脸颊也几乎要贴到一起去。


黄少天视线轻动,竟没来由追上了那人修长灵巧的手指。


黄少天:撕钞票刺激吗?


王杰希:……


黄少天:取消一辩陈述阶段用来表演撕钞票吧,肯定大火。


王杰希:……


黄少天:二辩烟都能吓掉地上。


王杰希:……


王杰希:黄少天你今天喻文州附体了吧?


黄少天把手机控制权抢回来,噼里啪啦打上:喻文州是谁我不认识啊还有你欠学弟的钱什么时候还啊哎呀菜上来了我先吃饭了拜拜大眼!


他退出微信一抬头,就看见喻文州弯了眼眸正对着他笑,黄少天兀得心尖一悸,嘴上却不饶人:“这么猥琐地盯着本少做什么?”


喻文州挑挑眉故意作出一副很可惜的样子:“本来还想再和杰希大大玩一会的。”


“你们不是一个系的……听说还是室友吗?回了宿舍关上门慢慢玩啊。”


“可是我和他说了今天出去和朋友吃晚饭,加上你刚才讲的菜上来了和突然提的旧事,王杰希肯定猜到我们两个有接触,就不好玩了。”


“啧啧啧……”黄少天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又主动为他和喻文州倒满:“瞧你这委屈的样子,要不要本少补偿你啊?整个大学都是朕为你读下的江山!”


喻文州配合地眨眼睛:“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黄少天说得那是一个雄心壮志。


“服务员,加份炒秋葵!”


“喂!”眼见服务员好似真的因为喻文州的话向他们一桌走过来,黄少天急得直掐喻文州小臂:“你敢真点炒秋葵我跟你玩命啊,我连那味儿都闻不得……嘿,小妹妹,我们没叫你你可以回去了!啊,添壶水菜上快一点好吗?”


服务生小姑娘像看傻逼一样看了黄少天一眼,从背后变出一盆酸汤肥牛,搁到了桌上。


“……”


喻文州忍着笑,把未开封的竹筷递到黄少天手上,“先吃饭吧。”


黄少天撇撇嘴,和喻文州动作一致地取出说消毒但不一定消毒过的碗和勺子,然后两个人下意识抬头,目光落在了对面呆愣愣盯着,听他们讲话的小情侣身上。


“……”


“……”


完了,光顾着和喻文州叨叨了,忘掉初衷是陪他们两个出来吃饭的了,哎呀,刚才那么长时间好像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始终在听我们讲……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喻文州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尴尬地咬咬筷子尖端:“菜上来了,小卢小刘你们吃啊……”


“啊,好的。”卢瀚文这才动起来取出竹筷夹了一块肥牛到刘小别碗里:“学长,你和黄少天学长关系真好啊。”


刘小别看看黄少天又看看喻文州,欲言又止。


喻文州依旧是微笑:“没有啊,我和黄少天若说是真正的面对面私下交流,今天还是头一次。”


小卢一脸的不信,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但是怀疑地视线一直在两个之间逡巡。


接下来虽说黄少天暗自发誓要少说话,多引领话题到刘小别和卢瀚文身上,可还是不经意间就和喻文州说个不停,到最后刘小别都想给这位敬业的员工涨工资。


电影开场前刘小别偷偷拽了拽黄少天的衣角,示意他厕所相见,确定卢瀚文和喻文州不在周围后,刘小别立刻说道:“可以啊,今天终于不是喻文州一直和瀚文扯个没完了,学长,流弊。”


黄少天赶紧把他憋了一顿晚饭的白眼翻了出来:“可是你照样屁都没放,我说你们两个之间怎么一句话都不讲啊?”


刘小别顿了顿,耳朵竟然渐渐烧了起来:“这不刚确定关系,有点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小卢一看就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你闷在那里,他当然和喻文州聊得欢啊!”


“以前没交往的时候我们话很多的……”


“……”黄少天挑眉,从裤口袋里拿出震动的手机,头也不抬的说道:“懒得理你,算了,你们怎么交往也不关我事,专门把我拉出来是想和我说什么?”


“哦哦!”刘小别连忙正经起来:“我们是四排连坐,等下进场后我们两个千万要霸占中间的两个座位,把他们彻底隔离开来,这是一部恐怖片,万一小卢吓到了之后扑错怀那我要杀人的。”


“……”


黄少天默默举起手机:“你是不是傻……那你还把我拉出来逼逼这么多,晚了!”


