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搬石砸脚(3)

前情回顾:(一)(二)


大学校园怎么能没有一帮垃圾舍友:

黄少天这边——张佳乐+唐昊+方锐+孙翔+李轩

喻文州这边——叶修+张新杰+肖时钦+王杰希+周泽楷

(对不起了少天,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你要受苦了2333………………)


3)


“你怎么有脸说?!还招惹你?”黄少天被喻文州理直气壮的语气刺激到,“你以为我想碰你啊,你也不看你刚才多恶心!”


“哦?我倒是想知道我刚才怎么恶心了?”喻文州拍掉黄少天扯他衣领的手,好整以暇地靠在厕所隔间的门上看向黄少天。


“呵呵。”黄少天冷笑一声:“就你的司马昭之心,真当我们都是傻子?拜托,想勾引学弟大学校园里千千万万个,凭你这口才知识储备量,稍微拾掇拾掇,多献点殷勤指不定哪个瞎的就答应你了,何必就盯上别人有男朋友的?”


喻文州听完黄少天的话简直怒极反笑,“真把所有人都想象得跟你一样龌龊?”


“你什么意思?!”黄少天也顾不得隔间外面可能有人,气得直接拔高了声音:“我龌龊?!你是不是有病啊,血口喷人!”


“哦?那你和学弟出来吃个饭,穿……成这样是想勾引谁?”喻文州本来第一反应是想说穿得这么骚,但是长期辩论养成的口德还是让他换成了其他温和的词。


“我!”我不是为了勾引你吗?!黄少天一时语塞,可是抬眼看到喻文州眼里的揶揄和了然时,脑子里热血上涌,让他不顾后果亦或者到底合不合适,直接把临到嘴边的话呛了出来:“我是为了勾引你啊!!!”


“……”


“……”


黄少天顶着喻文州宛若吔屎的表情,后悔莫及地喃喃道:“不是,我可以解释……”


“我……不太想知道你内心的情感纠葛……但是,破坏情侣之间的感情终究是不道德的,”喻文州深呼吸一口气:“如果你想通过我忘掉刘小别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鬼!!!!”黄少天抓狂:“为什么要忘掉刘小别?!你自己也知道拆情侣不道德那你还做?”


喻文州好不容易软下来的态度又强硬回去,目光森冷:“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吗?”


“喂,我还想问呢!明明是你做了亏心事怎么还这么理所当然啊!你三观怎么长的啊!”


“我自认为三观符合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求,不需要你来操心。”


“我的哥,这可是当小三啊,第三者插足啊!”


“……”


喻文州觉得跟这个人说不通了,两个人沉默着互相对视,过了好一会之后突然心有灵犀般一同开口——


“离卢瀚文远点!”


“离刘小别远点。”


“……”


“……”


黄少天开始疯狂怀疑自己的智商,他用手背敲了敲额头:“你等下你等下,有点乱我来梳理一下……”


“假设你喜欢卢瀚文……”


喻文州皱着眉反驳:“我不喜欢卢……”


“别废话!!假设你喜欢卢瀚文,你就会希望刘小别离他远一点,你也就会希望刘小别和我近一点,所以……你不喜欢卢瀚文?!”


“废话。”喻文州原封不动地把这个词还给黄少天。


黄少天崩溃:“那他们出来约会你一天到晚跟在后面做什么?”


“是小卢来求我,说他和刘小别交往之后每次约会都特别尴尬,没什么话讲,就一直玩手机,他怕刘小别会不耐烦,所以拉我来缓解气氛,嗯?”事到如今,喻文州也大概明白他和黄少天之前应该是互相产生了一些误会。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那你呢?”


“还不是上午我正打游戏呢,小别跑过来跟我说,你老来打扰他们约会,说你居心不良,让我来治治你这个狐狸精。”


没想到自己的参与并没有缓和学弟们之间的关系,反而还加剧了矛盾,喻文州顿时有些尴尬,抿抿唇不执一词,黄少天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他本以为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解除,稍微言语上开个玩笑不会有大碍。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黄少天小声试探着道歉:“是我先入为主误会你了,哎,你说他们也是的,好好谈个恋爱把学长牵扯进去干什么,平白给自己不痛快。”


喻文州被黄少天小心翼翼地语气逗笑了:“你和我道什么歉啊,蠢的是那两个家伙。”


“就是!”黄少天连忙附和:“害得我们刚才吵的面红耳赤的,什么恶心龌龊,三观不正的……”他声音渐低,最后消散在空气里。


只因为不经意间回想起了之前喻文州的话,如果愿意,通过他来忘掉刘小别也不是不可以……


也不是不可以……


通过喻文州……通过和喻文州……


黄少天的双颊轰得沸腾了,他低头看向脚底的瓷砖,内心在疯狂抽自己耳光。


喻文州好像也想到了什么,笑容有些僵硬地抬头望向天花板。

 


最后黄少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到的影院座位,当然他完全没心情去管刘小别他们的状态,电影更是压根没工夫看,影片一结束他连理由都没认真找,直接飞奔回到宿舍,猛地扔掉粉色衬衫闷在被子里谁喊都不出来。


孙翔满身大汗转着篮球回来的时候,被床上窝着的大坨吓了一大跳:“他怎么了?”


张佳乐在努巴尼fire in the hole!,此时他头也不抬地回道:“谁知道啊,刚刚一回来就这样。”


方锐从浴室里探出头:“我感觉他是……失身了,正为他的处男菊难过着呢~”


“哟嚯~6666666”唐昊很兴奋地下床要掀黄少天的被子:“被谁采了你的小发发?不要害羞嘛我的天,来和小哥哥谈谈心!”


李轩故作严肃地指责道:“你们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来,少天,痔疮膏拿去,别客气,随便用!”


黄少天被宿舍一群损友气得不行,一脚蹬开唐昊之后把被子拍他一脸:“老子失身啦!”


“……”


宿舍顿时安静下来,张佳乐敛了笑意推开电脑桌:“真的假的?”


“当然假的。”孙翔翻了个白眼:“你看他上身光滑无痕洁白如玉,哪像被爆菊的人。”


“……66666666”方锐双手竖起大拇指:“哎哟,老司机很懂的吗。”


“滚蛋。”


黄少天被闹得也没了脾气,好笑地捂住脸:“我今天真是丢人丢大发了,你们谁帮我把地上的衬衫拿去烧掉?”


“你不是被你学弟拉出去吃饭了吗?”


“嗯……”黄少天现在心思有点乱,突然有种倾诉的欲望:“然后同时来的还有临床医学的喻文州。”


“他?”李轩想了想,锁定了一张面孔:“人挺好的啊,上次我们宣传海报字打错了还是他帮我们改的。”


“是,可是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一点点点的小摩擦,然后我们……互相放狠话……”


“……”


“……”


“什么玩意儿??”唐昊摆摆手示意黄少天停下:“你要说就说清楚一点啊,什么摩擦?放狠话?”


“……”你这让我怎么说得出口,黄少天欲言又止,最终甩甩头:“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误会解除之后我觉得很丢脸很窘迫,我……我脑子里现在全是……”


“喻文州的笑?”孙翔听黄少天半天不说话,嘴巴不由自主地为他接下去。


“喻文州的外套?”唐昊自动跟上。


方锐:“喻文州的白色袜子?”


张佳乐:“和他身上的味道???”


黄少天脸又红了,这次直接红到了脖子根,手指掐着床单哼哼唧唧地想摔东西,周围人群很识相地散开,不约而同拿起手机建立一个摒除黄少天的微信群。


李轩:喻文州宿舍有王杰希,叶修,周泽楷,肖时钦,张新杰,说吧,从哪个开始突破?


孙翔:突破?为啥要突破他们?


方锐:你傻呀,这都看不出来?


孙翔:EXO???


张佳乐:别指望孙翔这情商能看透少男细腻的小心思了好嘛┑( ̄Д ̄)┍


唐昊:恕我直言,这六个壮汉,我们一个都打不过。


张佳乐:求解惑


唐昊:大二艺术节,就这六个,忽悠了整个小吃街的烧烤店老板替他们免费在校内搭棚子卖烤串,直到现在他们宿舍去吃烧烤都免单


唐昊:叶修张新杰肖时钦喻文州,校学生会四大心脏,掌管四部,称霸天下。


孙翔:……6666666


李轩:哪四部?参谋部、政治部、后勤部和装备部? 


唐昊:吏部礼部工部兵部


方锐:那户部由周泽楷还是王杰希掌管?我要求预支一些活动经费!


张佳乐:虽然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不过我们是不是歪楼了?


……


五个人讨论到大半夜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AV号倒是交换了好几个,还深刻分析了明朝首辅制度和世界杯之间的影响与联系。


黄少天睡了一觉隔天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该说说,那天晚上的失态也随之被众人抛诸脑后,直到周三的下午,篮球课刚结束,黄少天驻足在两面高的广告牌下,仔仔细细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郑轩特别没眼力见地从后面搂上来:“黄少研究啥呢?女生该不该有男闺蜜?”


“……”黄少天十分嫌弃地推开他:“一身臭汗,你怎么好意思触碰高贵的我的?”


“诶,黄少天你是谁男闺蜜啊?楚云秀?苏沐橙?”


“……你脑子里只有妹子了是吧?”


“……你脑子里只有汉子啊?”


“……”


一段诡异的沉默让郑轩压力突然大了起来:“黄少你别吓我!”


“正经点,好像听说辩论表演赛特别精彩?”“是的啊,表演赛每次都很好玩,上届的辩题是左手重要还是右手重要,然后整场辩论赛一路污到尾,根本离不开撸字,笑哭一片。”


郑轩也跟着开始看板报:“而且表演赛基本火药味不浓,重点是是辩论队队长人缘好的话,还会请些亮眼的外援。”


“嗯?”黄少天顺着郑轩的手指看过去,正方四辩:苏沐橙,反方四辩:周泽楷。


“……”


周泽楷,女生给他取外号忧郁王子,沉默的守护骑士,男生给他取名:周大哑巴。


反正是个和辩论比赛无缘的男子。


“可惜了。”黄少天颇有几分怅然:“明天晚上八点开始,我们演讲社的活动也在同一时间。”



——tbc


注1:努巴尼,fire in the hole(狂鼠的技能喊话),仍旧来自万恶的守望先锋。


注2:户部差不多就相当于现在的民政局和财政部。


注3:明天我要去安稳地准备考试了,后天考完我们再相见,如果考差了说不定我就一去不复返了,所以……好好加油了!!!!


评论 ( 33 )
热度 ( 48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