刘小别一愣,细细一看黄少天的微信界面——


喻文州:我们先进场了^-^


不出黄少天所料,喻文州和卢瀚文抱着可乐和爆米花牢牢地扎根在中间的两个座位,昏暗的影院灯光下,刘小别仿佛看见了喻文州诡异的不轨笑容和丑陋的欲望——当然是错觉,他咬牙切齿地把黄少天推到喻文州身边的座位上,狠狠捏了一把他的肩膀,才愤恨地坐到卢瀚文旁边。


这隐晦的按时动作落到卢瀚文眼底又是另一副含义,他暗自握紧了拳头,又压抑着情绪缓缓舒展开,喻文州视线落到他手上,抿唇摸了摸卢瀚文的头发,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了两句话。


四个人各怀心思,而电影已经开场。


这部恐怖片网上风评不错,特别烧脑,黄少天即便是看剧看电影的时候嘴巴照样停不下来,总想找人讨论吐槽,他往喻文州那边倾了倾,一扭头就看见旁边的人斜在卢瀚文那边在和小卢讲些什么。


黄少天无趣地坐正,过了一会电影剧情进行到一个小高潮,他兴奋地拍了拍扶手,扭头看见喻文州还是挨着卢瀚文两个人在说悄悄话。


“……”黄少天看向隔了自己两个座位的刘小别,忽明忽暗的投影灯光下,刘小别血红的赤目瞪着旁边的两个人,而他随风飘扬的秀发绿得发亮。


黄少天清咳一嗓,示意刘小别冷静,也顺带提醒一下中间的两个人,没成想刘小别是按耐住了杀人的目光,喻文州和卢瀚文依旧不知羞耻地时不时咬咬耳朵。


让不让人好好看电影了?!!!!


亏了他刚刚对喻文州有些改观!黄少天有种被蒙骗的感觉,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两口气,将自己和喻文州之间的座位扶手按到底下去,然后缓缓伸手摸上了喻文州的大腿……


黄少天明显感觉到手掌下温热的皮肤瞬间绷紧了,他视角的余光看到喻文州僵直着身体扭头望向他,满脸的诧异与不可置信,而黄少天却始终假装面朝电影屏幕不去看身边的人。


一股从内而外的畅快感充斥全身。


让你勾引别人家男朋友!


为民除害!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黄少天见喻文州没有其他反应,变本加厉地揉捏了两下,喻文州坐正身子,伸手去掰黄少天作妖的右手,后者哪会趁他心意,死死扒着喻文州的大腿就是不松开。


刘小别不知道这边两个人的水深火热争锋相对,只是看卢瀚文不再和喻文州说话心底暗自开心。


过了五分钟,黄少天喘得不行,放松了手劲想着等下再战,喻文州的胸口也不停起伏,他看了看还留在腿上的手掌,一狠心手指穿过那人的指缝,与黄少天十指交错地握了起来。


“……”


“……”


黄少天疯了,他疯之前唯一的念头就是——喻文州疯了。


这下换作黄少天开始挣扎,而喻文州扣着他的手死死得压住,黄少天一手敌不过左手也伸过来一起掰,喻文州不想和黄少天在公共场合打起来,最终还是松了手。


黄少天握着自己被掐得通红的右手,一脸的惊魂未定,等他喘了一会平复心情,就见到喻文州上半身越过自己的座位,探到他这边来,嘴唇几乎要亲到他脸上。


“少天……”


炙热的呼吸扫过黄少天的鬓角。


“我们去厕所隔间好好谈谈怎么样?”


“……”


到时候你就多和他学长说说话,最好能在电影院里就把喻文州忽悠到厕所里干一炮。


多说说话,电影院,厕所,干一炮


厕所,干炮



喻文州刚说完便不容许黄少天犹豫地把人从靠椅上拽起来,揽着他的后背就往影院外面带。


即便一片黑暗中根本看不清喻文州的脸色,黄少天也清楚地感知到这个人生气了。


我还没生气呢,他脾气大什么呀?


想到这里黄少天也颇有几分不虞,走到男厕所隔间内刚锁上门,他先发制人一把拎住喻文州的衣领恶狠狠地骂道:“你个变态,小爷手好摸吗?把我叫到这里来什么意思,你以为你打架能胜过我吗?”


喻文州的目光很清冷,他并没有因为被黄少天扯着衣领而在气势上逊色半分,他阴沉着面容双手环胸直视黄少天的双眼:“黄少天,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是你先招惹我的。”

 

——tbc



【可以,铺垫了这么久终于把想写的写出来了,回看发现铺垫6000字,真正特别想写的重点300字……

………………………………………………

…………………………………………

不说了,都是泪】

评论 ( 27 )
热度 ( 468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